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莫把青春付璧人

更新时间:2021-04-10 13:44:57

莫把青春付璧人 已完结

莫把青春付璧人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肖梓童, 原景勋

精彩试读:“给你半个小时,如果没到,后果自负!”肖梓童无由的又打了个冷颤,是原景勋……这个声音,不知为何,她记得清清楚楚,仿佛要刻进骨子里一般。一股冷意由下往上窜,直灌进肖梓童的脑门,她张了张嘴,半天也吐不出一个字来,手机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对方已经挂了电话。她却仍旧僵硬的站在原地。她不知道该去还是不该去,一方面,母亲在住院,而这家疗养院又是原家的产业,即使她可以放着他‘恩人’的身份不理会,但是,她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同情心泛滥的苗子,他可以随时将她母亲扫地出门,甚至逼得她们走投无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莫把青春付璧人:喝醉了也别想逃

母亲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不少,肖梓童进去的时候,母亲正独自倚在窗口看着那艳红的夕阳,太阳落下的地方似是染了血腥一般,让人的心口疼得想落泪。

肖梓童静静猜想,母亲也许是想起了父亲,她在独自怀念着那份逝去的幸福。

VIP病房的特护正在收拾床铺,见到她进来,礼貌的点了点头,示意肖梓童跟她出去一下。

“肖小姐,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先去看看医生?”特护好心的提醒道。

肖梓童摇了摇头,感觉脑袋又重了一点:“谢谢,不用了,我还好!”

“肖小姐,你母亲需要静养一段时间,这两天,你还是别过来了,你看你,脸色这么差,昨晚一夜没睡吧?你早些回去休息一下,过两天养好了精神再来看你妈吧!”

特护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肖梓童仍旧有些不放心,但转念一想,母亲的病是因为父亲才起的,自己的出现只会让她想起以前的回忆,说不定又勾起了那些伤心的往事。

肖梓童微微顿了下,咬了咬下唇,似乎在做一个什么艰难的决定,许久才抬起头来,诚恳的拜托特护照顾好母亲。

关于医药费方面虽然还没有着落,但她会努力去筹,和这间医院的医生护士们,她也算是熟络了,所以没有人催她交费,她也没往别处想。

走出医院的大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肖梓童下意识的往原景勋之前停车的位置望了望,夜色中,那里似乎停着一辆黑色的宝马,低调贵气。

肖梓童微微松了一口气,原景勋说不定只是逗逗她,哪里会真的在这里等着,像他那种大少爷,送上门的美女成堆成堆的,这会说不定左拥右抱的在哪里玩乐去了。

肖梓童打了冷颤,下意识的抱住了双臂,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正想往公交车站走去,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是何媛媛打来的。

“媛媛,有事吗?”

电话刚一接通,劲暴的音乐便通过手机的话筒轰隆隆的传了过来,肖梓童不适的将手机移了移位,眉心蹙了起来。

不用问也能想到电话那头处于怎样的环境里。

“梓童……原少让我打个电话给你,你现在过来纸醉金迷吧……”何媛媛扯着喉咙对着手机大喊道,劲暴的音乐将她后面的话给淹灭了。

肖梓童的眉心拧了起来,脑海中浮现何媛媛扭出着身姿,像个风尘女子一般,伏在男人脚边跳着艳.舞的情景。

她有些反感,却还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媛媛,我有点不舒服,不去了,你也少和那些有钱人混一块……”

肖梓童不知道何媛媛有没有听到她说话,但是,就在她准备挂电话的时候,一个低沉的男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给你半个小时,如果没到,后果自负!”

肖梓童无由的又打了个冷颤,是原景勋……这个声音,不知为何,她记得清清楚楚,仿佛要刻进骨子里一般。

一股冷意由下往上窜,直灌进肖梓童的脑门,她张了张嘴,半天也吐不出一个字来,手机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她却仍旧僵硬的站在原地。

她不知道该去还是不该去,一方面,母亲在住院,而这家疗养院又是原家的产业,即使她可以放着他‘恩人’的身份不理会,但是,她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同情心泛滥的苗子,他可以随时将她母亲扫地出门,甚至逼得她们走投无路……

想到这里,肖梓童的身体更加冷了,一阵清风吹来,她忙缩了缩身子,手却是颤颤的拦上了一辆正开过来的出租车。

“去纸醉金迷!”报上地址,肖梓童有些疲惫的闭上了双眼。

下了车,依照何媛媛的指示找到了他们所在的VIP包间,位于纸醉金迷的最顶层,在这里,出入的都是豪门贵族,奢侈的摆设,奢侈的享受,奢侈的放纵。

扭着迷人身姿的金发洋妞,正媚眼如丝,引得一些豪客纷纷驻足围看。

走到最里间,那里正是原景勋一班人经常流连的场所。

左辉是这里的太子爷,这间最豪华的包厢便是左辉专门为自己的猪朋狗友们留的。

肖梓童微眯着双眼,时不时抬头往前看,服务员推开包厢的玻璃门,嘈杂劲暴的音乐立即响彻耳际。

里面的人早已狂歌热舞起来,穿着清凉的女人们正骚首弄姿的取悦着男人们的喜好,欢笑声,浪叫声,角落里还有拥在一块起起伏伏的身影,隐隐有短暂的吟声从劲暴的音乐声中脱颖而出。

肖梓童还是被吓了一跳,比起上一回的宴会,这一次,简直是chiluoluo的视觉观,在暗淡的灯光下,那些大胆的举动,更让人想入扉扉……

这里似乎正上演着一场肉食宴!

她转身想走,却被一名喝醉了酒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哟……新来的呀?样子够清纯的,来来来,给大哥亲一口!”男子脸上挂着猥琐的笑,满口酒气,想必已经醉得不轻了。

他伸手就要去拉肖梓童,身后的服务员趁着混乱已经‘呯……’的一声关上了玻璃门,那男子见肖梓童已经无处可去,便一步一个踉跄的扑了上来。

肖梓童吓得往旁边一闪,却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死角上,只要那男人扑上来,她准得被抱个满怀。

她恶心的想吐,条件反射的用双手抱住脑袋,避免最直接的接触。

“不想活了?大少的女人你也敢碰?”一个冷冽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肖梓童感觉自己的手臂被死死的捏住,那双大手像是要将她的手臂直接夹断一般,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识。

那男人猛的醒悟过来,却对上左辉和原景勋这两张臭脸,原本还迷茫放纵的眸子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他吓得一个激灵,忙退到一边道歉:“大少,对不住,我喝多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原景勋没说话,一手将肖梓童扯进自己的怀里,转身朝着里面的沙发走去。

左辉再次瞪了那男人一眼,似乎是责怪他的不识趣,要不是左辉那句及时的喝斥,只怕这男人明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男人似乎也醒悟过来了,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像狗一样跟在左辉身边,哀求着什么。

现场的气氛仍旧火暴着,但是,有些女人已经不满了起来,因为……在肖梓童没有进来之前,她们都是伺候在原少身边的人。

何媛媛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正往这边挤过来,她化了个浓妆,原本清丽的五官基本上是面目全飞了,肖梓童是从那抹熟悉的笑容里判断这人是何媛媛的。

莫把青春付璧人:十年了

她穿了条黑色的吊带短裙,镂空丝袜,一头秀发电成了波浪卷,乍一看上去,和这包厢里的女人们没有什么区别。

肖梓童有些错愕,这还是她头一回看到何媛媛这种打扮,以至于何媛媛挽起她的胳膊时,她还愣头愣脑的傻看着人家。

“梓童,你的样子好憔悴啊,是不是生病了!”何媛媛倒是注意到了肖梓童的不适,五个涂满指甲油的手指在肖梓童的脸上胡乱的摸了一把。

包厢里的音乐开得太大声,以至于说话的时候必须贴着对方的耳朵。

肖梓童摇了摇头,在暗淡却刺眼的灯光下,只觉得头昏脑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袋里使劲的撕扯一般,穿着火暴的劲男辣女在她的眼前不停的晃动,欢声笑语夹杂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时不时发出几声暖昧的低吟……

她想逃走,却不得不挤出一个勉强的笑意。

薄唇抿了抿,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原少……过去打牌吧!”搂着何媛媛的男人伸手朝沙发那边的人扬了扬手,转头微笑着说道。

他叫凌君浩,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翩翩绅士,对女性的态度永远是不温不火,但背后却有传闻说他是个虐待狂,喜欢玩花样,将伴侣弄得哭爹喊娘的,他才会知足。

但传闻毕竟是传闻,投入他怀抱的女人还是数不胜数的。

何媛媛即使有所耳闻,估计也不会相信,都说沐浴在爱河里的女人,智商为零,再说了,是不是真有其事,就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原景勋点了点头,搂着肖梓童的肩膀便朝着人群聚集地走去。

何媛媛还在大声的说着什么,肖梓童却只觉得头疼欲裂,脚步有些虚浮,若不是原景勋一直搂着她,只怕她早就东倒西歪了。

嘴唇的颜色在灯光的印衬下,越发的惨白了,男人们已经围着桌子坐了下来,美.女们在周围筑了一道温柔乡,刺鼻的香水味夹杂着香烟味,将空气弄得混浊不堪。

肖梓童捂了捂嘴唇,喉咙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叫嚣着往外涌。

“原少,我不太舒服,先回家行吗?”她仰着脑袋,尽量贴近原景勋的耳朵,但从别人的角度看,却像是耳鬓厮磨,卿卿我我了!

原景勋没吱声,也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

坐在对面的左辉却来劲了。

“哟……这才几点就等不急了?晚上回去好好温存一下,哈哈……”

左辉的嗓门本来就大,这么一说,倒是把音乐声给压了下去,一桌子的人都暖昧的笑开了,只有原景勋仍旧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眼睛看着手中的纸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肖梓童被那些眼神瞧得脸都红了,尴尬的半低下头去,只盼着原景勋能给她一个解脱。

“还打不打呢?出牌啊……”原景勋佯怒的瞪了左辉一眼,不耐烦的指了指大家手上还没酝开的纸牌,压根没看肖梓童一眼。

“嘿嘿……打牌了!”左辉立即闻到了大少的硝烟味,马上吆喝开了,一帮大佬爷们一边暴粗口,一边抽烟喝酒的。

周围那一圈温柔乡倒是乐喝喝的吸着二手烟,也没见谁散了场去。

肖梓童觉得脑夜越来越沉重起来,何媛媛递了杯酒到她手里,那艳红的唇一张一合的,像是在说:“你喝点酒吧,喝了人会清醒点!”

接着,一旁的女人们也干了起来,你一杯我一杯的喝开了,肖梓童也记不清有多少人往自己的杯子里倒过酒了。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身上像长了翅膀一样,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辰哥哥在向她招手,她欢快的跑了过去,甜甜的笑容在夜空中绽放,犹如小时候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一般。

“唔……辰哥哥,童童想你了!”她靠在他的胸口,一边笑一边哭,像个孩子似的无助。

母亲的病,生活的压力……所有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寻到了一个释放点,她多么希望这个胸膛能永远让自己依靠。

唇哥哥……你到底在哪里?

丝……一阵凉意袭来,肖梓童打了个冷颤,眼睛悠悠的睁开了,入眼的和梦境里倒是相似,只是眼前的这张脸,并不是唇哥哥,而是那个让人心惊胆颤的原景勋。

她急忙往后缩,额头上的发丝滴滴答答的坠着水珠,肖梓童抹了一把脸,入手的全是冰凉的水渍。

原景勋放下手中的杯子,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像见了鬼似的往后缩,似乎他的存在对她来说就是坠入地狱一般。

他冷笑着捏起她的下颚:“还记着穆星辰?啧啧……可惜了,人家早把你忘了!”

男人的话像一把刺刀一般,深深的刺入了肖梓童那紧闭的心房,一旦撬开,便是鲜血淋漓,痛彻心扉。

十年了,足足有十年没有听到这三个字,肖梓童死死的咬住下唇,强忍着不让眼中的泪水掉下来。

“你胡说,辰哥哥在哪里?”她不信,小时候把她捧在手心的人,怎么可能因为时间的关系就把她忘了?

肖梓童不信,十年前,她流离失所,穆星辰凭空消失,她曾多方打听,只知道他是被家里人送到了国外。

肖梓童相信,只要他回来,他一定会找她。

单凭着这个信念,在多少个漆黑的夜里,她抱着枕头强逼着自己坚强。

但……此时此刻,原景勋却告诉她,她的辰哥哥把她忘了。

“我有没有胡说,你三天后就知道了!”原景勋对于她的反应不至可否,嘴边仍旧挂着残忍的冷笑,可眼里却染上了一层阴戾。

“我不信……”她信誓旦旦,就像即将上战场的将士一般勇敢。

“你们多少年没见面了?让我算算……”原景勋嘲讽的伸出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数了起来:“哦……大概有十年了吧?这十年来他怎么没找你?怎么没给你一点帮助?让我猜猜……啊,我猜三天后是穆星辰的订婚宴!”

原景勋的话,每一句都插在肖梓童的心尖上,千穿百孔,却也痛得麻木了,肖梓童反复嚼着他话中的意思,好半天才醒悟过来,眸子里渐渐有了一丝恨意:“我知道你是谁了……”

原景勋大笑,仰着脖子,只余下坚韧的下颚让肖梓童仰视。

她简直是太有趣了……有趣到,让他想欺负她!

“现在才想起我是谁?看来,你从来都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笑声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恶魔般的杀气。

他欺身上前…肖梓童的泪水终于无声的流了下来。

小说《莫把青春付璧人》 第16章 喝醉了也别想逃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