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狂妃肆虐

更新时间:2021-03-28 11:52:31

重生之狂妃肆虐 已完结

重生之狂妃肆虐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云紫苏, 宫氿寒

精彩试读:“什么?下药?天呐!本妃已经承认了本妃陷害小兰是想让小兰吃点心,好让叔母惩惩罚她呀!至于下毒,难道还有什么本妃不知道的?药下在哪里?不会是在点心里吧!点心可是叔母送给本妃的,不可能呀!谁要陷害本妃呢?”故作惊讶,一连串的问题冲击着每个人的脑海。对啊!点心是要送给王妃吃的,而小兰又必须让王妃吃完才肯走,那意思不是很明显吗?有人想害云紫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重生之狂妃肆虐第16章试读

云耀文点点头,像是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个小兰还不算太蠢,知道怎么把责任全部推到云紫苏的身上。

这样一来,大家只会以为这全都是云紫苏的错,她的恶名就会更臭。

说不定寒王还会为此处置了她,甚至给她一封休书。

这时候,云紫苏是时候的出现了。

“哟!本妃这里可真热闹啊!”带着面具的云紫苏款款而行,走得轻盈雅步,远远看去就是活脱脱的大美人。

若不是知道面具下是怎样丑陋的脸,大家必定觉得,这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

众人纷纷转头,自觉让出一条道来。

“参见寒王妃!”

声音有气无力,虽是规规矩矩的行礼,可语气中夹杂着种种不屑。

云紫苏也懒得理会,她现在需要将父亲的遗物弄到手,现在倒是个机会。

“叔父,怎么回事啊?”故意问道,刚刚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现在问一下只是走走过场,人群中立马有人向她投来鄙夷的目光。

“紫苏,你为什么要陷害媚庄的婢女?府中若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你向叔母撒撒气就行了,何必为难一个下人?”柳氏以一种长辈教训晚辈的姿态,尽显作为夫人的通情达理。

直接将小兰说成是被陷害,而她就是陷害别人的人。

柳氏这么会扭曲事实,难道她不会?

哼哼!

“叔母,哪里的话,礼部尚书府待本妃真不薄,本妃也是看在这份情分上才这样做的。”什么意思自己想去吧!

柳氏还以为云紫苏会为她自己辩解,可是没想到云紫苏却承认了。

只是话中有话啊!

什么意思?

众人都疑惑了。

“紫苏,叔母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这个云紫苏被吓糊涂了不成,说话模棱两可,愣是听不懂。

“叔母,你知道本妃为什么这么做吗?刚刚小兰拿来一碟点心说是叔母你送的,本妃可开心了。

因为叔母心灵手巧,做出来的点心可好吃了。可是本妃舍不得吃啊!生怕吃了就没了,又不好意思再向叔母要,叔母每天忙着打理府中上下,堪称最好的当家主母,要是还劳烦叔母为本妃做点心,那就太不好意思了。

可是,小兰说,本妃不吃完她就不走。当时,本妃就蒙了,一个小小的婢女竟敢对一个堂堂的王妃吆五喝六,那这个婢女小兰在府里岂不是要踩在叔母你头上去了,本妃气不过就给她一巴掌。叔母,你说本妃该不该打她?”

柳氏不是好面子吗?

给你高帽子戴又有何妨,任谁听到一个婢女胆敢踩到她的头上去,定然会容不下她。

小兰在婢女中也算是姿色上等的了,平日里还时不时向相爷抛媚眼。

她早看在眼里,只是不说而已,她不相信小兰能翻了天。

可现在不一样了,小兰居然说那点心是她送的。

一看点心就有问题。

打,怎么不该打。

“该打,这样的婢女不教训一下怎么行。”柳氏立马附和着,众人都觉得该打。

云媚庄当然知道点心是谁送的,是她想陷害云紫苏,才让小兰送去的。

她没有告诉小兰里面下了合欢散,现在听云紫苏这么说,顿时觉得小兰真忠心,就算查出来什么,别人也不会怀疑到她。

小兰急忙想解释,就被云媚庄横了一眼。

她立马就闭了嘴,反正云紫苏已经承认了。

“叔母觉得小兰该打,可小兰不觉得啊!她被本妃打了之后不服气,反倒要过来打本妃。本妃没有法子,就踹了她一脚。本妃就想,小兰不光敢对本妃吆五喝六,还敢动手打本妃,这样的婢女决不能要。

于是本妃就自作主张,逼着小兰将点心吃了。这样一来,本妃就在想,要是叔母知道她辛辛苦苦做的点心被婢女偷吃了,一定会不高兴,绝对会家法伺候,本妃是想让小兰长长记性啊!”

事情说出来了,她只是想让叔母教训小兰,才逼小兰吃点心。

是小兰太目中无人,这样惩治都算轻的了。

对于想踩在主子头上去的婢女一般都会被主子打死。

云紫苏这样做合情合理,根本挑不出错。

“然后呢?”

柳氏想要云紫苏说出她是怎么下药陷害小兰的,大家都等待云紫苏亲自交代出来。

“然后本妃心情不好就出去,再回来就在这里看见一大帮人了,就想问问怎么回事?”事情确实是这样,只不过改变了几句内容而已。

“寒王妃,你刚刚已经承认了你对小兰下药的事情,你怎么不说说其中的过程?”云耀文直接问了,把下药的事直接扣在云紫苏的头上。

“什么?下药?天呐!本妃已经承认了本妃陷害小兰是想让小兰吃点心,好让叔母惩惩罚她呀!至于下毒,难道还有什么本妃不知道的?药下在哪里?不会是在点心里吧!点心可是叔母送给本妃的,不可能呀!谁要陷害本妃呢?”

故作惊讶,一连串的问题冲击着每个人的脑海。

对啊!

点心是要送给王妃吃的,而小兰又必须让王妃吃完才肯走,那意思不是很明显吗?

有人想害云紫苏。

谁胆敢陷害寒王府的人,有几位官员在窃窃私语。

云耀文立马黑了脸。

这个云紫苏看着好像什么都不懂,没想到一下子把不利的局面扭转了过来,就连他都被云紫苏带进圈套里面去了。

“来人啊!将这个胆敢谋害寒王妃的婢女拖出去乱棍打死。”只有这样才会保全相府的名声。

小兰震惊了。

怎么了?

刚刚不是说是王妃陷害她的吗?现在怎么变成她陷害王妃了。

她不想死,她不能成为弃子。

二小姐为什么不帮她说话?

小兰绝对被吓傻了,云媚庄现在怎么可能帮她说话,她还巴不得她早点被处决。

这样事情就没有人能知道事情是她做的了。

“二小姐,你给奴婢说说话啊!奴婢是冤枉的。”现在唯一能帮她说话的就只有云媚庄了,只要云媚庄说点心是她送的,老爷顶多只会责骂二小姐几句。

可她就不一样了,老爷一句话就得要了她的命。

“你走开,你这个贱婢,自己犯下的错事自己承担,休得赖在本小姐身上。”云媚庄一脚踹开扒在她脚上的小兰。

这个贱婢,难道不知道她的名声很重要吗?

重生之狂妃肆虐第17章试读

平日里给她的赏银还不够多,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还不如死了算了。

还妄想她会救她,简直是痴人说梦。

“老爷,老爷,我没有陷害王妃,点心是二小姐让奴婢送给王妃的,是二小姐呀!”没找到二小姐是这样的人,她不仁就别怪她不义。

相爷一下子将小兰踹开,急忙喊道:“还磨蹭什么,还不把她拖出去打死,省得在这里胡言乱语。”

几个侍卫急急忙忙跑进来,就要把小兰拖走。

“慢着!本妃倒很想听小兰还有什么想说。”云紫苏当不想错过这次机会来要挟云耀文交出她父亲的遗物。

云耀文当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只要小兰一死,此时就可作罢!

“王妃,这是家事,事情已经水落石出,本官自会给你一个公道。”云耀文已经将事情归纳为家事,云紫苏已经是嫁出去的人,不能再管府中的事情了。

又拿礼部尚书的身份来压云紫苏,已经不再以叔父自称。

云紫苏自然不能如了他的愿,王妃的头衔对他已经不起作用。

云紫苏只能闪身过去,将侍卫推开。

小兰该死,但现在不能死。

有她护着小兰,她相信云耀文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动粗。

可惜云紫苏估错了!

云耀文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见云紫苏护着小兰,立马厉声呵斥道:“请王妃不要阻挠本官用家法。”

“相爷莫要忘了,被陷害的人是本妃,本妃有权利将事情查的清清楚楚。”这么着急想要打死小兰,看来他已经知道真正下毒的人是谁了。

想要护着云媚庄?

哼!

不可能。

小兰看到云紫苏要救她,立马看到了希望。

只要云紫苏查出点心是二小姐让她送的,而她又不知情,那她还有一线生机。

如找到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抓住云紫苏的衣角不放。

其实!

云紫苏很想一脚踹开抓住她衣角的小兰,她觉得小兰很恶心。

最爱见风使舵,风往那边吹就往哪边倒。

可她还是忍住了。

毕竟!

小兰是她目前要回遗物最好的把柄。

“来人,把云紫苏抓起来,不要让她阻碍本官行家法。”对云紫苏现在他连表面功夫都不做了,他现在只想速速解决小兰。

至于之后的事嘛?

云紫苏她能去告状吗?

到时候小兰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那些没吃完的点心他会派人处理掉,跟他一起回来的官员都是来巴结他的,跟他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他们会为一个不受宠的王妃与他作对?

再说了,寒王会理这些小事?

绝不可能!

云紫苏未免太把自己当人看了。

四五个侍卫,一下子就把云紫苏抓住了。

云紫苏实在想不到云耀文竟敢这么大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动她。

侍卫又离她很近,小兰又紧紧抓着她的衣服不放。

所以就这样被抓住。

瞄一眼其他官员幸灾乐祸的表情,云紫苏瞬间明白了。

原来他们是一伙的,怪不得呢!

云媚庄看到云紫苏被侍卫架起来,扬起嘴角笑了。

她走过去嘲笑道:“云紫苏,你不是很嚣张吗?刚刚不是很神气吗?一口一个本妃叫的不是很顺口吗?怎么,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父亲给寒王面子才叫你一声王妃,若父亲不肯给寒王面子,你连人都不是。”

刚刚屁话都不敢说一句的云媚庄,现在可算是嘴巴都翘上天了。

云紫苏不说话,直接吐了她一口唾沫。

云媚庄瞬间肺都气炸了,整个人瞬间炸毛。

万万没想到,云紫苏会吐她口水。

“贱人,你竟敢吐我口水,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扬起巴掌,就要挥过去。

可是······

手在半空中突然一麻,怎么都打不下去了,想收回来也动不了了。

不光是这样,她发现她的整个身子都动不了了。

“本王还不知道一个小小礼部尚书不给本王面子的时候,会把本王的王妃抓起来给自己的女儿随意打骂。”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几乎要震破所有人的耳膜,冷冰冰的寒气铺天盖地的袭来,冻得人筋骨瑟缩,头皮发麻。

一听到这声音在场的官员在熟悉不过了,他们几乎都已经瘫软在地,再加上那能冻死人的寒气,他们已经吓得不停的打颤。

完了,完了!

他们只是来巴结丞相的呀!

没想到碰到了这样的事情,虽然他们袖手旁观并没有参与其中,但他们知道他们的官途算是到尽头了。

最崩溃的莫过于云耀文,那声音如晴天霹雳一般,击碎了他的心脏。

他几乎已经看到了他在礼部尚书的位置上被宫氿寒一脚踹下来,然后受到众人唾骂。

此时的他整个人匍匐在地,被吓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宫氿寒大踏步走过来,身着的朝服,风度翩翩,像是踏着云彩而来。

只是那沉到黯淡无光的脸和那深邃到能溺死人的冷眸,让云紫苏想到一句话:死神来了。

这得有多么牛掰的势力啊!

宫氿寒有这么吓人?

她前些天可不知死活得罪了他很多次。

他说一句话就能将这些官员吓成这样,那她是不是该死好几次了呀?

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

心中有个决定,一定要治好他,他现在可算是她的护身符啊!

“参见王爷!”几个官员连滚带爬,爬不动的只能全趴在地上叩拜。

这里几乎除了她没有人不跪的。

哦!

不,还有一个人。

那就是云媚庄,她是真动不了啊!

但她现在目光一直盯着宫氿寒看,眼睛都看直了。

就差眼睛没有黏在他身上了。

宫氿寒随手一挥,木子羽出现在眼前,伸手在云媚庄身上点几下,云媚庄立马就能动了。

云媚庄欣喜若狂,以为寒王被她的美色迷惑,双眼对他抛媚眼。

还特意挺了挺傲人的酥胸,想让寒王看到她很有货。

没想到被木子羽踹了两脚。

“啊······”云媚庄双脚一软,顿时跪到了地上。

木子羽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曾经对云紫苏都下的了手,更何况是一个企图勾引寒王的女子。

只是!

云紫苏不跪,木子羽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小说《重生之狂妃肆虐》 第16章 你不仁我不义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