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家有甜妻宠到底

更新时间:2021-04-08 14:28:40

家有甜妻宠到底 已完结

家有甜妻宠到底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洛白缨, 沈蓦

精彩试读:她咬着牙,才将自己的伤口撕开,把那颗鲜血淋漓的心脏摆放在了沈蓦的面前,缓缓开口。良久,洛白缨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似乎这样才能缓解心中的难过。这两天她哭得不少,几乎将这十年来的眼泪都哭完了。坐在沙发上,洛白缨将自己缩成一团,事情讲完了,她没有发出来任何声音,就那么静静地掉眼泪。沈蓦猛地站起来,大跨步走向厨房。她看着他的背影,面上一愣,突然间心灰意冷,这个男人肯定是知道过去的事情的,毕竟是商业帝国中有名的人才,肯定了解之前所有的事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被围堵

她就是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忘了,可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怎么会突然忘了呢?

再怎么想,她也无法和自己胳膊上的伤口联系起来,最终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洛白缨起床,发现早饭被放在了桌子上,男人应该是去公司了,留下来她自己,还给留了一张纸条。

“在这儿好好待着,我晚上回来,今天给你放假,不用上班。”

男人的字很有棱角,看起来十分霸气,看来字如其人还是没错的。

洛白缨四处看了几眼,偌大的房子里好像就只有她自己,默默地将这张纸条给收起来,她吃了早饭,抱着一个小枕头去了院子里。

这里的阳光很好,她也确实没有去工作的想法,便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晒起了太阳。

洛白缨发现沈蓦是真的很会享受,在这个院子里,喝点茶,吃点点心,晒着太阳,什么都不想,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想到之前的她也是这样的生活……洛白缨突然难过了起来。

“你好,夫人?今天是我打扫这边的,没有打扰到您吧?”

说话的是个上了年纪的阿姨,但是看起来身子骨还很硬朗。

洛白缨立马站起来:“不是……我不是什么夫人,啊,你打扫……我不打扰您了。”

那人只是笑笑,没有再说话,将自己买来的东西都放进冰箱,而后开始打扫卫生。

洛白缨不知道做什么,发呆到了午饭时间。

找到了自己的手机,上面没有一个未接电话,洛白缨的眼神沉了几分,死死的捏着手机。

“吃饭了吗?”

手机突然响起,洛白缨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接通电话,那边传来男人温柔又好听的声音。

洛白缨的眼神瞬间软了下来,前几天对这个男人的骚扰还觉得不胜其烦,现在却觉得这个人真的是温柔又贴心。

“还没呢。”

“阿姨应该过去了,你让她给做点吃的,我晚上六点下班,别乱跑。”

沈蓦的话让洛白缨脸上开始发烫,这样子特别像是丈夫跟妻子交待事情的时候。

她的手无意识的摸着桌子,轻轻点头,意识到那边看不到,赶紧加了一句:“那我等你回来。”

丝毫没觉得这话有多暧昧。

沈蓦在电话这边顿了两秒,嘴角突然勾起,眸色变得温暖又明亮,惹的一边正在汇报工作的人心都跟着颤了两下。

“结束了?”

突然想起来自己还在工作,沈蓦立马变成了平时的扑克脸,面色微沉,看着眼前正在发呆的秘书。

“结束了,请您签字。”

秘书立马上前,将文件放在他面前,心里咯噔了一声,看都不敢看瞬间变脸的沈蓦,等签好字,拿了文件就跑。

这边洛白缨挂断电话之后,才猛地想起来自己说了什么,脸上的红色开始蔓延到脖子,却怎么都遮掩不住嘴角的笑意。

来这边的阿姨也早就得到了叮嘱,要她做一些好吃的。

“不太确定夫人喜欢什么样的,所以暂时都做了一些。”

“我不是……”

洛白缨还想着这个称呼,脸上更红了。

“夫人先尝尝吧。”阿姨才不管是不是呢,反正这是沈少爷第一次带人来这边,如果不是喜欢,哪儿能让人登门入室?

洛白缨无奈,只能坐下来,吃了几口,眼睛瞬间都亮了:“特别好吃!”

“那夫人慢慢享用,我的工作时间结束了,等下碗筷放在这儿,稍后有人来收拾。”

“好。”洛白缨只能自己享受这些美食了,当然了,她还没忘了给沈蓦拍一张,表示自己有好好吃饭。

沈蓦接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还忍不住笑了,这丫头就是故意的吧?

回复了一句,让她好好吃饭,他便没了时间去看手机。

洛白缨结束了中饭之后,乖巧的坐在外面,为了晒太阳,但是没想到居然睡了过去。

梦中的她,回到了很久之前……

“洛家就该死!”

“挣的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

一声接着一声的辱骂,洛白缨茫然的看着眼前那些面目狰狞的人,面上汗水一直往下掉。

“洛小姐!请问你怎么看待你母亲是靠身体上位这件事情?”

“洛小姐!……”

一个接着一个让人恶心的问题推到她面前,曾经那些信誓旦旦要陪着他们家共进退的人都变成了一张张魔鬼的面容,每个人都在逼着她做出来所谓的决定!

还没有成年的洛白缨慌张无措的看着那些朝着她逼近的人。

她的父母还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浑身烧伤也成了那些人口中的活该,死了就是他们说的死有余辜。

而她还只是个孩子,要承受来自这个世界所有的恶意。

猛地惊醒,洛白缨喘着粗气坐在那里,面上大汗淋漓,耳边是一阵轰鸣。

她抓着自己的衣服,低头看了一眼,还好只是梦。

她确实被人围堵过,但是那些人除了在她面前辱骂她的父母,她的家庭,甚至包括她本人,却都没有对她下手。

而后,姐姐就被包·养了,她们有了住的地方,即便心有不甘,却没有办法。

洛白缨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听到了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下意识的抬眸,看到沈蓦手中拎着一个小盒子,走了进来。

“沈总……”

看到她张皇失措的表情,沈蓦眉头微皱,往前走了一步,抓住她的肩膀:“怎么了?”

“没事。”

她收敛了眉眼,心跳正在慢慢平静,跟在沈蓦的后面进了大厅。

沈蓦将手上的东西放在那里,回眸看她“等下想吃什么??”

“沈总,我还是先回去吧。”洛白缨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想要回去,在这儿打扰了一天,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吃过晚饭我送你回去。”

沈蓦没有强求,瞥了她一眼,发现她脸上出了很多汗,有些担心。

“怎么出了那么多汗?”

“没事,做了个噩梦。”

看到这样担心自己的沈蓦,洛白缨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告诉沈蓦自己都经历了什么,但是她不敢。

“说说吧,说出来就不会成真了。”

关系更近

洛白缨迟疑两秒,似乎是在考虑。对于好久没有和别人说过交心话的她来说,这个人的出现就像是救赎。

她咬着牙,才将自己的伤口撕开,把那颗鲜血淋漓的心脏摆放在了沈蓦的面前,缓缓开口。

良久,洛白缨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似乎这样才能缓解心中的难过。

这两天她哭得不少,几乎将这十年来的眼泪都哭完了。

坐在沙发上,洛白缨将自己缩成一团,事情讲完了,她没有发出来任何声音,就那么静静地掉眼泪。

沈蓦猛地站起来,大跨步走向厨房。

她看着他的背影,面上一愣,突然间心灰意冷,这个男人肯定是知道过去的事情的,毕竟是商业帝国中有名的人才,肯定了解之前所有的事情。

会不会他也以为,她家的情况就像是外界说的那样,制作各种假冒伪劣产品,还有各种偷税漏税,再或者也相信她的母亲在圈子里是靠潜规则上位的?

“靠。”此时的沈蓦,把那大理石砌成的桌面上狠狠的砸了两下,死死的捏住自己的手,面上表情狰狞,倒了杯水喝了下去,才让恼怒的情绪缓解了一些。

正准备出去,蓦地听到关门的声音,他心里一咯噔,赶紧跑了出去。

“你干什么?”

大跨步过去,沈蓦哪儿还顾得上自己的形象,猛地拉开门,抓住洛白缨的手腕,特意避开了她受伤的胳膊。

洛白缨挣扎,下意识的要甩开他的手,结果被拉回来。

“还没吃晚饭呢!”

一想到男人刚刚冷着脸走了,洛白缨的心脏像是被人用针扎了一样,密密麻麻的疼,还不能一吐为快。

“听话。”沈蓦无奈,干脆直接将她抱起来。

突然腾空的洛白缨下意识的搂住他的脖子,面上多了几分惊慌失措:“你干什么?”

“你不乖乖回来,我只能这样了。”

沈蓦打开门,将她抱到了沙发上,怕她再次溜走,干脆也不动了,直接按住她的双手,压在沙发上。

“你放开我!”

洛白缨面上红了几分,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了,她都能感觉到沈蓦的呼吸,热乎乎的,喷洒在她的脸上。

“那你还跑吗?”

当务之急还是让两人的距离拉开,洛白缨趁着沈蓦松手的时候,赶紧坐直了身体,并且往旁边坐了一些。

“哭什么?”沈蓦一侧眸,又看到这丫头眼睛发红有些哭笑不得,刚刚的怒火也完全消失了。

“你刚刚为什么走?”

被问的一愣,男人哭笑不得,摸摸她的头发,语气温柔,动作更温柔:“我怕吓到你。”

被这个理由弄得也是有点懵,盯着他看了半天,就等着他下一句话。

沈蓦沉吟半晌,很无奈的说:“我刚刚很生气。”

闻言,洛白缨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腕:“你生气什么,我都没生气呢。”

“心疼你。”

脱口而出的三个字让两人都愣了一下,洛白缨的耳朵瞬间红起来,下意识的松开手,眨巴眨巴眼睛,没敢说话。

沈蓦看了她一眼,眼睛还是红红的,猛地站起来:“我去给你拿冰袋。”

一旁的洛白缨也知道自己现在很狼狈,点点头,看着他站起来,心里莫名觉得那后背非常的厚实,要是趴上去的话,肯定很舒服。

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弄得一惊,洛白缨赶紧收回来自己的眼神,但是眼角余光还是忍不住朝着那边跑。

等到他拿了冰袋回来,她才收回来自己的目光,静静地坐在那里。

沈蓦将冰袋放在手上,看着她。

“怎么?”

洛白缨伸手要去拿,结果被他躲开了。

男人将她猛地拉过来,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小,相互交换着呼吸。

洛白缨身体一僵,下意识的后退,而沈蓦顺势往前,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本来沙发就挺大的,洛白缨躺上去还要很多位置,而沈蓦便趁着这个机会,凑近她,看着她迷茫的眸子,轻声道:“闭上眼。”

“不要。”

洛白缨被这个姿势弄得有些脸红,还想着后退,但是人都被沈蓦按着躺在了沙发上,根本没有后退的空间了。

沈蓦轻笑一声:“这两个字不要乱说。”

洛白缨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脸上更红了,而等到那冰袋敷在她眼睛上的时候,才让意识清醒了一些。

沈蓦尽量让自己的重量不要压到她,垂眸看着这个乖巧在自己身下的丫头,心里有一丝激动,迟早有一天,这个丫头会完全属于他。

“你想吃什么?”

在洛白缨的再三请求下,沈蓦终于将冰袋递给她,让她自己来敷。

听到这个问题,洛白缨一愣:“还能点单的吗?”

“能。”

沈蓦已经穿上了围裙,看了一眼冰箱里的东西,心里已经有了思量。

洛白缨拿着冰袋,也凑近冰箱,上下看了几眼,面上多了几分惊奇:“你还会做饭?”

沈蓦垂眸看着才到自己胸口的丫头,嘴角抽了一下,捏捏她的鼻子:“有时候忙到很晚,只能自己动手了。”

洛白缨眨巴眨巴眼睛,暂时忽略了这个很亲密的动作,跟着沈蓦去了厨房。

以为这丫头得到了答案之后会出去,沈蓦没想到,一转身,这丫头就站在他的身后。

没来得及躲开,洛白缨就被沈蓦的胳膊困在了门和他的胸膛之间。

沈蓦慢慢的靠近她,凑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去外面乖乖坐着。”

被这低沉的声音弄得耳朵发痒,洛白缨乖巧的点头,逃似的去了外面,嘴角的笑意怎么都压不下去。

沈蓦看着她,想了一下,拿出来几种水果,做成水果捞,放在碗中,端了出去。

“这是什么?”

“吃就知道了。”沈蓦拿起来叉子,递到了洛白缨的嘴边,上面扎着一块黄桃。

洛白缨下意识的张开嘴,入口清爽又甜甜的味道让她眼睛一亮。

面前的沈蓦盯着她的唇,眼睛微眯,猛地将她按在沙发上。

“沈总?”洛白缨猝不及防,口中的黄桃都没来得及咽下去,愣愣的盯着这个突然发起进攻的男人。

洛白缨, 沈蓦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