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贺少猎爱暖妻

更新时间:2021-03-27 13:44:15

贺少猎爱暖妻 已完结

贺少猎爱暖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叶诗怡, 贺修允

精彩试读:“阿允,那是不是叶诗怡?”费南正在瞄美女,急忙推了一把主驾的贺修允。贺修允拧眉,温淡的“哦”了声。“刚刚摔了一跤,样子挺滑稽,你快看!”“无聊!”贺修允虽嘴上这样说,但目光还是鬼使神差的移到了叶诗怡那儿。但见她又爬了起来,似乎擦破了皮,看了会儿自己的手,继续焦急的伸手拦着出租,贺修允沉眸之中多了一抹探究。“下车!”“嗯?”费南以为自己听错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贺少猎爱暖妻:恻隐之心

“这一次你或许能够赔偿,可是下一次呢?再下一次呢?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无论是对你,或者是对她,更甚至是其他人,都是一个麻烦!”

贺修允眸光没有丝毫温度,声音也一点点的沉下去。

男人嘴巴张了数下,愣是发不出一个音儿。

“我已经拜托朋友帮孟萍找了一个最好的精神科大夫,她住院的所有费用,由我全部承担。如果你希望她能够过正常人的生活,可以跟我去看看。”

男人想了想,点头同意。

当王一洋听说了此事后,特地打电话对贺修允表示了感谢。

“我只是不想社会上出现太多不稳定因素。”

王一洋瞬间石化。

叶诗怡轻呵一声,不掩讥嘲:“他这种人,根本就没有人味的!”

*

三天后,贺老夫人坚持出院,理由很简单——她不喜欢医院的消毒水味。

大夫帮她做了检查后,写了出院小结以及医嘱。

“老大,打电话给叶小姐,让她今天晚上到家里,大家见上一面。”

贺修麒颔首。

这之前,他调查了叶诗怡的相关资料。

她所说的全部都是事实,作为医学院的高材生,如果不是在M国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现在应该已经是人民医院的实习大夫,前途无量。

而报警的正是老二!

老二向来不是那种无聊的人,没有必要去污蔑一个女孩儿。

叶诗怡看起来阳光,正义,积极,也不像是一个会偷东西的扒手。

这中间究竟有着怎样的误会,或许只有当事人聚在一起,方才能够弄清楚。

“贺大少,我今天晚上有事儿,可能不能过去了,不过,麻烦您告诉老夫人一声,明天一早,我会准时过去帮她检查身体。”叶诗怡正站在路边焦急的拦出租车。

原本今天她不应该去医院看望叶父,不过,刚刚医院来了电话,说是叶父的情况不是很好,让她过去一趟。

“那好吧。”贺修麒听着周围挺嘈杂,问:“需要帮忙吗?”

“我可以应对!”叶诗怡话落,切断了通话。

听闻叶诗怡晚上有事儿不能来,贺老夫人只认为她是因为老二。

“就先这样吧!”

叶诗怡今天真的很倒霉,来来往往无数辆出租车,没有一辆空的。好容易拦了一辆出租车,却被一个壮汉抢了先,还摔了一跤。

“阿允,那是不是叶诗怡?”费南正在瞄美女,急忙推了一把主驾的贺修允。

贺修允拧眉,温淡的“哦”了声。

“刚刚摔了一跤,样子挺滑稽,你快看!”

“无聊!”

贺修允虽嘴上这样说,但目光还是鬼使神差的移到了叶诗怡那儿。

但见她又爬了起来,似乎擦破了皮,看了会儿自己的手,继续焦急的伸手拦着出租,贺修允沉眸之中多了一抹探究。

“下车!”

“嗯?”费南以为自己听错了。

“快点儿!”

“我还没到地方呢!”

“你下不下?”贺修允已经伸手解开了他的安全带。

费南咬牙切齿,“你给我个理由!”

“我有急事儿!”

费南根本就不信,但被他那双宛若刀子似的眼睛盯着,他只能梗梗脖子,下了车。

看着车子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出去,他哼了一声,“姑且相信你一次。”

就在他把信任全都交给了贺修允的时候,贺修允前方调转方向,最后缓缓停在叶诗怡的身边。

“呦呵!”费南摸着下巴,眼底都是兴味。

铁石心肠的贺修允,贺大律师,竟然动了恻隐之心!

当车窗降下来,叶诗怡看到了贺修允那张让人恨不能胖揍一通的脸时,直接无视。

“现在这个时间,你拦不到车子。”

叶诗怡仿若未闻。

“不上?”

“我怕贺二少再报警抓我!”

“不上就算了!”贺修允觉得自己就是脑子进水了。

费南将叶诗怡的资料给了他之后,他就觉得自己不太正常。

现在看起来,的确是不正常。

在他就要踩油门时,叶诗怡拉开了副驾车门。

“麻烦贺二少先检查自己的东西!”叶诗怡一边系好安全带,一边贴着车门坐着。

“去哪里?”

“医院。”

“人民医院?”

“不是!”

贺修允想着资料上写着叶诗怡父亲因为车祸成了植物人,现在就在铁路医院,他问:“铁院?”

叶诗怡瞬间如同坠入寒潭深渊,紧跟着,胸臆间一把火瞬间烧了起来。

“你调查我?”

在M国将她害的还不够惨,现在竟然还要调查她!

“奶奶执意要你做家庭医生。”

言外之意便是,我必须要调查你,且,理由十分充足。

叶诗怡冷笑三声,解开了安全带,开了车门下了车。

贺修允眉心拧起,“你最好想清楚了。”

“我就是走着去,也绝对不会坐贺二少的车。”

“铁院在西区,你确定自己的速度能够达到博尔特的速度吗?”

叶诗怡哑然。

“再给你一个机会。”贺修允抱臂,好整以暇的睨着她。

这笃定仿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目光让叶诗怡很不喜欢。

但是,人再如何有骨气,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头。

等她从这里走到铁院,估计要等第二天早上了。

最终,叶诗怡还是重新上了车。

贺修允看她眼,猛踩油门,车子瞬间如同离弦的箭,冲了出去。

到了铁院,叶诗怡冲贺修允道谢,脚步匆匆的进了医院。

叶父与叶宁一同出了车祸,叶宁直接身亡,而叶父虽然救了回来,但是,一直昏迷不醒。

“爸!”叶诗怡进了病房。

病房里很安静,只有各种仪器在滴滴答答的响个不停。

“叶小姐,你父亲的情况不是很好。”

叶诗怡双手捂着嘴巴,喉咙宛若被人掐住。

“脏器出现了衰竭现象,目前,要么采用进口药还能维持一段时间,要么……”

叶诗怡知道大夫没有说出口的那三个字是什么,但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么爱着自己的爸爸安乐死!

“给我爸爸用进口药!”

话说的斩钉截铁。

“叶小姐,你要知道,就算是进口药,也只能维持一段时间!”

“那是我爸爸!”她嘶声吼道。

贺少猎爱暖妻:让我怎么感激你

“叶小姐,你先别激动。”大夫劝着,“你也是学医的,应该知道,脏器出现衰竭,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就算用再好的药……”

“我说了,他是我爸爸!用最好的药!”

就是再难,她也不会放弃。

大夫见她如此态度坚决,也只能尊重!

“明天,还请叶小姐过来缴下所需的费用。”

叶诗怡点点头,“今晚,我想留在这里。”

“好。”

待到房门关上,叶诗怡紧握着叶父的手,泪水如同断线的珠子。

“爸,我已经找到了哥哥的眼角膜。那个人长得很帅气,我看到他的时候觉得异常亲切。他的眼睛很亮,笑容很阳光。”

声音越来越低,几乎不可闻。

叶诗怡想要将这段时间的委屈统统说给叶父听,就像以前的每一次,自己受了委屈,叶父总会在她碎碎念之后,用温暖的大掌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脑,说上一句“傻丫头”。

但是,现在他就那么在那儿安静的躺着……

“对了爸,我现在做家庭医生,贺家,你没听说过吧?”叶诗怡微抬下巴,压下了不断涌上来的泪意。

委屈自己咽下就好,没有必要让爸爸再为她担心。

也不晓得自己说了多少,最后,困意袭上,趴在床边迷糊了过去。

楼下,贺修允时不时的抬腕看看时间。

这人已经进去了这么长时间,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鬼使神差的走进去,经过护士站,有两个值班护士在那儿小声谈论着。

“那位叶小姐可真的是不容易!”

“是啊,如果不是她一直坚持,怕是人早就已经没了!”

“不过说句实话,这样,活着也是遭罪!”

“你没听说吗?她坚持要用进口药,那药一天就大几百,一个月多少钱啊!”

贺修允的脚步越来越慢。

发现他停下来,两个护士对视一眼,闭口不言。

贺修允来到病房外,看到叶诗怡正趴在床边,身形纤瘦,眸光沉了沉。

“费费,帮我一个忙!”他退了出去,调出费南的号码。

被半路丢下的费南此时满肚子委屈,“你现在想起我来了?告诉你,小爷我……”

“舌头捋直了再说话!”贺修允绷着嘴角,截口打断。

“说!”费南没好气的挤出一个字。

“明天帮我来铁院给叶诗怡的爸爸缴下费用,顺便接她去老宅!”

“为什么?”费南舔了下唇,笑的一脸暧昧,“你是不是对那丫头生出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她现在是贺家的家庭医生,我不想她因为这些,不好好照顾奶奶!还有我明天早上要出差取证,钱回头打到你的卡上,别忘了!”

“行吧!”

贺修允切断通话,开车离开。

翌日一早,贺修允登机之前,又给费南打了一通电话。

费南睡眼惺忪,拍了下快要因为宿醉而炸开的头,双腿虚软的进了卫浴间。

宿醉加上早起的结果就是成为马路杀手!

“我说你这人会不会开车?”

从一辆甲壳虫上下来一个前凸后翘身材极好的女人,但一开口,火药味十足。

费南两眼骤然圆瞪,这可是极品美女啊!

脸也好,身材也好……

女人在捕捉到费南那放肆的目光之后,直接给了他一记眼刀子。

费南心道:有个性!

“私了,还是走保险?”女人问。

“私了吧,你修车花了多少钱,我微信转账给你!”费南又故技重施,想要女人的微信。

女人冷笑一声,“你这种风流坯子,我见的多了。走保险吧!”

话落,女人联系了自己的保险理赔专员。

“林小姐!”不过片刻,理赔专员便匆匆赶来这里。

“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我先拍照。”

林楠看了眼时间,打给了叶诗怡。

“诗怡,我这边出了点儿小状况,可能不能过去接你了!”

“没事吧?”叶诗怡忙问。

“没事,你用手机叫一辆专车。”

叶诗怡抿抿唇,“好吧。”

费南这种流连花丛的人,不仅要有帅气的容貌,还要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能耐。

当他听到了“诗怡”两个字时,忙谄笑着问了句,“你是叶诗怡的朋友林楠?”

怪不得觉得有些眼熟,之前调查叶诗怡的时候,也有林楠的照片。

林楠抱臂,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

“我是费南!”

“原来是费大少啊!”

费南笑的很风骚,“原来我还挺有名!”

“可不是吗?常年霸占绯闻头条,想不看到都难!”

费南自动无视掉林楠话里的讥讽,“我也先打个电话。”

林楠未语。

“阿易,帮我个忙,去铁院,帮叶诗怡的父亲缴一下费用!顺便送叶诗怡去贺家老宅。”

“你……你们?”季易隐隐为叶诗怡捏了把汗。

“别废话了,快些去铁院。”

季易认为空闲的时候,应该跟费南好好谈谈,不能再继续这样游戏人生了。

到了铁院,季易帮叶父缴了费用,正准备离开,看到了叶诗怡。

“季少,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

“先等我一下。”叶诗怡去了缴费口,“1206号续费。”

“已经缴过了!”

“怎么可能呢?”

她早上现跟林楠借了钱,只等着刘姐那边结算了卖酒的钱,再还给林楠。

“就是你身边的那位先生,刚刚缴过的!”

叶诗怡神色一震,扭头看着眉目温淡如水墨画的季易。

上一次,她深陷窘境,是他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

这一次,依旧如此!

叶诗怡喉间宛若哽着一团棉花,嘴唇翕张的厉害。

“你别想那么多!”季易最见不得女人掉眼泪。

“季少,我真的都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

“别谢我,其实是……”

季易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跟叶诗怡说这事儿。

如果告诉她是费南拜托他的,她会不会很尴尬?

正好手机响起,季易看向叶诗怡,走到一旁接了个电话。

叶诗怡一直紧盯着季易,但见他嘴角的笑容弧度一点点的敛去,叶诗怡心下一突:该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吧?

叶诗怡, 贺修允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