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超级医道高手

更新时间:2021-03-26 13:03:50

超级医道高手 已完结

超级医道高手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秦羽, 司徒菀怡

精彩试读:看到秦羽露出这种笑容之后,顿时脑袋里面五雷轰顶。这一刻,她看过很多电影,电视剧里面的女主角被强暴,被非礼的桥段一幕幕的在她的脑海里面上演。秦羽此刻就像是一个十足的恶棍,色狼,已经到了饥渴难耐的地步!“求求你,不要这样子……”她的身子不停的想要远离秦羽。然而,她坐的是靠窗的位置,自己较小的身躯被秦羽完全的遮住,她看不到外面,外面的人也看不到里面,这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别离开

父亲?母亲?亲人?这些年这些词无时无刻不会出现在秦羽的脑海中,多么令人向往,羡慕的美好的词语啊!以前秦羽小的时候,有一段日子总是追着老头问:我的父母呢?他们在哪里?他们为什么不来看我?是不要我了吗?老头总是要么不回答,要么就跟自己说时候未到。随着小秦羽慢慢的长大,也似乎懂得了什么,便不在多问,专心得学师父传给他的武功跟医术。

在秦羽的心中,眼前的这个老头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是自己的师父也是自己的亲爷爷!

可是,就在刚才,老人说他自己是有父亲,有母亲,有家人的,秦羽一时之间脑中呆滞,心中像是打翻了调味瓶一样,酸甜苦辣很不是滋味!

秦羽颤抖的接过老人递过来的一封信跟那块翡翠玉佩,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打开了那封信封。

信:我的儿子出生才刚刚满月,不料家族却遭到仇人追杀,我等不慎中了歹人奸计,家族已经全部覆灭,不得已才带着襁褓中的婴儿离开家族开始逃亡,孩子的母亲为了引开仇家的追杀不得不跟我们兵分两路,至今不知是生是死,下落不明。留下我来保护孩子继续逃亡,可是,我知道我自己也已经中毒至深,命不久矣,如果将来有朝一日,孩子能够长大成人,请好心人让孩子从此隐姓埋名,离开那种是非之地,来世,定当做牛做马报答恩人!

秦羽看完信后,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低声喃喃道:“父亲,母亲……”

原来,母亲为了引开仇人的追杀,保护我的安全,至今下落不明,父亲也因为那些人因此葬送了性命,是谁那么狠心,连刚刚满月的我都不愿放过!

秦羽左手拿着信封,眼泪不由得落在了纸上,另外一只手紧握玉佩,看着手中玉佩上那大大的秦字,秦羽心中暗暗的发誓:此生,我秦羽最大的夙愿就是查出真相,为家人报仇!

良久,秦羽紧握的拳头还没有松开,老头在旁边一言不发,他知道,这种事情换作是谁也都不好受,他缓缓的走过来,一只手搭在秦羽的肩膀上,嘱咐道“小羽,我能明白你现在的心情,不管你下山想要报仇也好,还是完成为师给你的任务,都可以。”

任务?秦羽听到这里的时候,看着老头的表情,心里面有点不好的预感,试探性的出声问道,“任务?什么任务?”

“咳咳……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任务,你下山完成的你心中的夙愿就可以顺便完成的事情,就是在你很小的时候,为师给你定下了一门亲事,对方是澜海市四大家族之一的刘家,刘青天家主刘老的孙女。”

“亲事?什么亲事?为什么以前我都不知道?死老头,你又坑我?!”秦羽从一开始的愕然,到现在的震惊,再到最后的欲哭无泪。

短暂而又深刻的心情被秦羽埋在心底,脸上的表情和说话的口气也回到了当初。

“怎么地,你还不乐意啊!等你下山见到刘家的那女娃娃就知道为师当年有多么的用心良苦了,那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那身材,真的是没得说的啊!要不是当年我帮刘家度过一次家族危机,你以为天下真的有那么好的事情?!”白发老者显然对秦羽的质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伸了伸懒腰,有些不悦的说道。

“老头你这样子说的话,那就是你见过她?她当时才多少岁?”秦羽还是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八岁!”

“……”

“我的天,你就不怕现在已经变成了丑八怪了?没见过她现在是什么样子,老头你就叫我下山去?!你这还不是坑我?”秦羽听到老头回答的八岁之后,下得直接就从草地跳了起来,瞪着眼睛大叫道。

“走吧,先回去,晚上早点洗洗睡,明天一早你就下山去吧。”白发老者说着边往森林外面飞驰而去,只留下一脸愕然的秦羽。要不是在晚上而是在没人的地方,就按照现在白发老者的速度来说,都快赶上一辆正常行驶的小汽车了。

……

次日清晨。

天还是灰蒙蒙的,大地上还飘着一层层淡淡的雾气,就听见一间茅草屋外面传来了秦羽的喊叫声“老头,老头,老头起床开门,快点开门,我忘记了一件事。”门外的秦羽一脸着急的样子,头发凌乱,一身的白袍邹乱不堪,显然还没来得及梳洗。脚下的鞋子也还有一只没有穿好,就这样子一路边穿便匆匆忙忙的赶来了。

秦羽在屋外等了好一会也不见里面有任何的动静!

他按怪自己昨天一整晚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按怪自己脑子瓦特了,这种事情还是得越早办越好,闭着双眼拍了拍额头。

秦羽把耳朵贴近了屋门,都隐隐约约的听到了自己起伏的心跳声,此时屋内还是非常的安静,就像是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到。

“靠!老头,你不开门是吧,行,小爷我自己进去,我提前跟你打过招呼了啊!”秦羽爆了一句粗口,直接就推门而入。

此时屋内的光线暗淡,秦羽在屋内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随意简单的桌椅板凳的轮廓,地上似乎还有衣物散落!

往床上望去,只见一个老头四仰八叉的躺在上面,呼呼大睡,鼻鼾声很有节奏的一会大一会小。

秦羽快步的走到床前,一把抓住老人的身体在使劲的摇晃,大喊道“老头,醒醒啊!醒醒啊!”

老人看似随意的一挥手,便挣脱了秦羽的咸猪手,翻了个身,闭着眼睛一脸不爽的喃喃道:“吵什么吵,天都还早,有什么事等睡醒了再说。”说完之后,那有节奏的鼾声说来就来。

卧槽……

“老头!村口的王寡妇来了,你自己好自为之!”秦羽把双手合在嘴边,像一个大喇叭一样的故意大声喊道。

“什么!王寡妇来了!在哪里!在哪里!”只见床上的老者一个鲤鱼打滚,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就穿好衣服,慌张的瞪着秦羽问道。

现在的老者哪里还有刚才一点睡意的样子,迅速的下穿,光着脚快步的走向门前,就像是一个像要偷东西的小贼一般,轻轻的把门打开,只伸了一个脑袋出去,四处张望。

“好你个臭小子,现在连你为师都敢骗了,知不知道尊老爱幼,来来来,老子教你做人!快点,不然等你下山了我还揍不到你了。”说着就推开门拉着秦羽想要往屋外跑。

秦羽肯定是打死他都不会出去的,因为突破四层八卦奇功的他都完全不是他师父的对手,出去不就是提着灯笼在厕所找屎么,慌的他连忙摆手拒绝“不了不了不了,小爷我这还有国家大事没跟你说呢,等会会耽误我下山的时间的。”

“国家大事?!就你小子还有国家大事?有事快说,有屁快放,放完滚蛋,别耽误老子睡觉。”老头不耐烦的说道。

“那啥,师父,你是不是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啊!”秦羽边说着边伸出大拇指跟中指来回的撮了撮。

“什么?你的意思是忘记给我钱了?好徒弟,不错啊,临走的时候,知道还给为师钱,不过你是哪里来的钱?”老头一脸欣慰的看着秦羽说道。

“……我的意思是我下山师父你不给点钱当作路费吧,现在外面什么都要花钱,比如吃个饭啊,打个车啊,开个房啊,这些都是要钱的啊!”

“你的意思是我给你钱?”

“对啊!”

“没有,一分钱都没有!”

“当真?”

“当真!”

“行,那我等会进过村子门口的时候顺便跟王寡妇说一下,下次叫她洗澡的时候小心点某色狼的偷窥了!”说着便朝着门口慢悠悠的走去。

“哎哎哎,等等等等,小兔崽子,坑师父也不带你这样子坑的吧!”老头走到床边,伸手在被子里面摸了一会,终于摸出了一只臭袜子。

慢悠悠走着的秦羽看到老头拿出私房钱的时候,咧出了狡慧的笑容,他料定自己的师父在听到自己提起王寡妇的时候,就会拿出钱来的。

“最多给你三百块钱,我前几天就联系好了刘青山了,你直接去他那里就是了,你是他的孙女婿,吃住什么的当然都是由他出,还要你花什么钱?!”白发老头一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样子。

对于这样子无赖的亲家,估计刘青山也是无奈至极啊!

刘家是澜海市顶级家族之一,其财力是何其的恐怖。别说养一个秦羽这样子的闲人了,就算是一百个、一千个也都是些“零钱”而已。

最主要的是当年老头到底是帮了刘家什么忙?竟然愿意把自家的掌上明珠许配给像秦羽这样子的“穷小子?”

“三百?太少了,不够,两千!”

“不行,最多四百!”

“一千八!”

“五百!”

师徒两人经过一番口舌之后,最终把成交的金额定在了一千二,多一分老头也不愿意,少一块秦羽也不干。

既然钱数已经确定,两人也就没有继续讨价还价下去,只不过老头脸上的表情实在是不敢恭维,那种“生无可恋”的肉疼表情恐怕只有现在的老头能感受出来了。

老头子从罐子里面拿出来一小沓的钱,用手指在嘴角沾了一点唾沫数了起来,就那么一小沓的钱数了好几遍,“呐,就身下一千块钱了,全部都给你了。”

老头那缓慢的动作出卖了他,极不情愿的递给了秦羽,这可是一千块钱啊,一下子就没了,唉,都说钱这个东西最不忠诚了。

“我靠,老头,你怎么不讲信用,怎么少了两百块钱!”秦羽不要乐意了,平时怎么坑他就算了,现在都要走了,还那么扣。

“怎么,不相信?是真的没有了,不信的你看。”老头说着还把那只装钱的袜子放在秦羽的面前抖了抖。

“你要不要,不要就算了。”作试要收回去。

“要,怎么会不要呢,这可是一笔巨款啊,总比什么都没有好吧!”秦羽捏着鼻子,头扭到一边接过钱。

“还有事?”老头看到秦羽拿到钱了还没有要离开的动作于是出身询问道。

秦羽摇了摇头。

“那还不赶紧滚蛋?趁着天色还早,我还想再睡会呢。”说完便躺在床上继续睡觉,似乎对自己的徒弟下山很放心一样。

秦羽在屋内愣了很久,看着老人愣愣出神,心情一时糟乱复杂,咬了咬牙,蓦然转身,轻轻的走了出去,小心翼翼的带上了房门。

在门前,秦羽看着简谱的茅草屋,双膝下跪,重重的跪在了茅草屋前,三叩九拜,行弟子大礼!

“师父!我走了。”出奇的这次秦羽没有叫老头子。

秦羽转身走向了下山的路上,回头望了一眼自己待了十八年的大山,心中惆怅,极为不舍!

下山了又不是不能再回来了,到时候买点好东西回来看一下不就可以了,不管怎么样,这里才是我的家!秦羽心中自我安慰了一番,打定主意,脚步轻快了许多。

秦羽的脚步渐行渐远,一个老人站在直对着秦羽下山的后面,凝望着慢慢变小的背影,久久不愿离去……

帮我

一列深蓝色的动车快速的行驶在铁轨上,窗外的风景一闪而过,犹如一条游戏在水中的蓝色鱼儿。

“我的天,现在的东西都那么贵了么,买了个车票竟然都要快两百块钱!”要知道,秦羽现在身上只有一千块钱,虽然车票对于现在的的他来说很贵,但秦羽他并没有过多的抱怨,因为,第一次出门的他运气很好,身旁竟然坐着一个美女。

没办法,任何美好的事物都像是磁铁一样,十分的吸引人的,秦羽自然也不例外。

秦羽趁着喝水的时候,偷偷的瞄了一眼坐在右边的美女。这不,谁让美女身上时不时的飘来一丝香味,这让我们的秦羽心里面直痒痒,就跟有猫爪子在挠一样。

坐在秦羽旁边的美女看起来二十来岁,年龄稍微的比他大, 但是美女的身高却没有秦羽高,看样子估计是个女大学生。

只见她长发飘飘,精致的脸蛋,跟电视上的模特一样,只不过没有那么高的身高、她身上一套黑白相间的长裙,露出的手臂好似陶瓷一样细腻,有光泽。静静的往后靠着,这样凹凸有致的身材别说是在秦羽家山下的小村庄里,就算是放在那些一线的城市里面,都是属于女神的那种。

最让秦羽沉迷的是美女的那一双眼睛,朦朦胧胧的,就好似有一层层的水雾附在上面,极有灵气。但此时的美女好像刚刚睡醒的那样又好似缺觉,让美女的气质显得更娇弱了一分,但这样更让人痴迷。

“呀!”

就在秦羽还在细细的大量的时候,美女突然微微的蹙了一样柳眉。

这一看,秦羽却是忽然大惊,因为他通过医术“望闻问切”中的“望”从美女脸上的气血看出来了后者今天必有血光之灾。

“美女,我看你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你自己要多加小心啊!”忍了忍,秦羽还是好心得出声提醒道。

谁知道秦羽的这话一出,美女没有生气,也没有向秦羽问为什么,而是脸蛋刷的变得通红,就跟猴子的屁股一样,恶狠狠的瞪了秦羽一眼,张嘴便呸了一声说道“流氓!”

她的声音很清脆,有种类似娃娃音跟软语的相结合,反正秦羽听来就算是骂人的话也很好听的那种声音。

什么?流氓?

怎么好端端的自己就成了流氓了?

秦羽简直就是无语死,自己好心好意的提醒她,他还怎么骂人啊!

现在终于相信师父为什么不找个婆娘了,古人云,“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要是这个小人还是个女人,那还是单身一辈子挺好的。

师父,第一次觉得你说的对啊!

惹不起!

“算了,既然你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秦羽也不是什么滥好人,说完便靠着后垫直接睡觉了。

就在秦羽刚刚闭上眼睛没多久,便感觉身旁的美女起身离开,而且还伴随着凄婉的惊呼声。

秦羽寻声望去,那位美女扭扭捏捏的跑到厕所里面去了,眼尖的秦羽好像看到了她裙子的内侧,有血液顺着她的大腿流出了一道痕迹。

我的天……这……

看到这副景象,秦羽哪里还不明白。

“我的天,难道她刚刚骂我是流氓,原来今天是她大姨妈光顾的日子啊!”秦羽顿时大感尴尬。看来今天自己是坐实了流氓的这个头衔了,这一路上,估计是没办法解释清楚了。

过了一会,那美女小心翼翼的回到了座位上,秦羽为了避免尴尬,竟然直接闭起了眼睛,假装睡觉起来。

可是,他时不时的听到旁边那美女出传来一阵“嗯”“啊”的痛苦呻吟声,这让秦羽听得心里面一阵燥热。

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啊!

“我靠,谁,把咸猪手都伸到我的身上来了!谁那大胆!嗯?触感好像……还不错……”

就在秦羽浮想联翩的时候,忽然间,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胳膊被人给抓住了。

他向旁边看去,旁边的那个美女,一只手捂着肚子,额头上满是汗珠,另一只手抓着他的胳膊。

哇塞,近距离的秦羽终于懂得了“香汗淋漓”这四个字的由来了。

只见那很难受的美女用那种让人无比心疼的眼神看着秦羽,痛苦的说着:“小弟弟,我好难受,帮……帮我……”

人比人,比死人啊

“帮帮你?”

秦羽看着坐在身旁快要翘辫子的美女,不但没有怜惜,反而有点鄙视的看着她。

不就是痛经吗?有那么夸张吗?至于表现的出来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吗?小爷我从小到大又不是没有在村子里面治过痛经的女人,她们也没有你那么夸张啊!

城市里面的女人还真是矫情啊!

“小弟弟,能不能到前面的车厢帮我叫一下我朋友,我肚子真的疼的不行了……”那美女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哀求着秦羽,双手捂着肚子,浑身都在打颤。

本来这么一位美女求助,都会多少帮一下,但是秦羽却撇了撇嘴道:“不就是来大姨妈了么,这点小事,有那么大惊小怪的么。”

美女一听,难受的眼神中带着怒气道:“不帮就不帮,你又没有来过大姨妈,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

“行了行了,我帮你治一下,把手给我”

秦羽说完直接就抓住了美女的一直输,然后,把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心上,比划了一下,找准了她虎口的位置,

“你……你想干什么?”

秦羽的这一个动作让美女感觉到了不对劲。

自己旁边的“乡巴佬”非但不帮自己去叫人,竟然还趁机占自己的便宜!

从来没有让异性碰过的她怎么能容忍,但身体的不适让她根本没有什么力气,更别说从秦羽的“魔爪”把自己的手给抽出来。

“小弟弟,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子……”

一瞬间,美女差点就要哭了出来,噘着嘴巴,哀求着秦羽,希望他放自己一马。

“怎么?你是在逗我吗?嘿嘿!不是你要我帮忙的吗?”秦羽嘿嘿一笑。

看到秦羽露出这种笑容之后,顿时脑袋里面五雷轰顶。

这一刻,她看过很多电影,电视剧里面的女主角被强暴,被非礼的桥段一幕幕的在她的脑海里面上演。

秦羽此刻就像是一个十足的恶棍,色狼,已经到了饥渴难耐的地步!

“求求你,不要这样子……”

她的身子不停的想要远离秦羽。

然而,她坐的是靠窗的位置,自己较小的身躯被秦羽完全的遮住,她看不到外面,外面的人也看不到里面,这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惊慌的心里让她的脸色更加的苍白,额头的虚汗也跟不要钱似的往外冒,像极了QQ表情里面的流汗的表情。

“不就是痛经吗?怎么会流那么多的汗。”

秦羽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美女,顿时无语了。

要是他知道此刻美女在想些什么的话,肯定会哭笑不得。

“啊!好痛啊!你这个臭流氓,那么用力捏我干嘛!?”

就在这时,秦羽手上一用力,捏在了美女的虎口上面,那美女顿时轻呼一声,索性大叫起来,说不定还有谁能来就自己呢。

“你瞎嚷嚷什么!你没看见!我正在给你治疗呢!”谁知道,秦羽的声音比她的还要大,对着美女吼了一句。

“我,我又没瞎叫……你捏的人家好痛,当然要叫啦”那美女瘪着嘴巴,委屈极了,可是又不敢大叫,要是得罪了这个色狼可就不好了。

要是那个色狼由怒生恨,说不定自己还要受更大的罪。

求偶像保佑,让乘票员赶紧来检票吧,到时候,自己看举报她对自己耍流氓!

“痛?痛就对了,不痛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秦羽看也没看那美女的,抓着她的手继续使劲的捏:“看到没,这个地方叫作虎口,学术上叫合谷穴。一般女生痛经的时候,只要按这里,就会缓解疼痛。你自己也可以按。大致位置就在手背的第一跟第二掌骨之间。”

一边说,秦羽一边还在这个位置上面重重的捏了几下。

“咦?被这个臭流氓捏了几下,肚子好像真的不怎么疼了哎。”直到这会,那个美女才发现秦羽的用意,暗怪自己误会了这个臭流氓。

又想到刚才没有大喊大叫,不然这可丢死人了。

可是,自己的手还在一个陌生的男子手中,她眼神中有些尴尬。

秦羽正在捏着,看到美女的脸色也红润了不少,也不说痛了,反倒是很享受的样子。

“哼!”

他哼了一身,不由得停下了动作。

只是痛经的话,捏一会就可以了,不过难得有大美女的便宜占,不占白不占,反正不要钱。

“嗯?怎么了,你怎么不捏了?继续啊!”

秦羽的手一停,那大美女反倒是奇怪的抬起头来。

她的虎口被秦羽捏了几下,她感觉自己好了很多,已经不痛了,随之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在她的腹部升腾出力,然后这股气流在她自己的全身游走,让她的每一个毛孔都十分的舒坦。

秦羽, 司徒菀怡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