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温情毒爱难逃离

更新时间:2021-04-08 18:44:22

温情毒爱难逃离 已完结

温情毒爱难逃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程若曦, 冷恕

精彩试读:心,仿佛被人拿利器狠狠的划上了一道,身体,更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程若曦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去,眼神却死死的盯着站在一旁,冷眼观看着自己跟方岚争吵的冷恕。而冷恕似乎也注意到了程若曦的目光,抬头淡淡的看程若曦一眼,轻启他那被程若曦偷偷吻过的红唇,说出让她如坠深渊的话。“程若曦,你可以离开这里了。”他穿着一身纯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身材挺拔高伟,细碎的黑发显得有些凌乱,划过他饱满而冷冽的额头,一双幽冷的凤眸,不带着丝毫温度,如同那张微微抿着如同刀片一般的唇瓣,冷漠淡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温情毒爱难逃离第1章试读

精心布置的婚房之中。

程若曦身着礼服,姣好的面容上带着隐忍的怒意。

她望着眼前举止亲密的男女,似是反应了许久才颤颤的问道:“冷恕,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而现在,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把她领来,是什么意思?”

十年了,她今天终于嫁给了自己深爱的男人。

而他,却在新婚之夜带着别的女人冒然闯入。

程若曦骨子里向来倔强,尽管眼眶发酸,她却依然克制着,只用着发冷的声音朝冷恕质问。

她可以容忍他在跟自己订婚后还在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甚至都可以容忍婚后他在外面养女人。

但此刻,在他们的新婚之夜,程若曦忍不了。

“程若曦,难不成你还真以为冷恕要跟你同房吗?”

冷恕还没有开口,身旁挽住他手臂的方岚,却是突然开口冲程若曦讥笑:“你知道他为什么会打我电话,叫我过来吗?”

“因为他觉得,连碰你他都会恶心,而我方岚,才是最应该成为冷恕妻子的女人!”

轰!

方岚是京城里的一线明星,看程若曦的眼神中带着尽数的不屑。

她的话如同惊雷一般的在程若曦脑海中炸响,让她的呼吸,在此刻都变得急促,变得难受起来。

连碰自己……他都觉得恶心?

“不,不是的,绝对不是你说的这样!”

程若曦之所以会嫁给冷恕,完全就是因为她父亲生前是冷恕爷爷的司机,曾在一次车祸中舍弃自己的性命就了冷恕的爷爷。

于是,冷恕的爷爷为了感恩,便要求冷恕娶程若曦为妻。

冷恕当时没有拒绝,程若曦也没有反对。

程若曦甚至天真的认为,日久真的可以生情,只要在婚后能够恪守一名妻子的本分,尽力的去为他分担工作上的压力和生活上的烦恼,那自己一定可以打动他,让他爱上自己。

只是现在看来,这不过是程若曦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程若曦像是突然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神充满期翼的看向一旁沉默不言的冷恕。

此时,程若曦多么希望冷恕能够开口替自己说一句话,告诉那个方岚,她的话有多么可笑。

“程若曦,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智障,你扪心自问,冷恕结婚前碰过你一下吗?一个连婚前都不愿意碰你的的男人,婚后,你还指望他碰你?”

程若曦想要辩解,可还未等她开口,方岚又冷笑着嘲讽道:“况且,冷恕可是说了,今晚……他想让我陪他!”

“就在这里,在这个你精心准备了好几个月时间的婚房里!”

心,仿佛被人拿利器狠狠的划上了一道,身体,更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程若曦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去,眼神却死死的盯着站在一旁,冷眼观看着自己跟方岚争吵的冷恕。

而冷恕似乎也注意到了程若曦的目光,抬头淡淡的看程若曦一眼,轻启他那被程若曦偷偷吻过的红唇,说出让她如坠深渊的话。

“程若曦,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他穿着一身纯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身材挺拔高伟,细碎的黑发显得有些凌乱,划过他饱满而冷冽的额头,一双幽冷的凤眸,不带着丝毫温度,如同那张微微抿着如同刀片一般的唇瓣,冷漠淡然。

离……离开这里?

那就是说,刚才方岚说的都是真的?

程若曦愣愣的看着冷恕,过了好久好久都未能从他这句不含任何情绪的话中反应过来,直到程若曦被冷恕粗鲁的推出婚房。

“砰!”

身后响起了沉闷的关门声,让程若曦的身体再次忍不住的一颤,将她的思绪也从刚才的失神中拉了回来。

程若曦向前一步,试图想要听一听里面有什么动静。

“你想干嘛!”门突然被打开。

冷恕的冷漠的看着程若曦。

“叫你走,你没听到吗?”冷恕看着程若曦说着。

“亲爱的,你快进来,别理那个女人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那娇艳的声音从冷恕身后传来。

程若曦不说话,冷恕又重重的关上了门。

程若曦发现,就算自己再怎么克制,再怎么压抑,自己的眼泪,还是无法抑制的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滑过程若曦的脸颊,滴落在冰冷的地板上,摔成八瓣。

就如同程若曦此刻的心,支离破碎。

程若曦艰难的挪动着自己的双腿,下意识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可在下楼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心神不宁的缘故,也或许是房间里传来的那种极度暧昧的声音。

导致她脚下一滑,直接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啊!”

剧烈的疼痛从程若曦的左脚脚腕处传来,她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刚才的失误导致自己的左脚已经崴了,如今疼的让程若曦根本无法站立起来。

可楼上的两人却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下面的动静,那扇紧掩的门纹丝不动。

委屈的泪水止不住的在程若曦眼眶里打转着,无法正常站起的她,只能在在地上艰难的爬行着,爬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这一刻,无论是心灵还是身体都处于一种剧痛的程若曦,就想这么的死掉好了。

他们两个人在楼上缠绵不断,而程若曦一个人在楼下一夜未眠,直到外面的天空放亮,她这才感觉到一丝疲惫,渐渐进入了梦乡。

只是,还未等程若曦好好地睡上一觉,低沉的喝声却是突然在我耳边响起。

“程若曦,我们离婚!”

睡意瞬间全无,程若曦猛地抬头朝前看去,却见此刻的冷恕正和方岚相拥着站在一起,那模样看上去,就好像是真正的一对情侣。

可自己,才是冷恕真正的妻子啊!

“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我都会尽力去满足你。”

充满磁性却异常冷漠的声音再次在程若曦耳边响起,她抬头直视着冷恕的双眸,想从他的眼中看出,哪怕是一丝的不忍或者后悔的情绪。

可冷恕的双眼,此刻却异常的平淡,就好像是在叙说一件对他来说,完全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程若曦从未想过,原来平淡的眼睛,也可以如此的伤人!

最终,还是程若曦无力的收回目光,默默地低下头,轻轻地点了点下巴。

十年了,自己也该醒醒了,这个男人,他根本就没有爱过自己,若他真的对自己,哪怕是有一丝的感情。

又怎么会在跟自己结婚的当晚,与别的女人在原本属于自己的婚房中缠绵不休,而将自己赶到楼下呢?

“好,十五天之后等我爷爷做完手术,你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听到冷恕的话,程若曦的嘴角牵扯起一抹自嘲般的弧度,他果然是真的无情,就连离婚这件事,也得让自己亲口向爷爷提出来。

其实对于整个冷家来说,对程若曦最好的人,就是冷恕的爷爷了,当初程若曦跟冷恕的婚事,也是由他亲口定下来的。

只是如今……

“冷恕,我们走吧,等咱们度完蜜月回来,你们就可以离婚了呢!”

方岚的声音突然传入程若曦的耳中,让她的身体又是忍不住的一阵颤抖,心里更是如同再次被人拿刀狠狠划上了一道。

“好,等我跟方岚度完蜜月回来之后,你就向爷爷提出离婚的事情。”

冷恕接着方岚的话再次对程若曦说了一句,他们这种夫唱妇随的样子,对程若曦来说倒真是有够讽刺的。

自己才是冷恕的新婚妻子,才是他的正室,可自己如今,却只能看着他带着另外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三,去渡那原本属于自己和冷恕,两个人的蜜月。

温情毒爱难逃离第2章试读

这或许就是从大喜变成大悲吧?

偌大的别墅空无一人,而脚崴的程若曦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如同一只受伤的小猫蜷缩着身体窝在沙发上,静静的享受着这场由自己亲手奉上的孤独盛宴。

“铃铃铃。”

可这时,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却是突然响了起来,程若曦拿起一看,发现是母亲许倩打过来的。

“怎么了妈,有什么事情吗?”

程若曦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在正常的状态,不让母亲从自己的声音从听出任何的异常,可让程若曦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在电话那头抽泣了起来:“若曦,你快救救你弟,救救你弟吧!”

弟弟?

程若曦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起自己那同母异父的弟弟袁帅,那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家伙,而且在自己跟冷家订下亲事后,就不断地在自己身上索取好处,认为自己摇身一变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

程若曦原本是想拒绝的,只是实在不忍心听到自己母亲在电话那边痛哭的声音,无奈之下,只得开口询问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弟弟,你弟弟他杀人了……如今被人给带走,要让他偿命啊,若曦,你快找冷恕,让他救救你弟啊!”

找……冷恕?

嘴角再次勾起一抹自嘲般的弧度,母亲怎么会知道,此刻自己的丈夫冷恕,正在和比人的女人度蜜月呢?

“妈,你别着急,我会想办法救我弟弟的。”

挂断电话,程若曦愣愣的待在那里,她不想去找冷恕,不想再去求他,可到最后程若曦才发现,除了他之外,自己根本就找到任何一个可以在现在这个时候帮到自己的人。

无奈之下,程若曦只得厚着脸皮拨通了冷恕的电话。

“什么事?”

程若曦原本以为冷恕不会接自己的电话,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接了,只是那冷漠却还带着一丝厌恶的声音,让程若曦心中才刚刚升起的一丝期翼,瞬间烟消云散。

“冷恕,我弟出事了,你能不能帮我……救救他?”

程若曦用一种近乎于祈求的声音对冷恕说道,尽管程若曦已经尽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一种平静,可程若曦的心,还是忍不住的一阵刺痛。

程若曦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去用这种近乎于卑微的声音去祈求自己的丈夫。

不过还好,冷恕没有拒绝,他让自己在别墅门口等他,接着便挂断了电话,连给自己开口说出脚崴的机会都没有。

“你是属乌龟的吗?从别墅里面出来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吗?”

尽管程若曦已经很努力的让自己尽快从别墅里面出来,但当程若曦出来的时候,却还是看到了冷恕已经开着车停在了别墅的门口。

屈辱的泪水,再一次的在程若曦眼眶中打转,自己脚都崴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接受治疗,能从别墅里面出来已经算是自己的极限了好不好?

可冷恕居然是这样一副态度!

虽然程若曦很不爽,心里也一阵阵的抽痛,但还是打开车门坐进了车里,毕竟现在还是救自己弟弟的事情要紧。

“你弟弟又出什么事了?”

刚坐进车子里,冷恕便直接开口向程若曦冷声质问。

一个又字,让程若曦听出了冷恕言语里的不耐烦。自从自己跟他订下婚之后尽管他对我冷淡,但对自己的娘家,依然如爷爷交代的那样,各种照顾,但凡有麻烦事发生,也都是他在帮自己处理。

也许,他早就烦了。

在他把犀利冷酷的目光下,程若曦只得抿唇将自己母亲说的事情经过,向他原原本本的叙述了出来。

“你是不是傻?如果你弟真打死人了,那又岂会轮到那些人将你弟弟抓走?难道你认为这个世界上的警察,都是吃干饭的吗?”

让程若曦没想到的是,冷恕在听完自己的叙述之后,竟然会先开口骂我一顿,这让自己又羞又恼,忍不住的在心里腹诽了一句:全世界就你最聪明行不行!

骂完程若曦之后,冷恕便直接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他声音低沉,程若曦听的不太清晰,但应该是在处理这件事。

当程若曦见到袁帅的时候,是在一个私人会所的包厢里,他满身污秽却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与一旁冷恕的助理欢快的交谈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人助理眼中那如同看傻子一般的目光。

见到他这般模样,程若曦气不打一处来,忍着脚腕处传来的疼痛上前两步,直接在他震惊的目光中打了他两巴掌:“现在胆子不小啊,竟然还敢杀人了是吧?”

“我没有杀他,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袁帅一边捂着脸一边对程若曦吼叫道。

“少奶奶,事情已经调查清楚,是那群小混混想故意讹钱而已。”一旁的助理此时也连忙开口对程若曦解释道。

只是在这一刻,程若曦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心有种被撕裂的疼痛感。

少奶奶,是啊,如果自己要不是冷恕名义上的妻子,那这助理又怎么可能会去救自己这同父异母的弟弟?

可是,这个身份很快就不属于自己了。

程若曦忍不住的侧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冷恕,生怕他会立刻将它从自己身上剥夺。

还好,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并没有这个身份立刻从自己身上剥夺掉。

“你看,我就说我没有杀人!”

助理的话似乎让袁帅有了底气一般,忍不住的开口对程若曦嚷道。

“你还有理了是吧?要不是你喝酒喝醉了,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找上你,要讹你的钱?”

看到袁帅这般不知悔改的模样,程若曦的心里忍不住的再次升起一股怒火,脸色又青了几分。

“姐夫,你管管我姐,你看看她!”

袁帅开口向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冷恕求救,在他眼中,似乎冷恕还是他可以任性撒娇的对象。

“袁帅,这是最后一次了,你好自为之!”

最终,冷恕还是开口了,只是这句话程若曦怎么听,都像是他在对着自己说,也或许,他这句话,就是在说给自己听。

想想也是,毕竟自己已经决定要离婚了,那自己和冷恕之间将也不会再有任何的关系,而他也不用在帮自己处理娘家的任何事情了。

冷恕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直接转身离开了,而一旁的助理,则连忙跟了上去。

“姐,姐夫他……什么意思啊?”

包厢里就剩下程若曦跟程若曦的弟弟两个人,而袁帅在微微失神之后,这才很是疑惑的抬头冲她问道。

看着袁帅那张自己都觉得有些厌恶的脸畔,程若曦强忍住再次动手打袁帅的冲动,冷声说道:“没什么意思,只是告诉你,如果下次你再乱来,冷恕可就不会再来救你了,而你姐我,也不可能再救你了!”

说完这句话,程若曦便拿出手机打通了母亲许倩的电话,将弟弟没事的消息告诉了她,程若曦的母亲听了很是高兴,连忙开口对自己叮嘱道:“若曦啊,你以后可要好好伺候冷恕,也要好好对你的婆婆,千万要抓住他的人,以后咱们袁家,可就指望你了啊!”

抓住他的人?

程若曦心里不由得冷笑一声,自己何尝不想去讨他的欢心?可是结果呢?自己用了十年的事情为他默默付出,也从未不去抱怨。

可换来的,却是新婚之夜,他领着别的女人在属于自己的婚房中缠绵不休……

程若曦敷衍着挂断了电话,不敢将自己要和冷恕离婚的事情告诉母亲,因为程若曦知道,如果自己说了,母亲一定会无休止的烦扰,甚至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逼迫自己,不让自己跟冷恕离婚。

愣愣的站在原地,程若曦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冷家不要自己了,或许连自己家,怕是都不会要自己这个离了婚的女儿吧?

“少奶奶,少爷让我告诉你,他先走了,十五天之后会再回来,到时候还希望你能履行答应他的事情。”

就在程若曦站在原地发呆的时候,助理的声音却是突然传入了她的耳中:“而且少爷还让我告诉你,说你还有什么条件可以尽管提,只要是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他就一定会满足你。”

还有什么条件?

程若曦瞬间愣住了,心里更是忍不住的一阵抽搐,难不成他之所以会赶回来帮自己救袁帅,就是因为他认为这是自己向他提出的,离婚的条件吗?

小说《温情毒爱难逃离》 第1章 新婚却又离婚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