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亿万总裁求复婚

更新时间:2021-04-01 12:40:57

亿万总裁求复婚 已完结

亿万总裁求复婚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温柠, 展越

精彩试读:“一点皮肉伤,不碍事。”展越坐回了驾驶座,温柠注意到,他刚才护着她的那条手臂不正常的扭曲着。跟额头的皮肉伤相比,显然他的手臂受伤不更严重。展越摸出手机给他的特助乔治打了个电话,简单的说明了一下这边的情况,眼神瞥见那辆酒驾的重卡急匆匆逃离的车影,他嘴角勾起一个冷酷的笑容。结束了通讯,他转眸看向温柠,却见她死死的盯着他受伤的那条手臂,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始终坚强的没有掉下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9-车祸

如果是这样,那她也用不着为难自己和展越相处了。

轻松的同时有一丝纠结,她还没对展越说一说手术费用的事儿呢。

毕竟,她不想欠他。

就在温柠犹豫要不要给展越去电时,展越终于想起了她这个人。

很遗憾,展越不是来通知她宋灵放弃的好消息,而是让她开始执行任务。

他要带她见他母亲。

“只要我母亲相信了,宋灵自然不是问题。”

温柠哪怕再不愿,也没有拒绝的资格,“好。”

只希望他母亲相信她和展越是一对,宋灵死心,那她也就能抽身而退了。

展越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结束了通话。

见面的时间在第二天傍晚,温柠早早的便打开行李箱开始挑选衣服,本来她是想穿的正式点的,可也许是鬼使神差的,她的手指落在了一件水绿色的掐腰长裙上。

展越曾经说过,绿色很配她,一样的清新自然,令他赏心悦目。

她上了一点浅浅的妆容,披散着黑长直的秀发,宛若十八九岁的少女,娇嫩如花,又不失灵气。

“阿柠,展越的车来了。”沈悠悠敲门。

温柠放下眉刷,在窗前往下看了一眼,一辆亮银色的宾利映入眼帘,被小区的绿化带衬的格外显眼。

毫无疑问,这是展越的座驾。

她穿上一双五公分的鱼嘴高跟鞋,打开了公寓的铁门。

“悠悠,我走了啊。”

“嗯,拜拜。”

沈悠悠目送她出了门,没多久,在楼下看到了她高挑纤细的身影。

她走到车前的那一刹那,副驾驶那边的车门被打开,她微微一怔,然后坐了上去。

很快的,宾利车疾驰而去,卷起阵阵灰尘。

温柠上了车后便一直拘谨的保持沉默,看也不看身边的展越。

展越用眼尾的余光扫了一眼她淡定下隐藏着紧张的表情,视线在她水绿色的裙摆上扫过,眸光微动,脑子里勾勒出初见她时的画面。

她也是穿着绿色长裙,宛若一朵亭亭玉立的水仙,一下子便抓住了他的视线。

温柠一直偷偷的打量着他的脸色,见他神色微变,眼中泄露出一抹缅怀之色,就知他大概是想起了以前。

她心里一紧,放在腿上的小手紧握成拳。

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倏地眼尾的余光瞥见后视镜内的景象,顿时惊骇。

天色渐黑,路灯洒落的灯光昏黄而模糊,但她仍是清晰的看到了。

只见一辆重型卡车呈不规则的路线摇摇晃晃的朝这边开了过来,速度不但快且好似喝醉了一样,一晃三摇,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撞到哪里。

这分明是酒驾!

更关键的是重卡距离展越的宾利已经不足十米了!

“越!快走!”

温柠心急之下,把以前对展越的昵称脱口而出,声音满满的都是惶然和焦急。

展越眉心一跳,望着前方的眼神立即飞快的看了一眼后视镜,也发现了后面的情况。

“阿柠,坐稳!”

他吐出这四个字,双手闪电般的转动方向盘,而与此同时,重卡已经直直的撞了过来!

温柠脸色煞白的抓着底座,一阵头晕目眩,仿佛天地间都颠倒过来。

时间如此紧急,两车距离如此接近,哪怕展越反应迅速,哪怕他车技一流,但眼看着重卡就要见宾利车撞飞!

千钧一发之际,宾利车一个九十度的大漂移,车尾险险的和重卡车头擦过,然后笔直的撞到了防护栏!

只听咚的一声!

10-心疼

车身一个剧烈的颤抖,在脑袋撞到车顶之前,温柠骇然发现,她竟然忘记了系上安全带。

她恐惧的闭上了眼睛,等着疼痛的来临。

蓦地,一条手臂环住了她的肩,一个宽广的环抱将她容纳,替她承受了全部攻击。

她的鼻尖撞到了男人坚硬的胸膛,一阵晕眩袭来,差点昏迷。

车子在一阵轻微的震动后,慢慢的平息下来,温柠也慢慢的恢复了意识,缓缓抬头。

滴答。

一滴红色的液体好巧不巧的落到了脸颊,视线被一片红色所充斥。

“阿柠,你没事吧?”

展越抽回挡在她头上的手臂,声音隐忍,仔细听,还带着一丝颤意,他双目紧紧锁定着她雪白的小脸,呼吸粗重。

“我没事”温柠眼里包着眼泪,嘶哑道,“可是你的额头”

在流血。

“一点皮肉伤,不碍事。”展越坐回了驾驶座,温柠注意到,他刚才护着她的那条手臂不正常的扭曲着。

跟额头的皮肉伤相比,显然他的手臂受伤不更严重。

展越摸出手机给他的特助乔治打了个电话,简单的说明了一下这边的情况,眼神瞥见那辆酒驾的重卡急匆匆逃离的车影,他嘴角勾起一个冷酷的笑容。

结束了通讯,他转眸看向温柠,却见她死死的盯着他受伤的那条手臂,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始终坚强的没有掉下来。

她没有哭出声音,这种无声的流泪最是揪心。

展越看着她眼中滚动的泪珠,心下一震,不受控制的想去抚摸她的脸,半路又硬生生的收回了手。

“我又没事,你哭什么?”他语气僵硬,视线却不离她的脸。

温柠偏头,悄悄的用手背擦掉一时难以自控的软弱泪水,张嘴想说什么到底把话都吞了下去,嗓音沙哑的开口,“我们去医院吧。”

展越刚想用完好的手臂试着发动车子,突然一只白皙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我来。”

他听到温柠颤抖却坚定的声音,展越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她强自镇定的神色。

“好。”

车内压抑紧绷的气氛在两人交换座位的时候有了变化。

“你过去呀”

温柠身体以一个极度令人想入非非的姿势半蹲在展越身前,只差一点点,她就能坐在他的腿上了。

听到她快哭出来的声音,展越却不合时宜的心猿意马了。

他灼热的视线顺着她优美的脊背一路往下滑,来到了她挺翘的翘臀上,单薄的衣料,根本挡不住那美好的线条。

他久久不回应让温柠郁闷又焦躁,双腿也开始发麻。

“展先生,快点好吗?”她忍不住的催促,“你的伤呀!”

她小腿一软,双脚一个趔趄,不由自主的坐在了展越的腿上。

“呀!”

又是一声低叫,这一声充满了慌张,还有不少的恼羞成怒!

她这一坐,刚好坐在了男人某个部位上。

这就算了。

更让她觉得羞耻的是,她敏感的发觉他身上的热度在升高!

都什么时候了,这男人还在发骚?!

“别动。”

展越扣住了她乱动的纤腰,嗓音暗哑到了极致。

这一磨一磨的,真是要了命了!

温柠, 展越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