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三少的蜜宠甜心

更新时间:2021-03-30 19:29:03

三少的蜜宠甜心 连载中

三少的蜜宠甜心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沈思语, 陆寒尘

精彩试读:她手忙脚乱的挂断电话,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脑袋里面好像又开始痛了,陆寒尘的那句“思语”,仿佛有魔咒一般,在她的脑海里面盘旋过不停。“思语”“思语”沈思语晃了晃脑袋,努力的把那道好听的声音压下去,她真是见了鬼,竟然会觉得陆寒尘叫自己名字的时候有种温柔缱绻的感觉。电话那头,陆寒尘拿着手机眉目深邃,对他儿子那么温柔,对他却是如此残忍无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少的蜜宠甜心第18章试读

半岛豪门,陆寒尘坐在厨房外隔出的吧台前,就那么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

沈思语跑了,趁着他去给她拿药的时候跑了。电话不接,信息不回,性格比之八年前不知道倔强了多少倍。

陆包子抱着可爱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不停的看向陆寒尘。

爸比的心情很不好,思思也不给他打电话,这两人,该不会是闹别扭了吧!

陆包子放下可爱,冲着不停摇尾巴的可爱吩咐,“可爱,去给我把手机拿过来。”

陆可爱汪汪的跑着去叼手机。

陆寒尘放下手里的酒杯,几个大步走到陆包子的跟前,“时间到了,去睡觉。”

“可是爸爸”

陆寒尘声音冷下去,“去睡觉,别让我说第二次。”

“哦。”陆包子委屈巴巴的上楼睡觉,越想越难过,越想越委屈,索性拿着小手机给沈思语打电话。

电话一通,陆包子直接哭出声,“呜呜呜呜……思思,我爸爸凶我,你说我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儿子,为什么他要那么凶我。我只是想问问,你的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呜呜呜……思思,我不想做我爸爸的儿子了,我来做你的儿子好不好。”

电话那头的沈思语顿时心酸不已,陆寒尘对包子的态度,她从一早就知道不太好。

听着包子在那头不停的哭诉,她只觉得自己一颗心疼的不像话,明明就不是自己的孩子,可她为什么会那么心疼。

“包子乖。”

沈思语一开口,声音都止不住哽咽,大有在电话这头陪着陆包子哭的趋势。

“我现在走不开,而且时间很晚了,你好好睡觉,我明天来带你去游乐园,好不好。”

“你爸爸说了,我现在可以带你了,我是有身份的人。”

沈思语温声细语的哄着陆包子,“不然我给你说个故事吧!你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桌子上,然后闭上眼睛。”

“我说故事很好听的,保证你一会儿就睡着了,睡着了还能梦到我哦!”

陆包子点点头,“好。”

他照着沈思语说的,把小手机开了外放,然后放到小桌子上。

沈思语拿过一本童话书,翻开五岁年纪阶段的故事,然后缓缓念了起来。

她的声音很温柔,语调不高,抑扬顿挫的情绪把握的极好,她在国外的时候,有去孤儿院照顾孩子,也常给那些孩子说故事,她的情绪向来把握的好,很快就能够让那些孩子听的投入。

陆包子听着话筒里面传来的声音,一字一句很是温柔,他终于不难过了,嘴角微微咧着闭上了眼睛。

终究是小孩子,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只要大人哄一哄,就像得到了甜甜的糖果。

尤其是缺爱的孩子,其实很容易满足。

就像沈思语一样,从小杜雅琴不爱她,甚至对她很不好,可一旦杜雅琴某次对她和颜悦色,她就会受宠若惊无比满足。

沈思语还在说着,丝毫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小手机已经被陆寒尘拿走了。

陆寒尘拿着陆包子的小手机,走回了自己的卧室内,他站在阳台上,听着沈思语温柔的声音缓缓传进耳里。

她对他的孩子,倒是真的好。

沈思语说完一个故事,也不知道陆包子睡着了没有,“睡着了吗?”

那头没声音,想来是睡着了,沈思语微微松了口气,“包子,晚安。”

“思语。”

低沉清冽的嗓音突然传进耳里,沈思语吓得手机差点都掉了,她怎么都没想到,电话那头的人会是陆寒尘。

她手忙脚乱的挂断电话,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

脑袋里面好像又开始痛了,陆寒尘的那句“思语”,仿佛有魔咒一般,在她的脑海里面盘旋过不停。

“思语”

“思语”

沈思语晃了晃脑袋,努力的把那道好听的声音压下去,她真是见了鬼,竟然会觉得陆寒尘叫自己名字的时候有种温柔缱绻的感觉。

电话那头,陆寒尘拿着手机眉目深邃,对他儿子那么温柔,对他却是如此残忍无情。

呵……

来日方长,就算记不起来,她也逃不掉了!!

……

这一晚,沈思语难得的没有做噩梦,却又莫名其妙的做了一个及其旖旎的梦。

梦里面,一双修长干净的大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和秀发,耳边是灼热的呼吸,伴随着烫人的呼吸,是一句又一句温柔缱绻的呼唤。

“思语!”

“思语!”

“思语!”

到了最后,那些呼唤全部变成了陆寒尘的声音,男人深邃漆黑的瞳孔里面倒映着她满是酡红的脸颊。

她盯着他,嘴里呢喃着:“阿尘哥哥。”

“思语,为什么要背叛我。”

激/情后的氛围还在,可男人的眼神已经冰冷下去,冷冽的嗓音透着浓浓的恨意。

抚摸过她的大手一下子掐住她的脖子,“我说,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咬牙切齿的恨意,一下子让沈思语惊醒过来。

美梦变噩梦,简直惊悚。

她浑身都汗湿了,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渴望的,难道太久没有恋爱 ,她都已经饥/渴到对包子的爸爸幻想了吗?

沈思语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强迫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手机铃声响起,她拿起接通,“喂,老师。”

“思语,陆氏集团那边派人来下了个订单,指名让你完成,你等下去陆氏一趟,和他们的负责人交涉一下,看看对方都有什么要求。”

顾大师说话很沉稳,他已经是享福的年纪了,可收了沈思语,就打算多顾着她一段时间。

等到工作室走上正轨,沈思语自己一个人能够独立完成,他就功成身退。

沈思语这丫头,肯吃苦,悟性高,顾谨言不肯接手他的事业,他总不能让自己的衣钵无人继承。

这些年也不是没收过徒弟,可真正喜欢的人并不多,大多利欲熏心,更多的,是想借着他的名气来大捞一笔。

只有沈思语,从一开始就静下心来学习,然后真正的喜欢上了木雕。

大到城市建筑,小到艺术品,她都努力的去学,一步一步走的很扎实。

沈思语挂断了电话,随便弄了点东西吃,准备出门打车去陆氏。

五年前的事情,她知道急不来,私家侦探那边目前得到的消息就那么多,她必须要找其他法子才行。

只是她刚刚出了门,就被人拦下了。

“大小姐,先生让我接你。”

是温霆生的手下海真。

沈思语抿了抿唇瓣,“去哪儿?”

“大小姐跟我走就知道了。”

海真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大小姐,还清你别为难我。”

沈思语点点头,她想和温霆生谈一谈都找不到机会,现在正好。

她发了个信息给陆寒尘,表示自己晚点才去陆氏,一想到昨晚的那个梦,她就心有余悸,连电话也不敢给那个男人打了。

车子抵达温家别墅,沈思语脸色忍不住有些苍白,六年时间过去,她在看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却依旧会怕。

六年前,就是在这栋别墅内,她被罚站,然后再醒来,她的整个人生便天翻地覆。

“姐姐。”

沈念语从别墅里面冲出来,她一把抓住她,“你别来,姐姐,你不要回来。”

“念语。”

温霆生从别墅内走出来,不悦的瞪了她一眼,“这儿是你姐姐的家,你不让她回来,你想让她去哪儿。”

沈念语脸色苍白,她小心翼翼的看向沈思语,手心里美已经浸出了一层冷汗。

“思语,进来。”

温霆生自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他的话,向来容不得人反抗。

沈思语沉默着走进别墅,就看到杜雅琴被绑在了椅子上。

“爸爸,为什么要绑着妈妈。”沈思语大惊,下意识的就想要上前去给杜雅琴解开绳子。

“思语,别动。”

温霆生刚喊出声,靠近杜雅琴的沈思语直接就被狠狠吐了一口口水。

杜雅琴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随即,杜雅琴语出惊人:“五年前那个孩子,原来没死。”

沈思语身子僵住,还没愈合的心脏又被狠狠扎了一刀,五年前的那个孩子,是被杜雅琴让保镖押着她去引产的。

她清楚的记得,当时医生说过的话。

可惜了,是个男孩!!!

是啊,她当时神智已经不太清了,身体心理上的疼痛和绝望,让她在那一刻恨不得跟着孩子离去。

如今杜雅琴说,那个孩子还没死,怎么可能!!

沈思语往后退了一步,她转而看向温霆生,语气不由得冷了几分。

“爸,你什么意思。”

“你妈妈疯了,我打算把她送进精神病院。”温霆生一如既往的冷漠和厌恶,“我叫你回来,只是让你去看看,你妈妈有没有把你重要的东西都给扔掉。”

沈思语沉默了一下,随后转身上了楼。

整整五年的时间,她都没有踏进过温家别墅,再回来,原来心还是会痛。

思语,要坚强啊!你连死都经历过了,又还怕什么呢!

沈思语在楼上绕了一圈,她的东西其实一直都不多,绕完后发现全部都不见了。

不知道是被扔了,还是锁起来了。

她转身下楼,在看到客厅里面坐着的男人后,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三少的蜜宠甜心第19章试读

陆寒尘沉静如水的坐在沙发上,举止优雅的端着杯清茶慢慢品着,他目光扫过沈思语,只是淡淡一瞥,然后就收了回去。

但那一瞥,莫名的让沈思语心惊。

她回来的这些天,也慢慢的搜了关于陆寒尘的资料来看,这才知道这个男人的不简单。

五年前,陆寒尘接手陆氏集团,然后一年时间,让陆氏集团所有资产翻倍;三年时间,垄断了整个A市大部分产业;五年时间,成为A市的企业龙头。

A市的所有海外市场,被陆氏占了大半,陆氏集团总部六十三层,旗下分管各家子公司。

福利待遇一等一的好,但是要进,也是要经历重重考验的。在陆氏工作,并不全看学历,你的能力和人品才是最重要的。

而坐在最高位的那个男人,诺,就是她眼前这位。

长相出众气质一流能力非凡,私生活干净到可怕,却在五年前突然有了孩子。单身钻石男独自带着孩子,又让陆寒尘多了层专情负责的奶爸人设。

A市所有女人都在羡慕那个女人,却又暗搓搓的幻想着能够成为陆包子的后妈。

毕竟那么可爱的孩子和那么优质的男人,就是后妈也愿意啊!

然,陆寒尘什么都会,就是不会娶她们。

“思语,这是陆氏集团陆总,陆家三少,过来打个招呼。”

温霆生冲着沈思语招手,他不怎么看沈思语,因为一看到沈思语,就会想到沈思语的母亲。

那个他爱了一生,却早早香消玉损的女子。

如果不是杜雅琴,他现在只怕会是另外一个好男人,爱家爱老婆爱孩子,每天下班就回家,抱着老婆孩子热炕头。

温霆生眼底闪过一丝嘲讽,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还真的就是一生。

沈思语走上前,冲着陆寒尘轻轻点头,“陆总好。”

“思语,坐。”

陆寒尘轻拍下自己身边的位置,冲她淡淡勾唇。

“温先生,你们有什么家事尽管处理,当我不存在就好。”

他来,本就是为了看着不让沈思语受伤的,至于温家的破事,他还真不屑于插手。

只是六年前的事情,温家终究是凶手之一,而被带进房间关起来的杜雅琴,就更有可能是主谋了。

他正在一点点调查当初的事情,六年前沈思语不告而别,然后又突然消失。

那一晚要不是他,沈思语只怕早已身毁人亡。

他恨,恨沈思语当初的绝情,可是又在看沈思语在国外那五年的凄惨生活后,又该死的心疼了。

终究是爱大过了恨啊!

“陆先生,还请你回避。”温霆生不容置喙,“这是温家的家事,外人不方便在场。”

陆寒尘从善如流:“无碍,我是思语的男朋友,不算是外人。”

他一把拉过站着的沈思语,强迫着她坐到自己身边,“怎么,你还没和你爸爸说,我是你的男朋友吗?”

沈思语又懵逼了,陆寒尘这是闹的哪一出,还是说他时间太闲,特地跑到温家看温家的丑事?

陆寒尘宠溺的刮了一下沈思语小巧的鼻子,“就是你想的那样。”

沈思语:“……”

她只觉得鼻子处火辣辣的灼烧了起来,陆寒尘这人,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她这个女朋友到底是怎么回事,没人比他更清楚。

“你跟我出来。”

沈思语一把拉起陆寒尘,顾不得那么多的把人带到外面,独自一人在外五年的生活,让沈思语性格更加沉闷,平时话也极少。

可她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温家的丑闻,不宜给外人看见。

她小脸微微有些涨红,很不能接受陆寒尘那样轻佻的举动。

“陆先生,这儿是温家,你也知道,家丑不可外扬,你明知道我们要处理家事,你还赖着不走,是存心看笑话吗?”

沈思语想要让自己的气势足一点,可奈何她的脸颊红红的,声音也毫无威慑力,从远处看,倒更像是在和陆寒尘撒娇。

“家丑不可外扬吗?”陆寒尘微微挑眉,“你父亲玩的女人,我前天才见过。”

沈思语:“……你走。”

陆寒尘一把握住沈思语的手,“你要是得罪我,我就让你父亲玩过的那些女人来闹事。”

沈思语:“……你你你”

“你”了半天,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她不擅长骂人,更是拿陆寒尘这样的人没有法子。

陆寒尘满意的勾唇,对付沈思语,他有的是法子,可眼下,她不记得他,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护着她。

不管是温霆生,还是杜雅琴,都会看在他的身份上 不敢对她怎么样。

六年前的事情,他不允许再次发生,那个孩子,终究是和他无缘。

包子,不单单是沈思语回来后的意外,还是五年前陆寒尘的意外。

沈思语突然软了声音,“算我求你了,你先回去好不好。”

“不想见到包子了?”

沈思语抿唇,“想。”随后声音软了下来:“陆先生,我求你了。”

软软糯糯的声音,可怜兮兮的表情,欲语还休的模样,简直和陆包子不要太像。

这是硬的不行,来软的了。

陆寒尘终究不忍心了,喉结滚动了一下,不容商量的口吻:“思语,我在外面等你。”

沈思语谢天谢地,终于把这个难搞的男人弄出了温家,她转身跑回去。温霆生坐在沙发上一脸阴沉的看着沈念语。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私自去查温家的监控。”

“啪”温霆生一个茶杯狠狠摔在沈念语的面前,茶杯顿时四分五裂。

沈念语低垂着脑袋,“爸爸,我只是不想妈妈那么痛苦难过,你既然不爱她,那你为什么不和妈妈离婚。”

沈念语声音不高,里面全是压抑的痛苦。

“爸爸,我和姐姐已经长大了,我们知道,你一直都是爱我们的。爸爸,我只想求你,放过妈妈吧!妈妈在这么被折磨下去,她会没命的。”

沈思语一把拉过沈念语,把人护在自己身后,沈念语抬起脑袋,眼睛一酸泪水就掉了下来。

这么多年,沈思语还是一日既往的把她护在身后,哪怕她曾经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

“爸爸,你别动手打念语,她什么也没做错。”

沈思语说话语调不高,五年被压迫的生活,让她的性格变了许多。

可以不开口的时候,她绝不愿意开口说一个字。这次回来,她更是小心翼翼。

她怕,怕自己行将踏错一步,就会满盘皆输。

“温家的监控,如果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为什么不能让我们看。”

温霆生目光盯着沈思语,像,实在是太像了,可随即他心里一惊,他怎么可以那么禽兽,竟然对自己的女儿有了不该有的想法。

温霆生站起身,大步朝着杜雅琴的房间里面走去,“我只是通知你们,我的决定还轮不到你们来干涉。”

“还有,思语你以后别回来了,也别随便去找我,我不会见你的。”

沈思语咬着唇瓣,温霆生的话,未免太过绝情,完全就不像是一个父亲该对女儿说的话。

可她不知道,温霆生对她的心思,已然不像是一个父亲对待女儿该有的了。

温霆生是在保护她,可沈思语不懂人心难测,只是满心难过,六年了,她的父亲还是没有原谅她。

温霆生转身就走,偌大的温家别墅内,只有杜雅琴疯狂的嚎叫和沈念语的哭声。

“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许传出去。”沈思语扫向管家,管家急忙点头。

这样的事情,温家不止发生过一次两次了,要传出去早传出去了。

“我去看看妈。”

沈思语走向杜雅琴的房间,她心情沉重,从小,她就不被允许进到杜雅琴的房间。

有一次她实在是渴望,想让杜雅琴抱抱她,不顾一切的跑进房间后,就被杜雅琴狠狠打了一顿。

杜雅琴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她不停的哭着求饶,说妈妈下次再也不敢了。

可换来的,是更用力的殴打和辱骂。

小时候不懂,为什么别人家的妈妈那么爱自己的孩子,而她的妈妈那么恨她。

现在长大了,她已经不想去寻找答案了。

越是缺爱的孩子,心里越是不甘,可不甘又有什么用。并不是所有父母都是合格的。

起码,在沈思语这儿,她的父母及其不合格。

杜雅琴双手被绑在床头,双脚不停的蹬着,身下的床单已经乱做一团。

她一双眼睛猩红的可怕,在看到沈思语进来后,马上冲她嘶吼出声。

“贱人,谁允许你进我的房间。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沈思语牙齿咬着舌尖,疼痛让她支撑着往前,她站着床头,目光死死的盯着杜雅琴。

“妈,你说我那个孩子没死,是真的吗?”

杜雅琴突然嗤笑出声,“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一个野种而已,倒是让你记挂在心上。”

“妈,就算我肚子里面的孩子是野种,可他是我的孩子,我爱他,无条件的爱他。妈,我也是你的孩子,为什么你就是不爱我。你那么恨我,到底是为什么。”

沈思语一字一顿,“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滔天大错,才会让你如此恨我。”

“现在爸爸要送你去精神病院,我和念语都还在想着帮你。妈,你真的,就不能看看我对你的好吗?”

小说《三少的蜜宠甜心》 第18章 有身份的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