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王爷的农女宠妃

更新时间:2021-03-28 17:28:50

王爷的农女宠妃 已完结

王爷的农女宠妃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鱼巧萱, 陆瑾臣

精彩试读:“昨天来订房的姑娘,来了吗?”掌柜地皱了一天的眉头还没有放下。“没有……”小二连忙回答,得到答案的掌柜挥了挥手,大气不敢喘的小二如临大赦。见四下无人,掌柜返身进了房间。仔细检查了一遍宣纸上的内容,将其折好装入竹筒中,边上,雪白的鹰隼正撕扯着肉干大快朵颐。几分钟后它扑腾着翅膀眨眼消失在视线中。……山洞中的陆瑾臣检查了一下自身的情况后面露苦色,毒素被他压制在体内的一个角落,稍不注意就会发生暴动,若是现在出去,一旦被对方抓住,都不用交手陆瑾臣就会毒发声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爷的农女宠妃:装病

运来客栈的掌柜开店十年来从没跟人急过眼,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店小二原本也是这么以为的,直到昨天被掌柜的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他在店里勤恳工作数来载,九间地字房闭着眼睛都能摸对门,偏偏不知道第十间房是从哪蹦出来的

“昨天来订房的姑娘,来了吗?”掌柜地皱了一天的眉头还没有放下。

“没有……”小二连忙回答,得到答案的掌柜挥了挥手,大气不敢喘的小二如临大赦。

见四下无人,掌柜返身进了房间。

仔细检查了一遍宣纸上的内容,将其折好装入竹筒中,边上,雪白的鹰隼正撕扯着肉干大快朵颐。

几分钟后它扑腾着翅膀眨眼消失在视线中。

……

山洞中的陆瑾臣检查了一下自身的情况后面露苦色,毒素被他压制在体内的一个角落,稍不注意就会发生暴动,若是现在出去,一旦被对方抓住,都不用交手陆瑾臣就会毒发声亡。

况且他的行踪至始至终都掌握在对方手里,陆阳旭肯定有什么寻找他的手段。

换句话说,现在陆瑾臣只能寄希望于鱼巧萱。

想起那块被敲诈走的玉佩,陆瑾臣却气笑了。

“这么机灵的丫头,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

转眼第二天。

吃下陆阳旭给的药后鱼巧萱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

价值二两金的药,陆阳旭眼睛都不眨就给鱼巧萱买下来,用意当然不简单。

“想自己病愈侍寝?门都没有!”鱼巧萱怎么说曾经都在陆阳旭身边呆了十年,这个男人什么想法,她自然能猜测一二。不过,这一世自己再不欠他什么,也绝不会任由他摆布。

“一定要逃。”

鱼巧萱看着桌上热气升腾的茶水,滴溜溜的眼珠子一转。

没病难道就不能装病吗?!

“叩叩,放我出去,咳……咳……”鱼巧萱趴在门上一脸孱弱,门外站着的是穿着黑裳的狗腿子。

“干什么?”黑羽皱眉,看着鱼巧萱。

“你们少爷,刚才给我吃的药是假药,根本没效果……”鱼巧萱可怜巴巴地说道。

“不可能,药你是跟我们一起去买的,少爷花了二两金,不可能没有效果。”黑羽嗤笑反驳。

鱼巧萱捂着嘴又是咳嗽两声,声音虚弱:“可我为什么觉得还是很热,身子也没力气,不信你摸摸。”

纤细的小手拂上黑羽的手背。

黑羽下意识躲开,却也意识到不对劲。

“我就想告诉你我没骗人。”鱼巧萱干燥的嘴唇轻启,又抓住黑羽的手探像自己的额头。

黑羽也冷静下来,感受了一下掌间的温度。

“该死的药老板。”黑羽冷哼一声。

“你在床上躺好休息,我去给你买药。”语罢,黑羽转身将门锁上。

愣在原地的鱼巧萱直直捂住自己的嘴巴,她怕自己太过兴奋叫出声。

简直不敢相信计划这么简单就成功了。

附耳在隔壁房间一听。

“很好,那该死的家伙也不在。”

看像纸糊的窗户,鱼巧萱笑得很邪恶,古代就这一点最好。

搬起一张椅子,鱼巧萱使上吃奶的力气将椅朝窗户掷去……

王爷的农女宠妃:被抓

顺利破窗逃走的鱼巧萱此刻有种天高任我飞的豪迈情感,掂量了一下手中成色不错的玉佩,她心情大好。

只要能将这块玉佩当掉换些盘缠,她想走还不简单?

“之后只要再雇个人把山洞中的那个家伙带到客栈就行了吧?”

想到这里,鱼巧萱迈步朝集市上最大的当铺走去,当然路上不忘绕过那个药店。

当铺的朝奉见有人进来,起身迎了上去。

“请问小姐,是买东西还是……”

“当东西。”

说话期间,鱼巧萱大致打量了一眼这间铺子,记忆中这是小镇最大的一个当铺,在全国都有分号,貌似幕后的老板还是京畿的大官。

这样一来也不怕被坑。

鱼巧萱大量店铺的同时,朝奉就看见了鱼巧萱手上的玉佩。

他瞬间一亮,脸上不动声色,和煦道:“请问小姐要当的是何物?”

鱼巧萱也没多想,直接递上了手上的玉佩。

“就是这个,我母亲让我来卖了这东西,家里快揭不开锅了……”鱼巧萱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脱出。

“好的,请您稍等,待我鉴定完估个价。”

双手接过玉佩,朝奉从胸口的袋子里摸出一块小圆镜仔细端详起来,片刻后他抬起头,给店里后生使了个眼色,后者点头会意,小跑入了内堂。

“小姐稍安勿躁,您这块玉佩成色太高,估价低了我怕不合适,差人请示一下司理,您先请自便。”

鱼巧萱顿时意识到有些不妥,奈何玉佩在人家手上。

她点了点头,故作往门外挪,谁曾想刚迈出店门槛就被喝止。

“来人!快抓住她”

鱼巧萱心里一个咯噔:“难道那货的玉佩,是偷的?”

……

雪白的鹰隼降落在就近的烽燧,不到三分钟,一队上百人的黑甲轻骑冲出营地,轻骑令行禁止,目标所指方向正是客栈。

买药返回,得知鱼巧萱逃跑的黑羽气急,将药往地上一丢一踩,上前询问客栈掌柜。

“掌柜,有没有见到一个女的……”

“女的?这房间里难道还有其他人?我还以为是遭了劫匪呢。”掌柜狐疑道。

“该死的。”

得到回答的黑羽当即离开,小镇说小不小,眼下去找是不现实的,他只能先找到陆阳旭将情况汇报之后再做定夺。

“喂,房门的钱还没给呢。”

掌柜地见黑羽就要离开,连忙追了上去。

黑羽不好耽搁,随手掏出几俩碎银抛了出去,翻身上马,朝两人约定的后山而去。

后山。

陆阳旭手持一个奇特的木盒,盒中装着子母蛊虫中的母蛊。

在陆瑾臣身上中的活毒,其实是子母蛊中的子蛊,而手持母蛊的人只要顺着母蛊震动给出的提示,便能找到中蛊人。

“很近了。”陆阳旭舔了舔嘴唇。

说起来还多亏了贵妃母后他才能掌握陆瑾臣的行踪,只要杀了陆瑾臣,他无疑会成为皇位的第一候选继承人。

离那人已经不足三百里了。

突然,陆阳旭听到一阵马蹄声,是黑羽。

陆阳旭眉头一皱,不是吩咐他看着鱼巧萱吗,怎么到这来了,不对,他身后还有人。

“掌柜的?”

小说《王爷的农女宠妃》 第9章 装病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