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情恨温柔

更新时间:2021-03-27 15:26:20

情恨温柔 已完结

情恨温柔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凌雨欣, 韩邵庭

精彩试读:看着窗外远山葱翠,近处烟波浩渺,觉得这还算是一个好地方。他将电话打给自己的私人助理,名字叫姜声,是专门负责这类事项的得力助手。“……给我查下这人的来历。”“是,韩少。”“还有三叔那里,有什么异常?”“暂时没有,不过您的三叔有一个手下去了天青市。”“嗯?”韩邵庭皱眉。“是一个叫朱立强的,明面上是办事,应该有别的目的。”“一个人?”“是的。”电话那头的姜声轻声问道,“韩少,用不用将人调一部分过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情恨温柔:就是试一试?

“无妨。”韩邵庭漫不经心的说道,“正好换一台。”

有钱人的世界。

凌雨欣嘴角一抽,有的人自行车被撞了,都要心疼好几天。

这人近千万的汽车,说起来,眉头都不皱一下。

凌雨欣不再搭理他。

因为这个时候,处理事故的警车也来了。

和他们简单的做了一下介绍,凌雨欣自然还是要跟着韩邵庭回去。

此时,林子清已经风格风驰电掣的开着一辆车过来。

等确定韩少完好无损之后,这才将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

他的脸色还是很惨白……

但是嘴唇有了一丝血色,已经比刚来的时候好多了。

凌雨欣再次的上了车,临走之前,她留恋的看了一眼现场。

她喜欢她的工作。

那样,会让她觉得,她就是一个战士。

存在的也仿佛更有了价值。

只是,她保护韩邵庭的任务没有完成,因为丁小语做的伪证,导致她开展不了任何工作。

再加上手里的资料并不全。

还需要慢慢的调查。

她不怪自己的妹妹,那是妈妈留给她唯一的亲人。

所以,她也不着急,真相总会浮出水面。

就像她的妈妈的那件事一样。

假以时日,她总会给她的妈妈一个交待的。

“怎么,不想和我一起走?”韩邵庭侧眸,问着身旁的女人。

“都是工作,没什么想不想的。”凌雨欣收回思绪淡淡的说道。

这个女人到底心里埋藏了多少的秘密?

平生第一次,韩邵庭升起了很强的好奇心。

虽然接触没有几次,但是,他知道,这个女人的肩膀好像压着什么沉重的担子一样。

可是,她却依然很坚强。

这样的女人,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刚才的事,谢谢你了。”韩邵庭开口道着谢。

“是我应该做的。”

“我想问一个问题可以吗?”

“可以,你问吧。”

“距离那么远,你是怎么看出来卡车刹车失灵的?”

林子清支愣着耳朵听着。

他也很好奇啊。

刚才听那个醒过来的司机简单的说了一下,他的心里真是波澜起伏,感觉自己好像是在看电影一样。

不过,男女主角,换成了自家的韩少和凌队。

“司机的神色有些惊恐,卡车的速度有些快。”凌雨欣的声音很清亮,每句话的尾音都好像朝上翘一下。

听起来格外的好听。

“就这些你就确定了。”

“谁说我确定了?”凌雨欣转过头,黑白分明的眼眸好笑的看着韩邵庭。

韩邵庭心口一滞,忽然侧过头,一个念头升上了脑海,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凌雨欣,“该不会这一切都是你的猜测吧?”

“嗯。”凌雨欣理直气壮地点头。

“就是试一试?”

“说的很对。”凌雨欣的眼睛弯了起来。

这让她刚才有些清冷的面容带了一点的娇憨和慧黠。

“假如不是,那岂不是白跳车了?”林子清插嘴道。

“算是演练一次如何逃生。”凌雨欣拍着手,“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韩邵庭继续沉默。

他无法想象,刚才假如凌雨欣猜测错了,他滚出车的样子会不会成为头版头条。

那个画面太美了,韩邵庭不愿去想。

他垂眸看向脸上带着笑意的凌雨欣,这个女子其实还是有些狼狈,在落地的时候是用她的后背接住了他。

这点他很清楚……

而且,他也很喜欢那个姿势。

总觉得有点扳回一城的感觉。

只是,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让这个女子的感觉这样敏锐呢?

韩邵庭的眼眸越发的幽深。

“对了,也谢谢你刚才帮我。”凌雨欣想起了刚才韩邵庭的帮助,对于他,还是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她以为韩邵庭会站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观望呢。

毕竟是来自京城的公子哥,这样的场面怎么可能见过。

而且他们拥有的太多,也就格外的珍惜自己的生命。

没想到,他不但临危不乱,也没有临阵脱逃。

都说将门虎子,虽然他的父辈都没有走他祖父的路,但是,这个韩邵庭显然还是有些不一样。

“没什么。”韩邵庭淡淡的开口,“和凌队比,差了些。”

“呵呵,那是我的工作。”

凌雨欣笑呵呵的说完之后,林子清也将车子停了下来。

没等车门打开,一道火红色的身影旋风一般的冲过来,噼里啪啦的打着车门。

凌雨欣对着韩邵庭挤挤眼睛,“我要回家一趟取些衣服。”

“嗯。”

虽然韩邵庭很想说,衣服的事情实在是小事情,他可以给她买,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提。

“我很快就回来。”凌雨欣说完之后,就打开车门朝着自己的临时休息室走去。

宁楚楚的目光看了一眼大步流星的凌雨欣,刚想开口,车门开了。

韩邵庭风姿凌然的下了车。

宁楚楚急的好像眼泪都还要掉下来了。

她拉着韩邵庭的手,上下左右的打量着。

韩邵庭不动声色的抽出手。

“邵庭,医生在客厅呢,快进去检查一下。”

“嗯。”看着凌雨欣挺直的背影,韩邵庭勾起嘴角,轻轻的点头,朝着别墅的客厅走去。

“那个姓凌的你给我站住!”本来对于两个人同进同出就很有意见的宁楚楚,在看到韩邵庭那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的时候,心头火起。

她出生名门,不用奋斗就拥有一切。

于是,她的目标就不是放在了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上,而是放在了如何能找到更好的男人身上……

毕竟,她们这样的人,嫁得好,也会给家族带来助力的。

而且,也是和那些名媛们彼此攀比的一个筹码。

再加上家世的原因,她自小身边就不缺少优秀的男孩子。

所以,宁楚楚看清楚了韩邵庭那一眼的眸光。

虽然很复杂,有些看不懂,但是却是自从她认识韩邵庭以来,第一次从他的眼睛里看到这样的光芒。

因为他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目光看过女人。

宁楚楚的危机感很深……

她是韩邵庭的未婚妻。

她不但要夺得韩邵庭的人,也还要夺得她的心。

但是,她也不傻,等韩邵庭进了客厅之后,才喊住了不远处的凌雨欣。

情恨温柔:韩邵庭的未婚妻

“宁小姐,有事?”凌雨欣挺住了脚步,看着怒气冲冲的宁楚楚,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是怎么保护韩少的,你让他受了惊吓,我要去找你们的领导投诉你。”

“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受惊吓了?”

“他的脸色有点苍白,西服也沾了污泥,袖子口还有血迹。”

“不错,观察的挺仔细的。”凌雨欣双手插在裤袋里,神在在的看着宁楚楚,“既然发现了这么多,你为为什么不赶紧去客厅看韩少,找我干嘛呢,很关心我吗?”

凌雨欣微笑着问道。

“你……”宁楚楚恨恨的等了一眼凌雨欣,“等一会我在找你算账!”

说完之后,匆匆的朝着屋子里跑去了。

看着那妖娆的背影,凌雨欣毫不在意的转身朝着自己的休息室走去。

韩邵庭在别墅的医疗室接受着一群医生的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韩邵庭没有任何问题。

他洗漱过后,才想起来,是否应该给凌雨欣检查一下呢。

派林子清去问,林子清告诉他,人已经离开庄园了。

韩邵庭洗漱完毕,换上洁白的衬衫,慵懒的靠在落地窗的窗户旁。

看着窗外远山葱翠,近处烟波浩渺,觉得这还算是一个好地方。

他将电话打给自己的私人助理,名字叫姜声,是专门负责这类事项的得力助手。

“……给我查下这人的来历。”

“是,韩少。”

“还有三叔那里,有什么异常?”

“暂时没有,不过您的三叔有一个手下去了天青市。”

“嗯?”韩邵庭皱眉。

“是一个叫朱立强的,明面上是办事,应该有别的目的。”

“一个人?”

“是的。”电话那头的姜声轻声问道,“韩少,用不用将人调一部分过来?”

“暂时不用。”韩邵庭说道这里,眼前晃过一道在火光中耀眼的俏丽身影,他勾起嘴角,“等需要的时候,在通知你。”

“是,韩少!”

韩邵庭如玉的手指滑动了一下屏幕,挂断了电话。

他漆黑的双眸仿佛泼了墨一般,带着莫测,认真的思忖着,这个凌雨欣是一个不容小觑的人。

不过,让她一直在自己身边倒也不可能,但是,莫名的,韩邵庭不想自己的身边跟了太多人。

好像有一种示弱的感觉。

他微微侧头,看着门口走进来的宁楚楚。

“邵庭……”宁楚楚叫的百转千回,款款的来到了韩邵庭的面前,撅着嘴,心疼的说,“出了那么大的事,你还不让我告诉伯母,她要是从别的地方知道了,可定会被吓坏的。”

“你要是不说,她暂时不会知道。”

韩邵庭似笑非笑的说道。

“邵庭……”宁楚楚轻轻的推着韩邵庭的身子,然后顺势靠住,娇嗔的说,“你为什么突然来这个二线城市呢,这里一点都不好。”

她的手在韩邵庭的胸口处若有如无的画着圈圈。

眼眸流转,带着丝丝的媚意。

韩邵庭神色依旧,垂眸看着自己的未婚妻。

他们两个订婚已经有三年了。

宁家开始催婚了。

而他却根本没将这些放在眼里。

那个时候,订婚不过是为了免去被那些世家名媛骚扰的麻烦罢了。

韩邵庭自从出生起,就拥有了别人一辈子都没有的东西。

然后超高的智商,让他接掌韩氏集团之后,所向披靡,财产翻了无数倍。

他总觉得人生好像没了追求。

索性,他的三叔是个不安份的,倒也给他带点兴趣。

但是,这毕竟是家族的内斗,看在祖父的面子上,他也会给三叔留条活路。

只是,假如今天的事情真的是他派人做的。

那么,还真是要你死我活了。

韩邵庭站起身子,不漏痕迹的推开了宁楚楚娇软火热的身体,双手插在裤袋里,嘴角带着邪魅的笑意,“这里你不喜欢,可以马上离开。”

“……我。”宁楚楚当然不舍得离开这里,“我走了,那你呢?”

“你没看到吗?”

“真的要在这里投资?”

“嗯。”韩邵庭淡淡的应道。

“为什么?”宁楚楚指着窗外,“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这里哪好啊,我不喜欢这里,我们回京都吧。”

“你可以让林子清帮你马上订票。”

“邵庭……”宁楚楚大着胆子再次的央求着,“我……”

她的话没有说完,就咽了回去。

因为此时的韩邵庭虽然嘴角带着迷人的笑意,但是一双黑眸,却仿佛冰冷的寒潭,散发的冷意让宁楚楚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

宁楚楚是个聪明的女人,否则她也不会成为韩邵庭的未婚妻,成为那千万女人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她闭上了嘴。

然后强自镇定的扯过一丝牵强的笑意,“我去厨房,让他们做些安神的食物。”

韩邵庭不置可否的斜睨了一眼她,朝着自己的书房走去。

在走廊看到林子清,韩邵庭想了想,“等凌雨欣回来,邀请她来共进晚餐。”

“是,韩少。”林子清点头,然后低身的说,“韩少,今天的事情是巧合还是……”

“等凌雨欣查证之后在说,你先不要插手。”

“好的。”林子清目送着韩邵庭进了书房,这才转身离开。

凌雨欣回到了自己的小家。

面积不大,只有四十平,格局还算不错,一室一厅,阳台朝南,卧室也朝南。

也许是职业的原因,凌雨欣特别喜欢在铺满阳光的卧室里醒来。

这里好几天没住人了。

感觉有了一丝潮气。

凌雨欣打开了窗户,收拾起了自己的衣物。

她的脑子却在不停的思索着。

今天刚刚发生的这件事,是巧合还是人为。

她放下了手里的衣物,皱着眉头,直觉上认为,自己好像一时半会的回不了单位。

和领导通过话,也还是告诉她,不管是哪个岗位,都是她的职责,请她相信领导的安排。

如今手里的案子已经交给了副局长亲自处理。

凌雨欣就没了继续追踪的理由了。

她忽然想起来卡车司机的手机,凌雨欣拿起了手机,看了下,果断的打开,刚才打来的电话号码在司机的手机里是数字显示。

小说《情恨温柔》 第18章 就是试一试?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