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素手乾坤

更新时间:2021-04-05 11:45:32

穿越之素手乾坤 已完结

穿越之素手乾坤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南宫洛, 墨渐离

精彩试读:没多一会儿的时间,南宫卿就在后面一众下人的簇拥之下,仪态万千地到了,从门外看见南宫洛奄奄一息的样子,她心底得意极了。可在府里下人面前,她立马红了眼圈,上去将南宫洛环入自己的怀里,“大姐姐,你不碍事吧?今日南宫府义诊送药,这样行善积德的好事,一定不能少了大姐姐你啊。”“我,经书还没抄完。”南宫洛安静地躺在南宫卿的臂弯里,眼窝深陷,冷冷地看着南宫卿,有气无力地回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穿越之素手乾坤第4章试读

他的脸当即就掉下来了,“南宫洛,在门前大呼小叫,成何体统!穿的破烂不堪,脸面何在!你给我去祠堂跪着,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出祠堂半步!”

“父亲,看在今儿是女儿及笄之日的面子上,免了对大姐姐的责罚吧。”南宫卿立即上去挽住南宫萧的胳膊,一脸的痛心疾首之色。

可是南宫洛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南宫卿这是火上浇油呢?南宫卿特地选了她十五岁及笄这么个大日子,准备给南宫洛难堪,却反被南宫洛堵在门口下不来台,不得已拿“义诊送药”这等劳民伤财的招数来化解,南宫卿不气急败坏才怪,能撑到这种程度,已经着实令人佩服。

“经书抄一千遍,跪着抄,谁也不要再劝。”果不其然,南宫萧慈爱又心疼地抚了抚自己二女儿的发顶,随后愤愤然甩袖而去。

“父亲!”南宫萧刚走了两步,就听间后面南宫洛叫她,那声音虽然不大,却透着不容置喙的坚定,让他这个一家之主,情不自禁地就停下了脚步,转回头来。

“今日之事,长了眼睛的人便都看得出,是你的大女儿我受了委屈,你悄无声息,不为我做主也就罢了,还要罚我,我倒是很想知道,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这个祠堂,你今日不说,我也会去,但我没有犯被你惩罚的错误,而是要到里面祭奠我死去的娘亲,祭奠过去的我自己!”

南宫洛的心里难受,她知道原主毕竟和这家人是骨肉血亲,说不伤心,那绝无可能,尤其是对这个爹。

“南宫洛,七日之后,南宫府要开门送药义诊,你知不知道,这需要多少银,你这个丧门星,要么窝窝囊囊一句话都不敢说,要么一张嘴就让南宫府损失了这么多银子,把你卖了,都不值这么多钱,这好在是二姐姐机敏过人,否则就算花再多的银子,也买不回南宫府的脸面,扫把星!”

一直躲在南宫卿后面的南宫瑾,知道现在正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不但能得了二姐姐的心,也会让父亲对自己刮目相看,真是一举两得,她冲上来,跳着脚地对着南宫洛大喊起来。

“星”字刚落,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啪”地一声,南宫洛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南宫瑾的脸上,“这一巴掌,是作为南宫府的嫡长女给你的教训,要记住,任何时候不许直呼姐姐的名讳,更不能大呼小叫,出口成脏。”

眼前这个恨不能将全部家当都穿在身上,稚嫩压不住华贵的十二岁小姑娘,是自己的三妹妹,为了多讨得在南宫府的存在感,没少欺压南宫洛。

“南宫……”南宫瑾不可思议地看着盯着南宫洛,可是在对上那寒凉彻骨的眼神之后,“洛”字终究没敢再说出口。

她猩红着双眼,转头去看南宫卿,又看南宫萧,指望着能有人给她做主,可当看见的皆是震惊和不关我事的索然之后,她嗷的一声,哭着就跑了开去。

南宫萧张了张嘴,发现他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索性冷哼一声,一甩袖子离开了。

事到发展到这个地步,南宫卿再也无法继续此前的宽容之姿,干脆不再看南宫洛,转身也回了院子。

人群散去,南宫洛才看见门边上还跪了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另外一个贴身丫鬟画意。

“大小姐,他们不让我出去,罚我在这儿跪着……”画意说着,垂下头,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盯着自己的膝盖,一贯的怯懦懦的样子。

南宫大小姐原本在府上就是一缕空气般的存在,和她一心的丫鬟的待遇会有多恶劣,脚指头都能想出来,南宫洛上前拉了一把,“画意,起来。”

画意担忧地看着大小姐,刚刚大小姐在外面的做法,她虽然看不见,却都听见了,真是太过瘾了,她心里跟着高兴,可也知道,此前大小姐在南宫府的存在感那么低,都没被放过,此后的日子,怕是要更难了,跪着抄一千遍,这是要抄死人的节奏啊。

南宫洛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这一切都不是她挑起来的,不过既然都是冲着她来的,她照单全收,加倍奉还就是了。

思及此,她抬腿向祠堂的方向走去,这个家里的规则,她还是要守的,谁让她现在还没那么强大呢。

“小姐,以后的日子您可千万要小心。”小姐的变化,让画意心里很舒畅呢,可一想到此前南宫洛受欺负的种种,她就心有余悸。

今天是一时痛快了,恐怕将来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你,有我一口喝的,就不会渴着你。我不会主动与人为恶,但是将来也由不得任何人再欺负到洛苑的人身上。”南宫洛说着话,燃了三炷香,拜了几拜:南宫洛,你放心去吧,你的仇,我定会为了你报了,你未了的心愿,我定会为你了了,既然你我共享一具身体,共有一段记忆,你的事我便是都管定了。

上完了香,南宫洛走到一边的案桌子上,真的准备抄经书,画意委屈巴巴地凑上来,“小姐,一千遍,得抄到什么时候去。”

“放心吧,最晚七日后,南宫卿一定会把我从这祠堂之内请出去。”南宫洛将案上的灯火挑亮了些,又对着惊讶地嘴巴还没合拢的画意说道,“你回去,给我准备一套干净衣裙、一方新面纱,再做几个小吃,七日后南宫府开始义诊的时候,你便可以准备洗澡水了。”

“小姐,这祠堂地处偏僻,暗夜幽深,奴婢怕您害怕。”画意一方面是真的担心南宫洛自己不敢在这祠堂待,所以在有人出言阻拦之前,她想在这儿陪着南宫洛,另一方面,她心里是不敢相信大小姐的话的,七天之后真的能出去吗?是不是大小姐太异想天开了。

“做我的贴身丫鬟,就要绝对服从我的命令。”南宫洛突然面色严肃地看向画意,眼色冰冷冷的,透着威严,是画意从未见过的样子。

吓得画意一下子就跪直了,应了一声,急急就往外走了,到了门口,还不忘回头看了自己家小姐一眼,变了,是真的变了,她心里既惊讶又欣慰。

南宫洛之所以要把画意支开,是因为她着急知道脸上的胎记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面积如此之大,而且是比其他地方高出来许多的。

南宫洛闭上眼睛,启动了熊猫系统的扫描功能,结果很简单,是皮肤表层和皮下组织之间有一层积液,虽然南宫洛对毒不是非常精通,但是却可以查出来,这积液成黑色,是因为毒素连锁病变引发的。

这种情况下,只要引毒就可以解决,再处理好皮下组织创面,然后让变了型的肌肤再吸收贴合即可,虽然做起来远远比想起来要复杂,但是好在是在她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

夜深人静正当时,南宫洛准备马上动手,突然听到门口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她转过身去,看见门祠堂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小小的缝,一只纤弱的让人心疼的小手伸了进来,推了个盘子进来,上面放了馒头,还有只鸡腿。

门后面是一双怯怯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见南宫洛看过来,迅速站起身来,转身跑了,裙子有些长了,险些把她自己绊倒。

南宫洛无声的笑了,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上,接收到的第一份家人的善意,那孩子是薛姨娘所出,南宫府府上的四小姐南宫美琪,胆子比原主还要小,估计是鼓了很大勇气才给自己送来的这个鸡腿。

穿越之素手乾坤第5章试读

第二天早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祠堂的门从外面锁上了,此后除了每日三餐被守在门口的人粗鲁地丢进来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动静了。

送进来的饭菜,南宫洛是不会轻易吃的,当然并不只是因为这饭菜都是馊的,而是因为短短一个晚上,就让她看透了南宫府上的人心叵测。

南宫洛启动了熊猫系统,让她颇为意外的是,这汤里不但没有毒,还有一味大补之药,霓虹丁。

霓虹丁是专门给女人补气补血的,长期服用,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很多懂得保养的大户人家的女眷,是会把这东西放在日常饮用的茶饮里,所以放在这馊菜汤里实在可惜,也让人不得不怀疑其目的。

很快,南宫洛就知道原因了。那送来的米饭里也放了一味无色无味的药草,叫马蒂鸣,熊猫系统很快便给出了详解。马蒂鸣也是大补之物,女人吃了滋阴壮气血,男人吃了健体魄,也属于补药。

这两味药草单独服用没什么,而且都可以看做是将补佳品,但是若放到一起服用,出不了两个时辰,必定会七窍流血,过火而亡!

南宫洛的眼底一抹杀机闪过,这样高深的药理,估计十五年如一日沉浸在自己凤命不可违的皇后梦中的南宫卿是不懂的。

所以!南宫府里有人想要她的命!而且是杀人于无形,即便是有人起疑,来查她的饮食,都查不出什么。

这个人会是自己的父亲吗?如果不是父亲,又会是谁?无论如何,这个仇,我南宫洛记下了。

在南宫洛将外面送进来的饭菜扔出去几次之后,门外再没了动静。

人是铁,饭是钢,南宫洛还是长身体的时候,新陈代谢又快,怎么可能不饿,她饥肠辘辘地躺在祠堂里唯一没有撤出去的草甸子上,只能靠意志力支持数着星移斗转,日月交替,终于过了七天了。

画意已经急坏了,她尝试着要进祠堂去看看南宫洛,无奈连祠堂的院子都进不去,终于熬到了第八天,若是今天小姐还不能出来,她就算撞死在老爷面前,也是要去求这个情的。

她忽然想起了大小姐那晚肃穆萧冷的眼神,情不自禁地打了激灵,先是按照南宫洛的要求,把衣服、面纱,糕点都准备好了,还熬了好消化的粥,又烧了满满一大锅的洗澡水。

迎着第八天的朝阳,气若游丝的南宫洛终于等来了祠堂门四敞大开,一个家丁急匆匆冲进来,蹲了身子,往南宫洛鼻息间探了探,看人还活着,不情不愿地唤了声大小姐,“二小姐,让你一起去前院义诊!”

南宫洛勾了勾唇角,南宫卿那种心思深沉的白莲花,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抬高她自己,同时又在众人面前把南宫洛死死踩在脚下的机会呢?!

“让南宫卿来。”南宫洛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话,便转过头去,不再看来传话的家丁。

“你……”那家丁“你”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个子午卯酉,虽然平时南宫府上的人,怎么对大小姐那都是没人管的,可今儿,二小姐要大小姐去前院,那是没人敢让大小姐断气的。

再看着这眼前奄奄一息的一小撮,那家丁连个脏字都没敢说,悻悻地去找南宫卿禀告了。

没多一会儿的时间,南宫卿就在后面一众下人的簇拥之下,仪态万千地到了,从门外看见南宫洛奄奄一息的样子,她心底得意极了。

可在府里下人面前,她立马红了眼圈,上去将南宫洛环入自己的怀里,“大姐姐,你不碍事吧?今日南宫府义诊送药,这样行善积德的好事,一定不能少了大姐姐你啊。”

“我,经书还没抄完。”南宫洛安静地躺在南宫卿的臂弯里,眼窝深陷,冷冷地看着南宫卿,有气无力地回道。

“大姐姐,当日父亲不过说的气话,怎地你还真要抄一千遍吗?”南宫卿忍着心中想掐死南宫洛的冲动,一把一把地抚着她散乱的发丝,安慰道。

“不,我必须抄完。”南宫洛虚弱却坚定。

“大姐姐,你这样我好心疼。我不许你再抄,若是父亲追究起来,让他罚我好了。”南宫卿今儿势必要把南宫洛带到前门,羞辱一番不说,还要让她丢了性命,本来念着杀鸡不用牛刀,可现如今自己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好。”这一回南宫洛倒是答应的痛快,堵的南宫卿一口气滞在胸腔之中。

“那大姐姐快随我去前院吧。”南宫卿当然不会忘了自己的最终目的,不得不服她这个任何情况下都训练有素的菩萨美脸,把两旁的下人看的眼睛都直了,更增加了她表演的欲望。

“送我回去,用个膳,沐个浴,小憩一会儿,否则……否则我没力气的呀。”南宫洛不知道是真的饿大发劲儿了,还是故意学着南宫卿娇弱的声音,听得她自己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南宫卿的脸,气的通红,憋了半天才将自己的怒火平息下去,点了点头,“好。”

“二妹妹送我回去吧,毕竟……”南宫洛扫了一眼跟过来的下人,都是男丁,“男女有别。”

南宫洛, 墨渐离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