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皇命难违:宠妃当道

更新时间:2021-03-28 18:29:16

皇命难违:宠妃当道 已完结

皇命难违:宠妃当道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裘芙菱, 公治祈

精彩试读:她从前做白猫时,在未央宫见过这妃子两次。性子温柔,知书达礼,公治祈还曾赞过她懂事。只是,公治祈看不出来,她却知温妃的刻意造作十有八九。如今公治祈见到自己喜欢妃子的本来面目,不知做何感想?眼见里边越吵越凶,裘芙菱也不再偷看公治祈笑话,踏步入了玉芙宫内,面有看戏之色。江阮仍未宣喊,温妃却眼尖见到了她的入内。本是公治祈攥着她的手,她蛮横地想甩推开公治祈,见裘芙菱来此,温妃当即换了副受害者面孔,“哎呦”一声曲腿倒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9-灵魂又互换

赈灾?圣上?

难道,她跟公治祈又身子互换了?

裘芙菱对公治祈的身子早有熟悉感,很轻易通过公治祈身上的细节确认——

她当真一觉醒来,穿成了正在上早朝的公治祈。

她如今身坐龙椅,面对金銮殿下满站的百官,可如何应对?

底下的中年男子见公治祈不说话,又道:“圣上,宣州接连两年旱灾,百姓早已苦不堪言,若不拨款,只怕激起民乱。”

裘芙菱听清了底下男子所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接话道:“你…爱卿所言极是,我…朕这就拨…”

却瞥见中年男子面色目露邪光,心想赈灾之事事关重大,不能只听此人的一面之词,得问过公治祈再做定夺才好。

便假装头痛扶额道:“朕突然头痛难忍,先退朝,赈灾之事,再议。”

已是第二次灵魂互换,她的角色进入倒快。

语罢从龙椅要离开,若无意外,公治祈现应占着她的身体在玉芙宫。

却不想文武百官并不放她走,见她起身,皆随方才请她拨银赈灾之人跪了下来。

“圣上,灾情严重,缓一日拨款百姓便多受一日苦,圣上三思。”

百官同时发声,甚至有余音在金銮殿绕梁,裘芙菱怔了怔,灾情果真这般严重?竟令文武百官无视他这当今圣上的决定?

还是公治祈的话抵不过底下那中年男子的话?

裘芙菱也未多猜,思索了一番道:“既如此,便先拨发一日赈灾银,剩下的,容后再议。”

底下之臣似未猜到裘芙菱竟会如是说,圣上从前处事可从不这般处一半留一半。

面面相对静默了一阵,裘芙菱早已离开了金銮殿,并让江阮速带她去玉芙宫。

赈灾之事关乎民生,的确不容缓,她得快些找到公治祈。

玉芙宫位置并不偏远,没多少时辰裘芙菱便到了玉芙宫。

只是临近玉芙宫时,裘芙菱听得宫内传来不小的吵嚷。

“一个答应也敢对本妃无礼?木菊,抓住她!”

“温妃,你竟对朕这般说话。”

“朕?裘答应,你脑子傻了么?”

“啊,你竟敢踹本妃的婢女?”

“……”

下了撵轿后,裘芙菱并未让江阮立即通报她的到来,而是在宫外小站了一会,听到里面的对话几要笑出声。

温妃?

她从前做白猫时,在未央宫见过这妃子两次。

性子温柔,知书达礼,公治祈还曾赞过她懂事。

只是,公治祈看不出来,她却知温妃的刻意造作十有八九。

如今公治祈见到自己喜欢妃子的本来面目,不知做何感想?

眼见里边越吵越凶,裘芙菱也不再偷看公治祈笑话,踏步入了玉芙宫内,面有看戏之色。

江阮仍未宣喊,温妃却眼尖见到了她的入内。

本是公治祈攥着她的手,她蛮横地想甩推开公治祈,见裘芙菱来此,温妃当即换了副受害者面孔,“哎呦”一声曲腿倒地。

俨然一副公治祈怎么了她的模样。

公治祈听温妃痛呼,当真以为她摔到了,还想伸手去扶。

温妃却一把打开了她的手,转可怜兮兮看向裘芙菱:“圣上,臣妾被裘常在欺负得好生凄惨~”

10-你也有今天

白裙撒地,目送秋波,连裘芙菱都看得心一颤。

公治祈这才发现占着自己身子的裘芙菱来了此,正要与她说什么,裘芙菱却看也不看他,直将温妃扶起:“爱妃,你怎么了?”

温妃见裘芙菱来扶她,站起身后故意将身子倒向裘芙菱,想恃宠而骄,裘芙菱却巧妙躲开。

温妃扑了个空,也不好再贴过去,只得站着告状。

“圣上,裘答应意图闯禁足令,被臣妾发现后,不仅推倒臣妾,还殴打臣妾的婢女……”

语罢用眼神示意一旁的婢女,婢女当即跪下哭诉,温妃一副万般委屈的模样。

公治祈见这般情景,本就冷的面色变得更冷。他推过温妃么?他对婢女下手有这般重么?温妃还来瞪他是什么意思?

加之裘芙菱已来了此,公治祈心念温州赈灾一事,听见哭唧声也烦,便冷道:“再哭,便给朕拖出去喂狗。”

公治祈如今的声带虽细,气势却一点不弱,一言一出真使婢女吓到不敢哭泣。

一侧的元凝跪下颤声:“圣上,主子从前不是这样的。”

裘芙菱未管元凝,也不怕公治祈,明知公治祈被冤枉仍故作大义凛然:“裘答应,你冒犯温妃,恐吓婢女,可知罪?”

她被卫贵人冤枉时他不分青红皂白罚她,他如今也有今天。

见公治祈吃瘪的样子裘芙菱心内也十分想笑。

公治祈却见裘芙菱胆敢责问他,面色更冷睨向裘芙菱反问:“你敢责问朕?”

冒犯温妃?他堂堂圣上,触了谁能说是冒犯?

恐吓?他就是要了这婢女的命,谁敢说一个不字?

温妃却还对裘芙菱煽风点火:“圣上,裘答应还一直自称朕,不仅无礼,只怕脑子也有问题。”

裘芙菱也借机落进下石:“裘答应,这般多罪责,可是要朕再多关你一月禁闭?”

公治祈听此已面色铁青。

脑子有问题?关禁闭?

敢情这裘答应绕来绕去,是不满他前些日子对她毁了卫贵人镯子的责罚?

她已承认是她推了卫贵人,哪怕无意毁坏玲珑镯,玲珑镯已碎,他对她的惩处,已是开恩轻罚。

她竟这般大胆,敢抓住机会与他叫板?

公治祈似已忍耐到极点,对裘芙菱的冷声已是咬字发出:“让闲杂人等马上离开这里,否则…”

言语已带威胁意味。

裘芙菱也知需适可而止,不敢继续造次,转对温妃道:“温妃,你先回去。朕来惩处裘答应。”

她知公治祈也急与她谈赈灾一事。

温妃却还想留在裘芙菱身边,裘芙菱却执意让温妃离开,温妃也不敢违旨,不甘心地瞪了眼公治祈,却被公治祈眼底的寒意吓住后,对裘芙菱行礼道。

“臣妾告退。”

却在回身时,一个撇头见到了玉芙宫院一角挂放的几件似制得别有心裁的衣物,便趁着众人不注意直接走了过去。

不一会温妃的惊叹传至众人耳内:“这些衣物,怎这般别致好看。”

发自心底的称赞,众人听此皆不约而同望向温妃,见到了温妃手里举的新美衣物。

原是裘芙菱在禁足期间,闲着以现代的设计知识、结合这个时代的穿衣风格,设计了几件裙饰。

这些裙饰照着宫廷服饰样式设计,并添加进新异元素,成品典雅清新,既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又别出心裁、不落窠臼。

不怪乎不仅温妃惊叹,在场包括公治祈在内的所有人,见到这衣裙后,目光皆被吸引。

裘芙菱, 公治祈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