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裂心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3

裂心 已完结

裂心

来源:掌中云 分类:婚恋生活 主角:安晨, 苏综霆

精彩试读:很多人都这么说,她已经没有感觉。以前还会反抗,还会辩驳,但此刻她仿佛没心没肺的笑着。苏综霆感觉到了安晨的陌生,很是恼火的一把甩开,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安晨,别让我再看到你。”转身,苏综霆快速离开。跌坐在地上的安晨笑了,对于他的话,安晨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五年了,她走出监狱之后,就没有打算看到苏综霆,这个男人在五年前对于自己来说就已经死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3-舞女

五年后。

夜色。

舞池中妖娆性感的舞娘不断摇动着自己的身子,眸子里时不时散发出来的诱人,让不少人都蠢蠢欲动。

此刻,楼上包厢落地窗前,男人就这么冰冷的站在那,手中死死地握着酒杯,恨不得捏碎。

“苏少,怎么了?”

旁边一直都巴结的中年男子看出了他的不对劲,也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一下子就了然,“这是夜色这半年来的头牌舞娘,楚楚。苏少喜欢,不如我让她过来伺候你。”

“她来这里半年了?”

苏综霆有些隐隐不悦,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却少了以往的骄傲,高贵,剩下的都是讨好妖娆。

看来这牢房让安晨的变化不少啊!

“是啊,苏少认识?”

中年男人有些奇怪,要知道苏综霆可是上流社会人士,怎么会认识这种下等人。

“让她过来见我吧!”

苏综霆一口气喝完,然后转身坐下来,中年男子自然是明白,快速的处理这件事。

此刻的更衣室内,安晨正打算换衣服出门,却不曾想被经理叫出去。

安晨有些不解的看着经理,“经理,这个点我要回去了。”

“楚楚,我看得出来你是缺钱的。这样子吧!现在有机会,让你去包厢陪陪客人,二十万。如何?”

经理很是巴结的笑着,但安晨却笑了,“抱歉,我说过我不出去陪客的。”

“别啊,你先考虑一下,二十万啊!你得跳多少次,你缺钱不是吗?”

经理还是不死心的拉着安晨。

安晨的脸色更加难看,“我不会喝酒。二十万是很有吸引力,但我更惜命。”

失去了一颗肾,很多事,她不可以任性。

“放心吧!不会要你命的。二十万,多少人抢着要啊!你不是还有一个孩子要照顾,想想你的孩子,二十万代表什么啊!”

经理的话让安晨整个人僵硬,想到了那个还躺在医院内奄奄一息的孩子,她似乎也明白了不少。

“我不喝酒,其余的,我都会让他们玩得尽兴,如何?”

经理很是满意,“我明白,不会让你喝酒的。放心吧!”

安晨点点头,然后跟着经理来到了楼上的贵宾包厢内,她努力的深呼吸,脸上都是卑微讨好的笑容。

“楚楚来了,苏少,那我就先出去了,不打搅你了。”

经理巴结的离开,还不忘将门关上。

苏少这个称呼让安晨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很是认真的看过去,居然会看到苏综霆。

苏综霆的眼里都是怒火,盯着安晨这一身没有几块布的裙子,还真的是够性感的,够让人恶心的。

“楚楚?什么时候不可一世的安家千金安晨,居然沦落到卖自己为生。安晨,你的下贱让我叹为观止啊!”

安晨笑了笑,“苏少,你过奖了。多亏了苏少,我才会有这种机会。苏少喝酒吗?”

安晨没脸没皮的开始上前给这个男人倒酒,努力忽略自己心底的痛恨,但却被苏少一把狠狠地扣住手腕。

“安晨,如果你爷爷知道你此刻做的一切,会不会从棺材里跳出来呢?”

苏综霆不喜欢这样的安晨。

谁知道安晨只是漫不经心的笑了笑,“我也希望可以让爷爷从棺材里跳出来,苏少,你说可以吗?”

安晨的眸子里没有丝毫逃避,反而有几分挑衅。

苏综霆从她的眸子里找不到丝毫的后悔,不由一把甩开她,“安晨,看来监狱里的教训,还没有让你变得讨喜。”

安晨的身子瞬间僵硬,看着这个男人,挖走了自己的肾脏,将自己丢尽监狱,甚至爷爷的死也是和他有关。

安晨感觉所有的仇恨都开始凝结,汇聚。

“苏少,你点了我,不是只要羞辱我吧!苏少这么忙,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吧?”

安晨站起来,怕自己继续和这个男人待下去,会忍不住的拿起水果刀捅死他。

会毫不犹豫的想要一起毁灭。

这种幼稚的想法,安晨只是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她还是需要理智,他们实力悬殊。

苏综霆慢悠悠的走到她跟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看着这张浓妆艳抹的脸,十足倒胃口。

脑海里还回忆起来这个女人跳舞的时候,时不时有男人摸大腿,揩油的一幕幕。

让苏综霆一把死死地捏着她的下巴,几乎想要将她给捏碎。

这种吃痛让安晨脸上的笑容快要维持不住,看着这个男人,安晨依旧是不服输的笑着,就算是自己真的输了,也要输人不输阵。

“安晨,你真下贱。”

苏综霆无缘无故的蹦出这个词。

安晨笑了,“苏少,我不下贱,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找到我呢?”

五年了,下贱这个词,她已经习惯了。

很多人都这么说,她已经没有感觉。

以前还会反抗,还会辩驳,但此刻她仿佛没心没肺的笑着。

苏综霆感觉到了安晨的陌生,很是恼火的一把甩开,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安晨,别让我再看到你。”

转身,苏综霆快速离开。

跌坐在地上的安晨笑了,对于他的话,安晨完全没有任何感觉。

五年了,她走出监狱之后,就没有打算看到苏综霆,这个男人在五年前对于自己来说就已经死了。

安晨恨他,可更加恨透的人是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

没有办法替安家报仇,替自己报仇。

“呵呵呵……”

……

区中心医院病房。

安晨很是开心的带来了不少玩具给安安玩,此刻主治医生郭明浩也坐在那里,看着安晨那有些黑肿的眼圈,虽然被极力的覆盖。

但依旧掩盖不了她熬夜的事实。

“安安的病情已经得到缓解,你不要太担心。也不要太拼命了。”

安晨开心的笑了,一把拉着安安的手,仿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很是认真的看向郭明浩,“谢谢你,郭医生。如果不是你,安安不会这么快好。”

“我只是尽我该尽的责。倒是你,也该照顾好自己,不然安安会担心的。”

说着,郭明浩就温柔的摸了摸安安的头。

安安也笑了,虽然没有声音,用手开始比划起来。

安晨也跟着她开始用手比划,心底都是欢喜。

安晨开始给安安讲故事,看绘本,然后抱着安安安静的入睡。

郭明浩中间去了别的病房视察,等回来的时候安安已经入睡,他小心翼翼的走过来,看着安晨也睡着了。

不由拿来了被单给安晨盖上。

安晨被这细微的举动一下子惊醒,有些不安的睁开眼看向他。

“是我打搅到你了。抱歉,我看你睡着,没有盖被子,所以才会……”

4-这些钱,很干净

安晨笑了笑,慢慢的将安安放下,站起来,“没事,郭医生,不知道我女儿的手术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我筹到了一些钱,二十万,够吗?”

“二十万,安晨,你一个晚上赚了二十万?”

郭明浩很是震惊,心底充满了担忧,看着安晨一脸期待,他不由快速的拉着安晨走出去。

对于安晨的过去,郭明浩是了解的。

“安晨,你从来筹到的钱?”

安晨已经不是过去的安晨,她是没有办法做到的。

看着他这么激动,安晨都有些哭笑不得,“放心吧!这些钱干净的。郭医生,可以做手术了吗?”

“你先告诉我,钱哪里来的?”

郭明浩还是没有办法接受,死死地盯着安晨,心底很是不安。

“真的是我赚的,昨天一个有钱人觉得我不错,就打赏了我。就这么简单,你不要太担心。”

安晨很是无所谓的耸耸肩,至于那个有钱人,她也不想提起。

“我不是说了吗?钱,我借你。其实你不需要去那种地方的。”

郭明浩的心很是不舒服,其实对于这个女人,他也已经从一开始的同情,到了此刻的喜欢。

安晨摇摇头,“不要,你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我们以后的相处之中,我低你一等。抱歉!”

郭明浩一把将安晨抱入怀里。

说实在的,安晨那仅有的自尊,其实他该尊重的,可想到她去夜色上班,心底还是隐隐作痛。

“二十万够了,之前你也存了一些,我会开始给安安做手术。不过你,你自己的身体也需要注意。我现在正在寻找肾源,到时候你……”

“我的肾,我自己会找的。郭医生,不需要你。”

安晨一下子将他推开,对于自己的这颗肾,她很清楚是谁拿走了,现在没有能力拿回来,不代表了未来做不到。

转身,安晨就打算走,但却没有想到会在医院里医院苏综霆和安清。

这个世界还真是越来越小了。

安清有些意外,但也假装好心的上前,“妹妹,没有想到会在这见到你。”

说着,安清就轻轻的抓住安晨的手,一副姐妹情深的姿态。

可惜的是安晨没有心思和她作戏,一把甩开,“我似乎没有什么姐姐,安小姐。”

转身,安晨就很是冰冷的回到病房。

安清笑了笑,看着安晨的背影,嘴角的弧度更加不屑,对于安晨的一切,自己都是了如指掌。

自然是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不然安清也不会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让苏综霆知道安晨有多么下贱。

她拉着苏综霆的手站在病房门口,“妹妹什么时候有孩子了?综霆,这孩子是……”

苏综霆的脸色十分难看,这个孩子自然不会是自己的,看着样子也有四五岁了。

“不是要看医生吗?我们走吧!”

苏综霆冷冰冰的转身先走出去。

安清也跟着打算离开,但却被郭明浩拦住了。

郭明浩的脸色很是难看,对于安清刚刚脸上的得意,他看得十分清晰,“安小姐,你现在的身份已经很尊贵了。这样子,只会适得其反。”

安清上下打量着郭明浩,这个男人长得真不错,没有想到安晨都这样了,还可以得到男人的喜欢,真让人意外。

“你喜欢她?”

“是的。所以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郭明浩很是直接的宣布,那执着认真的眼眸还真的是让安清喜欢。

“只要她一辈子都如此,我不会动她,除非她想要和我争。”

安清很是高傲的离去。

郭明浩愣愣的看着房间内对于这一切都视若无睹的女人,她的心也视若无睹吗?

……

夜色深沉。

夜色里却依旧热闹如常。

安晨换好衣服打算出去跳舞,却被人一下子抓住,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拉到了洗手间内。

安晨整个人都吓到了,震惊的看过去,看到是苏综霆,不由冷笑。

“苏少,你这是做什么?”

“我说过了,别让我看到你。”

苏综霆看着她穿着性感,跟没穿没什么区别,让他更加火大。

安晨不由皱眉,“我在这里上班,没错吧!苏少。我没有想让你看到我。”

“滚出这里,不准再度出现。”

苏综霆几乎是咬牙切齿,恨透了这个该死的贱人。

安晨努力深呼吸,对于他的无理取闹,心底越发气恼,“那么让经理将工资发了,我就走。可以吧!”

“……”

苏综霆久久的都没有说话,看着安晨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心底很是窝火,但却不知道该如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最终,苏综霆冷冰冰的打破此刻沉默,“安晨,那个孩子是谁的?”

“我的。”

安晨十分漠然。

“在监狱里都可以怀孕?”

苏综霆真的想要掐死她,做出这种事还可以如此趾高气扬。

“是啊,想男人了,没办法,只好想办法找个过来,伺候的蛮舒服,结果玩出火,有孩子了。”

安晨依旧是漫不经心,完全没有将这个问题放在心底,看着苏综霆已经放开自己,就十分安静的走出去。

苏综霆却在背后一把将她拽过来,“那个男人是谁?”

“不知道,蒙着眼,谁知道谁是谁?”

安晨越发胡说八道起来。反正她就是想要快点离开,不想要和这个男人相处下去。

苏综霆想要掐死她,“随便一个男人,你都肯,还生下孩子。安晨,你还知不知道羞耻?”

“羞耻,呵呵……这是什么东西,可以当饭吃吗?苏少,你们有钱人才说羞耻,我没钱,只谈钱。”

安晨红着眼,对于他的嘲讽只是恨透。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自甘堕落!”

“我以前也不知道,原来钱这么重要。爱情这种东西,只是有钱之后的消遣品罢了。”

以前以为有爱情就够了,其实也不过就是钱太多,现在没钱了,才发现,感情什么的,都是狗屁,扯淡。

苏综霆看着她,以前常常将爱情挂在嘴边的女人,完全不信任的姿态。让他一下子说不出任何感觉,越发堵得难受。

“所以你就这么糟蹋自己。”

“糟蹋?”

安晨感觉这句话有些可笑,什么时候糟蹋过自己了,看着这个男人,其实以前的生活才是糟蹋,此刻她不觉得。

“苏少,我做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吗?你这么管着我,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说着,安晨的眸子里也充满讥讽。

“可能吗?”

苏综霆从来都不会认为自己喜欢上这个女人,如果喜欢,早就喜欢了。

“那就行了,如果你真的喜欢上我,你会很痛苦的。毕竟,是你毁了我。”

安晨抬起头,笑得十分玩味,就这么从苏综霆身边走过。

可她的话却还是在苏综霆耳边不断回荡,让他站了很久。

……

小说《裂心》 第3章 舞女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