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神医龙婿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0

神医龙婿 断更

神医龙婿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秦风, 韩芊芊

精彩试读:三十分钟后,老太太才被送到医院进行抢救。一众亲属站在急救室外,这里头自然也包括韩芊芊一家人,再怎么说老太太也是他们的长辈,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想看到。而那些宾客,则是在事发之后逐一离去。此时作为老太太之外的另一个当事人,秦风反而显得要轻松很多,整个人坐在走廊内的长椅上,微闭着眼,抖着腿一副惬意的表情。“妈的,都是你这个废物,要不是因为你奶奶也不会住进医院!”看到秦风如此惬意的样子,韩生就气不打一处来,将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秦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价之宝

“奶奶,你看这就是那家伙说的价值连城的古董。”韩生屁颠屁颠的,将秦风的砚台拿到了老太太的面前,脸上一副邀功的模样。

老太太接过砚台看了一眼,脸上满是鄙夷之色,冷笑一声道:“真以为我老糊涂了,这种破烂东西,也好意思拿到我面前,简直就是脏了我的眼!”说着直接将砚台扔在了地上。

“咔嚓!”

砚台刚一碰触地面,便传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紧接着四分五裂开来。

韩芊芊一家人,看到老太太的动作,一时间气愤无比,这显然是在羞辱自己一家,可那又有什么办法,他们只能认命。

秦风则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这本来就是送给老太太的砚台,她想要如何自己都没有意见,不过她将砚台扔在地上,的确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现在秦风只是感觉有些好笑,不知道当老太太知道这砚台价值时,会是什么样的一个表情。

“哟,不知韩家主这是闹的哪一出啊?”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众人寻声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年过半百,朱颜鹤发的老者,一身中山装穿在他的身上,显得格外的精神,他的手里拿着一个木盒子。

见到来人老太太眼中闪过一丝迟疑,但紧接着脸色便是一喜,起身朝着老者迎了上去。

“这位是谁啊?竟然有这么大的牌面,连老太太都要下去亲自相迎?”有的人看到老者,有脸上有些好奇询问身旁的人。

“竟然是,天悦阁首席鉴宝师,曹仁忠曹老先生!”认识的人皆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脸上出现了惊讶的表情。

在场之人恐怕有人不认识曹仁忠,但却不会不认识天悦阁。

毫不夸张的说:那里满地都是金银,遍地都是贵人。

而作为天悦阁首席鉴宝师地位之崇高,即便是银川市顶级的富商见了都要给上几分薄面。

谁能想到韩家作为,银川市最末等的二流家族,竟然能将天悦阁首席鉴宝师曹仁忠请来,这件事情若是传了出去,恐怕所有人都会对韩家另眼相待。

“没想到竟是曹老亲自来了,您的到来简直就是令寒舍蓬荜生辉!”

老太太来到曹仁忠的身旁,脸上的恭维之色毫不掩饰,在场之人反而觉得没有任何的不适,像曹仁忠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里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奉为上宾,更不要说这韩家这二流的末等家族,能攀上曹仁忠已经算祖坟上冒了青烟。

而曹仁忠之所以能来,那是因为老太太花了巨大的代价,她本以为曹仁忠最多是随便打发一个人来走个过场,但却没想到竟然是他本人来的,这让老太太有些受宠若惊。

“韩家主不必多礼,今天你大寿,我便将着汉白玉佩当做寿礼献于你,愿你福寿延绵,愿韩家基业常青,更愿你韩家儿郎皆为龙凤。”说着他便将手中的木盒交给了老太太。

而这一刻的老太太,此时的心中那是一个激动,而在场之人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暗道一句曹老不愧是曹老,说话都是那么的语气不凡。

当着满堂宾客的面老太太打开木盒,只见里面安详的躺着一个,纹龙雕凤的汉白玉佩,这玉佩端庄大气,巧夺天工,让老太太忍不住点了点头,但紧接着脸色便是变了变。

“曹老,这礼物是不是略显贵了一些。”

老太太的目光虽然短浅,但还是能看出这玉佩的不凡,肯定是那种价值连城的宝物,和她刚才收的那些凡品不在一个档次。

“我送出去的礼物,从来没有回来的道理,怎么韩家主是想将礼物退回来不成?”曹仁忠脸色一沉,声音都有些不太高兴的说道。

“怎么可能,曹老您多虑了,这礼物我收下便是。”

老太太怎能不明白曹仁忠心中的想法,之前的她花了五千万,买了一件还算得体的礼物,就是想见曹仁忠一面,好跟他这个天悦阁首席鉴宝师打好关系。

而这一次曹仁忠来参加她的寿宴,明显是给足了她的面子,能拿出这么大一件礼物,也算是他们韩家跟曹仁忠初步建立起了关系。

“这才对嘛,韩家主是今天的主角,我也好抢了你的风头,我先找一个地方坐下,等一会宴会结束我们再畅谈。”

曹仁忠满意的点了点头,刚移步便是感觉到脚下一疼,这让他皱了皱眉头,从地上捡起了那四分五裂的砚台一角,细细的端详了起来。

“那就是一个地摊货,怎么曹老对这个有兴趣?”一旁准备回到太师椅上的老太太看,到曹仁忠停下脚步,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可曹仁忠不为所动,他端详了片刻,眉头一会儿紧皱,一会儿舒展,最终砸了砸嘴,整个人蹲在地上,开始将四分五裂的砚台碎片一个个的拾了起来。

全场一时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他们实在搞不懂,曹仁忠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作为天悦阁首席鉴宝师,看过的宝物无数,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地摊货感兴趣?除非这地摊货真像,秦风所言,价值连城。

但这想法一出现,便是让在场众人感觉到可笑,将这念想驱逐于脑后,都是摒弃凝神看着曹仁忠不做打扰。

没一会砚台再一次被拼接了出来,虽然满是龟裂,但还是恢复了当初的模样。

曹仁忠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肉痛,最后更是忍不住嚎了一句:“妈的,是哪个天杀的毁了这个砚台?”

曹仁忠的话让在场众人为之一振,老太太的脸色更是微微一变。

虽然气结,但是还是忍了下来,曹仁忠看了一眼旁边的老太太道:“你可知道,是谁毁了这个砚台吗?”

“这……这砚台很贵重吗?”老太太那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道。

“这砚台岂止贵重,简直就是无价之宝,我送你的那块玉佩在它面前就是一文不值。”曹仁忠显然是没看到老太太的表情,直接脱口而出道。

一文不值

曹仁忠的话掷地有声,尤其是他说的一文不值尤为刺耳,这让他们不仅回想起秦凤当时说的一句话。

“一文不值!”

现实是那样的残酷,当时所有的人都认为秦风是在扯蛋吹牛,现在看来恐怕秦风一早就知道,这砚台的价值。

听到曹仁忠的话,韩芊芊整个人身体猛的一颤,艰难的撇过头看向一旁脸色淡漠的秦风。

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自己至始至终都误会了秦风,可秦风却没有丝毫的怨言,刚才的一切此时仿佛都历历在目。

“没关系,如果我的做法能让你对我有些改观,那这一切都是值得。”秦风注意到韩芊芊的目光,他微微一笑,仿佛沐浴春风,反而让韩芊芊更加的无地自容。

她撇了一眼,秦风当时磕头的地方,那里的地砖已经彻底龟裂,之前的她还没怎么注意,但现在内心却是一痛,那可是一块大理石的地砖,千人踩踏都不会出现丝毫的损坏,可秦风却是活生生拿着脑袋将那一块地砖扣碎,当时的他心中是多么的绝望。

韩昊夫妇,在听到曹仁忠的话后,顿时感觉扬眉吐气,看着周围人的眼光都变成了一股鄙夷。

见众人久久无人开口说话,曹仁忠便是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在结合上刚才进来时发生的一切,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旁边的老太太,声音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韩家主,你别跟我说,这砚台是你砸碎的?”

“这……这一时失误,手滑了。”老太太舔着脸说道。

“你手滑了,我看你是老糊涂了!”

“你可知道这砚台的价格是多少?你整个韩家所有的家产加在一起,也才勉强能达到这砚台的一半价格!”

“这砚台可是明朝皇帝的专用之物,前些年国家举行拍卖,仅仅是一块用来压宣纸的墨砚,便是被拍到了五亿的价格,更何况这个砚台。”

“就算将你整个韩家买了,恐怕也拿不出来五个亿吧!”

曹仁忠的声音,不断的回荡着众人的耳畔,老太太作为当事人更是身体一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自己最瞧不起的废物女婿,竟然送给自己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可是自己却被猪油蒙了眼,将这宝物摔碎害得自己一时间断送了几个亿。

秦风也有着微微的惊讶,没想到那砚台价值竟然有如此之高,之前还以为最多也就几千万罢了。

“妇人之仁,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韩家在你手里,早晚有一天会走向灭亡!”

“从今以后,你韩家莫要和我扯上关系!”曹仁忠的声音淡漠无比,之前的他还想竟然收了老太太的礼物,便适当的帮上一把。

但现在看来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跟这样的家族在一起时间长,他怕自己都会有眼无珠,猪油蒙了心智。

曹仁忠甩袖而去,让在座的人都是措手不及,老太太受的打击最大,一时间整个人好像都苍老了十岁,晃悠悠的站起身来,可这时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挺挺的躺了过去。

“妈!”

“奶奶!”

“快叫救护车……”

韩家一时间方寸大乱!

本来好好的一场诞辰,却是成了将老太太送入病房的一场闹剧。

……

三十分钟后,老太太才被送到医院进行抢救。

一众亲属站在急救室外,这里头自然也包括韩芊芊一家人,再怎么说老太太也是他们的长辈,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想看到。

而那些宾客,则是在事发之后逐一离去。

此时作为老太太之外的另一个当事人,秦风反而显得要轻松很多,整个人坐在走廊内的长椅上,微闭着眼,抖着腿一副惬意的表情。

“妈的,都是你这个废物,要不是因为你奶奶也不会住进医院!”看到秦风如此惬意的样子,韩生就气不打一处来,将一切的矛头都指向了秦风。

“怪我了?我之前说过了,那东西价值连城,是你们自己有眼无珠,看不出砚台的价值。”

“再说,砸碎砚台也不是我的意愿,我想砚台砸碎的那一刻,韩生,你应该比所有人都高兴吧。”

秦风睁开双眸,目光犀利无比直视韩生,这一刻的他如一柄埋藏在剑鞘内多年的宝剑一般,锋芒毕露!

“你……你胡说!”诛心之言让韩生,一时间乱了方寸。

“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比我清楚。”秦风撇了撇嘴,闭上眼眸不再理会韩生。

“你……”韩生怒气上涌,脸色都有些狰狞,如果不是因为周围人多,他肯定要胖揍秦风一顿。

“三弟,你难道不管管你家的这个女婿吗?他莫不是想借此机会造反吧!”韩乾一脸阴沉,看着站在一旁的韩昊道。

“怎么戳到你们的痛处了?那我只能说抱歉,怪只怪你们自己有眼无珠。”赵月菊抢先开口,浑身上下泼妇的气势展露无遗,眼中更是鄙夷的看着在场的一众亲属。

这一刻她等了无数个日日夜夜,有时梦里都在想着扬眉吐气,今天埋藏在心底的这个愿望终于完成,让她整个人感觉浑身为之一轻,仿佛一瞬间年轻了十几岁。

“强词夺理,等妈醒来,我一定让她将你们一家逐出家族,以敬效尤!”韩乾撂下一句狠话,说完整个人便是坐在了一旁,抽起了闷烟。

经过一番抢救,老太太被从急救室内推了出来,满是褶皱的脸上写着苍白,整个人更是戴着氧气罩,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

“妈,三弟一家简直就是扫把星,如果不是他们,你也不会住进医院。”韩乾声然泪下的说道。

“韩乾,妈现在都这样了,你不关心妈的身体,反而只想着如何挤兑我们一家,你居心何在?”韩昊一脸的愤怒,喘着出气指着韩乾,脸色极为的难看。

“够了,我累了,现在只想好好休息。”老太太摘下氧气罩,脸上布这一层淡淡的死灰,整个人气若游丝的说道。

韩乾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接触到老太太的目光后,便是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一双怨毒的眼神,不着痕迹的撇向韩昊他们一家。

秦风, 韩芊芊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