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梦醒时人走茶凉

更新时间:2021-03-31 12:07:15

梦醒时人走茶凉 断更

梦醒时人走茶凉

来源:掌中云 分类:婚恋生活 主角:慕尧煊, 沐念初

精彩试读:真是笨女人!慕尧煊刚毅的眉微扬,嘴唇边划过若有似无的笑意,看着那娇小的身子,消失在浴室门外。一整夜两人各怀心思,慕尧煊听着耳边浅浅的呼吸声,黑眸明亮异常。很快,他就用不着轮椅了,只是这女人似乎在同情他,还算是有点良心。“啊……我的衣服呢?”才刚过七点,沐念初就精神奕奕地爬了起来,十分钟快速地洗脸刷牙,却在拉开衣橱的瞬间,傻眼了。“扔了,都是些什么破布,没点品味!”懒洋洋的声音,丝毫不以为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对你没兴趣

从身体深处突然而来的燥热,让慕尧煊有些口干舌燥,俊美的脸颊俯身,凑近了一些,很快鼻尖萦绕着她身上那种清冷而好闻的气息,令人沉醉。

沐念初醒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么诡异的一幕,慕尧煊那张俊美的脸,在她眼前放大,常年冷漠、不苟言笑的脸居然在笑,深邃的眸子里透着要将人拆吃入腹的浓厚欲望,简直比见鬼还渗人。

太惊悚了,沐念初呆住,差点没再次晕过去。

“你……你干什么?”

沐念初一骨碌翻身而起,双手环胸,下意识的保护姿势,额头上的冰袋因为她剧烈的动作,掉到地上。

“放心,我对你这干巴巴的身材没兴趣!”

只是一秒,慕尧煊就恢复了以往的冷漠、沉静,眸子里似乎还有些鄙视。

沐念初咬咬牙,算了不和他计较。

沐念初不知道怎么晕倒的,但醒来的时候居然在慕尧煊的办公室,这让她分外惊奇,不过她也懒得问慕尧煊,两人回来的一路上,气氛沉默的有些窒息。

方城时不时地撇一两眼后视镜。

慕尧煊黑着脸,薄唇紧抿,索性阖上眼眸休息,而沐念初则两手扒在车窗,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就好像身旁坐着的人是根木头一般……

方城心里徒然升起一种无奈,他跟了慕尧煊这么多年,还从来没看见慕尧煊,这么情绪不稳的一面。

办公室发生的一幕,更是让他惊得眼珠子都掉了,看来夫人真是慕总的克星啊。

回到了慕家别墅,沐念初头也不回地往她自己的房间走去,身后慕尧煊黑着一张脸,看着那女人目中无人的样子,火气翻腾。

前一天多家公司拒绝了沐念初的面试,第二天,原本按照沐念初的计划,还打算再出去一天,结果早上的时候就接到了电话。

“对对,我是沐念初。”

电话那边传来温柔的女声,说了一长串话,但沐念初脑子里只回荡着对方一句话,你被录用了。

……

“真的吗?明天就可以去上班了吗?好的,我会准时到的。”

挂了电话,沐念初大笑着扑到床上,抓着枕头上下抛了好几下,脸颊边有着浅浅的梨涡,看起来分外可爱,好不容易平息了情绪,她才有些后知后觉,调皮地伸了伸舌头,捂着嘴巴。

屏气凝神地听着,隔壁慕尧煊的轮椅从房间出来,似乎是进了书房。

慕尧煊在经过沐念初房间的时候,听着女人欢呼的叫声,眼底也晕染了一层笑意。

第二天一早,沐念初就准备妥当,望着镜子中女子黑发红唇,干练精神的模样,在心底说了句加油。

下楼的时候,她终于是坐在了餐桌上,抓起盘子中的蒸饺吃了几口,慕尧煊侧目看着,沐念初小口小口地吃着蒸饺,就像小动物一般,洁白整齐的贝齿留下一小排印记,十分可爱,不由莞尔。

只是慕大少爷就算高兴的时候,脸色也是有些阴沉,因此外人很难把握到他的情绪变化。

“我要去上班了。”沐念初吃完了一抹嘴,又抓起牛奶呼噜噜喝了几口。

“上什么班?”

慕尧煊眉目一凛,有些不悦。

“我只是通知你一下,毕竟么,你也是我的老公。”

‘老公’这俩字,沐念初说的有些咬牙切齿,不过某人听在耳朵里,却是有些悦耳,还想多听这个女人叫几次。

“你也能找到工作?我没记错的话,你一毕业就进了沐氏集团,似乎这几年在公司也没什么建树,靠的还不是沐氏千金的名头。”

慕尧煊一如既往的毒舌,双手拿着报纸翻阅着,眼皮都没抬一下。

“你……”

不许生气,不许生气!

沐念初在心里默念了几声,随即扬起脸蛋,满脸的笑意,斜飞的眼角满是风情,慕尧煊抬起头,对上那双自信、灵动流转的双眸,不由一怔。

“我有没有什么建树,就不劳慕大少操心了,我现在要去工作了,拜拜!”

说完,沐念初就起身往门口走去。

“中暑还没好,又往外跑什么?”

“你是在关心我?放心,我没那么娇弱,反正也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了,从此以后我要凭我的双手创造财富。”

沐念初说完这句话,才觉得自己有点儿脑残,随即懊恼地皱了皱修挺的鼻子,和慕尧煊说这么多是干什么,他就只会嘲笑她不自量力罢了。

结果让沐念初意外的是,慕尧煊居然什么也没说,只淡淡地看着她:“我让司机送你。”

“咳……不用了,我打车去就行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慕尧煊那双深邃中,带着冰蓝的眸子,专注地盯着她,墨瞳里似乎藏着溺水般的温柔,她就觉得有些心跳加快,于是很没出息地选择落荒而逃了。

一定是错觉,慕尧煊怎么会那么温柔地看她,真是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看着沐念初仓惶逃走的背影,慕尧煊心里叹了口气,这女人还真是一刻都闲不住,早知道让公司那边迟几天通知她去上班了。

进了昨天来过的公司楼下,沐念初被人事部门的经理领着登记,去所在的部门报道。

沐念初因为当时在大学除了学过企业管理之外,还多选修了一些语言学科,意大利语她倒是比较精通的,正好这家公司走了一名翻译,于是她替补了上来。

因此她抱着一叠资料,去了商务部报道。

商务部的杨姐性子比较和蔼,见人便是满脸笑意,令人如沐春风,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

“小沐是吧,昨天人事部刚和我说过,我看看你的资料。”

沐念初赶紧将自己的档案,放在了杨姐桌子上,而后静立在一侧等待着。

“嗯,不错,今天先给你一些资料,你先熟悉一下公司的业务。”

“好的,杨姐。”

商务部的办公室不是很大,中央是双列的格子间,员工都身形端坐,神色认真地工作着,组长何蔓将她安排在座位上,又关照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沐念初瞅瞅四周环境,虽然格子间很小,电脑也比较旧,即使开着空调,这么多人还是有些闷热。

但这感觉还不错,沐念初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对于这个公司,她并没时间了解多少,只是匆匆一瞥,但好歹是被拒绝了多次面试,现在好不容易收留了她,所以她心里还是有些感激的。

虽然以往的职位可是比这高出了不知道多少倍,但那些都已经是过去了,从现在开始她要努力地一点点靠自己拼搏。

就算是不让慕尧煊看扁,她也要争这一口气,沐念初暗暗下决心。

上午的工作十分简单,同事之间也比较好相处,沐念初以往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

在沐氏集团,她既是千金的身份,又是上司,员工对她大多都敬而远之,此刻和这么多人一起共事,让她心里也生出一种满足感。

吃饭的时候,何蔓又特别关照她,拉着她一起去食堂。

“以后你叫我蔓姐就行,我们商务部的人是最好相处的了,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

“谢谢蔓姐。”沐念初乖巧地回答。

正好是中午吃饭的时间,电梯前等了许多人,何蔓和沐念初两人被人群包围,突然间电梯口出现一阵骚动。

“哎,你看见没,那个男人好帅啊。”

“对对,咱们经理前边的那人,似乎坐着轮椅,哇,但一点都不影响那浑身的霸道总裁气息啊!”

“你一天霸道总裁爱上我看多了吧,放心就你这样的,人家才不屑看一眼呢。”

穿着露背红裙,身材火辣,留着大波浪卷发的女人,眉眼一横,撩了撩头发,嗤笑一声。

“杜丽娜,你以为你这样的,人家就能看上了!”

前边吵了起来,还有一些人正小声劝着,叽叽喳喳地吵得不可开交。

隐约听见,好帅,轮椅之类的字眼,沐念初心里一跳,下意识地就朝众人的视线望去。

可惜,她被人挤到了墙角,努力地伸着脖子,踮起脚尖,却正好看见隔壁的专用电梯,门将将关上,连点背影都没瞧见。

沐念初莫名有点小失落。

在想什么呢,慕尧煊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她当时投简历的公司,都是找的和慕氏集团完全没半点关系的公司,不可能会碰见慕尧煊的才是。

挤着地铁回了家,沐念初只觉得全身散架了一般,白皙美艳的脸上,汗水直流。

正准备上楼的时候,慕尧煊唤住了她:“过来。”

沐念初美眸转了又转,实在揣摩不出来那讳莫如深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不情不愿地换了鞋子走了过去。

“晚上伺候我洗澡,还有你房间的东西我让人搬到了主卧。”

慕尧煊说这话的时候,俊美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倒是沐念初瞪着眼眸,翻来覆去看了他好几遍,确认眼前这人到底是不是慕尧煊。

“别想多了,我只是不想父亲知道,我们还分房睡。”

说不出来是什么心情,沐念初只觉得心里堵得发慌,浓密的睫毛垂下,遮住了眼里闪过的失落。

“哦,原来这样啊。”

让人心疼

本来沐念初心里还有点小雀跃的,停了这话也不由得一落千丈。

上楼一看她的房间,果然东西都搬空了,主卧她进来的次数不多,不过这卧室的设计倒是分外的豪华,十分宽敞,采光度也比原先的房间好了不止一倍。

临睡前,沐念初照常伺候慕尧煊沐浴。

浴室内,瓷白的大浴缸,两个人进去绰绰有余,沐念初站在门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颊微微泛红。

“放水啊,干看着水就满了吗?”

身后传来慕尧煊的声音,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杵在门口的女人,俏脸上泛起红晕,显得异常的鲜嫩可口。

沐念初一怔,立刻反应过来,嘴里含糊不清地答应着,“唔……知道了。”

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儿童不宜的事情啊。

真是自作多情,慕尧煊都明确表示了对她没有丝毫兴趣,结婚到现在也根本就没碰过她,她一定是得了妄想症。

沐念初蹲下身子,手上动作熟练地帮他脱了衣服,解开皮带的时候,沐念初感觉到头顶上一道灼热的视线,紧紧地锁住了她。

“呃,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盯着我?”

虽然帮着慕尧煊脱了很多次衣服了,此刻被那双深邃沉默的眼神盯着,沐念初还是会心跳加速,面红耳赤,手中的动作也变得有些磨磨蹭蹭的。

许多天和她冷战,两人见面都俱是冷淡地瞥一眼就别开了脸,此刻被那柔弱无骨的小手不经意间擦过他的大腿、胸口,撩起了阵阵火星。

像羽毛轻轻地在心里拔弄着,慕尧煊死死压抑的欲、望,腾地一声就爆发了。

“磨蹭什么,快点!”

慕尧煊忍不住催促,嗓音沙哑,却在低头的时候,又恰好从她敞开的衣领看下去,那无限的风光,就在慕尧煊眼前晃来晃去。

啧,这什么破衣服,领子开这么大,一眼便能看见乍泄的春光。

慕尧煊闭了闭眼,墨黑的瞳中,早就不复清明,黑沉沉的似乌云压顶。

被慕尧煊一催促,沐念初就有些心急,偏偏这拉链死活拉不开,也不知道是卡住了,还是坏掉了。

“以后不许穿这身衣服!”慕尧煊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沐念初还在和拉链抗争,闻言倒是不在意地哼哼几声,手中的动作不停,真想拿剪子来剪掉。

慕尧煊见她低着头,眼睫垂了下来,在如玉的肌肤上,投下小块阴影,乖觉温顺的模样,眉头不自觉的舒展开了几分。

只是这女人丝毫没觉得自己姿势不对,眼前这副场景有点儿太让人血脉膨胀了,慕尧煊终于是忍不住了,偏偏这女人还义正言辞地和拉链抗争,而他腿间的欲望就这么站了起来,精神抖擞。

“……”

沐念初清楚地看到了某个部位,蠢蠢欲动,似乎有点儿不一样了,尴尬地抬起头来。

却正好对上慕尧煊那双被欲、望煎熬,通红的眸子,感觉到他呼吸蓦然急促起来。

“那个,你这拉链……唔……”

还未说完,后半句话,被迫咽了回去。

慕尧煊俯身,指尖捏着她的下颌,稍微用了些力,将她脑袋拉到身前来,沐念初摆脱不得,只能如同砧板上的鱼一般,任某人为所欲为。

经过上次在小岛上,那点微不足道的经验,沐念初总算在他狂风暴雨的攻城掠地之下,学会了呼吸。

一吻末了,慕尧煊放开了她,两人都是气喘吁吁的模样。

沐念初更是小脸通红,水润的唇微勾,犹如粉莲徐徐绽放,嗔怪地瞪了慕尧煊一眼,明艳动人,眼角眉梢俱是平日难得一见的风情。

那一刻,慕尧煊真想狠狠地将她抱在怀里,或者禁锢一般地压在身下,让她全身心都属于自己,不让别人看见哪怕一分一毫。

下一秒他双目微沉,目光微不可察地划过双腿,不,现在还不是时候。

沐念初本来心里‘咚咚’直跳,脑袋都有些晕眩,仓惶地站了起来,后退几步,靠在微凉的墙壁上,身体烫的有些吓人。

她这是怎么了?

低头朝着罪魁祸首看去,却正好看见慕尧煊眼眸不经意地扫过双腿,脸上的神情在她看来,更多的是懊恼和沮丧。

沐念初的心里狠狠地被刺了一下,慕尧煊的双腿因为意外瘫痪,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好。

室内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沐念初第一次心里有点同情这个男人。

“你的拉链好像坏了,我去拿剪刀来。”

似乎是不想慕尧煊看见她这副哀伤同情的表情,沐念初下意识地找了个借口逃离了浴室。

真是笨女人!

慕尧煊刚毅的眉微扬,嘴唇边划过若有似无的笑意,看着那娇小的身子,消失在浴室门外。

一整夜两人各怀心思,慕尧煊听着耳边浅浅的呼吸声,黑眸明亮异常。

很快,他就用不着轮椅了,只是这女人似乎在同情他,还算是有点良心。

“啊……我的衣服呢?”

才刚过七点,沐念初就精神奕奕地爬了起来,十分钟快速地洗脸刷牙,却在拉开衣橱的瞬间,傻眼了。

“扔了,都是些什么破布,没点品味!”懒洋洋的声音,丝毫不以为意。

“谁准你动我的东西了,你这人讲不讲理!”沐念初气急败坏地翻着衣橱,平日里她的穿的衣服,居然一件都不给她留,全部换新,“我就是没品位,那你去找有品位的啊……”

沐念初碎碎叨叨地念着,丝毫不管慕尧煊在没在听,她就是觉得委屈,衣服虽然没多金贵,但慕尧煊甚至没告诉她一声,说扔就扔了。

“你都是我的女人,你的东西哪样不是我的,我扔了还要经过你的同意?”

慕尧煊反问,眼里有着不耐烦,对于她的大吼小叫,眼神冷了下来,直勾勾地盯着她。

沐念初感觉到了压迫感,她怎么忘了,眼前的人可是慕家大少爷,只能将这憋屈吞到了肚子里。

惹得他不高兴,沐念初知道后果,只要他一句话,沐氏集团的下场有多惨,她不敢想象。

心狠手辣、性格冷漠,她怎么忘了,慕家大少爷并不是善茬。

看来这些日子,她过得太舒坦了,又或许是被慕尧煊所流露出来的,点点温柔所诱惑,得意忘形到忘了自己的身份。

突然沉默下来的女人,安静地站在衣橱前,随意挑了一件米色的裙子,拿到浴室换了,而后一声不吭地帮他穿好西装,打好领带,平日的嚣张气焰荡然无存。

慕尧煊低头望着眼前那颗小小的脑袋,眼里有种复杂的情绪。

坐在办公室,沐念初认真地投入到工作中,正整理着资料,突然隔壁的同事敲了敲中间的隔断。

“小沐,你听说了没,咱们公司的老总要来视察工作?”

“视察视察呗。”沐念初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双眸仍旧紧紧锁定着电脑屏幕。

“那你知道咱们老总是谁吧?”

“好像姓陈吧,你不都工作了一年了,难道还不知道老板是谁吗?”

“我说的这个是新的不是旧的。”同事恼怒地瞪了她一眼。

“哪儿还有新的旧的?”沐念初摇头轻笑,只觉得同事有点儿大惊小怪。

“哎,你还不知道吧,陈总退下来了,新来的老板据说年轻有为,而且最主要的是长得帅,帅的惨绝人寰!”

“你都哪儿听来的消息,快点工作啦,蔓姐看到又要说你了。”

同事瞪着溜圆的眼睛,惊魂不定地往四周望了一圈,吐了吐舌头,何蔓根本没在,刚来公司就被经理叫去开会了。

“大家手头工作先停一下,我宣布一件事。”何蔓进了办公室,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每个角落。

大致意思是新老板要来视察公司,全体员工需要全力配合,让总裁看到他们最积极的一面。

十一点的时候,办公室蠢蠢欲动,同事们交头接耳,神色兴奋,目光直直地盯着门口。

慕尧煊被人簇拥着,身后跟着方城以及陈总,还有公关部的杜丽娜等人,经过商务部的时候,慕尧煊迟疑了一下还是进来了。

全体都恭敬地站了起来,当慕尧煊那双冰冷而深邃的眸子,一一扫过每个人的时候,却没有看到想看见的人。

慕尧煊眼里,很明显的失望,一闪而过。

众人都抑制着激动的心情,等着那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

然而下一秒,慕尧煊只淡淡扫了一眼,就出了商务部。

那时候沐念初正好肚子疼,就去了卫生间,等她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一群人似乎簇拥着某个人,往电梯方向走去。

沐念初心想,这大概就是新来的老总了吧,架势还真大。

这边沐念初刚坐下,商务部杨姐就从办公室出来,手里拿着一沓资料来,放在她的桌上,看着她的眸子里带着些微微的疑惑,但很快就不动声色地掩饰下来了。

“小沐,顶楼办公室送一下资料。”

沐念初不过是刚来的员工,却被总裁亲自传唤,这其中或许有她不该探究的。

“我吗?”沐念初指了指自己鼻尖,有些诧异。

“对,赶紧送上去吧,慕总要急用的。”

拿着资料,沐念初心里还有些奇怪,‘慕总’新来的老板姓慕吗?心里有丝疑惑一闪而过。

乘着电梯直达顶楼,沐念初并没有上来过,办公室门口,秘书对她笑了笑,随即敲了敲门:“总裁,您要的资料送到了。”

“嗯,让她进来!”低沉的声音,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沐念初深吸一口气,有点想将资料交给秘书,掉头就走的冲动,秘书亲切地望着她微笑,还是算了。

推开门走了进去,沐念初愣住了,眼前的场景让人不多想都不行。

小说《梦醒时人走茶凉》 第13章 我对你没兴趣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