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深爱不晚

更新时间:2021-04-01 13:36:25

深爱不晚 已完结

深爱不晚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简宁, 霍景祀

精彩试读:“她不同意司司和你结婚,嫌弃你属羊的……”简宁拿着包就出去了,简父看着女儿饭都没吃就穿鞋出门了,问进厨房的陈安妮:“简宁去哪里?”“我和她说司司她妈因为不同意简宁和司司结婚,简宁就出去了。”“陈安妮。”简放吼。陈安妮身体一缩,被这么大声的喊她,吓死她了,她也不是故意要说的,这事儿早晚都要捅破的,人家不待见简宁,难不成还让简宁讨好那个老女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006婚事告急

简放下班陈安妮跟着进去,没一会儿房间里传出来简放的声音,陈安妮踮起脚捂住丈夫的嘴。

“你不要发脾气,爸妈都在外面,听见你喊就知道我说的了……”简放前脚进门,后脚就知道简宁被人嫌弃了,不是她说的还能是谁?婆婆肯定会埋怨她大嘴巴。

简放瞪着眼珠子,陈安妮真是怕他,简放的视线停留在老婆捂着自己嘴上面的手,陈安妮赶紧的将手放了下来。

简母听见儿子的声音就知道安妮肯定说了,她就是个大三八,藏不住话的。

简放换了衣服后面跟着陈安妮,迈出来:“妈,简宁那事儿不能同意。”

简母现在火气也去了,没有刚刚那么生气,想了半天,现在想法又有些犹豫,毕竟都处了那么久,也许该做的都做了,现在的年轻人和他们那一代不同,这样还拆开,那简宁不是吃亏吗?越是想越是纠结。

“你先别管了,我和你爸商量商量。”

“还有什么好商量的?一个不待见你的婆婆,嫁过去也好不了。”

“是啊妈,不能答应,人家当着姑姑的面说就没打算给我们留面子。”陈安妮插嘴。

就算是不愿意,也得见面说吧,找了一个中间人随便就传话,这未免太不尊重了,那边还闹什么吃药威胁,这女人太狠,嫁过去也是遭罪,不如不嫁。

“你就闭嘴吧。”简母突然对着儿媳妇大声道:“这一天你传话怎么就那么快?”

陈安妮赶紧进了厨房准备晚饭去了,婆婆这是拿她撒火呢。

简放跟着母亲进了房间。

“你跟着我进来做什么?我想躺一下。”脑子昏昏沉沉的。

原想简宁要结婚了,她可能得忙一段,为女儿操心婚事,结果突然生变了,心情受到影响,身体就开始出现不舒服的预警。

“妈,这本事儿你得听我的……”

“……你就不想他们处了那么多年,这要是……到时候不是叫你妹妹伤心吗?”

简放坐在母亲床边的椅子上:“这都什么年代了,妈你的思想未免太过于保守,一样的没分别。”

说了几句简放就出去了,简母一个人躺在床上,晚饭也没有去吃。

简宁拿到了另外的一笔稿费,足足有八千块,回来的时候买了一些父母喜欢吃的水果还有买给侄子的玩具,拉开门进来换鞋,她嫂子见她回来了就跑了出来迎接她。

“你出来干什么?”好奇怪,她又不是她哥,这么热情?

陈安妮从小姑子手里将东西接了过来,简宁指着一个盒子:“买给军军的玩具。”

军军听见说姑姑给自己买玩具了饭也不吃了,就往外面跑,抱着简宁的大腿喊谢谢姑姑,简宁摸摸他的头发:“好了,自己去玩吧。”

踩着拖鞋进了厨房,没有瞧见母亲。

“爸,我回来了。”

简父点点头:“你妈在房间里呢,你去看看她就出来吃饭吧。”

简宁纳闷,她妈生病了?

拎着包就进了母亲的房间,简母见女儿进门就马上坐了起来,整理整理头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也不太愿意让孩子看见她不舒服的一面,靠在床头。

“回来了。”

“是啊,妈你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简母摇头:“我哪里都挺好的,天天能吃能喝,怎么会不舒服。”

“那怎么不吃晚饭?”

“今天的菜不太合胃口。”

简宁:……

她妈是个有米饭就可以吃的很好的女人,拥有着过去传统女人身上所拥有的一切美德,说是因为菜色不好她才不想吃,这个有点太过于天方夜谭,根本不可能。

“和我爸吵架了?”

“谁和他吵了。”简母瞪了一眼女儿,脸上倒是见了一点笑,她和丈夫的关系非常的好,从来不会吵架。

“这个月的家用。”

简母接过来打开一看,抽出来五千递还给简宁:“用不了那么多。”

到时候她和丈夫在补三千块钱进去,就当做给简宁攒嫁妆了。

“妈,爸让我问你,要不要出来吃饭?”陈安妮连门都没有敲直接推门就进来了,避无可避的就看见简宁手上拿着的钱。

“给我出去,进门不知道敲门吗?谁教你的?”简母难得对着儿媳妇摆婆婆的谱儿,陈安妮吓了一跳,马上带上门就出去了,觉得婆婆今天是不是得了失心疯?

为什么要那么大声的吼人?

简宁从母亲的房间退出来,回了自己的房间去放包,陈安妮跟着进来。

“刚才不是刚被我妈吼,你现在又不敲门?”简宁打趣嫂子。

她这个嫂子也是个人才,记吃不记打。

陈安妮犹豫一下,还是开了口:“今天姑姑去医院看病人,结果遇上司司的母亲,他妈喝了药进了医院。”

简宁一愣,喝药进了医院?随手又拿起来了包,看样子是打算去医院,不知道就算了,知道就不能不去看。

“你先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后来姑姑遇上了就顺便进去看一眼……”陈安妮讲话也是啰嗦,说了半天司司妈妈喝了什么药,医生怎么说的,装的可能性比较大,根本不是想死,简宁突然出声打断自己嫂子,拧着眉头:“嫂子,你到底想说什么?”

“司司他妈是因为你才要装死的。”

简宁皱眉,因为她?

她就去过一次司司家,而且就待了几分钟,怎么会是因为她?

“她不同意司司和你结婚,嫌弃你属羊的……”

简宁拿着包就出去了,简父看着女儿饭都没吃就穿鞋出门了,问进厨房的陈安妮:“简宁去哪里?”

“我和她说司司她妈因为不同意简宁和司司结婚,简宁就出去了。”

“陈安妮。”简放吼。

陈安妮身体一缩,被这么大声的喊她,吓死她了,她也不是故意要说的,这事儿早晚都要捅破的,人家不待见简宁,难不成还让简宁讨好那个老女人?

“怎么了?”简母从房间里出来,简奶奶已经吃完了,指指刚刚陈安妮拎进来的水果:“给我洗点葡萄。”

自己径直就回了房间。

陈安妮使劲瞪奶奶的后背,怎么那么能吃?眼睛又那么尖,这么大的岁数了,胃口还是这样的好,想吃为什么不叫你女儿去买?

简母数落陈安妮:“你说说你,嘴怎么就那么快?简放你把你妹妹追回来……”

简放出去追也来不及了,早就走了。

简宁按照陈安妮说的地址找过去了,打听了护士才找到病房的,她觉得可笑。

因为她属羊就闹自杀,是她嫂子说错了还是司司的妈妈脑子有问题?

差点走过去,又绕了回来,推开病房的门,果然看见了司司的父母,司司刚刚被叫出去了,好像是他同事要过来看看他妈。

司司的母亲看着来人,脸上已经有些不耐,她是真的很抵触这个人,全身全脸没有一处喜欢。

“你来做什么,话不是让你姑姑转达了?”

“阿姨,我可以叫您一声阿姨吧,我今天听见了一件非常离谱的事情。”

司司的母亲拒绝和简宁谈什么,直接就承认了。

“我不喜欢你,我也不愿意让儿子娶你。”

简宁觉得身体有些恍惚,她到底哪里这么惹人厌?只是登个门,对方竟然就吃药自杀?

“阿姨,我能问问原因吗?”

“你这个人,没有一处是我喜欢的,司司有个女同学我就觉得挺好,家世相当,对方也很喜欢他,就是司司对人家不怎么动心,但是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简宁瞪圆了眼睛,司司的母亲目光在简宁的身上刮了一次又一次,竟然敢瞪眼睛?

没规矩。

“阿姨我和司司交往了几年,现在你当着我的面说希望司司和别的人结婚……”

“我说了怎么了?我不喜欢你,难不成我还装作喜欢你?你们没结婚我现在说出来是对你和他的负责,真的等到结婚我再表现出来,难为的就是你,全天下男人又不是只有我儿子一个,你赖着他有意思吗?”

“阿姨我没有赖着他。”

“我的话你也听见了,如果你不分手我也逼不了你,但是你们结婚你别指望得到我的认可,你父母住在农村吧?和我们家不配。”

“抱歉打扰你们,那就这样吧,我没有任何的问题。”简宁拿着包起来,她来的时候带了一个果篮,现在她要走,司司的母亲让丈夫把果篮给简宁带着:“你让她拿走,无缘无故的没有道理白白接受人家的东西。”

司父拿起来果篮,简宁没接:“这是我买来看阿姨的。”

“你还是拿走吧。”

简宁抬脚就走,后面司母不高不低的声音:“你把果篮扔到门口去,这些东西熏的我眼睛疼。”

简宁前脚刚出门,后脚她买的果篮就被放在了病房的门口,里面的门关上。

简宁拎着水果篮站在医院的门口的台阶上,不远处有一个垃圾桶,她走了过去,然后将水果篮塞了进去,自己转身就离开了,她走了没有多久,马上有人就过去将水果篮捡了出来。

“夭寿啦,这么好的东西还扔,现在的小年轻真是浪费。”

里面的水果都是好的,拿回去可以自己吃。

007司司指责

司司没打算实话实说,他也没料到自己就出去那么一小会儿,他妈竟然会和姑姑说那些,他妈不愿意的事情他是肯定不打算对简宁说的,找个借口,反正他妈现在病着,就先推着吧。

简宁来电话的时候,司司还一副笑脸,努力想把事情遮过去。

“……我妈对你挺满意的,就是她这个身体,她让我和你说一声那天也没让你吃口饭就走了她心里过意不去……”

简宁坐在椅子上,她愣了一下,自己所看见的所听见的和司司现在嘴里说的完全就是两码事。

“司司……”

司司还在笑,“嗯,怎么了?哪天你再过来我家里,我妈说她好好烧几个菜招待你……”

“司司。”简宁打断男朋友的话:“我刚刚去过医院,你妈已经和我都说明白了。”

司司的脸上再也挂不住笑容,怎么会这样呢?

“简宁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

“好,那你说吧。”简宁正色,那边陈安妮推门进来,手上端着一个盘子,里面装满了刚刚洗出来的葡萄,她乐得给小姑子送,简宁这个月又没少给妈钱吧,她当嫂子的当然乐意看见这样的情况发生,小姑子反正也能赚,她也有钱,一个月就顶全家了。

“我给你送点葡萄。”陈安妮进门的时候听见简宁貌似和司司吵架了。

“嫂子,我在打电话。”简宁将电话拿开了一些,陈安妮放下盘子马上就出去了,溜回自己的房间去和丈夫报信儿。

“简宁你和我妈之间可能有点误会……”司司还在寻找着完美的借口,这件事不能这样说,不然按照简宁的个性肯定就放下了,他不同意,两个人谈恋爱和家里有什么关系?他喜欢这个人就好:“我妈她是因为生病难受的,所以讲话有点难听,我和她之前吵架了,她并不是针对你……”

“司司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是不存在谎言的,哪怕你的妈妈不喜欢我。”谎言是需要一个跟着一个的谎来圆的,讲了一个需要十个去圆,这不是你撒谎就可以隐瞒的,她是当事人有知情权不是吗?

“这些都是误会……”

司司和简宁谈之间谈的并不开心,两个人都坚持彼此的原则,按照司司的想法,只要他愿意,他妈不喜欢也没办法,婚是他要结的,但对于简宁来说却不是。

她理想当中的婚姻则是两个家庭的祝福,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她的父母更加没有做错什么,没有理由这样被对待。

“简宁你是理智多过感性,难道我妈反对你就和我散了吗?”

简宁没有回话。

“就因为她反对,你连争取都不愿意做,她只是对你的第一印象不太好……”

“司司你妈讨厌的是我的属相。”

简宁挂了电话,外面有人敲门。

简母瞧着门板,听陈安妮说的简宁好像和司司在电话里吵起来了,她怕女儿情绪激动。

“妈,怎么了?”简宁对着门板喊了一声。

简母推门进来:“你爸让你过去一趟。”

简宁推开椅子,她今天的工作都没有做,全部都耽误掉了,原本是想将手里的稿子晚上做完,今天之内估计是不可以了。

简宁跟着母亲进了父母的房间,简父开口:“你把门带上。”

简宁随手关上门,外面客厅陈安妮扯着脖子,她其实很感兴趣,不知道公婆和简宁说些什么,其实她是嫂子,让她参与不也挺好的。

“司司妈妈到底为什么不喜欢你?”简父开口问女儿。

这话他要亲自听女儿说,他那个妹妹说话不着边际的,他不信。

简宁一字一句的说着,没有加油添醋,司司母亲对她的冷淡,以及对她的厌恶,她和司司谈的不愉快,简母开了房间的门出去喝水,气的心都跟着抖了。

她养大的孩子还没嫁进去呢就被人家嫌弃上了,想想都气,你家高贵在哪里?就这样嫌弃别人的孩子?

“你打算怎么办?”

既然是对方的母亲不同意,又闹到喝药的地步,看样子是没什么可挽回的余地了。

“爸,算了吧。”

“不觉得可惜吗?”简父也觉得女儿过于冷静了,谈了好几年说放手就放手?不再努力一下?

“可惜也没有办法,他妈对这件事情很执着,坚信我的命不好,我有什么方式方法能去改掉她的这种认知呢?我自认没有办法,我和他谈了几年从来没有出过问题,但是今天在沟通上,我已经明确表示了我清楚的情况下,他还想继续骗我。”

而不是出了事情和她来商量要怎么办,简宁觉得自己并没有把司司看透,过去发生这件事之前,她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了解司司的。

简父叹口气:“你回房间吧,你的事情我和你妈妈不插手,你自己觉得怎么样是最好的就怎么样做吧。”

简母看着女儿回了房间,陈安妮靠近她,被她狠狠瞪了一眼然后推门回了房间。

“她怎么说的?”

简父并没有对妻子重复女儿的话,依着他来看,这件事情别人不需要跟着掺和,简宁自己都会解决好的,她是个头脑冷静且不笨的孩子,她个人的感情问题,她自己管。

“你不要总是问她,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简母眼圈微微的有些发热,她哪里是想说,她是郁闷,生气。

司司第二天白天就跑到家里来了,简宁并不在家,司司和简父保证,他能解决这个问题,希望简父能给他一些时间,让他回去和母亲好好周旋。

“你怎么周旋?简宁去医院看你妈,她回来的时候脸上就连个笑容都没有……”自己生养的孩子她哪里不清楚,如果不是被人家难堪对待,简宁不会那个样子的,你妈做都做了,还让姑姑传话,这是想好的态度吗?

“老婆……”简父对着妻子开口。

“我也懒得对你说这些,你家不愿意,我家还不愿意呢,简宁现在也还小,我还想多留她两年……”

真是越看越生气,简直不能理解,人带回去你家才开始反对?你之前都没讲过吗?

简宁从外面回来,看见司司竟然在家里眉头皱了皱。

“我和你谈一谈……”司司和简宁到外面说话,两个人似乎还是沟通的不顺畅,司司脸上的表情有些着急,伸手去拉简宁的手,简宁推了一下结果没推开,两个人拉拉扯扯的,简母站在屋子里看,着急的向往冲,强忍着才没有动,然后两个孩子好像要去哪里,司司把简宁推上车。

“你拦着我干什么?”

简父看着妻子:“他们自己的感情问题,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你女儿已经达到了独立思考的年龄。”

司司拉着简宁来了医院。

“妈,我要和简宁结婚。”

简宁转身想走,司司却牢牢的抓着她的手,眼睛里都是恳求,希望简宁给他这个面子,简宁勉强站住脚。

司母的目光落在简宁的身上,笑了笑,笑的别有意味,自己轻轻的咳着,好像喉咙很不舒服一般,咳了半天勉强嗓子痛快了:“结婚?和谁结?我不是已经说的挺明白的,有些人愿意嫁我也拦不住,但是她和你不搭。”

简宁自然听得出这话里面的含义,气急想要走,司司哀求的托着她的手,他想为她和自己争一争。

“妈,我们俩谈了这么多年的恋爱,我就喜欢她,娶老婆也是我自己娶。”

“那好呀,你自己娶去,她愿意跟着你吃苦我不反对,司司妈妈身体可不好,你想想你现在说的话……”司母威胁儿子。

她因为什么进的医院司司不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司司你让简宁先回去,以后再说这事儿。”司父开了口,觉得简宁也是,非得这个节骨眼上来刺激自己老婆。

司母看着简宁淡淡道:“你愿意嫁没人拦着,你们结婚一毛钱我都不会给他,他离开我这个家我就当做没生过这个儿子,你想逼死我的话,你可以嫁给他,我不清楚你父母是怎么养育你的,明知道我不愿意,明知道我现在身体欠佳,你却跟着他来医院胡闹,我挺佩服你爸爸妈妈的。”

简宁转身就往前走,司司还是拉着她的手不肯松,简宁回手就是一甩。

你让我给你机会,我给了,我任凭你母亲的羞辱,你在做什么?

司司哀求简宁:“拜托……”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司司追着简宁出去,司父忍不住叹气:“就让他这么追出去?”

司母并不在意:“让他去吧,他能改变什么,我自己的儿子,他离不开这个家。”

简宁气的浑身发抖,她打车回家的,司司又开着追了回来,两个人就在家门口又起了争执。

“你为什么就不能站在我一边呢?”

“你让我去有什么用?你没有办法说服你妈,司司你觉得我受的难堪还不够吗?”已经上升到她父母的身上了,这个她绝对不能忍。

她就是不嫁也不会忍气吞声。

“她现在就是个病人,她心里不痛快说什么并不一定就是心里的想法……”

“你去哪里?”司司扯着简宁的手,他没有注意自己已经把简宁的手腕拉红了,为什么都要来难为他呢?

妈妈是,简宁也是。

“你松开我。”简宁觉得手腕疼,可司司根本没发现这一点,他还在说:“我一直在努力,可你一直在后退,你不停的想要放弃,简宁我甚至怀疑你对我到底有没有感情,我妈只是说了一句,你就想要放弃了。”

小说《深爱不晚》 第6章 006婚事告急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