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娇女养夫记

更新时间:2021-03-26 17:28:20

娇女养夫记 已完结

娇女养夫记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童芊, 纪修平

精彩试读:童芊怕他落人口实,连忙抬手将他推开,自己则用力攥住母亲的手,然后反向一转。“哎呦哎呦!”童母大声痛叫起来:“你这个没心肝儿的,居然对自己的亲娘下死手,我算是白……”童母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童芊直接向院中走去,对着众人挽起了袖子,露出白皙皮肤上面让人触目惊心的青紫伤痕。纪修平看到后,简直就像是被人剜到了心一般,痛的连呼吸都不会了。“母亲?”童芊掷地有声的道:“你就是这样为人母的么,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还有这么多人见证的地方,就可以下狠手掐伤我,若我跟你回去,怕是过几天别人看见的,就只能是我的尸骨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奇葩父母

这是哪里?

脑袋浆糊糊的,童芊缓缓的睁开沉重眼皮,一张被放大的俊颜直接映入眼帘,男人的面庞如雕刻般五官分明。

特属于男性的温热气息将童芊整个人包裹在内,让她莫名觉得十分心安。

我这是——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

还是一个美男子!

一时之间,童芊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刚扭头动了一下,额头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啊,好痛啊。”

“芊儿,你怎么样?”低沉醇厚的声音响在头顶,透着一股焦急和隐隐的怒气。

随之而来的,一堆不属于她的记忆在脑海里纷纷涌现。

原来,她竟然穿越了!

眼前抱着她的男人叫纪修平,童迁可以说是他的童养媳,自被他买回来后,细心呵护至今,几乎是她要什么,他就给她什么,就算是自己不吃不喝,也绝对满足她的需求。

至于她为什么会倒在这里……

童芊拿眼望去,正看见院子中撒泼打诨的一对中年男女。

中年男人一脸急躁的对女人训斥着什么,女人则在一旁弓腰驼背,畏畏缩缩,不停的点头应和。

突然,女人眼尖的向她一望,两人正好对上视线。

见她清醒过来,童母立刻双眸含泪的冲上来,狠狠的甩了纪修平一巴掌:“好你个纪修平啊,我们来接女儿你不放人也就算了,还害的我宝贝女儿伤成这样,这就是她没出什么事情,不然,老婆子我要了你的命!”

她这一通乱嚷嚷,已经引来了不少街坊四邻的围观。

纪修平见童迁脸色不好,正低声询问,谁也没想到女人会猛然来这一下,纪修平一时间没躲过,那双乌黑的眼珠只盯着童芊,抱着童芊的手没有放开。

“有没有好一点?”他低头,轻声问。

童芊也被吓了一跳,抬头看着男人右脸上清晰的五指印,红红的似乎都把皮肉带着肿了起来,她一下子皱起眉头,怒火直接将童芊的心肺都烧了起来。

即使她只是粗略浏览了下记忆,也知道纪修平才是真正对自己好的人。

抬手随意的擦擦额头上的血,她忽的站起来,冲着童母厉声道:“你若是真的关心我,当初怎么会把我卖给人牙子?刚刚我摔成那样怎么不见你们有一丝紧张,看我醒了死不了,倒开始在这儿说起风凉话了! ”

童母倏地一愣,似乎没想到童芊会出口反驳,直接被噎的说不出话。

这时候,童父急忙从后面走了过来,狠狠的瞪了童母一眼,又快速的转换表情,对着童芊一脸慈父样:“芊儿啊,你是被他的谎话给骗了,是纪修平拐走了你,我和你娘历经千辛万苦才找到你。”

“就是就是。”童母弯腰,跟着附和道:“你怎么鬼迷心窍,连好赖都不分了?”

话说至此,越聚越多的人都已经开始忍不住,各自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居然是这样,我就说,这纪小子没成亲,家里哪来的姑娘。”

“是不是弄错了,小纪不是这样的人啊。”

“哼,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家爹娘都找来了,还能有假?看着老实,没想到啊。”

……

童芊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暗叹,真是服了!这古代的人脑子都是一根筋么?他们好歹和纪修平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还有这对奇葩的父母,两人戏怎么这么多,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不过俗话说的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对付你们,我还是绰绰有余的。

“呵”童芊冷笑一声,挑眉道:“父亲母亲,别急啊,修平哥哥这里还有当初和人牙子买卖的凭证,现拿出来与大伙看了,就知道究竟是谁在颠倒是非黑白!”

说完话,她冲纪修平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拿。

纪修平哪能不懂,但就怕自己一错身的功夫童芊又被欺负,犹犹豫豫的半天没有动作。

童母见此,一把将女主拽了过去,并在看热闹的众人视线触及不到的地方,朝童芊的胳膊上暗暗捏起两指。

纪修平就在童芊身旁,哪能没有察觉,只见他双眼瞬间变的通红,即刻就要向童母冲过去。

童芊怕他落人口实,连忙抬手将他推开,自己则用力攥住母亲的手,然后反向一转。

“哎呦哎呦!”童母大声痛叫起来:“你这个没心肝儿的,居然对自己的亲娘下死手,我算是白……”

童母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童芊直接向院中走去,对着众人挽起了袖子,露出白皙皮肤上面让人触目惊心的青紫伤痕。

纪修平看到后,简直就像是被人剜到了心一般,痛的连呼吸都不会了。

“母亲?”童芊掷地有声的道:“你就是这样为人母的么,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还有这么多人见证的地方,就可以下狠手掐伤我,若我跟你回去,怕是过几天别人看见的,就只能是我的尸骨了。”

最后那一句,童芊委屈的直带上了哽咽,说的人很是让人心疼。

再瞧瞧她身上的伤痕,舆论很快转变了方向。

“这是亲生父母么?怎的下这样的狠手?”

“我的个老天爷,可不能让这小女娃回去,不然指不定被祸害成什么样呢!”

“这样的人说的话能信?纪大哥就不是那种人!”

……

童芊暗暗的嘴角一挑,没错,本姑娘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眼看着这么些人为童芊说话,对她尽是指责,童母急的直跳脚,开始口不择言起来:“童芊,你一个姑娘家,这胳膊上的青紫怎么来的我哪知道,不过也是——”冷哼一声,柳眉上挑,童母阴阳怪气的道:“你们两人一起生活多年了,背地里是什么关系,恐怕也不用我多说,我和你父亲自然是比不了。”

这是暗示两人关系龌龊?哪有当娘的这么说自己女儿的,众人当然听出了这话里暗含的意思,纷纷以谴责的眼神望向童父童母。

万象宝典

童芊看了看远处的纪修平,只见男人满脸的不可置信,想必他也未曾想到,当年的一丝善念竟被人当成龌龊的歹意,就算是她这个刚穿越过来的人,也禁不住要为他心里寒上一寒。

纪修平的脸青了又白,好一会儿才镇定下来,先前被童迁推了一把,还以为是她不想自己多管,可现下他却不能再忍:“我原先敬你们是芊儿的双亲,才一直忍让。可你们竟然连自己女儿的清白也要诋毁,简直恶毒至极,根本不配为人父母,我家门虽贫寒,但也容不得你们这些人为非作歹,再要胡搅蛮缠,就少不得到官府里走一遭了!”

童父童母见他这样疾声厉色,知道是惹毛了纪修平,不敢轻易言语,万一他真去报官,那一切就都完了。

童芊看他们心虚的样子就知道怎么回事。

要真去打官司他们是没有优势的,唯一的就只能靠众人的舆论,只要人人都向着他们,他们没理也是有理的,到时候就算是纪修平报了官,他们早就不知道把她带到哪里去了,再胡搅蛮缠的反咬一口,纪修平就算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

如意算盘打的倒是不错,可惜,遇上了她!

“父亲母亲,芊儿有一事不明。”童芊说的很大声,故意让众人听得清楚:“你们当初卖我是因为要凑钱给大哥成亲,现在又空口白牙的说一直带我长大的修平哥哥拐卖,芊儿想问,莫非是二哥哥成亲又缺钱了么?”

此话一出,果然如她所料,所有人皆是一惊,没想到里面竟然还有这一档子事儿。

“你们为母为父不仁,就别怪女儿我不孝,无论如何,我……我不能忘恩负义的让你们随便诬陷我修平哥哥。”

说着童芊声泪俱下,好一番痛哭流涕,给看热闹的人们下了一剂猛药。

纪修平并不知道童芊的想法,见她哭的那么伤心,什么都顾不上了,赶紧跑过来把人搂在怀中,心疼都写在脸上了。

众人再一看,哪个还不清楚,纷纷上前指责起来。

“你们看看,这才是真会疼人的。”

“是啊是啊,你们做父母的是个什么玩意,为了儿子竟然把自己年幼的女儿卖了?”

“卖与了别人,还腆着老脸上门讨要,真是无法无天。”

……

众人越说越激烈,甚至有气不过的都要上起手来。

童芊说的俱是事实,一时之间童父童母也找不到反驳的话语,只能灰溜溜的逃走了。

看见他们逐渐远去,童芊紧绷的神经才算真正的松懈下来,整个身子不由一软,头突然又开始痛了起来,眼前一花,人堪堪向一侧倒去,迷蒙中似乎看到了纪修平脸色巨变的接住自己。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还在晕迷之中的童芊耳边突然响起一阵机械声响。

“万象宝典已激活,打脸奇葩爹娘阶段一任务完成,获得10点名望值,宝典前3页可随意翻阅。”

万象宝典?什么东西?

突然,凭空出现了一本厚厚的古典宝籍,看起来价值不菲的样子。

刚才好像听见说——她可以查看前三页?

伸出手,童芊翻开了它,一瞬间,眼前光芒万丈,片刻才消下去。

虽然一页篇幅不大,但它居然是可以像智能手机一样滑动的。

细致的读了读之后三页,童芊发现上面写的都是些故事,类似于现代的小说,不过涉猎比较广泛,军事,政治,异闻,言情等等均有详记,就像是真的发生过一样。

童芊正沉迷,突然意识一晃,醒了过来。

随之入目的就是纪修平俊美不凡的面容,他用试探的眼神看了看她,却又什么都不说。

该怎么开口呢?纪修平心里想,为什么觉得芊儿自上次醒来之后跟以前很不一样了呢,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就是——一种莫名的直觉。

童芊看着他别扭的可爱表情,心底忍不住的浮起笑意。

看着这样风华正茂,俊朗无双的小哥哥,她突然想到以前童芊的作天作地毫不讲理,拖累的纪修平考不了功名,更不用说成亲了,现成的大好资源浪费,“真是可惜,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啊?”听到童芊的话,纪修平心虚的问了一句。

“啊?”童芊明显的愣了一下后慢慢反应过来,她竟然把心里的话给说出来了。

“哈哈,额,我是说——”眼角瞥到纪修平紧张的表情,童芊蓦地嘴角一弯,突然往前凑了凑,跟纪修平简直要鼻尖凑着鼻尖:“经此一事,你不会就不要我了吧,修平哥哥。”

修平哥哥。

带着软糯鼻音的四个字,还有扑面而来的若有若无的女子体香,纪修平一下子退到好远,耳根都红透了。

“修平哥哥。”童芊不肯放过:“你还没回答呢。”

“我要,我当然要。”话音刚落,纪修平突然觉得他这话有点‘歧义’,忙磕磕巴巴的补充道:“我是说,是说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抛下你的,是,是这个意思。”

童芊看着他几乎快要滴血的耳垂,实在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纪修平见状,更加窘迫,转过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童迁含笑的视线却突然凝住。

纪修平的袖口已经被磨的不成样子了,可他还是将就穿着,反观自己,衣着整齐,连一块补丁都不见。

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到了心上,童芊直直的望着纪修平,下定决心。

既然穿越至此的是我,那便不会再让你这般辛苦了!

“修平哥哥。”童芊下了床,走到他面前:“我们去镇上吧。”

要过好日子,那就必须先想办法赚钱才行,这里是平民村,机会很小,而镇上则机会更多。

纪修平似乎还没从方才的害羞中缓过神来,闪躲着童芊的视线。

“修平哥哥,行么?”

这一声才算是把纪修平带到现实世界,回想起她刚才的问话,虽知道很可能还是她的无理取闹,但面对她那双翦水澄眸,他还是无法说出拒绝两个字,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童芊自然知道他一瞬间的犹豫是因为什么,根据记忆,原来的童芊简直是吸血鬼,明明家里条件不好,她还要这要那,要不到就撒泼,纪修平只要能满足都会尽量,除非他实在没办法。

“那你在这等着。”纪修平道:“我去林大娘那去借牛车。”

“嗯,好。”童芊对他甜甜一笑,笑的纪修平出门的时候差点被门槛绊倒。

去找林大娘借牛车时,纪修平的心才静了片刻。

“修平啊,借车干嘛啊?”林大娘笑着,随口问道。

“哦。”纪修平道:“芊儿要去镇上,我陪她一起。”

林大娘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虽然面上不说什么,但还是在纪修平走远之后,嘀咕了句:“又是为了童芊那个小丫头,也不知她给修平这老实孩子灌了什么迷魂汤,可着劲儿的糟蹋钱!”

童芊, 纪修平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