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重生之绝色天后

更新时间:2021-03-28 11:11:25

重生之绝色天后 已完结

重生之绝色天后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桑榆, 穆其琛

精彩试读:有了准备,桑榆上了妆就等在莲花池旁,等会那场戏就是在这拍。等啊等,等到了日上中天,演员才拖着华丽的戏服姗姗来迟,桑榆被太阳晒昏了头的时候,刚好看到崔雪莹含着冷笑朝她一步步走来,猛然吓了个激灵,崔雪莹怎么穿着侧妃的制服?!该不会……心中突然有了个不好的念想。还没想清楚,崔雪莹就开口抱歉:“对不起,我来晚了,稍微调整了妆容,这样才更符合角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虐戏精

她可以进组跟荆晖一起拍戏啊!

反正她上一部戏也刚好杀青了,有的是时间。与其自己在家里胡思乱想,索性就去看看是哪个狐媚子勾引她的男人!

要是真的,她也能杀一儆百,拿捏住这个什么小演员又是化妆师的,让别的对荆晖有想法的女人就此打住念头,要是假的,那就当跟荆晖一起培养感情了呗,反正怎么着她都不亏。

越想越觉得好,崔雪莹立马掏出手机给助理打电话,直接通知《妖妃祸国传》剧组制片人,她要进组。

别人或许还没这么大权利,但她不一样,崔家也是国内响当当的大家族,产业遍布全国,作为崔家的大小姐,进入娱乐圈纯粹是玩票性质,家里有这个资本让她任性。

所以第二天,当荆晖起床打算出门去影视城的时候,看到崔雪莹也整装待发,早就带好了墨镜在门口等着他。

“莹莹,今天怎么这么早?”荆晖抬手看了看表,“这个点,又是约了谁去逛街?”

崔雪莹撩撩长发,对着他灿烂一笑,“不,我就是在等你呢。”

“等我?”荆晖有不好的预感,“我要去剧组了,陪不了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崔雪莹抢白道:“我是在等你,却不是在等你一起逛街,我也要去影视城,这么巧,你们剧组的制片人邀请我去友情客串一个角色。”

“胡闹!”

荆晖也不是傻子,电视剧拍摄进度都过了三分之一,主要的演员早就定下了,既然来邀请崔雪莹的,就不可能只有露个脸的戏份,而且昨天刚刚闹过那么一出,怎么可能还会把崔雪莹放到同一个剧组去,制片人是不想好了吧?

但他加重的语气并不能吓退崔雪莹,崔雪莹冷冷勾起一抹笑,不容商量道:“荆晖,我不是在同你商量,我是在通知你,我要跟你去同一个剧组。准备好了就出发吧。”说完,也不等人回应,转身潇洒地率先出门。

就跟发泄似的,踩着细高跟重重走在走廊上,“笃笃笃”入耳,就跟踩在荆晖身上没什么两样,听着特别难受。

但是崔大小姐做事,向来不考虑别人感受,只求自己开心。荆晖没办法,只能接受这一事实。

两人一起到了剧组,崔雪莹直接就跟众人宣布了自己要进组的事情,对于突然换演员的事,大家心知肚明,也不说破,反而恭维着崔雪莹。刚在车上脸色有些缓和的荆晖见此,又黑了脸。

或许跟他自身出身也有关系,他不喜欢摆架势也不喜欢用身份做文章,苦心经营多年的平易近人人设却碰上这么一个爱高调的富家女友,真是让他有些头疼。

看着被人围着恭维的崔雪莹,荆晖烦躁地去一边的花园散散郁气,背后隐隐还有些哄笑声传来,反倒衬托出他的孤独来。也不知为什么,他竟开始想到了桑榆。

他背叛的那个前女友。

桑榆为他付出了很多,也为了他这个人设做出很多努力,不着痕迹在人群里凸显他,或者在投资商面前多提点他,作为竞争激烈的娱乐圈,桑榆不在乎自己的前途,一直耗费自己的精力帮他。

说没有感动那是假的,但是别的,好像也没有了。

荆晖一直知道桑榆想早点结婚有一个自己家能够安定下来,可是他不能,他要的远远不止这些。

开始的时候,两人都如同在大海里游荡,找着那不知名的埋藏着巨额财宝的海岛,可是后来,他累了,他发现别人有更容易获得财富名利的机会,所以崔雪莹向他抛出救生圈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就转身上岸,任由桑榆一个人在深海沉浮。

有愧疚吗?有的,毕竟她曾经是那么不顾一切地付出,而自己却害了她。

后悔过吗?夜深人静醒来时也是有过的吧。

再来一次,还会选择如此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此问无解。

散心散心,越散越烦心。荆晖下意识想掏烟,摸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早就戒烟了。

因为崔雪莹不喜欢。

这他妈日子过得……荆晖忍不住爆了声粗口,却听到旁边好像有淅淅索索的声音,他微微蹙眉,绕过去看是谁。

花园的两边是满墙的紫罗兰,这个时节花是没有的,绿油油的藤蔓倒是爬地满墙都是,把石梁搭建的走廊包围成一个天然的屏障。

荆晖也是看花园人少才来这里发泄,却没想到竟然还有别人,别是狗仔吧……

他轻手轻脚走过去,猛地撩起绿藤——

里面的人被突如其来的亮光吓了一跳,看见逆光站着的荆晖脱口就骂,“你有病吗?”

闻言,荆晖也愣了愣,他没想到里面竟然是桑榆。

“你……你怎么在这?”说起来,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小姑娘叫什么,说他们两个有什么真是媒体瞎扯。

“要你管。”桑榆还没从惊吓中回身,出口有些冲,把荆晖说的一愣一愣的。说起来,她也是够倒霉的,之前用了原身安歆留下来的银行卡,还以为是原身自己藏的私房钱,却没想到竟然是穆其琛给的附属卡。

穆其琛发现桑榆用了这张卡,觉得有些奇怪,毕竟卡给了一年多安歆都没动过,怎么就突然想起来用了,又见现在的安歆有些奇奇怪怪的,就让她把支出及理由都写清楚发到邮箱。

桑榆简直要内伤了,一边狠骂穆其琛抠门小气一边老老实实写证明,要是时光能倒回,她真的一定会考虑清楚再决定要不要刷这张卡啊!

躲在安静的角落里绞尽脑汁回忆这两天花了什么钱,正打到大米一袋59.9元,饿了家里没有米了,鸡蛋五个……用来遮挡的紫罗兰花藤就被人突然撩起,她吓得手机都快飞出去了。

看见又是阴魂不散的荆晖,桑榆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还没跟他算账,他却一天天的作什么妖呢?看见就头疼。

等抱着手机冷冰冰绕过他回到剧组的时候,桑榆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头疼,什么叫不是冤家不聚头。

丫的,崔雪莹怎么也来了?!

飙戏

且不说崔雪莹抢她男人的事,之前她们俩就结下了梁子。同年龄的小花竞争是很大的,桑榆看不起崔雪莹靠家里自己没本事,崔雪莹嘲讽桑榆没后台是从乡下来的土包子,两人抢资源抢的飞起。

后来也不知道崔雪莹抽什么风,直接警告她安分些不要净想着勾引男人上位,桑榆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也懒得去找她问清楚,干脆不理她,再然后,崔雪莹就睡了她的男朋友,荆晖。

而自己也葬身车底,车祸是不是崔雪莹安排的桑榆不知道,但就她们之前的宿怨来看,她跟崔雪莹是势不两立的。

没想到的是,重生一回,两人又这么快碰面了。

崔雪莹还是一如既往地高傲,从不好好跟人聊天,总是扬着头,带着嘲讽的眼神先把人从头到脚扫一遍,再用不阴不阳的语调开口,“哟,这不是热搜上的那谁么,叫什么呀?”

叫爸爸!

知道现在两人地位悬殊,又跟穆其琛有言在先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桑榆没有硬碰硬,选择没有听到,无视她。

难得的是,这次崔雪莹也没太为难她,就这么放过了她,桑榆有些意外,崔雪莹那小肚鸡肠,能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很快,她就知道了原因。

这部剧里,桑榆演的是一个小丫鬟,戏份不多,但有几场还是挺重的,最重一场就是跟王爷的侧妃,王爷没有正式娶妻,侧妃最大,为了坐稳地位,侧妃要拿小丫鬟开刀,杀鸡儆猴。

而桑榆演的就是那只“鸡”。

演侧妃的她早就打听过了,是一位演惯柔弱少女的青衣,年纪渐渐上去了,以前的戏路有些不合适,这个角色就是她用来转型试水的,也不多,刚好可以看观众反响。

有了准备,桑榆上了妆就等在莲花池旁,等会那场戏就是在这拍。

等啊等,等到了日上中天,演员才拖着华丽的戏服姗姗来迟,桑榆被太阳晒昏了头的时候,刚好看到崔雪莹含着冷笑朝她一步步走来,猛然吓了个激灵,崔雪莹怎么穿着侧妃的制服?!

该不会……

心中突然有了个不好的念想。

还没想清楚,崔雪莹就开口抱歉:“对不起,我来晚了,稍微调整了妆容,这样才更符合角色。”

导演摆摆手,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就别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直接让各部门准备,要准备开拍了。

崔雪莹笑吟吟看着桑榆,桑榆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浮现出不好的念头。

很快,她心中所想的全部在身上一一实现。

“大胆奴婢,别以为仗着几分姿色就可以勾引王爷,爬上王爷的床,也不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哼,你还敢瞪我?”

“啪——”

“好,卡!”

第七次!整整七次!崔雪莹打完了巴掌不是忘词就是表情不对,桑榆顶着脸上已经些微有些红肿的巴掌印怒视她。

这个女人,就是看她不顺眼来报复她来了!

“哎导演,不好意思,再来一次可以么……”崔雪莹转头换上无辜的表情,向导演乞求。

“这……好吧,再来一场。”

导演看到美女露出这样的表情,不忍也无法拒绝,谁让人家有个有钱的爹呢?带资进组就是可以这么任性,可怜了这跑龙套的了,没有金主在后面撑腰,进演艺圈要慎重啊!

众人看着桑榆白皙的脸上已经被打的惨不忍睹——崔雪莹为了演出效果,特意左右两个脸都扇了巴掌,保持匀称。

“看着也怪可怜的,只是,谁让你觊觎我的男人呢?对不起咯。”背对着工作人员,崔雪莹轻缓开口,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对着桑榆残忍说道。

“等等……导演”刚都准备完毕要开拍了,崔雪莹再次喊停,大家都停下来看她,而崔雪莹是不在乎别人的眼光的,她施施然走到导演旁边,开始跟他讲戏,“导演,拍了这么多条了,我一直找不到感觉,当然,我觉得也不止是我的原因,而是剧本设置上有些问题。”

说着也不顾在一边看显示器的编剧,接着又说:“我觉得吧,打一巴掌是不是太轻了些,古代惩罚不规矩的丫鬟可是没这么容易的,而且我这侧妃的人设本来就是很嚣张跋扈的,是不是需要调整一下,更贴合这个人物形象?您觉得呢?”

原以为崔雪莹就是没事找事,可看她说的有理有据,几个人也听迷糊了,最后还是导演跟编剧商议后,决定把剧本稍作调整。

荆晖也在一边观看,见此虽然脸色晦涩不明,却也没开口阻拦,他深知崔雪莹的脾气,他要是出来说两句,怕是更加火上浇油。

而一边一脸狼狈的桑榆自然也知道了自己接下来需要面对的,只怕是更加苦逼了。她趁着导演和编剧临时改戏的时候到旁边找水喝,正喝着,总觉得有谁的眼神往她身上瞟,她瞪回去,见是几个好事的工作人员。

见她看过来,也没有多避讳着,继续跟旁边的同伴小声八卦。

无非是接下来有好戏看了,桑榆扯扯嘴唇。视线回转之时,撞上荆晖的,他永远都是一副多情的样子,曾经有媒体说他的眼睛看电线杆子都有这么深情。

这一次,桑榆也没有再避着他,反而大大方方朝他笑了一下,小酒窝在脸畔深陷,如同盛了成年美酒,让人一醉方休。

既然崔雪莹都觉得她勾引荆晖,这么大张旗鼓来给她下马威了,索性就让她误会好了,不然,自己可不就被白冤枉了么?

舌尖顶了顶腮帮子,被打肿的脸现在还有些痛的发麻,桑榆余光瞧见一边的崔雪莹果然气的脸发青,自觉抓到了奸情,桑榆就暗笑,让人吃瘪果真是让自己身心愉悦啊。

崔雪莹现在就气得跳脚啦,可她还有份大礼没还呢。

很快剧本修改完毕,重新看完修改的部分后各组工作人员各就各位,准备开拍。

坐在上座的崔雪莹玩弄着手上殷红的长指甲,极为蔑视地瞧了眼跪在下方的桑榆,慢悠悠地开口,“知道自己错哪了吗?”

“不知道。”桑榆跪的直挺挺,也没说敬语,干硬的语气听在崔雪莹里更是刺耳,她“啪”地一声拍在桌上,猛地站起身上前掐住桑榆的下巴,勒令她仰头看着自己。

“你不知道?你成日里在王爷身边晃悠,你安的什么心自己不知道吗?”

崔雪莹双目圆瞪,看着桑榆一脸淡定的样子张嘴说着台词,涂着鲜红口红的嘴像是要把面前的人生吞活剥了,一时让人分不清是在现实还是戏里。

而桑榆还是神色不变,虽然脸被崔雪莹抓得紧紧地,她也没反抗,看着崔雪莹的眼里都是戏,是嘲讽,是可怜,还有悲凉。

两人已经完全入了情境,虽然跟新改的剧本有些出入,可导演也没喊停,任由她们自由发挥。

“不说话吗?哑巴了?”

“好,你不说话是吗?那就别说话了!”

小说《重生之绝色天后》 第7章 虐戏精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