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幻想时空 > 我为魔君种情蛊

更新时间:2021-04-10 14:49:43

我为魔君种情蛊 已完结

我为魔君种情蛊

来源:掌中云 分类:幻想时空 主角:容深, 程修

精彩试读:于是一人一鬼下一个落脚点就定下来了,照着马车的速度,要到鲤城还要走一天,中午的时候经过一个镇子,容深带着程修下去吃饭,吃了饭又带他逛了逛。“抓小偷!快抓小偷啊!”前方叫嚷声传过来,容深下意识的将程修往自己身边拉,旁边就有一个人影跑了过去。没跑几步突然摔倒在地上,追在后面好几个人趁机扑上去,把那个偷了东西的男人压在地上。“哎哎!你们小心点!别把我的宝贝给压坏了!”腰圆肉多的男人从后面跑过来,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急声说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睡觉的棺木可比这个华丽多了

她可以直接出手逼出村长体内的恶鬼,可手段势必会比景岑残忍得多,不到万不得已,容深并不想那么做。

好在景岑并没有发现她并非人类的身份,只误以为她也是个修道的。

世间降妖除魔捉鬼的,本就不拘男女,这样的世家门派并不少,甚至还有不少散修,只要容深阴气没有泄露,就难有人发现她的真实身份。

这也是容深敢带着程修在人间四处走动的原因。

至于眼前的蒋新河,容深捏死恶鬼的时候,发现他刚吞了蒋新河的魂魄还没来得及炼化,想起往日蒋新河给程修送过不少吃的,所以容深用法子暂时保住了蒋新河的魂魄。

现在魂魄归位,蒋新河的身体渐渐恢复生机,胸口开始起伏,再好好休养一阵子,日后除了身体会虚弱一点,并不会有什么事情。

容深没有要等蒋新河醒来的意思,将他的魂魄归位之后就转身离开了这里。

程修看见她出来,上前几步拉着她的手,仰头看她。

容深没忍住笑了笑,牵着他往村口走去,原本村头有一棵大树,现如今那棵大树却倾倒在一边,树根腐烂断裂,底下露出一具也已经腐烂的棺木,棺木早就被村民们打开了,里面的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可就是那天上午,这棵大树忽然倾倒,这具空的棺木被人打开,村子里留迎来了祸事,只是后来请了个假道士,却将所有怪责到容深身上,说那具棺材之所以是空的,是因为本该躺在里面的容深已经跑了出来。

裹着严实的车夫坐在马车外面,程修自己爬上马车,容深跟着上去,袖袍一挥,那具棺木也好,枯死的大树也好,顷刻间被业火烧的干干净净。

她睡觉的棺木可比这个华丽多了。

容深在心里不屑的嗤笑。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村头阴云散去,圆月高悬,马车哒哒哒的往镇上跑去,有关于镇河村的一切都被容深和程修抛在了身后。

村子容她和程修住了三年,她虽然没能保住全村人性命,但好歹也护住这个村子那一点生机,没让它完全湮灭。

否则,早在景岑和宋越找过来的时候,这个村子就没有一个活口了。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容深在小桌上摊开了一张地图,一手支着头,手指在地图上滑来滑去。

天已经大亮,马车早就连夜经过了镇上,也没有停留,继续往东走。

程修坐在旁边,刚吃了早膳,视线跟着她的手指动。

没人唤醒记忆石,容深就没有确定要去的地点。

“去这里。”程修突然伸手,指着一个地名说道。

容深凝目看过去,“鲤城?”

于是一人一鬼下一个落脚点就定下来了,照着马车的速度,要到鲤城还要走一天,中午的时候经过一个镇子,容深带着程修下去吃饭,吃了饭又带他逛了逛。

“抓小偷!快抓小偷啊!”前方叫嚷声传过来,容深下意识的将程修往自己身边拉,旁边就有一个人影跑了过去。

没跑几步突然摔倒在地上,追在后面好几个人趁机扑上去,把那个偷了东西的男人压在地上。

想要一个深深

“哎哎!你们小心点!别把我的宝贝给压坏了!”腰圆肉多的男人从后面跑过来,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急声说道。

男人发福的厉害,跑动的身上的肉一颤一颤的,穿的倒是富贵,就是看他一路跑过来,左右晃动,好像随时会晃到旁边人身上去。

这要是被晃到,也会疼吧。不少人心里暗想着,但注意力又被男人嘴里的话吸引了过去。

似乎被偷走的是一件很重要的宝贝。

一听说是宝贝,周围的人都不走了,盯着别抓住的小偷,想看看他偷的到底是个什么宝贝。

容深拉着程修站几步远的地方,刚好看得清楚,她对那个所谓的宝贝倒是一点也不好奇,只是在发福的男人从身边跑过时拧了拧眉,把程修往身后拉了拉。

“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啊。”男人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了容深的动作,停了下来,笑着朝容深道歉。

这个男人长得很面善,虽然发福的厉害,可笑呵呵的模样,怎么看怎么都不会让人生出厌恶来。

“没事。”容深淡声说了一句,拉着程修转身离开。

可那个男人却紧跟了几步,说道:“姑娘,刚刚惊到你们了吧?不如让在下好好赔礼道个歉。”

“我们并没有被惊到。”容深停下来转身说道,她目光越过男人看着小偷那边,“你不去看看你的宝贝吗?万一被损坏了呢?”

“啊!对对对!我的宝贝!”男人像是突然被惊醒,忙转身往小偷那边跑去,再也顾不得提什么赔礼道歉的事情了。

容深牵着程修离开,走了没多远,在一个捏糖人的铺子前停了下来。

“想捏什么?猴子还是老虎?”容深低头看着程修。

程修目光在那些已经捏成的糖人上扫过,最后仰头看向容深,抿嘴笑道:“想要深深。”

“捏一个我?”容深眉心微蹙,看了看老板,不确定的问道:“老板,能照着我的样子捏吗?”

“可以的。”老板是个胡子花白的老头,他笑着点头,手上已经动作起来了,手指灵活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老人。

容深原本还有点怀疑,看着糖人在老人手里渐渐成型,她才放下了那点怀疑,和程修等着。

身后有人来来往往,突然听见走过的一个人和同伴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原来就是个用来演皮影戏的影人。”

“可能我们不觉得是个宝贝,但对于那老板来说,吃饭的家伙,就是个宝贝吧,说不定还是人家里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呢。”

“可能吧,反正那样的宝贝我可看不上眼……”

说话的人走远了,说的话也远去了。

容深还在看老板捏糖人,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看了,她还是觉得很有趣,小小的糖人穿着墨蓝的衣裙,腰间垂着一个玉坠,玉坠很精致不凑近了看看不清是个什么东西,有点像是一盏长灯笼,这些细节老板没有捏出来,但捏了个形状。

程修接过来,看看糖人,又看看容深,抿嘴笑了。

容深付了钱,问他:“像我吗?”

“有点像。”

“那以后我不在的时候,让这个糖人陪着你。”容深随口说了一句。

程修嘴角的弧度却落了下去,认真的看着她,摇头,“不要。”

容深问他,“为什么不要?”

小说《我为魔君种情蛊》 第16章 她睡觉的棺木可比这个华丽多了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