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幻想时空 > 仙梦无回

更新时间:2021-03-30 18:38:29

仙梦无回 已完结

仙梦无回

来源:掌中云 分类:幻想时空 主角:墨雪, 古砚

精彩试读:气氛一时陷入了沉静,墨雪还在屋里修炼努力冲破这个小瓶颈,屋子外的三个人走到阶梯上相互偎依的坐下,呆呆的看着天上的月。寒冷的初春,习武不久的她们还是感觉有些冷,但是怕打扰到墨雪还是坐在外面没有推开门。“来来,坐我这边一些。”唐婉莹移移身子,把窄小的石阶让给她们一些,谢雨欣两人索性把身子朝她那边倾斜。不知道此时她们三人就这样傻坐着看的天上的那一轮残月,长大以后是否能成为她们记忆中最美的风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逛街

许久没有出去逛街了,算一算,差不多快一年了吧,墨雪看着东街两旁的摊贩,默然不语。

还记得去年来这里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正眼看过她,只要一接近那些摊铺,立马有人过来赶她走,而今年一切都不同了。

路上的行人看着她们的衣饰都隐隐带着敬畏的目光,两旁的摊贩看到她们来了,吆喝的更加起劲。

“来来,姑娘们,这边看一看,好看的珠钗胭脂咯。”

“来看看这边好看好玩又好吃的面人咯。”

“馒头,又香又甜的馒头咯”

摊贩们都卯足了劲,拉长了音吆喝着,无论是怎样的声音,但是墨雪始终都能够听到买馒头的摊贩的吆喝声,她朝那边看了看,并没有跟过去。

曾几何时,那个听到声音就会流口水的女孩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墨雪不再是那一个肮脏的小乞丐,而是堂堂珠玉堂的外门弟子。

地位有这么重要吗?墨雪想着想着就撞到了一个小摊贩,那人瞪了她一眼,可是看到她身上穿的灰色衣服之后,立马嗫嚅着走开了。

这就是差距,这就是社会。力量可以带来地位,地位可以带来尊严。这个道理墨雪隐隐知道,可是她说不出来,只是回去后她更加努力的练功。

其她三个女孩子,杨修珠她们都买了胭脂水粉,衣服等物。墨雪也想买,但是摸了摸口袋里的铜板,想了想还在家里辛苦的父母,营养不良的弟弟,她只能作罢。转过头,却去了铁匠铺,叫人打了两个铁护腿,十把小匕首。这些东西刚好用掉她的一百文钱,还是看在她是珠玉堂的外门弟子份上。

墨雪把小匕首小心翼翼的揣在怀里,却把铁护腿当即的系在了腿上。说是铁护腿,其实那是江湖中人用来锻炼脚力的一种工具。听说练轻功时戴上铁护腿,等松开后,速度就会提升很多。

这种最笨的锻炼方法,墨雪是在珠玉堂藏书阁的一楼看到的,那里都是武林的一些基本见闻,里面的书可以随便看。

在墨雪心中,书从来都是神圣的,所以有时候锻炼累了的时候,就会去里面看会书。以前是没机会,现在既然有了机会,而且也识字了,为什么不多看点书呢?

跟几个女孩回合后,她们就准备回去了,这时候谢雨欣问道:“二姐,你买了什么呢?”她们四个一起成为莫璃的弟子,也分过辈分排行,说好了要做一辈子的好姐妹的。

“我呀,买了一些匕首。”墨雪把匕首掏出来给她们看:“你们知道我的功夫,根本就没有什么防身的,所以我打算买一些匕首,自己拿着练一练飞镖。到时候去采珠了,也算是有一个防身的法子。”

“嗯,二妹(二姐)这个主意想的不错,姐姐(妹妹)支持你。”唐婉莹、杨修珠也纷纷说道。

墨雪抿嘴笑了笑,朝她们点点头。

回去后,墨雪先坐下运行了一个大周天的《混沌素女诀》才开始练习飞镖,不知道为何,墨雪觉得前一段时间好像有些晦涩、停滞不前的功法今天好像活跃了一些,筋脉内的白色气流也活跃的厉害。

墨雪从枕下,掏出《混沌素女诀》看了看,心中一喜,根据书上的说法,这分明是要晋级了。

《混沌素女诀》这本书的功法一共分为了十三层,按照书中所言,墨雪还仅仅是修炼到了第三层而已,据书上所言,在第三层与第四层之间是有一个小瓶颈的,而墨雪之前遇到的就是这个瓶颈,倒是今天不知为何这个瓶颈就松动了。

这是倒是一个好消息,所以墨雪连忙盘下腿来,手心朝上,认真的引导着体内的气流按照功法来运转。

唐婉莹她们从外面回来,看到的就是墨雪大汗淋漓,脸色潮红的样子。

“啊!”最小的谢雨欣惊呼一声,问道:“二姐她怎么了?”

“嘘。”杨修珠一向最是古灵精怪,相比起唐婉莹的老成稳重,谢雨欣的活泼好动 ,墨雪的沉静细心,她其实更聪明一点,又加上上面还有两个兄长,所以她反而是她们几个之间懂得最多的人。此时,她把中指竖起在唇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小心说道:“我听说武林人士修炼功法的时候,在突破瓶颈的时候发生的就是二姐这样的情况,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吵闹的时候,是很容易走火入魔的。”

听到这,谢雨欣连忙一把捂住自己的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唐婉莹也打了个手势招呼着大家出去,并轻轻的关上了门。

“呼……”走到门外,她们三人就这样蹲在门边,谢雨欣长长的呼了口气:“大姐、三姐,刚刚我没有打扰到二姐吧?”

“没有……”杨修珠老气横秋的说道:“下次切记不可一惊一乍了,如果哪天我修炼的时候你大声惊叫让我走火入魔的话,那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说着说着,杨修珠还站起来,朝谢雨欣做了一个鬼脸,“还我命来……”

“啊,三姐,”谢雨欣娇嗔道:“你别吓我,我下次不会这样了。”

“哼哼、你还敢有下次?”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别闹了,别吵着雪儿修炼。”

两女孩听到唐婉莹如此说道,纷纷朝她丢了一个白眼:“好啦,好啦,知道了。”

看她们两个娇憨的样子,唐婉莹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女孩子,真是的,怎么说呢,真是可爱的很哪!

气氛一时陷入了沉静,墨雪还在屋里修炼努力冲破这个小瓶颈,屋子外的三个人走到阶梯上相互偎依的坐下,呆呆的看着天上的月。寒冷的初春,习武不久的她们还是感觉有些冷,但是怕打扰到墨雪还是坐在外面没有推开门。

“来来,坐我这边一些。”唐婉莹移移身子,把窄小的石阶让给她们一些,谢雨欣两人索性把身子朝她那边倾斜。

不知道此时她们三人就这样傻坐着看的天上的那一轮残月,长大以后是否能成为她们记忆中最美的风景。

“咔”的一声细微的声音,墨雪只觉得筋脉中某个地方好像被打开了一般,呼……墨雪长长的呼了一口浊气,她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自我感觉内力大涨,若是此时是在练功院里,她还真想试试提一下那个五百斤的石锁,她握了握手,手骨咔咔作响,她觉得她尽全力的话应该也能够提的动了,至此她紧绷的小脸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正当她志得意满的时候,肚子里面传来了一阵“咕咕……”的响声,饿了,她觉得找吃的要紧,所以她下床穿上鞋子,就往外跑。

打开门,“啊!大姐、三妹、四妹,你们怎么都坐在台阶上,外面不冷吗?还是你们的功夫练到了极致已经不怕冷了?”想到这墨雪刚刚还晴朗的心情瞬间像是被泼了一盆冰水在上面,果然,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但是因为功夫的原因还是敌不过其他人么?

看到她此时黯然的脸色,几个姐妹们虽然冷的有点发颤,但还是立马过来安慰她道:“还是没有突破吗?没关系,等下次就好了。”

“不是,我突破了,但是我觉得无论我怎么努力在所有小鲛女之中,武功永远都是垫底的存在,还连累几位姐妹也因为我而脸上无光,我真的很不想拖你们的后腿,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无论我怎样努力都没有用?”

墨雪说着说着声音也哽咽起来:“马上就要进行实战考试了,我真的很怕因为我而导致整个小组通不过这个考核。”

“不怕,不怕,别哭,别哭啊,放心我们一定会通过的,你的努力我们都看在眼里,你那么聪明肯定不会拖我们后腿的,到时候就是我们没有通过也没有关系,大不了就是一起挨打罢了。”几个女孩子纷纷安慰道,心中也为这次考核担心起来。

莫璃已经说了这次考核是以小组为团队的,也就是说她手下带的这四个小鲛女是一个团队,她们在外面的采珠期限为一个月,今天是五月初四,后天正式出发的话,也就是说六月初六必须回到珠玉堂。并且带回她们的劳动成果,听说这次表现最好的将会直接有金钱奖励一百两银子,而表现差的则将受到鞭笞之刑,并获得第二次机会。这样的机会在整个小鲛女生涯将会有三次,三次不合格,则直接降为杂役弟子。

珠玉堂的杂役弟子是没有丝毫人权所言的,他们的地位就跟普通大户人家的下人差不多,所以大家都不愿意从高高在上、前途无量的小鲛女变为地位卑微、前途无亮的不知名杂役。

“唉。”墨雪叹了口气,也挨着她们在石阶上坐下了,忽的摸到了三妹杨修珠的手:“三妹,你的手这么凉,难道你的功法也跟大姐一样是凉性的?”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讲到这,杨修珠鼓起了嘴巴:“我们在这里等你修炼突破,不敢进去打扰你,你倒是还来说这话挤兑我们。哼,不理你了。”杨修珠别过脸。

“啊?!”

听到这,墨雪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她们,她的心没有来的酸酸涩涩,没想到她们对自己竟然如此之好,她一时无言以对,只能叫她们快点进去休息,莫要着凉了。自己给她们去打热水洗澡,帮她们去食堂端来晚餐,虽然忙里忙外有点辛苦,但是此刻她却觉得自己非常幸福,毕竟这个世界上能找到几个真正关心爱护你的人呢?

、考核

日子过得飞快,今天就是考核的日子了,莫璃说了一些祝她们马到功成、以及叮嘱的话之后就离开了。

众女孩背上工具就纷纷出发了,这次的考核为期一个月,墨雪她们小组准备也挺充分的,有避水袋、背篓、小铁锹、一些干粮,以及她们个人的武器,墨雪也细心的揣上了她新制的小匕首,这次她们的目的地是离岐山县足足有数百里的巽寮海湾。

路上,墨雪摸了摸怀里揣着的匕首,还有一小瓶丹药,心里顿时安心了许多,药丸是墨致薇来送行的时候给她的,是内门核心弟子才能拿到的上好解毒丸,听说连五步蛇的毒都能解。

作为首次出门采珠的小鲛女来说,这次她们的考核算的上任务艰巨,要采到价值一百两银子的草药,可真算是难为了她们,在这个二两银子就够一个平民一年开销的年代来说,这群小姑娘们,恐怕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的银子呢。

不过珠玉堂的规矩可不是吃素的,若是完不成任务的话,那条沾满了鲜血的九节鞭和血淋淋的刑具可不是闹着玩的。听师尊说,往常没有完成考核任务的小鲛女们除了失去一次考核机会之外,还会受到鞭刑。而这种鞭刑跟平常的不同,这种鞭刑是会加点料的,也就是说会在鞭子上涂上各种毒药,比如:痒痒粉或者死不得。,

痒痒粉的效果就是让人觉得奇痒不比,涂在皮肤上尚且如此,涂到鞭上,等到皮开肉绽之时,痒痒粉进入肉中,到得那时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觉得是痒痒的,好似有一万字蚂蚁爬过,在腐蚀你的肉身,那感觉让人终身难忘,保证让你不想再要第二次。

至于死不得,听起来好像是一种疗伤的药,实际上也确实有疗伤的效果。但是它在一边恢复你的同时,一边会把你的痛苦放大十倍。涂在鞭上,抽上几十上百鞭你都死不了,它在放大你的痛苦的同时也随着皮肉痛入骨髓。

所以一般情况下,小鲛女们的考核都是一次成功的,否则不但要受到上面两种刑罚,更重要到了第二年的时候再次考核的时候,难度还会翻一倍,这样,基本上除了一些特殊情况而导致任务失败的人之外,其他的人根本就不能完成第二次任务。

第一次出远门,小鲛女们都很激动,一路上叽叽喳喳的,丝毫不为考核的事情着急,虽然她们从前并没有见过那么银子,但是在她们的师尊或多或少对她们说过一些珍珠的市价。比如说,一颗黑耀珠就价值一千两。所以,在她们眼中,自己都是有本事的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上天眷顾的人,那些稀少的珍珠或者草药,搞不好自己就寻到了呢。到时候区区一百两又算得了什么,况且珠部集会时,钟副堂主也说了,这次考核的成功率是百分之八十,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她们这些人,有一大半都会成功,所以她们就更加不着急了。

出了岐山县城,小鲛女们就分开了,因为她们的考核是分小组进行了,而每个小组的目的地都是不一样的。

各个小组往各个小组的目的地赶去,她们尽量选择不一样的路线,以防止路上采到什么草药而分配不均导致产生分歧。

墨雪她们也埋头往自己的目的地巽寮海湾走去,一路上, 唐婉莹作为大姐走到最前面开路,当然她修炼的《寒冰剑诀》目前看来也是最有威力的,一剑点过去,前面一切想要攻击她们的蛇鼠虫蚁纷纷冻成冰渣掉落在地。而谢雨欣走在第二,她修炼的《赤练诀》手舞一道红绫,偶尔远处草丛中有一些有价值的小药草,她红绫一卷,就能直接卷到手上。而墨雪作为小组里面除了力气大点就没有其他本事的人,自然是背着她们的行礼物品走在第三,后面还有修炼《两仪剑法》的杨修珠保护。

每当看到谢雨欣毫不费力的采到一些药草,或者是唐婉莹挽出漂亮的剑花把前面的蛇虫冻成冰渣时,墨雪心中是羡慕的。而想到自己作为小组里面的二姐居然还要自己的三妹杨修珠保护,她心中其实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从前自己从村子里面出来,父母亲的教导都是要说要互相照顾,要大的照顾小的,现在她居然让杨修珠照顾了一路,她心中十分内疚,所以当到了晚上的时候,她主动提出来守夜,其他的姐妹们都辛苦了一晚上了,而作为被队伍中保护的她,除了提一点重物之外根本就没有出上什么力。

这是她们第一次一起在外面度过夜晚,还是在不知名的树林里,她们今天走的路程还是挺远的,足足走了六、七十里,不出意外的话,明后天就可以到了。

今天一天她们确实是累了,前面那棵大树下面还挺平坦的,茅草也比较少,几个人商量着今晚休息的地方就是这里了,几个女孩子走向前去,放下东西,拿出干粮,就地休息起来。

墨雪看到天色尚早,主动提出去捡拾一些干木柴来生火,这一来,晚上可以防一些大型野兽的攻击,二来,夜晚天凉墨雪担心她们晚上会着凉。

女孩们确实累的不想动了,叮嘱她路上注意小心后,就吃起嘴中的干粮起来。墨雪看到她们这幅疲态也不以为意。比起她们,自己没有什么优点,多做点是应该的,这样自己的心中也会好受点。

附近的柴火其实很多,墨雪不一会儿就找到了一大捆,她轻而易举的就把她们背到了目的地,用打火石点燃后,她又整理了一下今天她们的收获,都是价值几钱一两的一些不怎么值钱的药草,但是令她沮丧的是就这样药草都没有她的功劳。

看到她在翻看今天的收获,几个姐妹们又兴致勃勃的讨论一番,对于今天的收获她们还算是满意的,毕竟还没有到目的地她们已经有了几两银子的收获了,到时候肯定可以得到更多的东西的,果然,钟副堂主所说,完成这个任务应该不费吹灰之力。

墨雪却没有这么乐观,她刚又看了看干粮,似乎水已经不多了,她默不作声又提着锡壶去寻找水源,她记得来的时候,似乎有听到水声,前面应该是有一条河的,她应该早点去翻看她们的行李的,这样的话,当时就可以把水灌好了,这样就不用她再跑一趟 ,不过也没多大关系,她用轻功的话也要不了多久的。

“雪儿,你去哪里?”大姐唐婉莹啃着干干的烧饼,一边咀嚼,一边顺便问了一句。其她的人也纷纷转过脸,看着她这边。

墨雪看到她们这个样子,不由的笑了,她举起手中的锡壶‘叮叮当当’的朝她们摇了摇,说道“我去前面的河边打点水,很快就回来了,你们不用担心。”

“那你路上小心呀。”几人叫道。

墨雪边走边转头朝她们摆摆手:“放心吧,我会小心,不会有事的。”

“嗖”的一声,墨雪跳出了约莫五米远,嗯,不错,她有些小自得的想到,虽然功夫什么的跟大姐她们比还差的远,但是说到轻功不是她自夸,她比她们可强多了。练了《混沌素女诀》之后,她现在就是不用《轻功水上飘》的招式,只轻轻一跳,也能跳出好几米远,所以呀,以后打不过的话,逃命也不错。

前面传来了水声,应该就快到河边了,自从练到了第四层后,墨雪觉得她的听力又好了不少,不然以前隔这么远她是听不到声音的。既然快到了,就该加快脚步了,她足尖一点,很快就到了树顶,然后借助树枝的力量,似惊鸿从树尖飘过,很快就到了河边。

山中的水果然不错,清幽清幽的,连一条鱼儿都看不到,水至清则无鱼这句话她懂的,所以呀,这水肯定不错。墨雪走过去,先捧起水洗了一把脸,然后喝了几口,嗯,甜甜的。

她拿起放在一边的锡壶,拧开盖,把壶放进河里,正灌水的时候,她突然觉得好似被什么东西盯住了一样的,好像是一双阴冷的眼睛,令她鸡皮疙瘩的都起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墨雪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一把匕首,嗖的一声朝她赶觉有阴冷的目光注视的地方扔过去,只听见‘啪嗒’一声,墨雪抓头看去,只见是一条毒蛇掉在了地上,自己刚刚挥出的匕首扎在它的腹部,所以蛇还没有死,仍旧用阴毒的眼睛盯着她,在那里左右挣扎。

她拍拍胸脯,幸好,幸好,挥匕首的时机好,运气也好,总算是没有打偏,要是平常不一定能打中的。墨雪想着,又挥出一把匕首,这次隔得近,直接打中了毒蛇的头顶,一个瞬间而已,蛇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确定蛇已经死了之后,墨雪环顾了一下四周,越看越觉得这四周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太阳已经落山了,刚刚觉得还算清幽的环境,现在想来却是觉得有些阴森。灌好水后,墨雪就准备离开了,临走时看了一眼死蛇,想到蛇胆还是一种药呢,墨雪又准备去解刨它。

“哇”的一声,乌鸦从天边飞过,等墨雪把蛇胆剖出来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墨雪刚点起脚尖,像小鸟一样飞到树上,却听到身后好像后‘沙沙’的声音,她不由自主的转过头,却看到刚刚还空无一物的水面上,露出了很多尖尖的树枝一样的东西,细看那哪里是尖树枝呀,分明是一个个三角形的蛇头。

墨雪, 古砚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