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溺宠二婚妻

更新时间:2021-04-08 16:14:47

溺宠二婚妻 已完结

溺宠二婚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苏诗诗, 裴易

精彩试读:短短两米远,漫长的就像是走了一万光年。苏诗诗看着男人一点点靠近,紧张地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这位是?”方玉华眯着老花眼,想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裴易勾唇一笑,态度很谦和:”奶奶,我是……““他是仲浩的哥哥!”苏诗诗慌忙擦了擦眼泪,带着浓重的鼻音说,“奶奶您还记得宋仲浩吧?我最好的朋友,之前到家里来看望过您。”“仲浩啊,我记得。他哥哥你不是说……”方玉华看裴易时眼中多了一丝怜悯,对着他说道,“孩子,敢爱敢恨是好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8-有什么办法离婚

短短两米远,漫长的就像是走了一万光年。

苏诗诗看着男人一点点靠近,紧张地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位是?”方玉华眯着老花眼,想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

裴易勾唇一笑,态度很谦和:”奶奶,我是……“

“他是仲浩的哥哥!”苏诗诗慌忙擦了擦眼泪,带着浓重的鼻音说,“奶奶您还记得宋仲浩吧?我最好的朋友,之前到家里来看望过您。”

“仲浩啊,我记得。他哥哥你不是说……”方玉华看裴易时眼中多了一丝怜悯,对着他说道,“孩子,敢爱敢恨是好事。”

裴易身子一僵,老人家这是什么眼神?

他暗暗瞟了一眼苏诗诗,只见小女人将脸撇到了一边,压根不敢看他。

一定有问题!

裴易只在瞬间就恢复了自然,对着方玉华笑笑:“您安心休养,其他事情不必担心,我会帮着诗诗处理好的。”

他说着加重了语气,皮笑肉不笑地瞟着苏诗诗:“毕竟我是仲浩的哥哥,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他话音刚落,他的秘书就提着一大堆礼品走了进来。

“这可使不得。”方玉华赶紧说道。

苏诗诗也懵了,这总裁大人出手也太大方了。

裴易容不得他们拒绝,让秘书把东西放下就打算走了。

“诗诗你去送送,奶奶这里没事了,你先回去上班吧。”

“不行……”

“苏小姐,我帮奶奶请了一位护工,你要去上班的话,我送你一程?”裴易似笑非笑地看着苏诗诗,虽然是询问的语气,却容不得人拒绝。

苏诗诗暗暗瞪了他一眼,怕他在这里乱说话,只好点点头,等护工来了就跟着走了。

车上,苏诗诗瞪着坐在身旁的男人:“你干嘛要去见我奶奶?”

裴易挑眉:“怎么,我见不得人?”

“你见不见得人不关我事。只是我们非亲非故,你去见我奶奶做什么?”苏诗诗越说越生气,她刚才真的吓到了。

“你在怕什么?”裴易一把把她揽入怀中,霸道地说道,“你别忘了,你已经是我的人。”

他说着语气沉了几分,“如果我没记错,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吧。”

“我还没离婚!”苏诗诗猛地推开了他,眼眶已经红了。

不论事情的起因怎样,她在婚内跟别的男人有了肌肤之亲是事实。

她从小看着父亲那个人渣玩女人伤害她母亲,一直都有心理阴影。对于这种事情,她最不耻。

裴易没想到她反应会那么大,皱眉一想,说道:“离婚吧。”

“你说的轻巧。”苏诗诗从包里翻出刚才在医院签的那份不离婚保证书,“你刚才肯定也看到了吧?他们会同意离婚吗?”

“不用担心,有我在,你这婚离定了。”裴易目光沉沉地望着她,“这份协议你先留着,也许用得着。”

苏诗诗要笑了。一边说一定能让她离婚,一边又让她保留这份不离婚保证,他在逗她妈?

“我不用你帮,我……”

“再说话,我就把你办了!”裴易目光沉了沉,目光在苏诗诗身上打量着。

苏诗诗看到他眼中的情欲,立即把话咽了回去,心里又生气又委屈。

她要离婚关这个男人什么事情?现在连说都不让她说,真是太霸道了!

苏诗诗等车子一停下,就下了车。

裴易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勾了勾嘴角。

小女人竟敢怀疑他的能力?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好友秦风的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起。裴易皱了下眉:“你上次的货还有吗?”

“什么?”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很显然秦风还没睡醒。

裴易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些,不想吐槽好友糜烂的生活,直入正题:“你上次号称可以治疗不举的货还有没有?”

秦风沉默半响,忽然激灵灵地清醒过来:“你说什么?你不行了吗?这才几岁啊!”

“滚!”裴易脸黑了,“你才不行了。我在‘暗汝’等你,带着你的药马上滚过来!”

裴易挂断电话后,就对着司机说道:“直接去‘暗汝”。”

暗汝是京城最顶尖的VIP制会所,是有钱人的销金窟。很少有人知道,这里的幕后最大股东之一便是裴易。

裴易到这里的时候,暮色沉沉,暗汝很快就要迎来它一天中最繁华的时段。

“裴先生。”会所经理一听说大东家来了,立马带着领班等人迎了上来。

裴易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们一眼:“秦少来了,让他直接去我的休息室。”

“是。”经理擦着冷汗,急忙回道。平常一年见不到裴易一次,今天不知道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半个小时后,秦风风尘仆仆地赶到了暗汝。

他一进裴易的休息室就幸灾乐祸地说:“你真不行了?别说我不是兄弟,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不下十种药,包你……”

“我要药性最强的。”裴易冷声打断他。

秦风一怔,一张阴柔漂亮到让女人都嫉妒的脸上都是诧异,眯着狭长的桃花眼颠颠地跑到裴易跟前,左瞧瞧又瞅瞅。

裴易直接一脚踹了过去:“再看把你眼睛挖了。”

秦风瞪着他:“你搞什么鬼?我确实新进一个很厉害的药,但那可不是助兴用的。你应该知道后果。”

裴易嘴角一勾,眼中都是狠戾:“我自然知道。帮我找两个人过来。”

“谁?”秦风警惕地说道。

“段家二小姐段玉露,何氏投资何志祥。”裴易不带感情地说道。

敢一而再再而三地伤他裴易的女人,他定要让他们生死不如!

9-苟同

华灯初上,整座城市渐渐安静下来,但暗汝会所里却是一天最繁华的时光。

这里灯红酒绿,奢靡繁华,白日里正经的人到了这里,都换了另外一副模样。

何志祥扯松领带,解开两颗衬衫扣子,端起吧台上的酒狠狠灌入。

辛辣的xo入喉,在胃里火辣辣地燃烧起来,却依旧驱不散他心头的烦躁。

“该死的女人!”何志祥一想起苏诗诗和她的奸夫,他心里就跟千万只蚂蚁在噬咬一般。

“说我不能给她幸福?小白脸,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她永远是我老婆,你们这对奸夫淫妇!”何志祥越想越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作用,力气也比平常大了许多,啪地捏碎了手中的酒杯。

“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虽然逼着苏诗诗签下不离婚协议扳回一局,他心里依旧不痛快。

“再来一杯!”何志祥啪地把一把碎杯子扔到吧台上,愤愤地喊道。

这里的动静吸引了很多人,一位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人看到何志祥刚才捏碎杯子的那一幕,眼中亮闪闪的,仿佛见到了猎物一样。

她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孔武有力的帅哥!

“先生,一个人喝闷酒,不高兴啊?”何志祥正喝得晕沉沉的,旁边忽然响起一道酥媚的声音。

他迷茫地抬起头,在看到女人的样子时,下意识地喊了一声:“苏诗诗?”

女人脸上笑容蓦地僵硬。

“怎么会听到那个贱人的名字!真晦气!”她不高兴地挑起何志祥的下巴,嘟着嘴说,“人家叫段玉露,记住了?”

“段玉露?”何志祥晕乎乎的,胆子也比平常大了许多,揽住她的腰说,“是哪个段家?”

段玉露自豪地说道:“京城能到暗汝来的段家人能有几个?你说呢?”

何志祥心中一凛,酒也清醒了许多。这是段氏家族的人?段家可是京城数一数二的豪门世家!

他今晚要不是有人邀请他,连这暗汝的门都进不来!

不过这女人跟苏诗诗长得还真有两分相似。

可他还没有理清楚,段玉露就让他请喝酒。

酒保适时地倒了两杯酒过来,两人喝了之后更晕了,看对方的目光也越来越火辣,体内仿佛有几条火龙在流窜一样。

懂点门道的都看的出,这是吃了助兴的药了。

这时,旁边过来两位服务员,搀扶起神志有点不清的两人,朝楼上的客房走去。

暗处,秦风看了眼坐着喝酒的裴易,心有余悸地说:“得罪你真是太惨了。”

裴易收回看何志祥两人的目光,冷笑道:“我助他一夜春风,难道不应该感谢我?”

秦风扯了扯嘴角,要是让何志祥知道这一夜的代价,估计自杀的心都有了吧?

对于何志祥来说,这一夜是他这二十六年人生中最开心最满足最自豪的一晚。

他终于当了一回男人!还把一个妖精似的段二小姐彻底征服了。这对于他来说,比当年知道他爸爸中了大乐透还兴奋!

只是第二天中午,段玉露一醒来就扇了他一巴掌。

段玉露沉着脸看何志祥:“苏诗诗是你老婆?”

昨晚两人兴致上来的时候,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一个劲地叫她苏诗诗!

要不是他活好,她一准把他踹下床去。

何志祥被打蒙了,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昨晚说过什么。就在这时,何志祥的手机响了起来。

段玉露双眼一眯,先何志祥一步拿起手机,一看手机屏保上的照片,脸彻底沉了下来:“还真是这个贱人!”

“我……我还没来得及换掉。我对她没有感情,正在闹离婚。她一直缠着我不肯离……”何志祥以为段玉露知道他有老婆生气,慌忙解释道。

跟苏诗诗比起来,他自然会选择段玉露。

“是吗?”段玉露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手指一点就要接通电话。

何志祥心中一凛,扑上去就夺下了手机,飞快关机,嘴里急慌慌地说:“不能让她知道,她特别爱我,要是让她知道……她一定会自杀的!”

“哼,你以为本小姐是随便的人吗?你现在是我的男人了,还想要你老婆?”段玉露冷声说道。

她还真没想到,自己玩男人有一天会玩到同父异母的姐姐的丈夫身上!

她恨极了苏诗诗,即使那个贱人已经跟段家断绝关系多年,她还是恨她!

一想到能够让苏诗诗痛苦,她就高兴!

“你,马上跟她离婚!”段玉露趾高气扬地看着她。

“这个……”何志祥心里打着小九九,如果他可以跟段玉露在一起,当然不会要苏诗诗。

但高攀段家,他想都不敢想。

他哪里知道,自己现在的老婆苏诗诗也是段家的女儿。

“怎么,你不愿意?”段玉露脸色又难看起来。

何志祥想了想,玩起了小心思:“段小姐,其实……我老实告诉你,在遇到你之前,我一直不行,我跟苏诗诗结婚半年却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如果让诗诗知道我一碰到你就行了,她一定会很痛苦的。”

“不行?”段玉露瞪大了眼,何志祥是她所有男人当中最厉害的一个了,竟然说不行?

“我想,是她对我实在没吸引力了。可是毕竟是我老婆,我……”

“你马上跟她离婚!然后——”段玉露眼珠子一转,扑到了何志祥身上,“跟我结婚!”

她就是要抢苏诗诗的东西!她的家,她的爸爸,还有她的丈夫!

能够让苏诗诗痛苦,她段玉露就开心!

何志祥在床上那么勇猛,嫁给他也不错。反正她到时候想离婚,何家还敢说个不字?只要现在能气到苏诗诗,她就高兴!

这边,苏诗诗看着手机屏上显示着电话被拒提示,心就沉了沉。

“真气人,不会要这样死耗下去吧?”苏诗诗咬牙,她现在不敢随便会何家,只想尽快脱离何家,眼不见为净!

就在她绞绞脑汁想办法的时候,富雪珍打了电话过来。

“苏诗诗,如果你想离婚的话,现在就来一趟家里。给你半个小时,不来的话这辈子都别想离婚了!”

小说《溺宠二婚妻》 第8章 有什么办法离婚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