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总有暖阳炽如火

更新时间:2021-03-29 18:24:08

总有暖阳炽如火 已完结

总有暖阳炽如火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秦颖儿, 厉洺晟

精彩试读:我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汪锡韬已经狠狠的抓住了我的手臂,一把抱起我把我往沙发上摁!“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我不由得哑声吼出声来。“当了二十年的处女了,秦颖儿,这一次我就好心帮你,让你也体验一下,免得以后到了精神病院,你还要责怪我从来没碰过你。”汪锡韬带着恶毒的笑容。“你!顾淑蓉不是你的初恋吗?汪锡韬,你就当着她的面……..”我闭上了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怎么帮

我诧然看着他,脑袋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

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我对着他点了点头。

没错,我心甘情愿的跟一个陌生男人上了床。

想来也可笑,我和汪锡韬都已经结婚了。

可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比高中生谈恋爱还要纯。

他别说碰我了,就连吻都没有和我接过。

他和我之间,最大的尺度,也不过就是拉拉手而已。

而今晚,我却和一个陌生男人有了最为亲密的接触。

从沙发上的接吻,到卧室的床上,我没有反抗,甚至于连一点的抗拒之心都没有生出。

在最后的那一刻,他停止了,他喘着粗气问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捧着他的脸摇摇头,主动对着那性感的薄唇吻了上去。

我想我这一刻,肯定很风、骚。

不像是一个洁身自好了二十四年的豪门千金,反而像是一个‘小姐’。

在那么一刻,我不知道是我痛的眼角出了泪,还是为了其他。

他好像不满似得,不断的抱紧我。

最后,我没有抵挡住他一波又一波的冲击,昏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身旁已经没有了人。

我怔愣了一会就回过神来。

昨晚的一幕幕在我脑海闪现。

如果在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大概还是会这么选择吧?

就在这时候,他从浴室走出来,浴袍就那么松散的穿着,强而有力的胸膛,就那么露着。

“怎么,还想来一次?”他擦着头发,笑着问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男人的精力我丝毫不怀疑,现在我身上都还疼呢。

我摇摇头,捡起地上的衣服,快速的跑进浴室。

脖子上全是青青红红的痕迹,我穿的是黑色的小礼裙,挡都挡不住。

换好衣服,镜子里戴在胸前的剑兰花,刺痛了我的眼。

泪水就那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直到有人敲门,我才打开浴室门。

“哭了?”他已经换好了衣服,看着我红肿的眼睛问道。

“没有。”我把胸前的剑兰花扯了下来。

昨天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讽刺,在这朵剑兰花面前,显得是那么的肮脏。

他似是没有看到,“不用哭,要是你以后还需要我帮忙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我很乐意帮忙的。”

我错愕了一下,然后看着他,“我想我应该不会在找你帮忙了。”

我和他本来就是一夜露水情。

我没有想过我们以后还会在见面,更没有想过我还要和他做。

“吃点饭?”

我们没有在继续那个话题,他很识相的转移了话题。

我依旧摇了摇头,我肚子很饿,可我吃不下。

“别折腾自己的身体,逍遥的是别人,难过的不过是自己罢了。”他轻飘飘的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是啊,已经没有人再为我难过了。

爱我的人,已经离开了我,我爱的人,已经背叛了我。

我疲惫恼恨的打车回了家,却发现大门紧闭,我的行李被人糟糕的扔在了家门口,活像是一堆垃圾!

他们怎么能这么对我,心里的愤怒让我浑身颤抖。

3-谁来救我出火坑

我冲上去敲门,“小妈……顾淑蓉,开门!”

从我见到她和汪锡韬在我爸的葬礼上滚在一起做羞耻的事情,我在心里就彻底不承认她是我小妈了,自然只有直呼她原名顾淑蓉!

房屋内沉寂许久,似乎没有人在家。

可我知道她一定藏在哪个角落里,窥探着门前的我。

我冷笑着咬牙威胁道,“顾淑蓉,你若是再不开门,我就把你和那人的丑事抖出去,现在爸的遗嘱还没有宣读,你以为你可以得到我爸的全部财产吗?”

我不信顾淑蓉会不顾面子!

果然,话音刚落,紧闭的大门哐当一声开了。

顾淑蓉铁青着脸站在门口,“你胡说什么!秦颖儿,我好歹嫁给了你爸四年,你居然不念旧情污蔑我!”

呵呵。

我看着熟悉的面容,心寒至极,以前我把她当亲妈,任何私事都和她分享,小秘密都给她说。

可如今,看着这匹狼,我简直是后悔不跌,心里发寒。

饿狼藏在身边四年,我是瞎了眼才会相信她。

我眼眶发红,指着门口还挂着的白色纸花,“爸尸骨未寒,你居然…….亏我把你当亲妈那么多年。顾淑蓉,我是不是污蔑你,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

周围的邻居听到争吵声都探出头来,指指点点。

顾淑蓉一向爱面子,大概又怕我把她脏事抖露出去,一把把我扯进了家门。

哐当一声门关上了。

我踉跄着差点跌到在地,扶着一边的柜子才站稳。

可一抬头,我几乎要掉下泪来。

汪锡韬!

他正站在客厅里,冷眼看着我的惨状,神情间似乎有些幸灾乐祸。

我感觉牙床都在颤抖,想要说出千万种责骂他的话,可话语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我不会原谅你,再也不会!”

汪锡韬走过来,严肃的面庞突然变得温柔,一把抱住我,“颖儿,你去了哪里?我担心了一夜了。”

我一把推开他,不可置信盯着他,“担心我一夜?你当我瞎了眼吗?你是我老公,却和我小妈滚床单,你们是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我爸是不是被你们给害死的!”

一语出,客厅针落可闻。

顾淑蓉震惊盯着我,汪锡韬瞳孔紧缩。

看着这情形,我几乎震惊得后退好几步,靠在墙壁上,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我捂住额头,呵呵冷笑。

脸上的表情几乎无法控制,震惊、怨恨、失望、狂笑……..

“原来如此,我没有猜错。我那么爱你……”我盯着汪锡韬,又反手指向顾淑蓉,“我爸也待你不薄!你居然如此绝情冷血!你们……让我觉得恶心!”

我扣住喉咙,几乎呕吐。

汪锡韬伸手要扶我,顾淑蓉突然闯过来一把推开他。

她紧紧盯着我,“秦颖儿,你有什么证据!没有证据不要在这里开腔乱说话,你爸是病故的。我和锡韬也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顾淑蓉靠近我,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我们会告诉别人,你是因为过度悲伤,得了臆想症,精神有问题。”她指着我脑袋,戳我的太阳穴。

我看向汪锡韬,他恍然醒悟,也带着同样讥讽的笑,“是啊。颖儿,你精神出了问题,我这个做老公的自然会安顿你去精神病院的。”

精神病院?

不!

我一旦被送去了精神病院,只怕再也没办法帮爸伸冤,揭穿顾淑蓉和汪锡韬的丑事了!

我不能让他们暗地里享受着我爸殚精竭虑奋斗了一辈子的财产,表面上却装得仁慈好心。

我咬牙道,“你们这样害我,也拿不到我爸的财产的,律师没有得到我的同意和签字,一定不会…….”

汪锡韬已经哈哈笑了起来,“颖儿,作为你老公,我自然可以顺其自然继承继父的财产,来照顾得了精神病的你。你以为你得了精神病,还能左右得了财产归属权吗?”

他伸手一把搂住顾淑蓉的腰,“再说淑蓉是你爸的合法妻子…….若是她怀了孕,财产最终还是我们的…….”

我震惊不已。

怀孕?可顾淑蓉的肚子分明如此平坦,这个月我还帮她递过姨妈巾。

等等,我明白了。

这两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定然是可以伪造的,一旦他们伪造了假的鉴定书,我就突然有了个‘弟弟’?

“原来你们早就策划好了。”我咬牙,“汪锡韬,顾淑蓉,为什么,为什么找到我们家,为什么是我?”

汪锡韬笑了,“因为你傻啊,说几句甜言蜜语,你就上钩和我领证了,秦颖儿,你和你爸一样傻,真以为我的初恋淑蓉会喜欢上他这个老男人?”

顾淑蓉听到了,也在一边笑得乐不可支。

我却宛如晴天霹雳一般,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初恋?

汪锡韬和顾淑蓉是早就认识的,可我还以为他们第一次见到时候的默契是注定成为家人的缘分,我还以为汪锡韬是为了我才对顾淑蓉那么好……..

原来只是一场恐怖的阴谋!

我爸虽然年近五十,但却精神矍铄,因为长期的锻炼身材保持的很好,见到他的人无不以为他是三十多岁的男人,此刻却被汪锡韬给讽刺成了老男人。

我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汪锡韬已经狠狠的抓住了我的手臂,一把抱起我把我往沙发上摁!

“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

我不由得哑声吼出声来。

“当了二十年的处女了,秦颖儿,这一次我就好心帮你,让你也体验一下,免得以后到了精神病院,你还要责怪我从来没碰过你。”

汪锡韬带着恶毒的笑容。

“你!顾淑蓉不是你的初恋吗?汪锡韬,你就当着她的面……..”

我闭上了嘴。

因为顾淑蓉也帮忙按住了我的手臂,撕扯着我的衣服。

她居然要帮着汪锡韬强、奸我!

“放开我!”我恐慌的挣扎,汪锡韬没有料到我有这么大力气,一时间被我挣脱了,往门口跑。

可下一秒,我被狠狠的从身后抱住,还被捂住了嘴。

“没想到居然这么有料,早知道我就早点上了你,不装什么传统好男人。”汪锡韬淫、笑着一把撕开我的衣服。

布料被撕扯开,我绝望的护住胸口,可胸口的风景还是被汪锡韬给看了不少去。

“放开我,放开我!”

我痛哭出声。

“汪锡韬,你个渣男!”

秦颖儿, 厉洺晟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