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冷情首席闪婚妻

更新时间:2021-04-01 13:01:47

冷情首席闪婚妻 已完结

冷情首席闪婚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慕之婳, 贺霆鋆

精彩试读:“我防备你难道不正常吗?因为我们有夫妻之名,所以你可以要求和我发生关系,但是,在这契约关系上,我们是平等的甲方乙方,乙方有不愿意的权利。”她有不愿意的权利,奈何却没有拒绝的资格,这个男人想对她做什么她都得承受,所以她忍了。他自己每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她可以忍,也可以什么都不管,因为他们的婚姻本来就不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础上,但是,他真的不能太过分,她不是能任由搓圆揉扁的橡皮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处处防备

一场酣畅淋漓的欢~爱过后,慕之婳照样进了浴室洗澡,而贺霆鋆则是靠坐在床头,点燃一根烟,心满意足的吞云吐雾,事后一支烟,这是他的习惯。

烟抽到一半,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翻身坐起,嘴里叼着烟,去开床头柜,几个柜子都翻了个遍确定没有那个他不想看到的东西之后才满意的重新躺回床上。

夜很静,他听着浴室传来的淅淅沥沥的水声,方才才停歇的欲望竟又有抬头的气势,贺霆鋆低声暗咒,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一根烟抽完,扔了烟蒂,他掀开被子下床往浴室的方向走,在那扇门前沉思般的站了大概有几分钟,才终于将手搭在门把上,但是使了力之后才发现,门竟然被反锁了,又是一阵烦躁,这个女人竟然时时刻刻都防备着他,这让他很恼火。

“开门,我要洗澡。”

门里的慕之婳已经差不多要洗完了,听到贺霆鋆的声音是吓了一跳,她慌乱的套上浴袍,裹紧身体,确定自己真的被包得很严实之后才磨磨蹭蹭的开了门。

门一拉开,就看到站在门口,脸色黑得吓人的贺霆鋆,慕之婳故作冷静实则战战兢兢的往外挪,“你,你进去吧。”

贺霆鋆却不如她的愿,拽住她的手腕,用力将她拖进浴室,门被重重的关上。

慕之婳被他抵在门上,身体被他双手大力的摁住,动弹不得。

她抬头看他,他又想做什么?

“你~你想~唔……”

贺霆鋆低下头狠狠攫住她的唇,几乎是泄愤般的将所有的怒气都投注在这个惩罚般的吻上,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这样惹怒他,也没有哪个女人这么胆大敢这样对待他。

直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在两人口腔散开,贺霆鋆才放开她,眼睛却依旧死死的盯着她,暗黑的眼神让接触到的慕之婳不禁打了个冷战。

“慕之婳,你是什么意思?”他强忍着没有去掐这个女人的脖子。

慕之婳却不明白自己到底又哪里惹了这祖宗,刚刚不是还……

“什么~什么意思?”

“你用得着这样对我处处防备?你全身上下哪里没有被我看过摸过,我如果想要你你有拒绝的权利吗?”

贺霆鋆赤~裸裸的话让慕之婳霎时闹了个大红脸,这个男人还真是够了,脾气真是来得莫名其妙。

“我防备你难道不正常吗?因为我们有夫妻之名,所以你可以要求和我发生关系,但是,在这契约关系上,我们是平等的甲方乙方,乙方有不愿意的权利。”

她有不愿意的权利,奈何却没有拒绝的资格,这个男人想对她做什么她都得承受,所以她忍了。

他自己每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她可以忍,也可以什么都不管,因为他们的婚姻本来就不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础上,但是,他真的不能太过分,她不是能任由搓圆揉扁的橡皮泥。

“契约关系?甲方乙方?呵呵,我的律师太太真是够专业啊,是不是以后我有什么官司都可以免费找你打啊?毕竟我们这契约关系让我们还是挺密切的。”

贺霆鋆阴冷的目光扫过她,说话的模样几乎可以用咬牙切齿来形容,慕之婳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冷战,但是还是强装镇定。

“自然可以,婚姻法规定,婚后两人的正当财产归双方所有。”

“呵呵,你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贺霆鋆真是恨透了慕之婳这副严肃的样子,他们的婚姻的确不是建立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的,但是,看到她丝毫不在乎的模样他该死的就是心里冒火,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当他是病了吧。

贺霆鋆松开慕之婳,然后拉开门将她扔出去,动作粗鲁得当真对得起那个扔字。

慕之婳拍了拍胸口,重重的舒了口气,天知道她有多紧张,手心都被汗湿了,她迅速的换了床单,重新躺上了床,将自己紧紧地裹在被子里,侧着身躺在床沿。

贺霆鋆一出来就看见慕之婳那样,还是防备的状态,火气更甚,他找出干净的衣服,迅速穿戴整齐,出门的时候故意将门甩出重重的声响。

直至一切都恢复平静,慕之婳才慢慢睁开眼,慌张的神色这一刻才从眼睛里敛去。

翻身下床,直走向衣柜,从最底层的小隔间里掏出一个白色的药瓶,倒出一粒药丸,没有兑水直接往喉咙里咽。

她的眸光慢慢沉了下来,坐在地上的身体是蜷缩的状态,有月光透光窗户偷渡进来,投射在她的背上,那个单薄的背影,只剩下一层弄得化不开的无助与凄寂。

容不得别人觊觎

贺霆鋆最近心情极差,公司上下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上到副总楚清越,下到一楼前台都默契的安分,不敢惹怒了这位阎王老子。

楚清越查了之后才发现那个叫什么刘菲的女人已经主动撤诉了,这对他来说应该是个再好不过的消息了,那些人想要扳倒他们,手段还弱了一点。

只是按理说贺霆鋆不应该心情不好才对,会是什么惹到他了?

楚清越破天荒的进总裁办公室之前敲了门,得到了应许才推开门进来,正经的样子让贺霆鋆都不忍给了他一记白眼。

“你又想做什么?还是你又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贺霆鋆扔掉手中的文件,靠进大班椅内,目光犀利的看着楚清越。

“老大,你可别乱冤枉人,我最近安分守己,已经从良了。”楚清越连忙摆手,不像平时一进贺霆鋆办公室就往沙发上一坐,而是双手垂在身侧,笔直的站在贺霆鋆办公桌前。

贺霆鋆忍不住嘴角有些抽搐,楚清越这副模样才更吓人,“如果是有事相求,免谈。”

“不是,霆鋆,我就是舍身取义见义勇为首当其冲的想要代表广大劳动人民来慰问你的,老板你最近怎么了?怪吓人的,你知道的,这伴君如伴虎,我······”

“闭嘴!”贺霆鋆厉声打断他的话,他就知道,这人是不可能有改变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嘿,老兄,我这是关心你啊,你整天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会吓到员工们好吧,他们又不敢过问老板的私生活,所以只能我挺身而出了。”楚清越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拍着胸脯颇为得意。

他认识贺霆鋆这么多年,对贺霆鋆的了解恐怕比他爸妈还要多,贺霆鋆是一个不会轻易将喜怒哀乐放在脸上的人,所以很多时候,他都会让人看不透,而他现在的样子,虽然让他好奇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更多的是为他担心。

因为像贺霆鋆这种人,一旦出现了能左右心情的什么人……事态就会变得很严重了,这才是他最担心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况。

贺霆鋆面色僵硬,微薄的嘴唇在脑子里浮现出慕之婳那张纠缠他好几日让他心烦意燥的小脸后微微颤了颤,“我的性~生活正常得很,倒是楚副总你啊,我看你一直都不够尽兴,我是不是该替你着想给你安排一些……”

“得了得了,我投降,贺霆鋆,你别每次都来这一套好不好,真够没新意的,我这是在关心你,可你这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可执行得很彻底啊。”楚清越不满的吐槽,他可不想又从他嘴里听到什么菲佣之类的,光是听到就觉得恶寒,偏偏贺霆鋆好像是吃准了他就吃这套。

而到这他也明白了,贺霆鋆不想开口说的事情,哪怕是把枪顶着他的太阳穴也逼不出他的半个字。

贺霆鋆斜了他一眼,“你很闲?”

楚清越从贺霆鋆的眼神里看到了深深的恶意,浑身一个冷战忙道,“我工作忙着呢,好不容易抽点时间来关心关心你你还不领情,罢了罢了。”

“少给我来这套,最近那群老头可能会有动作,你给我盯紧点,还有,密切关注林氏的动态,一旦那群老头和林氏联盟,我们想要斩草除根恐怕就要从长计议了。”说到这里,贺霆鋆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狠戾的寒光。

楚清越也认真起来,眉心微微皱起,“当初你爸打下来的天下,对那群老头从来都没有亏待过,真是养了一群白眼狼。”

“肉肥了就不可能没有觊觎的人,但是,觊觎我贺霆鋆的东西的人,我一定不会让他们有好下场。”不管是公司,还是女人,贺霆鋆突然又想起那天看到慕之婳和陆云旗在一起的样子,又是一阵恼火,不管他爱不爱那个女人,但是她是属于他的物品,他就容不得别人胆敢觊觎。

贺霆鋆身上的寒厉之气让楚清越都不禁有些惧意,这次他恐怕不会再念及任何的旧情了,他们也终于能大干一场。

“下礼拜,莫老头的生日宴,你要不要出席?”楚清越口中的莫老头是盛宇集团除了贺霆鋆之外的最大股东莫云康,当年是贺正恺最看好的伙伴之一,但是现在,也是贺霆鋆最大的对手。

“当然要去,我可要亲眼去看那场好戏。”贺霆鋆勾起玩味的笑,只是那笑意,半分不及眼底。

慕之婳, 贺霆鋆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