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神都传奇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7

神都传奇 已完结

神都传奇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王文斌, 徐薇

精彩试读:“不行,我在这一刻都待不下去了,憋死人了。妈,我真的没事。”“那你现在要去哪?你不回家?”“妈,你先回去吧,我有事。”“你又有什么事啊?你这刚发生这么大的事,你要再出去乱跑,你爸是真的会生气的。”“哎呀,妈,我都二十多岁了,我是成年人了,不是小孩子了,能不能给我点自由啊?我晚上会回去的,妈,我先出去了。”女孩说着就跑出了医院。“欣怡,欣怡,哎呀,等下让你爸知道又该生气了。”中年贵妇无可奈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个美女

“我能感觉的出来。”王文斌点头说着。

“你去睡吧,我抱着她睡这床上就行,你不用管。”看着徐薇眼睛有些红肿,王文斌感受这个女人的不容易,有些心疼地说。

“那怎么行,我……”

“你坐在这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去休息呢,你要是都不休息好,谁去照顾她?”

“这……那就真的辛苦你麻烦你了。”

“说抱歉的是我,把你那么贵重的东西弄丢了。”

“丢了就丢了吧,也可能是天意吧,有些事也是该放下了。辛苦你了,我去旁边睡一下,有什么事你叫我或者叫阿姨都行。”徐薇说完后去了隔壁的一个里间去了,这间病房是个高端的特护病房,像个小套间一样。

王文斌抱着小女孩侧躺在病床上,小女孩紧紧地挨着王文斌蜷缩在王文斌的怀里,王文斌真的有了一丝为人父的感觉,一种奇怪的感觉。

第二天一早,在小女孩醒来之后王文斌亲口向小女孩告辞告诉小女孩他要去上班了,在小女孩答应之后王文斌才离开了病房准备回去,刚准备走,就见到徐薇也提着包走了出来。

“走怎么不叫我?”

“你昨天晚上睡那么晚我就没去打扰你了。”

“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你再睡会儿吧,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就行了。”

“我也要去上班。”徐薇与王文斌一起走进了电梯里。

“你要上班?”

“是,公司里还有很多事要去处理,白天她基本上都是跟阿姨在家的。”

王旭东这才想起来,这个女人肯定是要上班的,不然一个单亲妈妈怎么会这么有钱。

“走吧,我送你回去。”出了电梯之后徐薇对王文斌道。

“不用了,你要上班,现在是早高峰,路上本来就堵送我回去你肯定要迟到,而且,我那地方也不可能跟你上班的地方顺路。我自己坐公交车或者坐地铁回去就成。拜拜。”王文斌对徐薇摆了摆手,然后就径直走出了医院。

王文斌在路边吃了个早餐就回到了自己的小窝里面睡觉,睡得天昏地暗,因为实在是太困太累了。

而就在王文斌离开医院之后不久,一个女孩也走出了医院,身后跟着她的母亲。

“欣怡,你听妈说,医生说了,你还要再在医院观察两天的。”

“哎呀,妈,有什么好观察的,我自己身体什么状况我自己知道,我没事,你看,我这不挺好的嘛。”

“那也不行,医生说了要观察的呀,你就再在医院呆两天行不行?”

“不行,我在这一刻都待不下去了,憋死人了。妈,我真的没事。”

“那你现在要去哪?你不回家?”

“妈,你先回去吧,我有事。”

“你又有什么事啊?你这刚发生这么大的事,你要再出去乱跑,你爸是真的会生气的。”

“哎呀,妈,我都二十多岁了,我是成年人了,不是小孩子了,能不能给我点自由啊?我晚上会回去的,妈,我先出去了。”女孩说着就跑出了医院。

“欣怡,欣怡,哎呀,等下让你爸知道又该生气了。”中年贵妇无可奈何。

女孩叫张欣怡,也就是在火场中被王文斌救出来的那个女孩。

女孩从医院出来之后,就径直跑去了消防队。

“你好,消防员哥哥,能不能告诉我上次把我从里面救出来的男人是谁?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

女孩去了消防队死缠烂打一番之后,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因为那天救他的消防员也根本不知道是谁救了她,只知道有个男人救了她然后就离开了。

女孩又折返回了医院,去找那天负责在现场救援的护士医生,也是没有答案。最后,女孩去了派出所,凭着美丽的容貌和死缠烂打的功夫,硬是缠着派出所的民警给他调出了事发时的监控。

王文斌在下午五点半准时出摊,骑着三轮车点着一根烟慢慢地往大学城后面骑去,六点准时到了大学城后面自己的摊位那,然后开始整理东西,这是他每天固定的工作。

就在王文斌刚把摊支开,还在做着准备工作的时候,就发现有个人站在自己摊位面前。

“你好,我这还没开始,再等十分钟。”王文斌一边摆弄着一边随后说着。

“没关系,我可以等。”忽然传来一个很好听的女孩的声音。

因为女孩的声音很好听,王文斌连忙抬头看着,只见一个差不多二十四五的女孩子站在王文斌的摊位前看着王文斌笑着,女孩的出现还是让方志强眼前一亮,女孩有着一张精致的脸,有着近乎完美的高挑的身材,如果说徐薇是一朵成熟的红玫瑰的话,那面前的这个女孩子就是一朵清新脱俗的百合花,不是同一种味道,但是却有着同样的美,这是方志强来到上海之后遇到的第二个极品美女,第一个便是徐薇了。

女孩的笑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

王文斌被女孩的美惊呆了,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问道:“你要吃点什么?”。

“你……是卖烧烤的?”女孩看着王文斌问着。

王文斌被女孩的问题给雷到了,笑着指着自己招牌上的字道:“你这问题问的我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看到了没有?王哥烧烤,祖传手艺,童叟无欺,不好吃不要钱。”

“烧烤还有祖传手艺啊?”女孩觉得很新鲜。

“那是当然,我爷爷当年是放羊的。”

“放羊?那跟这个有什么联系?”女孩有些天真地问着。

“没有放羊的,哪来的羊肉?没有羊肉哪来的烧烤里的羊肉串?你说这算不算祖传手艺?”王文斌一边摆弄着家伙做着准备工作一边笑呵呵地与女孩聊着天逗着女孩,他每天都是这么过的,每天逗着这些女大学生就是他的乐趣之一,这里很多女大学生都跟他非常熟了。

“哈哈哈哈,你这个人太逗了。”女孩被王文斌逗的哈哈大笑着。

极品大美女

“姑娘,大几了?”王文斌开始烧炭。

“我像学生吗?”女孩指了指自己,脸色很高兴,所有的女孩都希望别人说她年轻,你就算夸一个十九岁的女孩长得像十八岁她也会心里美滋滋的。

“不然呢?老师?不像吧,哪有这么年轻的老师。”

“我……大四。”女孩眼睛转了转道,然后问着王文斌:“你每天都在这里卖烧烤吗?”

“看到没有,营业时间,下午六点到凌晨一点,全年无休。”王文斌再次指着招牌上的字笑呵呵地道,接着说着:“看看我这招牌做的,是不是非常的专业?比他们那些做的强多了。”

女孩再次忍不住笑着,问着:“你周六周日也不休息呀?每天都上班你不辛苦呀?”

“姑娘,这就是生活呀,生容易、活容易,可是生活不容易啊,做人哪有不辛苦的。你第一次来我这吃东西吧?”

“嗯,是呀。”

“那你算是来着了,我跟你说,整个这条街,所有烧烤摊里面,最好吃的就是我这家,长得最帅的烧烤佬就是我。来我这吃烧烤,不仅满足你的味觉,同时也让你有视觉上美的享受。吃烧烤,免费看帅哥,值。”王文斌一边烧着炭一边在那贫着。

“你这嘴可真贫。”女孩抿着嘴笑着。

“生活嘛,就得苦中作乐,快乐了自己,也愉悦了别人,何乐而不为呢?来,姑娘,我给你烤几串秘制烤羊肉,免费送你的,来我这吃东西的但凡是美女都能打折,可你不同,你是极品大美女,所以,免费送!稍等一下,马上就烤好。”王文斌一张嘴在那说个不停,天天在这无聊的卖烧烤,这张嘴就是在与这群大学生的调侃当中练出来的。

女孩被王文斌说着漂亮,弄得都有些脸红了,从来没人夸人这么赤裸裸的当面夸的。

“你……住在这附近吗?”女孩继续问着。

“我?没有,住的有些远,学校附近的房子的租金都被这些小情侣们给抬的太高了,租不起。”

“哦。那……你有没有听说那边附近有房子早几天起火了呀?”女孩听着王文斌问着。

“起火?知道,起火的就是一栋老式的居民楼,半夜起火的,那天起火我刚好路过,我住的地方就在那边,每天收摊都从那经过。那次那个火啊起的真大,一栋楼都给烧了,不过好在所有人都逃了出来,没有人死亡。“王文斌大致回想了那天晚上的事,一边麻利地烤着一边说着。

“你那天也在那啊?”

“是啊,起火的时候我正巧在那经过。”

“他们说那天有人不顾个人安危冲进大火里面救出来一个女孩,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这个人实在是太伟大了。”女孩故意问着。

“伟大算不上吧,这种事,但凡是有点良心的人遇到了都会去做的,就算去救也最多算是举手之劳,说伟大也有点过了,只能说,是个好人。”王文斌往羊肉串上面撒着各种作料。

“可是,对于那个被救的女孩来说,他就是救命恩人,如果他不去救,她就死在里面了。”女孩眼眶红红地说着。

“所以说啊,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嘛。来,姑娘,尝一尝,这条街独一无二的帅哥烧烤,看看味道如何。”王文斌把烤好的羊肉串递给了女孩。

“谢谢,多少钱?”女孩连忙去掏钱包。

“我说了,本摊位对美女打折,对极品美女免费,这是免费送你的。”王文斌坐在了凳子上,点了根烟笑呵呵地说着。

王文斌以为女孩拿了烧烤就会要走了,没想到女孩还是丝毫没有要走的样子,依旧站在摊位前。

“谢谢你,我叫张欣怡,你叫什么名字?”女孩说出自己的名字之后向王文斌伸出了手。

“我叫王文斌,握手就算了,你看我这手,全是油,就别玷污了你这又美又白的小手了。还想吃什么?我给你烤,反正这会儿来吃东西的人也不多,我也挺闲的。”王文斌笑呵呵地道。

“够了,等下再吃。对了,你……结婚了吗?”女孩在此问着王文斌。

“结婚?你开什么玩笑,哪个女孩愿意嫁一个卖烧烤的?”

“你怎么这么说自己,那你有未婚妻或者女朋友吗?”

“这不是同一个道理嘛。”

“那你……买过戒指吗?”张欣怡继续问。

“我买那玩意干嘛?一没老婆二没女朋友的。”

女孩听到这有些疑惑了,手伸进包里摸着包里那枚钻石戒指。

张欣怡想继续问王文斌,只不过这个时候来了好几个学生模样的人。

“王哥,老规矩,鸡翅五串,羊肉串二十串……我自己打包。”

“行,那我也老规矩,羊肉串给你你们送五串,二十五串。”王文斌立即上手开始烤着。

渐渐地,生意就开始好了起来,一单接着一单,王文斌开始停不下来,根本就没一刻停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文斌偶尔抬头,却发现之前的那个叫张欣怡的女孩依旧站在烧烤摊前看着自己,丝毫没有要走的样子,这倒是让王文斌很是奇怪了,一边烤着一边抽空问着:“美女,你还要吃点什么?我这边给你烤,不用等,你来他们前面,不管做什么都有个先来后到的规矩,我先给你烤。”

“不用了,我饱了,你先忙,不用管我的。”张欣怡连说着。

王文斌奇怪地看着这个美女,搞不清楚这个女孩子到底要干嘛,又不要吃东西了,又不走,就在这看着。

不过,有这么一个大美女站在自己面前任自己看着这本身就是一件让王文斌无法拒绝的享受,当然,接下来高峰期,忙的他根本就没时间来欣赏美女了。

人越来越多,每天这个时候都是王文斌最忙的时候,因为生意好,在这高峰期来他这买烧烤都得排队。一方面一个人烤,还得帮忙打包,根本就没时间去收钱找钱,好在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手机支付。当然,人家给多少全凭人家自己自觉了,而且,有些用人民币的王文斌也都是让人家自己付钱自己找零,烧烤摊上摆着一个纸盒子,付钱就自己扔进纸盒子里,要找零也是自己在纸盒子里面找零,完全自助,完全依靠顾客的自觉。就因为这,王文斌每天都要少收不少钱,这个他心知肚明,但是没办法,人家烧烤摊大部分都是夫妻档,但是他没办法,他只有一个人,而且生意又好,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每天少收钱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我来帮你收钱吧。”正在王文斌忙的焦头烂额左右都顾不上的时候,一直站在前面看着的张欣怡忽然对王文斌说着,然后直接走到了烧烤摊后面站在了纸盒前面开始给王文斌收钱。

王文斌, 徐薇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