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摄政王的戏精宠妃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5

摄政王的戏精宠妃 已完结

摄政王的戏精宠妃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乔羽凰, 君无邪

精彩试读:孔雎儿是有些三脚猫的功夫的,眼下她气的要命也顾不得自己打不过乔羽凰,抬手便让这些人一起上,于是几个小姐一窝蜂的冲了上去将乔羽凰压住,她正想动手,突然两根手指伸出直接插到了她的鼻孔里。孔雎儿痛的要命,手上的动作也落空了,紧接着那些娇小姐们一个个的被拖着头发甩来甩去,有可怜一些的,连外衣都被乔羽凰剥掉,发髻散乱的跟疯子一样跌倒在路边。这些小姐们的丫鬟一个个摊着手站在一旁,想上来帮忙,但看见乔羽凰那来一个打一个的样子吓得又不敢上来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7-给脸不要脸

眼见看到了乾露殿的大门,乔羽凰这才松了口气,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她要先回将军府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只想着回去知会爹一声,她赶紧溜走别再得罪那个瘟神。

不想她刚要加快脚步,后花园的凉亭里忽然窜出几个穿着华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少女将她团团围住。

乔羽凰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几个人,都是今日来此的大臣们的女儿,她多数是不认识的,但为首那个她再熟悉不过,是孔晟的亲妹妹孔雎儿。

“有事儿?”

孔雎儿着深红色长衫,打扮的十分妖娆明艳,这个时代敢穿的像她这样大胆的并不多,所以方才在大殿之中也吸引了不少公子哥的视线。

她素来看不惯乔羽凰,找到机会当然是想羞辱她一顿,便掩嘴娇笑道,“也没有什么事儿,只是几日不见你了,没想到你竟然饥渴到去拦摄政王的王驾求亲,早说你如此饥渴难耐,不如我让几个给你?”

孔雎儿虽然平时性格张扬跋扈,但到底也不像乔羽凰那样弄得京城人尽皆知,因她父亲的身份和她本身的美貌,丞相府提亲的人也是险些踏破门槛。

“哦?原来孔小姐如此滥交,男人都有数十个,还能多出几个让给我了?”乔羽凰神情淡淡,说出的话却气的孔雎儿脸一歪。

“你,你血口喷人!”孔雎儿眼中迸出厉色,一抬眼,那几个围住乔羽凰的小姐们便站的更近,“除了一张伶牙俐齿的嘴,你还有什么厉害的?也好意思去向摄政王殿下求亲——”

“我不好意思你好意思?”乔羽凰随口打断她的话,区区一个孔雎儿,她还不放在眼里:“我是没什么别的本事,你呢,你连张伶牙俐齿的嘴都没有,说也说不过我,骂也骂不过我,还在这里给脸不要脸,自寻羞辱!”

“你!”孔雎儿一张俏脸气的通红,“我看你才是不要脸,被——”

“被什么被?我哪有你的脸皮厚,我看你的脸皮里三层外三层的,都想问你要几张拿去卖了!反正你这种人少几张也厚的跟城墙一样!国家怎么没拿你的脸皮去研究盾牌呢,别说矛了,什么上古武器都刺不穿。”

孔雎儿已经气的说不出话,倒是一旁的帮手开始七嘴八舌的开口。

乔羽凰冷漠的看着这一群娇小姐,突然跳起来,从左到右一个个开始数落。

“你看看你这一口大黄牙,你能刷刷你的牙,把脸洗干净再来吗?这么磕碜也不怕把别人吓着!”

“你长得就橡根苦瓜,穿的这么清凉,长得这么败火!”

“还有你,知道自己是平胸就多塞几个胸垫,走路就隐蔽点,别昂首挺胸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看你一天天的装柔弱,看见你老娘立马就懂了什么叫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

“还有你,长成这个样子,还这么不讲理,你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半死不活浪费人民币!”

乔羽凰这一圈对骂下来,几个小姐只瞪大了眼睛毫无还嘴之力,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便一个个只瞪着大眼看着她,好半天才有人憋出来一句,“你一点素质都没有。”

乔羽凰一笑,“讲素质你们配吗,嚼舌根不怕嘴巴烂掉吗,狗乱叫算什么本事,真咬到我才算你们厉害!说你们是脑残都提高了你们的素质!”

乔羽凰转身便走,懒得跟这些人浪费时间,身后的孔雎儿却不肯罢休,一抬手,那一圈小姐们却立即又将她围了起来,个个都是一脸被她气的想动手的样子。

虽说是在乾露殿门口,但依照孔雎儿的性子,是真有可能打起来的,不过近身搏斗是乔羽凰的特长,她能怕?

方才在君无邪那装怂受了一肚子气,她也不打算让着这些小姐们,随手便撸起了自己的袖子。

孔雎儿是有些三脚猫的功夫的,眼下她气的要命也顾不得自己打不过乔羽凰,抬手便让这些人一起上,于是几个小姐一窝蜂的冲了上去将乔羽凰压住,她正想动手,突然两根手指伸出直接插到了她的鼻孔里。

孔雎儿痛的要命,手上的动作也落空了,紧接着那些娇小姐们一个个的被拖着头发甩来甩去,有可怜一些的,连外衣都被乔羽凰剥掉,发髻散乱的跟疯子一样跌倒在路边。

这些小姐们的丫鬟一个个摊着手站在一旁,想上来帮忙,但看见乔羽凰那来一个打一个的样子吓得又不敢上来了。

18-锦王是不是看上我了

这混乱之外的空地上,站着摄政王殿下和那位白袍男子,白袍男子笑声如三月春风。

“呵呵,在皇宫里如此大胆的女子,这怕是第一人了。”

乔羽凰听到声音,手上动作也不由慢了下来,怕是来了什么重要的人,她不忘偷偷踩孔雎儿一脚,才放开她回头看了一眼。

君无邪的身边站着一道丰姿奇秀的身影,长衫似雪,浅金色的流苏在袖口边旖旎地勾勒出一朵半绽的紫荆花,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腰间一根金色腰带,腿上一双黑色靴子,靴后一块鸡蛋大小的佩玉。

走近了看他的长相,也令人觉得好似在梦中看见了画中仙,眼前人鬓若刀裁,面如桃瓣,剑眉凤目,鼻正唇薄,满身的风华。那双温和的凤眸中忽闪而逝的某中东西,让人抓不住,却想窥视,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被吸引。

乔羽凰有些痴了,直到那人走到他面前才猛的回过神,那人也正好看着她,眼神不含一丝杂念、俗气,温柔得似乎能包容一切,像春阳下漾着微波的清澈湖水,令人忍不住浸于其中。

不止乔羽凰,方才那些张牙舞爪的小姐们一个个都痴了,愣愣的看了半天,才想起自己的窘境,赶紧爬起来整理一番衣衫,羞的险些想找个洞钻进去。

“参见二位王爷。”

孔雎儿微微欠身,也不顾身上还有个被踩的大脚印,便含情脉脉的看向君无邪身边的那位。

乔羽凰一愣,二位王爷?那这是?

北冥王朝除了君无邪,尚在京城的也就是六王爷君锦炎了,她不是没有听过这位王爷的大名,比君无邪还要小上几岁,却也是帮小皇帝平了不少战乱,但这些年,一直在都在帮小皇帝处理内事。

“六王爷,久仰久仰!”她笑眯眯的伸出手,却见君锦炎盯着她好似不明所以,才想起古代好像打招呼不是握手的。

她正要缩回来,君锦炎忽然动了一下手,似明白了她的意思,但又碍于男女有别不知该不该握,乔羽凰不管那么多,一伸手便将他的手拽了过来。

骨节分明,掌中有茧,手十分有力,一看就是常年练武的,她握着的手忽然磨挲了几下,感觉到对方也僵了。

这周围的人都是一脸呆滞,乔羽凰在干什么?初次见面竟然非礼起锦王来了?握着锦王的手不放还敢摸来摸去!

孔雎儿摆着一张快要抽风的脸,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乔羽凰,你是不是太无礼了?还不快放开锦王!”

君锦炎和君无邪不同,京城之中的小姐们都怕君无邪,但君锦炎不一样,他性子温和,身世显赫,模样又俊美无双,是不少姑娘小姐们的梦中情人。

乔羽凰依言松了手,但又下意识的抬手拍了拍君锦炎的胸口。

妈的,大胸肌!

且看他穿衣服有些瘦弱的模样,倒看不大出来如此健壮!

“乔羽凰,你在干什么!”

若不是君无邪和锦王在这里,她真要控制不住自己,就是打不过也要冲上去撕烂她的嘴,把她的手打断了!

乔羽凰若有所思的抬手,讪讪的笑了笑,“没什么没什么,我最近学算命有些走火入魔了,看到人就想算一算,看锦王手如此有力,胸肌如此发达,日后必然夫妻和睦,子孙满堂!”

“这跟夫妻和睦,子孙满堂有什么关系?”孔雎儿瞪了她一眼,已经认定她就是个借机占锦王便宜的心机婊,日后有机会,她定要除了这个大祸患!

君锦炎也是一脸茫然,但比他更茫然的是摄政王殿下,摄政王殿下一直以为乔羽凰是欲拒还迎,试图引起他的注意,今日挖角封刹的事情更是如此,可方才他和君锦炎一起走来,她连看也没看自己一眼,不止握着君锦炎的手,还摸他的胸!

君无邪的脸色极冷,只扫了孔雎儿一眼,孔雎儿便瑟缩了一下不敢再骂了,倒是君锦炎笑容温和。

“今天是个好日子,孔小姐就不要在此纠结了,都进去吧。”

或是君锦炎笑容太好看,孔雎儿脸一红当真什么也不说了,带着那群小姐们再次往乾露殿中走去。

等他们走出去有一段距离了,乔羽凰忽然看了一眼匆匆跑来的清月,又盯着君锦炎的背影笑道,“清月,你说锦王是不是看上我了?”

君锦炎脚步一滞,拿着折扇手一紧,好看的眉头却漾出几分温暖的笑意来。

“臣弟觉得,这位乔小姐似乎甚为有趣。”

孔雎儿听了这话面色发黑,双拳紧握,长长的指甲嵌入掌心,滴下几滴鲜血来。

乔羽凰, 君无邪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