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婚从天降:不宠你宠谁

更新时间:2021-03-26 17:51:09

婚从天降:不宠你宠谁 已完结

婚从天降:不宠你宠谁

来源:掌中云 分类:婚恋生活 主角:苏晓予, 言卿

精彩试读:他说,时间久了,记忆淡了,就会好的。然后他建议我去看心理医生,我想既然会好,也就没有去浪费那个钱。反正又不会怎么样,那就留着吧,还能当成一种纪念。纪念我逝去的青春年华。出国三年,再回来,早就物是人非了。我谁也没有通知,就跟着陆墨辰跑回了A市。我以前来过这儿,那时候是跟着舅舅一起来的,舅舅说,他很喜欢这个地方。我也喜欢。这是我跟言卿,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离婚吧

“你再说一遍!”言卿死死的盯着我,明明不近的距离,我却感到害怕。

“我们,离婚吧。”我喏喏的道,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好,非常好,苏晓予。”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气势汹汹的走向我,一边走,还一边拆手上的绷带,深邃黑亮的眸子里,全是怒气。

“你,你不要乱来,医生说了,你的手不能碰到水,否则,否则……”医生说,康复不得当,他的手就会残废,以后只能吃饭拿笔,做不得一点重活。

他一手就将我摁在墙上,双手就开始拉扯我的衣服:“我告诉你,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不,我不是!”我想推开他,可是他受伤的左手就横在我的眼前,那上面狰狞恐怖的伤口正提醒我,这道伤疤就是因为我而留下的。

“不是也得是!”尽管只有一只手,他还是顺利的控制住了我,然后哑着嗓子说道。

他如困兽一般的嘶吼,声音就在我的耳边,我只敢摇头,生怕惹得他更加不快。

“不,不要,言卿,言卿……”你不能这样对我。

后面的话,我怎么也说不出口,也不想说出口。

“说,还离婚不离婚!”他修长的手指,冰冰凉凉的,落在我衬衫的纽扣上,仿佛只要我一点头,他就会吃了我一般。

“离,啊!”离婚的事情,势在必行,不是我能阻挡的,虽然,我是那么的爱他——

他逼近,一口咬在我脖子上,尖锐的牙齿撕扯开血红的肉,动作粗暴的很。

他就像是一头饿狼,恨不得把我拆吃入腹。

我疼得哭了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滴在他的手背上,衬衫上。

“滚!”言卿抬起头,双眼充满了血丝,他把我拖出门,仍在楼梯口:“别让我再看见你!”

……

再醒来,才发现自己又做了一场梦,这个梦,跟着我好几年,从来都没有断过,我也去看过医生,医生说,你这是心病。

他说,时间久了,记忆淡了,就会好的。

然后他建议我去看心理医生,我想既然会好,也就没有去浪费那个钱。

反正又不会怎么样,那就留着吧,还能当成一种纪念。

纪念我逝去的青春年华。

出国三年,再回来,早就物是人非了。

我谁也没有通知,就跟着陆墨辰跑回了A市。

我以前来过这儿,那时候是跟着舅舅一起来的,舅舅说,他很喜欢这个地方。

我也喜欢。

这是我跟言卿,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一回国,我就遇到了一件麻烦事。

陆墨辰跟我说,让我跟他办一场婚礼,把他是同.性恋的事情瞒天过海,免得他父母老是担心。

“苏苏,求你了,你一定要帮帮我,不然我会死不瞑目的!”他蹲在我面前,清澈的眼眸染上泪意,楚楚可怜。

他明明知道的,我受不了他这幅模样,却次次使出这一招,令我无力招架,兵败如山倒。

“这样不好。”人生大事,怎么可以这么草率。

“苏苏,苏苏,你要是不帮我,那我就只能从这酒店的52楼跳下去!”陆墨辰说完,作势就要起身,真的往窗边走去。

明知道他是吓唬我,但是我还是惊得心头一跳:“好好好,好好好,你不要想不开!”

我一把拉住陆墨辰的手,他的手心一片湿滑,看样子,他也不是吃定了我会答应,还是知道担心的嘛!

“别担心,我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手,我突然想起,几年前,这句话我也对另一个男人说过。

只是现在,那个男人,已经不知身在何方。

“苏苏,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的,”陆墨辰可能是太高兴了,终于有个人可以被他当成挡箭牌来依靠一下。

他也挺不容易的。

陆墨辰其实是个很好的男闺蜜,既能上的了厅堂,又能下得了厨房,有些时候,还能换灯泡,扛煤气,几乎无所不能。

在留学的时候,都是他照顾我,为我找房子,给我做饭,带我逛街,给我找兼职,无微不至。

可能那段时间,要是没有他,我会就那样堕落下去。

但是幸好,时光还算善待我,终究让我遇上了他,与他相依为命。

有时候觉得,认识他,是我的福气。

所以,即使他的请求那么荒唐,我也敢毫不犹豫的答应。

我相信他,就仿佛相信自己一样。

婚礼重见故人

周末陆墨辰开着他新买的白色迈巴赫,带着我去了婚纱店试婚纱。

我在镜前转了个身,前前后后都看了一遍,感觉试了好几件,就现在身上这件要合适一点,于是问陆墨辰:“你觉得怎么样?”

“好看,很配你的气质。”陆墨辰走上前,帮着整理了一下裙摆,温柔的模样,简直像个合格的丈夫:“就定这件吧,礼服就要我刚刚穿的那件。”

“好的,先生。”立刻有机灵的店员记录下来。

看这家店面的装修,高贵而又典雅,应该不便宜吧?

“多少钱?”趁着陆墨辰走近,我不动声色的问了一下他。

他笑了,眼角眉梢都是阳光在跳跃,嘴角上扬成一个很得意的弧度。

他有时候看起来,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三千多。”他朝我伸出三个手指:“本来想说给你挑一件贵一点的,哪里知道你看上的是最便宜的一件”。

才三千多啊,那我就安心了,如果让他为了面子而太破费,我会于心不安的。

“你爸妈会来婚礼吗?”

“不会,不过放心,他们的红包会到。”

“你能不能哪天不那么市侩。”

“什么叫市侩?”

“来,看镜子,就是这个样子。”

店员小姐走了回来,看着我们俩,一脸羡慕的笑着道,“先生,小姐的感情真好,二位的婚期定在什么时候?”

这是真尴尬了,作为一个即将结婚的新娘,我还不知道自己的婚礼在哪一天。

完全不是一个合格的新娘——

我只能咧了咧嘴角,傻笑着,一边装羞涩,一边看向陆墨辰,他也真是的,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一下,婚礼到底定在哪一天。

陆墨辰又笑了,他搂着我的腰,自豪的对店员小姐说:“下个月初八,万事皆宜的好日子。”

然后我就在陆墨辰跟店员讨论这个日子到底怎么好的声音中,进了试衣间,换了婚纱,又穿回了我的白T恤,黑裙子。

“饿了吗?”陆墨辰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贴心的问道。

“饿。”我有点委屈的说道,试了一上午的衣服,全都是束胸收腹的,不累不饿才怪。

婚纱的事情都确定好了,只等着陆墨辰看好的日子,就可以举行婚礼了。

……

六月初八,确实是个好日子,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连空气都清新的让人心情愉悦。

我跟陆墨辰的婚礼就定在这天,一大清早,陆墨辰就带着他庞大的车队跟伴郎团来接我了。车子无一列外,全都是我眼里的豪车,漂亮到不行。

他背我上车的时候,我悄悄的问他,租这么多车到底用了多少钱,会不会太奢侈了,他笑得差点没有力气,喘了老半天才跟我说:“苏苏,你该减肥了。”

王八蛋,老娘才106的体重,他就敢喊我减肥!

好吧,我承认,回国后的日子过得实在是太舒服安逸了,加上陆墨辰有事没事就带我去吃好吃的,所以体重嗖嗖的往上涨。

等假结婚这件事情完了之后,要立马减肥。

其实,我早就跟陆墨辰说过,婚礼只是做戏,就尽量做得简单一点。但是当我看到婚礼礼堂里布置的一切时,我才知道,他完全把我的口苦婆心当成了狼心狗肺,充耳不闻。

洁白圣洁的礼堂,到处布置了雪白的蕾.丝花边,大红的玫瑰,香槟色的百合,舞台中央巨大的水晶球装饰,十二个伴郎,十二个伴娘,一礼堂观礼的人群。

这阵势,有点吓到我了。

我站在礼堂门口有点踌躇,背后是一字排开的诸位伴娘跟伴郎们。陆墨辰握着我的手,微笑的看着我,安抚着我的紧张:“别怕,有我在,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他们都很喜欢你。”

他温暖的大手,用力的握着我的,无形中就赶走了我心底仅存的那一丝害怕。

是啊,反正有他在,怕什么呢?反正都是假结婚——我不停的用假结婚这三个字,安慰自己。

我挺直背,尽量优雅的跟着陆墨辰一同步入礼堂,走到神父面前站定。

我们互相交换誓言,互相交换戒指,就在神父准备宣布我们正式成为夫妻的时候,礼堂的大门被人用力从外面推开了。

穿着一身深色的纯手工定制西装的男人,带着几十个黑衣保镖冲了进来,并且迅速的控制了陆墨辰和礼堂的众人。

他站在礼堂的大门口,逆着光,我一时没有看清他的模样,但是,他居然敢控制住了陆墨辰!

“放开陆墨辰,你想干什么?”我眯着眼,尽量想看清面前男人的容颜,呵斥脱口而出。

他没有说话,直直的走向我。

越走近,我越心惊。

待他走到我面前,我惊讶的睁大了眼,说不出话来。

苏晓予, 言卿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