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倾城凰医

更新时间:2021-03-29 19:18:53

倾城凰医 已完结

倾城凰医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虞希宁, 顾谨

精彩试读:“老爷,我……”虞希柠眼底转瞬便溢满了眼泪,轻轻扶住虞广:“爷爷,大好的日子,莫要动气了。”顾谨在一旁瞧着好笑,一收到虞希柠警告的眼神,忙收起了笑脸。这会大家伙又围了过来,锦衣华服的二皇子见状啧啧两声,道:“这好端端的,又是说三小姐与外人私通,又是划伤三小姐的手臂,怎的三小姐在府中……呵呵。”“二哥,这是太傅大人的家事,咱们还是莫要掺和的好。”顾谨看着二皇子,嘴角含笑,让人无法嗤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倾城凰医第5章试读

“哈哈,太傅大人,您这个孙女,可真真是个小棉袄啊!”一个官员摸着山羊胡,笑得合不拢嘴。

虞广多看了虞希柠一眼,点点头道:“这孩子平日里最是温婉,最近几日倒是变得胆大包天,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好东西!”

“能有什么好东西?”虞希柠偏头一笑:“不过就是沾上了爷爷高寿的福分,想着要做爷爷的开心果才好呢!”

“哈哈哈!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虞广语气略含责备,但那神情却是一脸的宠溺。

周围的大臣们看了纷纷大笑,干脆随了虞希柠的话,让虞广以茶代酒就好。

虞希柠见状坐在后头一桌安安静静地作陪,她要的,就是让自己一直呆在虞广的视线中,因为只有这样,虞佳柔出了事才赖不着她不是?

眼角往旁边一瞥,虞佳柔正愤愤地跟姨娘说着些什么,姨娘便在一边不住地劝她。

虞希柠往嘴里扔了一颗花生,又顺手给自己到了一杯酒小酌,不得不说,这儿的酒还挺好喝的。

顾谨这时又跑过来坐下,一脸没好气地瞪着她。

虞希柠挑挑眉,伸手给他也倒上一杯:“办成了?”

“你当本王是你的下属?”

“瞧您说的!”虞希柠轻笑:“我自是不会怀疑七皇子的实力,只是作为合作伙伴,问问又怎么了?”

顾谨冷哼:“你只消好好想想拿什么给本王当谢礼就是。”

“谢礼?”

“本王又不是你府上的下人,你给个谢礼还亏了不成?”

“还说呢!”虞希柠无奈不已:“今日是爷爷的大寿,马上就到送贺礼的时辰了,我这还半分头绪都没有!”

顾谨挑眉,从腰间掏出一个锦盒递了出去。

“这是何物?”虞希柠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只见里头是一个巴掌大的翠玉做成的常青树的盆景,精美绝伦。

“可还满意?”顾谨勾唇望着她。

虞希柠一顿,有些懵了:“我满不满意?什么意思?”

顾谨这时候却忽然起身,笑着冲虞广打招呼:“太傅大人,这可是您的孙女求着小王给您寻来的贺礼,您先看看?”

虞希柠愣住,猛地回头,却看虞广已经站在身后,忙站起身来顺势将锦盒递了过去。

虞广接过去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惊叹不已:“难怪!哈哈,柠儿,难怪你今日好端端去换了身绿衣裳,原来是为了送老夫这个东西?”

“爷爷……”虞希柠讪讪一笑,瞥了顾谨一眼,只好顺从地跪下来,大声道:“柠儿望爷爷如同这常青树一般,身体康健,让柠儿常年承欢膝下,共享天伦之乐!”

“好!”虞广将东西放在桌上,双手将虞希柠扶起来:“能得孙儿如希柠,是老夫此生之幸!”

“恭喜恭喜……”

周围自然又是一片恭贺之声,惹得虞广开怀不已。

虞家其余的子孙自然也见到了,看到虞希柠在寿宴上夺尽了风光,一个一个的嫉妒不已,纷纷上前来争先恐后地献着贺礼。

倾城凰医第6章试读

只是在这些人中,却独独不见方才还在与姨娘哭诉的虞佳柔。

姨娘走过来十分强势地将虞希柠拉到一边:“虞希柠,柔儿呢?”

虞希柠冷眼看着被她揪着的左手臂,那儿因为放血解毒而划开的伤痕被捏地生疼。

这个姨娘,和虞佳柔是一丘之貉!

原来的那个虞希柠因着没有父母疼爱,性情软弱,不知道被这对母女明里暗里抢去多少东西!

现在还敢揪着她来质问?

“姨娘,自古尊卑有别,您该尊称我一声三小姐。”虞希柠说着将自己的手臂抽回来,冷冷瞥她一眼:“真是好笑,您的女儿去了哪儿,本小姐如何知道?”

“虞希柠!你当真以为老爷夸了你一句就飞上天了?”姨娘揪着虞希柠的手臂重重一拧,血丝刹时就渗了出来。

虞希柠怒了,在拉扯中干脆将先前藏在袖中的簪子放在姨娘手中,随即扯下包扎着的破布塞在另一只手的袖中,成功将好不容易止住血的伤口又拉破。

姨娘看见那血丝愣住:“你怎么……”

“柠儿!?”虞广看见顺着虞希柠手臂流下来的血迹,忙奔了过来,又看到姨娘还拿在手上的簪子,顿时大怒:“你这是在做什么!?”

“老爷,我……”

虞希柠眼底转瞬便溢满了眼泪,轻轻扶住虞广:“爷爷,大好的日子,莫要动气了。”

顾谨在一旁瞧着好笑,一收到虞希柠警告的眼神,忙收起了笑脸。

这会大家伙又围了过来,锦衣华服的二皇子见状啧啧两声,道:“这好端端的,又是说三小姐与外人私通,又是划伤三小姐的手臂,怎的三小姐在府中……呵呵。”

“二哥,这是太傅大人的家事,咱们还是莫要掺和的好。”顾谨看着二皇子,嘴角含笑,让人无法嗤驳。

虞广怒气更甚,正待发作,府上的周管家急急忙忙地奔过来,小心翼翼地绕过几位皇子,在虞广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虞广瞪大眼睛:“可是真的?”

“是,老爷。”

“今日……”

虞广刚要说话,顾谨却又打断了:“今日天色已经不早,太傅大人,眼下您又有家事傍身,不如小王这就先走一步。“

虞广沉声点头:“七皇子,今日让您看笑话了!”

“哪里的话?”顾谨拍拍虞希柠的肩膀:“就以小王与柠儿的关系,这些都是小事。”

虞希柠深吸一口气,这人就不能少添点乱?

算了,她忍!

大家见状都不免将视线放在顾谨和虞希柠身上来回打转,随即纷纷打着哈哈告辞。

待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虞广吩咐了府医给虞希柠包扎,就这么沉默地站在那儿看着,虞府上下一应人等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国公府的老祖宗面色严肃,看了看委委屈屈的虞希柠,又看着呆坐在地上的姨娘,心下已经明白了不少。

“方氏,是不是?”

姨娘闻言浑身一震,忙点点头:“老祖宗,侄媳正是方氏。”

“侄媳?”老祖宗冷哼一声,“你一个姨娘,伤了嫡出小姐,还敢自称侄媳?”

虞希宁, 顾谨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