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铁胆狂人

更新时间:2021-04-05 18:45:28

铁胆狂人 断更

铁胆狂人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陈阳, 叶清清

精彩试读:老爷子嘴唇蠕动着,眉心拧成一个川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长长的舒出一口气。“小阳子,你那些兄弟,真是没有白活,能交下你这样过命的朋友,重信守诺,一诺千金。”“爷爷,他们为了我,连命都不要,我做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陈阳的右手紧紧握在了一起,关节发出咔吧咔吧的响声,语气低沉有力,“我不会让他们白死的。”“小阳子,我知道你忘不了你那些好兄弟,要照顾他们的家人,要为他们复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铁胆狂人:恶毒叶骏

“丧门星,臭不要脸的女表子,老娘要撕烂你。”

正是叶骏的老妈,叶弘的老婆,贾兰。

啪啪啪!

响亮的耳光声,带着节奏响起来,贾兰噗通一声,就瘫倒在叶弘身边,再也没有音了。

短短一分钟,叶家长房的一家三口,都被陈阳给打了个遍。

“一家人不做人事,更不会说人话,还要掌嘴!”

陈阳冷着脸,对着贾兰又要扇过去,周围的叶家人刹那间就被激怒了。

“陈阳,你真是大胆,在叶家打长房,你不想活了。”

“上啊,你们男人真是没用,把他打死扔到河里喂鱼……”

男人愤怒的叫声,加上女人的催促声,几乎要把陈阳吞没。

叶清清浑身发抖,看着愤怒的长辈,平辈,不知道怎么平息他们的怒气。

叶骏是长孙,身份特殊,而且很会来事儿,嘴甜腿勤,叶家长辈没有不夸奖的,平辈虽然嫉妒,可也承认叶骏很有人缘,在搞关系上很有一套。

可一直让叶家人想不懂的是,老爷子不仅没有让叶骏做总裁,甚至不让他插手家族的商业经营,平时就做些宣传广告,对外联络。

叶弘当然不服气,贾兰也是愤愤不平,可老爷子一言九鼎,没有人敢反对。

这一次,红叶集团股票危机,股价大跌,眼看着就要摘牌退市,叶弘和贾兰不仅没有担心,反而兴奋的差点晕厥过去。

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股价暴跌,这不摆明了叶清清是饭桶嘛,把偌大的红叶集团都给搞砸了。

赶快把叶家人叫齐,一起逼宫,让老爷子免去叶清清的总裁,让叶骏来做……

可大家在大厅里把沙发焐热,心焦上火,口干舌燥,老爷子始终没有动静。

正当大家各有所思,纷纷猜测的时候,陈阳来了,来了就开打。

“嚷嚷什么?”

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整个大厅顿时一片寂静。

叶家老爷子身着中式对开襟的唐装,锦绣缎面上满是寿字,显得雍容稳重,一身的富贵气。

虽然满头白发,可精神矍铄,两只眼睛炯炯有神,浑身上下透着大气精明。

“清清,你也来了?”

老爷子先是一怔,对叶清清的到来显然是没有料到。

“爸,真是翻天了,一个上门女婿竟敢打我,不,是打我全家,反了反了……”

“爷爷,你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

“爸,一个下人敢打主人,要是传出去,整个江南市还不笑掉大牙?”

一看见老爷子出来,叶弘一家顿时怒气一个比一个冲。

“小阳子,怎么回事儿?”

老爷子眉头拧在了一起,看向陈阳。

陈阳一脸的平静,稳稳的站着,“爷爷,叶骏散布假消息,让红叶股价暴跌。”

轰!

大厅里立刻炸开了锅!

“造谣污蔑,假的,这是假的!”

叶骏不再死狗一样躺着了,一个翻身就蹦了起来,声嘶力竭的叫喊。

“我是叶家人,在红叶领工资,还是红叶的股东,拿分红,我怎么能让红叶股价暴跌?”

“我只能盼着红叶越来越好,怎么能在背后散布流言蜚语,诋毁红叶?”

叶骏嘴上虽然很硬,可心里却在发虚。

他真是搞不懂,陈阳怎么会知道是他捣鬼呢?

一切都计算的天衣无缝,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拿了钱的那些记者和股市分析师,肯定不会泄露出来,这是规矩。

“叶骏,你给分析师和记者的消息,他们转手再卖出去,我出的价格比你的还要高一倍,不但能买消息还能买消息来源,想不到吧……”

田大鳄遗忘下的手包,抓在陈阳的手里,散布假消息的记者,炮制分析报告的分析师,这些人的名单,都在手包里装着。

陈阳不过是按着名单打过电话去,直接微信转账,就把叶骏揪了出来。

老爷子脸色铁青,像是被什么钝器突然击打了一下,身子有些发晃,下人赶紧扶住他的胳膊。

叶清清的张着红色的小嘴,惊异的眼神,在叶骏和陈阳脸上不停的扫来扫去。

大厅里其他人,全都屏住了呼吸,不可置信的盯着叶骏一家。

“叶骏,你背地里做手脚让股价暴跌,然后鼓动叶家人罢免清清的总裁职位,你就可以顺理成章,光明正大的坐上总裁的位置。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陈阳一脸冰寒,“田大鳄早就防备着你,把你和他的密谋录下音来……”

陈阳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手包,拿出了田大鳄的录音笔,叶骏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阴狠且冷厉。

“我只要当上红叶集团的总裁,别的我不管。

你们怕什么?信不过我和田大鳄吗?

我来放消息,红叶集团经营不善,资金链马上就要断裂,你们马上就往外抛售股票,田大鳄立即吃进。

市场情绪肯定恐慌,那些散户一定跟着抛售,股价低到叶清清承受不住的时候,田大鳄去要挟叶清清,我去让爷爷解除她的总裁职位,你们再低价买回股票。”

“你们没有任何损失,仍然是红叶集团的大股东,还能凭空大赚一笔,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到哪里去找?”

“叶少,我想问一下。”这是王股东的声音,“你和叶清清都是叶家人,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

“只要能赚到钱,我愿意配合叶少和田大鳄。”李股东显然动心了,可语气中透着犹疑。

“叶家老爷子眼睛里不揉沙子,看人看到骨头里,股价一跌,你保证你一定能上位?”

“哼!我还算是叶家人吗?

江南市的家族,都是男人执掌集团公司,唯独叶家那个老不死的,让一个丫头来当总裁。

我的颜面在那里?

我没有实力吗?

我不优秀吗?

我没有商业经验吗?

眼睛里不揉沙子?”

叶骏狂叫起来,如同魔鬼狰狞的大笑。

“给叶清清找了个上门女婿,懦弱无能,胆小怕事,低声下气,这就是你说的老不死的看人看到骨头里?”

一阵短暂的寂静之后,杯子当啷当啷碰在一起,发出低沉暗哑的声音。

“来,叶少,预祝我们成功!”

……

铁胆狂人:我不离开

“叶骏,你还有什么话说?”

陈阳握着录音笔,好整以暇的盯着已经面无人色的叶骏。

到了现在,叶骏即使有能把死鸭子说话的本事,也无法洗清自己了。

震惊!愕然!死寂!

大厅里的空气沉闷的可怕,本就压抑的气氛,更加的阴翳。

“老爷……”

扶着老爷子胳膊的下人,突然间一声惊呼,老爷子仿佛瞬间老了十岁,眼睛浑浊无神,无力的靠在下人的肩膀上,浑身都在发抖。

呼啦!

叶家人蜂拥而上,将老爷子围在正当中。

“爸……”

“爷爷……”

一声声焦急的呼唤,一道道忧虑的眼神。

“爸,这不是真的,全是陈阳编造出来的,叶骏怎么能祸害叶家,他是叶家的长房长孙……”

“爸,你不能相信一个外人,叶骏才是你的亲孙子,给叶家传宗接代,让叶家人丁兴旺……”

“……”

老爷子凄然一笑,无力的摆摆手,让喋喋不休的叶弘走开。

“爸,这肯定是个误会,即使是真的,家丑也不可外扬,这要是传出去……”

贾兰一脸的讪笑,还想挽回一点儿局面。

“当啷!”

老爷子抓起精致的茶杯砸到了地上,滚烫的茶水混着碎裂的残片,一起涌到贾兰脚上。

“嗷……”

贾兰发出一声尖叫,再也不敢吱声,拉着叶弘和叶骏,躲到了一边儿。

“你们都走吧,小阳子和清清留下,跟我到卧室来。”

老爷子强打着精神,佝偻着身子,艰难的挪动着脚步。

卧室的布置十分简洁,却透着奢华和大气,老爷子长叹一声,跌坐在躺椅上,挥挥手让下人也出去。

叶清清赶紧蹲下,扶住老爷子的胳膊,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什么好。

在来的路上,陈阳让叶清清提防叶骏,叶清清不仅不以为然,还对陈阳很是不满。

可刚才发生的一切,却让叶清清几乎惊掉了下巴。

事实摆在面前,叶骏怎么也赖不掉,更让叶清清震惊的是,大伯叶弘处心积虑,把叶家人聚集在一起,竟然是为了罢免自己的总裁职位。

要是没有陈阳,自己的总裁位置能不能保的住,还真的不好说。

“叶骏,你好狠毒!”

叶清清只觉得心里堵着一团火气,不知道怎么才能发泄出来。

自己真是眼瞎了,竟然把叶骏当好人,把陈阳善意的提醒,当做居心不良,故意挑拨。

叶清清百感交集,心里既自责又羞愧,对陈阳的看法,不知不觉的在悄悄变化。

“小阳子,到我身边来……”

老爷子眼睛陡然间一亮,一手拉着陈阳,一手拉着叶清清,精神明显好了许多。

此时的老爷子慈眉善目,满脸的温和,看向陈阳和叶清清的目光中,满满的慈爱和呵护。

在老爷子面前,叶清清和陈阳从没有靠的这样近过,叶清清有些尴尬,俏脸有些发烫,觉得十分的别扭。

“清清,去给我拿点顺气汤吧,刚才把我气到了。”

叶清清像是解脱了一般,舒了一口气,赶紧站起身来,袅袅婷婷的就往外走,老爷子微微摇头,让陈阳坐下。

“小阳子,让你受委屈了,我这个孙女心高气傲,太要强了,你不要介意……”

老爷子拍拍陈阳的肩膀,有些无奈,陈阳却是不置可否,微笑不语,心里默默的想,“要是没有清清借钱,我撑不到今天。”

小倩的手术应该结束了吧?

陈阳拿出了手机,刚要拨通水潭医院,猛然意识到老爷子就在旁边,赶紧停住了,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爷爷,对不起,我分心了。”

“是不是挂念着小倩的手术?”老爷子眼睛闪着亮。

陈阳心里一惊,“爷爷,你怎么知道?”

老爷子嘴唇蠕动着,眉心拧成一个川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长长的舒出一口气。

“小阳子,你那些兄弟,真是没有白活,能交下你这样过命的朋友,重信守诺,一诺千金。”

“爷爷,他们为了我,连命都不要,我做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陈阳的右手紧紧握在了一起,关节发出咔吧咔吧的响声,语气低沉有力,“我不会让他们白死的。”

“小阳子,我知道你忘不了你那些好兄弟,要照顾他们的家人,要为他们复仇。

你已经恢复实力了,你可以和清清离婚,离开叶家,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轰隆!

老爷子不紧不慢,语气平淡的几句话,差点把陈阳给震瘫在地毯上。

呼!

陈阳豁然起身,不可思议的看着老爷子,张大着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三年前,叶家上上下下,竭力反对将陈阳招赘,可老爷子死活不松口,即使叶清清不高兴不答应,也硬是逼迫着让两个人拜堂成亲。

可现在,怎么突然让自己和叶清清离婚?

“爷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是不是出大事了?”

陈阳急速的蹲下,紧紧地握着老爷子枯瘦的双手,心中升腾起不祥的预感。

“小阳子,我欠你们陈家一份恩情,所以帮了你一把,你不要放在心上。

现在你实力恢复,不需要叶家帮助了,自然可以离开。”

“不!”陈阳急切的打断了老爷子,“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在我最倒霉,最困难,最无力的时候,是爷爷帮了我,让我有存身之地,能够活下来。

是清清借给我钱,让我能够照顾弟兄们的家人,让他们没有冻饿而死。

这种时候,我不能和清清离婚,更不离开爷爷。”

陈阳目光坚定,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老爷子,老爷子枯瘦的双手,抖动的特别厉害,甚至全身都在哆嗦。

“小阳子,你真的这样想?你和清清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叶家人羞辱你,从来都是把你当外人。

你真的就不怪罪叶家?

“你知道留下来的后果吗?”老爷子浑浊的眼睛里,迸射着亮光,“你会有生命危险的!”

小说《铁胆狂人》 第11章 恶毒叶骏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