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系统之开局成王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4

系统之开局成王 已完结

系统之开局成王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陈凡, 姚钰

精彩试读:只见陈凡拿着打狗棒使用起了打狗棒法,只见在超越熟练度满级之后,威力不止强了几十倍,虽然只是在神级斗图系统上,但也让人看了胆战心惊,不由得让观众发出来感叹。“第一式......”“第二式......”“......”连着十式下来都没打中,这时的陈凡体力有点不支,明明都要打中,都直接被他一个转身躲掉,可现在对手没打中,体力也消耗了一大半,陈凡大概猜出来《青乌续》作用,可以看穿敌人的破绽,然后进行攻击和躲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比试要输吗

“喂,小凡吗?清明节回来吗?你还是回来下吧。”

“妈,这是当然,我一定会回去的。”

或许现在只有黄胖子看得见陈凡泪眼朦胧的样子。一切的心酸,一切的痛苦,只有在现在才能真实的表达。

第二天,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陈凡收拾好大包小包前往动车站,或许是归家心切,一切都变得急匆匆的样子。

在动车上的陈凡望着这一片广阔的土地,望着这一片从小到大玩耍的故乡,还有那寄予我无限希望的人,想到这,潜藏在心中的情感在一次爆发出来。数不清的忧伤,数不清的惆怅,为了考上理想的大学自己自己付出了多大努力,可以现在却还要受他人白眼。含辛十几载,到头来回到故土时,还是一无所成。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真正内心情感底线时又有几个人能挡得住呢。

“不行我要变得更强,不能让关心我的人失望。”

这时他拿出了手机,他知道如果在以前即使自己在儒弱,自己也不曾会去改变,但现在一切都不同,因为它,他赢得老师同学们的信任,因为它,他获得了姚钰的好感,也正是因为它,打击了马军的嚣张跋扈。

“滴滴滴”

“你们好,有新好友进群。”

“这不是系统提示音吗?竟然还能有新人进群。”对于之前或许还有些悲伤,但现在在这斗图系统群中,至少大家都是平等的,也没了之前的忧伤。

“俺布衣少年赖布衣,曾事祖师庄子阁下云游仙境,如今已成仙风道骨,能望气观风水,有自传《青乌续》一部。”

张仲景:“你这文绉绉的干啥累,别说我们欺负你,你就当我们小弟吧。”

欧阳锋:“这应该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大家不用管它。”

洪七公:“这刚从精神病院出来的,谁有电话,快把他带回去。”

“.......”

所有人都是一脸无奈。

赖布衣本来就不爽,要不是师傅要他来多收点秘籍他肯定不会来,可现在还被人当做sb看,一脸不屑道:“我祖师是庄子阁下,不是那死猴子。”

陈凡道:“兄弟,你还真是耿直啊,哈哈哈哈。”

“你就是陈凡啊,俺在斗图系统战斗排名表上看到你了,你战斗力第一,你不怂的话我们就来比比。”

“斗图系统里还有这东西啊,我竟然不知道,我先缕一缕,有点懵。”

在斗图系统中确实有这东西,排名表是按照胜负制,胜利方在获得失败方武器或者秘籍时,还能取代他的排名位置,而第一名所拥有的的东西往往是最多或最好的。紧接着第二名就是就是张仲景,看来他没用手枪做什么好事,一下子就跃居第二。

“咦,我的斗图币怎么有这么多呀。”

系统:“由于你在上次使用《打狗棒法》中,熟练度与经验超过了百分之百,系统额外赠送您一百个斗图币。”

张仲景:“哇,你这小弟太不懂事了,竟然还和我们前辈比试,前辈,别怂就是干。”

“这张仲景老滑头,想测试测试我的实力,说不定还想把《伤寒论》赢回去,即使这小白输了他也没什么损失的,真是城府太深了。”

陈凡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好,我们比比,不过要等等。”

随即点开斗图系统的兑换商城,“咦,竟然有限时兑换黄金AK47,哈哈哈这可比捷克强多了,还是再换些草药和打狗棒,反正钱多的没处花。”

赖布衣一脸不屑:“我开了间房间,你好了进来吧,看看你这战五渣。”

“呵呵呵,马上来。”

一进房间,弹幕刷不停,人数还在增加,不过在所有人眼中,赖布衣肯定是输家。

“吐血,整个系统群的人都来了,这那输了不是很尴尬,而且在这斗图系统群中将永无出头之日,不能输。”陈凡默默的告诉自己。

“出手吧。”只听见赖布衣令喝一声。

只见陈凡拿着打狗棒使用起了打狗棒法,只见在超越熟练度满级之后,威力不止强了几十倍,虽然只是在神级斗图系统上,但也让人看了胆战心惊,不由得让观众发出来感叹。

“第一式......”

“第二式......”

“......”

连着十式下来都没打中,这时的陈凡体力有点不支,明明都要打中,都直接被他一个转身躲掉,可现在对手没打中,体力也消耗了一大半,陈凡大概猜出来《青乌续》作用,可以看穿敌人的破绽,然后进行攻击和躲避。

“这该怎么办。”

再加上周围人看出陈凡处于弱势,有些人已经有点不耐烦,这让陈凡心中更加着急。

只见陈凡从百宝囊中拿出了回复药水,主角buff竟然在这时候体现了,体力值瞬间爆棚再次拿起打狗棒。

“你再来几次也无益。”也从百宝囊中拿出来金箍棒,迎面而上。

电光火石之间,只见赖布衣全身发软,瘫倒在地。

“你竟然放毒,还要不要脸。”赖布衣一脸鄙夷道。

“哈哈哈,这不是毒,只是麻沸散而已,就不信你还能躲得过。”

只见赖布衣刚想从百宝囊中拿出恢复药水,陈凡手持AK47冲锋枪,一顿扫射,那血腥的场面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滴”

“恭喜陈凡获得胜利,您将获得《青乌续》一部,还可以用斗图币兑换失败方的所有物件。”

一瞬间系统空间瞬间炸屏。

“就知道前辈会赢,真是太精彩了。”

而此时的张仲景只有默默发呆。

这时的陈凡想试试《青乌续》的作用,轻声对着百宝囊:“提现。”

“滴,恭喜您成功提现《青乌续》一部”

姓名:陈凡”

“性别:男”

“技能:《青乌续》”

“熟练度:100/100”

我回家了

经过几次使用之后,陈凡渐渐适应,并且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大量的信息涌入头脑,而更为奇特的事情出现了,仔细观察不难发现陈凡的眼睛蒙上了一点金色,外界的事物变得十分清晰,其他人的动作在他眼里变得十分迟缓,十分容易捕捉,和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陈凡明白这秘籍的作用远不止这些。

“咦,这人怎么乌云罩顶,这人将有祸事发生。”

或许是出于同情,或许是出于善良,那人得到陈凡善意的提醒,但却毫不在意,这也使得陈凡十分无奈。

归家总是迫切的,此时的陈凡已经是惴惴不安,自从去了大学就没回过故乡,因此对于家乡陈凡有他独有的情怀。

“干嘛要回来,这地方又脏又臭,自己来就好了,还非要拉着我来。”旁边一年轻女子一脸嫌弃道。

看来是旁边男子想回家,结果没想到却遭到这劈头盖脸的一脸嫌弃,显得无可奈何。

“女士,我看你印堂发黑,眼睛突兀,两唇发紫,最近定有大事发生啊,你可要当心。”陈凡一脸担忧道。

当然,陈凡也不是骗她的,自己学会了《青乌续》根本没有骗他的意义,而且陈凡也没有骗人的习惯。

“小小年纪不学好,非要学什么江湖骗子,你说你骗了多少人了,还敢来我这。”

这下倒好,本来是善意的提醒,这倒成了自己的不对,不过想想也罢,毕竟非亲非故的别人凭什么相信自己啊,想到这陈凡也释然了。

“小兄弟,那这该这怎么办才好?”

陈凡一脸疑惑,竟然有人会相信自己。

“你想死吧,这都信,都是骗人骗钱的知道吗?”年轻女子厌恶道。

“滴,最后一站到了,请乘客们安全下车。”

“你这些天要时刻待在你太太旁边。”陈凡无奈道。

还没等陈凡说完,那女子就揪着那男子下车了。

陈凡暗想到:希望你有听到吧。

陈凡收拾完行李,踱步离开了车厢

终于快到家了......

“妈,我回来了。”

“你这小崽子还舍得回来啊”

“妈,我知道错了,这不是回来了吗?”

“别说那么多,快进来吃饭。”

童年的记忆又再次荡漾在心头,曾经为了找我吃饭也没少追我几条街,可现在双发鬓白,却再也跑不动了,眼泪盈眶,却硬生生的被止了回去。不管是故乡的风景还是母亲的守望,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美好。

没了都市的繁华,却也没了忧愁烦恼,带来的却是乡村独有的气息,还有农民的朴素。

“伯伯,早啊!”

“小凡,早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

“我是回来扫墓的。”

“那我们一起去看看祖宗的墓吧。”

就这样,陈凡与他大伯边走边聊,聊起近年来家乡的变化,聊起了在学校的生活,一切正如他所料,在离开几年内,家乡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发展的速度着实让陈凡惊讶。再走到里祖宗的墓不远处的地方,所有人都停下了静静盯着。

“发生什么事了?”大伯疑惑道。

原来因为隔壁镇拆迁,想要修路,正好从祖宗墓后面修了一条,结果把祖宗墓给刨了。

“这群人渣,怎么刨人祖宗墓,不怕断子绝孙吗?”大伯忿忿道。

这让陈凡也着实生气,想致富先修路,可没想到招呼都没想到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做了这种缺德事。所有人都拿起铁锹,都准备干架。

大伯:“你们先等等,这种事先以后在说,现在主要把祖宗的墓修好,可主要现在把墓刨了,恐怕已经破坏了风水,你们谁去隔壁二龙山道观把王道士请下来帮我们祖宗看看风水。”

半晌之后

“大伯,道童说王道士出门去了不在观内。”

“这可怎么办呀,总不能让祖宗凉着后背过清明呀,明显是不敬啊。”大伯着急道。

“大伯,要不让我试试吧,我在课余时间有看过风水这方面的书,应该没问题。”陈凡直言道。

“小凡,不要逞强,祖宗的事情岂能儿戏。”

“我真可以,相信我。大学不是白念的。”

二伯在大伯附近悄悄说了几句,嘀咕道:现在也没办法,蛮试试吧。

“好吧。”

只见陈凡对着手机,打开了百宝囊,点了《青乌续》,轻声喊道:“提现!”

只见陈凡眼睛泛着金黄,看到祖宗的坟墓确实有一团青烟升起,他很快明白风水肯定是被破坏了,随即对着大伯吩咐道:大伯,你去弄三棵万年青,三棵菊花,还有一张白纸,顺便找人把后面刨得坑给填上。如果不明白的人肯定以为陈凡是一个风水大师。站在一旁的大伯完全呆住了,他没想到站在身边的这名大学生会转变的这么快,急忙找人去准备。

“万年青摆这,菊花摆这。”陈凡将一件件事交代好。而后将白纸折成千纸鹤,做完所有之后将千纸鹤在祖宗坟前一烧,只见坟墓不在吐露青烟,相反,绽放出奕奕光彩,当然这也只有陈凡看得见,在其他人眼中,着就像小朋友玩过家家,和之前没区别,只是摆了几棵盆景,还有把洞填了。

“老陈,听说你找我有事,怎么了?”只见一个挂满白胡须,拿着拂尘的老人急匆匆而来。

“老王啊,本来......,现在没事了。”大伯解释道。

只见那个王道士往身后一看,顿时惊呆了。

“这......这谁做的,此生我还从未如此完美的风水,请问这位高人在哪里?”王道士急促的问道。

本来是不打算打击陈凡的自尊心,先让他随便坐一下,然后想等王道士回来之后在进行观望观望,谁也没想到王道士会说出这番话,这无疑是给陈凡最高的评价,而且是连王道士都无法企及的高度,要知道王道士二十岁从事这份行业,看过的风水数不胜数,而如今已经七十岁高龄了。

陈凡, 姚钰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