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你不爱我的那些年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09

你不爱我的那些年 已完结

你不爱我的那些年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夏云初, 许黎川

精彩试读:下午三点,许氏大厦顶层召开股东大会。许黎川从办公室直接前往会议室。从昨天晚上到此刻,许黎川只休息了两个小时,但他的身体早就习惯了这种高压状态,依然精神颇佳。加上一身量体裁衣,修剪合适的高定西服勾勒出修长的身形线条,更衬得整个人俊逸非凡。四个秘书亦步亦趋地跟随在他左右,也无一不是正装革履。秘书一左一右替许黎川推开会议室大门。许黎川外形清雅俊美,却自带一股高压气场。先前还有人低语交谈的会议室,因为他的出现,顿时一静,人人正襟危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7. 股东大会

下午三点,许氏大厦顶层召开股东大会。

许黎川从办公室直接前往会议室。

从昨天晚上到此刻,许黎川只休息了两个小时,但他的身体早就习惯了这种高压状态,依然精神颇佳。加上一身量体裁衣,修剪合适的高定西服勾勒出修长的身形线条,更衬得整个人俊逸非凡。

四个秘书亦步亦趋地跟随在他左右,也无一不是正装革履。

秘书一左一右替许黎川推开会议室大门。

许黎川外形清雅俊美,却自带一股高压气场。先前还有人低语交谈的会议室,因为他的出现,顿时一静,人人正襟危坐。

只有一个例外。

夏云初一袭刺目红衣,张扬艳丽地坐在离主席台最近的位置,单手拖着下巴,媚眼如丝地看向他。在一群中老年的股东当中,格外亮眼。她甚至毫不顾忌场合,指腹贴唇,轻轻一个飞吻扔给他。

许黎川直接无视,进入会议主题。

“论辈分,我是小辈。如今我父亲因为操劳过度倒下了,我希望在场的诸位,也不要过于操劳,钱赚够了,早点回家休息。”

一开口就要撵人,在场股东皆是一愣。

夏云初却玩味笑着,心道:看来是要清理门户了。

率先反应过来的股东赵成一拍桌子,怒道:“小兔崽子你要赶我们走?!你爸坐你那个位置的时候,都对我们客客气气的,你算什么东西?敢让我们下台?!”

许黎川漫不经心地抬了下嘴角。

“看来赵老很委屈。”他甩手将一份文件砸了过去,“不如你先跟我解释解释,为什么把黄齐生私下送去澳洲?这里面还有你们两账户来往明细。”

赵成闻言脸色一变,迟疑着翻开扔到面前的文件。

顿时人就焉了。

这里面不仅有他和黄齐生之间的账户往来,还有他私下和黄齐生见面,被监控无意拍到的照片。

黄齐生已经是公司内人尽皆知的叛徒,甚至被当作商业间谍。谁和他扯上关系,都洗不干净。

赵成活像被捉了尾巴,一声不吭地坐回椅子上。

杀鸡儆猴。

其他股东见此状况,也都安分了。

许黎川让秘书将几份蓝壳文件分别发到其他股东手里。

“诸位的旧账我都替你们记着,在我还愿意让你们光荣退休的时候,你们最好懂得适可而止。当然,有不乐意的,我绝不勉强。”

资本原始积累是沾血的,在场没有一个干净人。

他们的把柄,许黎川都捏在手里。

他姿态闲适,语气也和平和,支起腿坐在老板椅上,全然一幅修养颇佳温和的贵公子状。

可在这群股东眼里,他无疑是吐着信子的毒蛇,令他们脊背发凉。

只有一个例外。

夏云初单手托着下巴,用看美味糕点的垂涎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许黎川,内心活动与此刻严肃的会议室相差十万八千里。

这男人太适合穿正装了,套上西服,简直是斯文败类禁欲系的典范。

不知道西服下面,又是什么光景……

夏云初轻咬着下唇,目光暧昧得能滴出蜜来。

许黎川被她纠缠十年,光凭她的表情,就猜到了她那些带颜色的心思。

他淡定地视而不见,微微抬手。让秘书把事先准备好的股份认购合同一一摆在股东们面前,看着他们签字,按手印。

“许黎川,你别得意!你年轻气盛,以后有你苦头吃!”赵成猛地拍下笔,愤然离席。

其他股东自然跟着走了。

场内只剩下一个夏云初,她坐在原地没动,顺手鼓掌。

“亲爱的,你真有魄力。”她看向许黎川的眼神充满柔情蜜意,几乎能叫人溺毙。

她爱的男人就该这样杀伐果决,雷厉风行。

夏云初顺手拿起自己的股份认购书,体态婀娜地朝许黎川靠了过去,用小腿蹭着他的西装裤管:“我也是许氏的股东,我手上的股份你打算放弃吗?”

许黎川纹风不动,抬眉看她:“你想开什么价?”

夏云初伸出食指晃了晃。

“我这个人视金钱如粪土。我想要的……只有你。”

说话间,她腰肢一拧,顺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四个小秘书在旁边看得瞠目结舌。

他们总裁光天化日之下就这么被调戏了?

还没来得及震惊完,趴在总裁身上的女人,缓慢地抬眸,盯住他们,眼神却犀利冷酷:“好看吗?滚出去!”

秘书们赶忙还魂,忙不迭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偌大的会议室顷刻间安静下来。

夏云初伸手抚摸着许黎川的脸,慢慢往下,指尖滑过他的喉结,缓慢地画着圈。

“你听到了吗?”她凑到他耳边,胸口贴紧他,“我心跳得好快。”

夏云初的手游离到许黎川的胸膛,隔着衬衣感受一下他衣服底下的肌肉纹路。如娇似嗔地继续耳语:“你知道吗?你好适合穿这种正装,你刚刚一进来我就在想,怎么才能把你扒光……”

许黎川的神色已经明显冷了下去,就在他忍无可忍的时候,夏云初及时收手。

她太知道如何惹毛他,也知道什么时候停止。

夏云初意犹未尽地从他身上下来,转身抓起笔,干脆利落地在准备好的股份转让书上签字。

“许先生。”她把合同递到许黎川面前,“我的股份都交给你。我只有一个要求——今天晚上陪我吃顿饭。”

许黎川动了动嘴唇,拒绝的话毫不犹豫:“我没空。”

“我有空。”她柔柔笑道,“我可以等你。”

说完,趁着许黎川不备,她飞快地凑到他脸上亲了一口,人便踩着高跟鞋出去了。

许黎川没料到她胆子如此大,愣了一瞬,厌恶地微微皱眉。

这时候罗严打来电话。

“先生,所有股东和他们的家人都已经被控制,送到了凯瑞酒店。不过,要想一点风声都不走漏,恐怕瞒不了多久。”

“不用多久,只需要软禁他们半个月。”

“是。”

“黄齐生还没找到?”

罗严谨慎地回道:“发现了他家里人的消费记录,很快就能抓到人。另外我还查到赵成的儿子赵炜创办的公司即将上市,如果赵成不出席的话,恐怕会引人怀疑。”

“不用担心,有人很适合处理这种情况。”许黎川语气听着很闲散。

但罗严很清楚,这位总裁每次下狠手,或者动了怒,都是这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许黎川慢条斯理地按下一串号码,打过去。铃响三声,那边接起,男性独特优雅的嗓音。

“我还在想,什么时候才会等来你的电话。”

8. 雨夜的等待

许黎川早就习惯了陆辰修这种杀人都跟调情似的散漫语调。

和他弟弟陆宁修不同,陆辰修才是真正杀人不见血的资本家。

“赵成的儿子赵炜办了一家软件公司,最近要在新三板上市了。赵家的全部身家都在里面。赵成股份折现的钱我也替他投进去了。我要这家公司亏得血本无归。”

陆辰修低笑:“你这是打算要他们全家的命。”

许黎川轻描淡写地说:“有二心的属下,就应该拖家带口来还债。”

“只处理掉一个小公司你也不必找我,还有什么事一块说了吧。”

“不急,过段日子还有场大戏需要你们陆盛出场。”

“唱戏我没兴趣,我更在意投资和回报率。想让我替你做事,至少先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陆辰修年纪轻轻,已经成为亚太地区最大的风投公司陆杉资本的总监。在他眼里,万事都是生意,回报率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

许黎川告诉他:“我让陆宁修回国了,在你们陆杉新一期的股东大会结束之前,他都会留在我身边。你有足够的时间,掌握整个陆盛。”

“成交。”陆辰修勾人夺魄的丹凤眼微微眯起,倒想起另一件事,“听说你结婚了,新婚快乐。噢,女方是夏云初吧?婚礼我没赶上,份子钱会打过去。祝你们百年好合。”

“……”

陆辰修和许黎川认识十余年,许黎川对夏云初的态度如何,他再清楚不过,偏偏真诚地来这么一番祝福,存心给他添堵。

许黎川动了动嘴唇:“借你吉言,我也预祝你家那位莫小姐早日脱离你的魔爪。”

“……滚!”

莫言之是陆辰修永恒的死穴,随时戳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许黎川挂了陆辰修的电话后,又开了一个跨国会议。

等会议结束,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他看了眼手机,有两条未读信息,都是夏云初发来的。

第一条19:30分,内容是一间餐厅的地址。

第二条19:45分消息是一张照片,白色餐巾纸上映着勾人的红唇印。附带一句“亲爱的,不见不散”。

许黎川一一删掉,将手机随意扔在旁边,继续忙工作。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高档精致的法式餐厅内,夏云初一袭红裙,明艳动人,独自坐在一角安静地等。

法国人爱浪漫,餐桌布上绣着一片伊甸园,亚当和夏娃两人深情相拥。

这是爱情的伊始。

女人是男人体内的一根肋骨。

融为一体的切肤之爱令夏云初着迷。

以至于侍者何时出现在她身边,她都没留意。

“女士。”侍者是个法国人,却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彬彬有礼,语气里甚至还有几分同情,“您在这里坐了三个小时,原谅我多嘴,您等的人恐怕不会来了。需要给您上菜吗?”

“他会来的。”夏云初声音很轻,却坚定得不容置喙,“我先生工作比较忙,再等一会儿。”

“好的。”侍者有些无奈,心里惋惜这位多情的美人,“不过女士,我们店十点半准时打烊。”

夏云初扫了眼四周,只剩下稀稀拉拉几名客人,都是酒足饭饱在谈笑。

她说:“这样吧,我出你们今天营业总额双倍的价钱,多买你们一个小时如何?”

侍者愕然:“您稍等一会儿。”

他去请示了店长,得到店长的应允后,他重新回到夏云初面前,还为她带来了一瓶醒好的红酒。

“祝您今夜愉快。”

说完,便安静退到一旁。

夏云初由始至终地望着门外。

他会不会来,她不确定。

但她会等下去,等到他出现为止。

许黎川处理完最后一份文件时,顺带瞥了眼时间。

23:37分。

十点的时候,他就让罗严下班了。

许黎川拿上外套,独自离开了办公室。

走到大门口才留意到外面正在下雨。

值夜班的保安赶忙跑出来,殷勤地替许黎川撑伞,一路护送他坐进车里。

“许先生慢走。”

许黎川驱车回家,一路上雨势愈发凶猛,天仿佛被戳了个窟窿,大雨倾泻而下,远处天边电闪雷鸣不止,为这场瓢泼大雨助威呐喊。

许黎川远远看见自己那栋小楼矗立在大雨中,像个沉默孤独的怪物,里面没有透出半点光。

她还没回来?

许黎川将车靠边停下,他拨通了夏云初的号码。

以往铃响一声那边的人便会迫不及待的接起,但这次,他却只等到冰冷的女声。

“对不起,您拨的用户无法接通……”

他挂断了,心里有些不耐烦。

这个女人又想玩什么把戏?

她难道蠢到还在等他赴约?

许黎川微微皱眉,打转方向盘,干脆利落地调头逆着来路往回开。

夜色已经很深了。

高档的法式餐厅早已经打烊,但餐厅门廊外的台阶上,却坐着一个女人。

她把玩着手机,屏幕上有个未接来电,备注是“亲爱的老公”。

这通电话她是故意不接的。

夏云初很清楚,一旦接了电话,那个男人十有八九就不会出现了。

可她不接,他就不得不来。

夏云初好整以暇的等着许黎川出现。

没过多久,两束远光灯打在她身上。

夏云初抬头,看见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路边。

车门打开,有人下车,撑着一把伦敦雨伞朝她走来。

夏云初坐在原地不动,轻眯起眼睛细致地看着走来的男人。

在这样的雨夜里,他黑衣墨发,美得惊心动魄又神秘。

小说《你不爱我的那些年》 第7章 7. 股东大会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