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孤城掩红妆

更新时间:2021-03-31 12:51:46

孤城掩红妆 已完结

孤城掩红妆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陈沐沐, 陆锦丰

精彩试读:当东西的是穷人,可能从当铺买到东西的,却是非有钱人莫属。被掌柜的误会,陆锦丰也不解释,顺着他的话问道:“五日前,杏雨村李寡妇曾到你这里当了一只祖传的木镯,可还在?”“还在还在,那寡妇说是死当,可这东西,像您一样识货的人可不多。”掌柜的转身,进了里屋一趟,随后拿了个盒子出来。陈沐沐瞄了一眼,这是一个纯粹古朴的镯子,非金非银,乃不知名树木雕琢而成,式样简约大方,上面仅纹着几个不知名的花纹和符号,乍一瞧,没看出什么特别地方,拿得近了,却闻得上面散发出一种浅浅如同茶香的味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孤城掩红妆第13章试读

从杏雨村出发到镇上的路,陈沐沐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到。

身子骨还没好利索,多走一段路都气喘吁吁的,何况走了那么久。

陆锦丰见她累趴在一棵老树上死活不走了,有些无奈揉揉额头:“陈沐沐,你知不知道你拖累了进程,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们早就到了镇上。”

陈沐沐正没好气,直接怼回去:“没有我的话,你去镇上干嘛?”

她跟陆锦丰是去镇上卖药材的,没有她,陆锦丰能认识药材,能卖出药材?

一张怼天怼地怼空气的嘴,偏偏总在需要派上用场的时候,秒怂!

怂得不忍直视。

陆锦丰自是理解她话里的意思,一张脸巨臭无比:“你还得意起来了,娘半个时辰前都已经到了镇上。”

本来是一起出发的,李氏嫌他们脚程慢,自己先行一步赶工,把他们扔下自生自灭了,所以陆锦丰脸色不好看。

但不好看,陈沐沐也坚持自己的意见,“反正我没力气了,你有那旺盛的精力,可以背着我走。”

陆锦丰体内的残毒虽说是清理了,但短时间内他的体质也好不到哪里去,嫌她走得慢,他也不见得走得快,要不然李氏也不会绝望地把两人扔下了。

“陈沐沐。”陆锦丰仰头望天,深呼吸口气,才缓缓扭头看她,“不过三四十步子的距离,你能不矫情吗?”

陈沐沐望着那几步开外的路标,揉了揉发酸的大腿:“正因为只有几步路子了,才要休息,没有好的精力怎么跟人做生意?”

陆锦丰没做过生意,被她堵得一哑,索性坐在一边,没好气道:“辰时已过,你若是有主意,心里该清楚怎么做。”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大好的早上时光浪费,何止是可惜。

“我自然明白。”然而明白归明白,她真的累坏了好么,不休息好她才不走。

陈沐沐坐在地上,仰望天空。天早已破晓,阳光从云层间躲躲闪闪撒下一片光芒,照得大地暖暖洋洋的,也照得她直打瞌睡。

早上起的太早,又走了这么远的路,真是一坐下来,就不想走了。

“陈沐沐!”在她眼睛准备眯上那一刻,陆锦丰咬牙切齿的声音传了过来。

“哦。”陈沐沐身子一晃,醒了过来。微眯着眼睛看着头顶上那张俊脸,默了默。

“陆锦丰,偷偷挨得那么近,别告诉我你是想亲我?”

“不要脸!”陆锦丰一张俊脸霍地飘红,眼神飘忽闪到一边,伸手将她从地上拽起来,“倒霉蛋,我再告诉你一次,我对你不感兴趣,别整天想那些肮脏事!”

谁满脑子坏思想了,这小子一看就是不纯洁!还有,谁是倒霉蛋?!

陈沐沐眉头一皱,刚想怼他,一穿着黑白大褂的道士背着一个行囊霍地窜了过来,目光炯炯盯着她。

“小姑娘,我看你根骨奇佳命格不凡,有没有兴趣来卜上一卦?”

“算命的?”陈沐沐哑了两秒,目光从道士风尘仆仆笑得像朵菊花的脸上挪开,落到他手上的旗子上。

旗子垂着一帆布,外观不出众,上面的字体却极为惹眼——

“神算林半仙,一卦阎王愁。”

这年头神棍胆子都很大,不知道装逼会遭雷劈吗?还神算,还阎王愁,够拽!

“可以这样说,不论世间多烦忧,老夫一卦定能解。”道士依然笑眯眯推销着自己。

陈沐沐抿嘴一笑:“大爷,您看我像是有钱算命的样子吗?”

她一个土里土气的村姑,哪来的魅力招惹花花草草?这神棍眼睛不好使?

心念方过,却见陆锦丰眼睛一亮,惊喜地对道士喊道:“林半仙,是你呀。”

林半仙扭头看他,眼里震惊一闪而过,神色有片刻恍惚,随后嘴角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这位小兄弟,模样挺俊的,瞧得有几分眼熟,咱们可是在哪里见过?”

“我是陆锦丰。”陆锦丰也不介意他的疯疯癫癫,和气开口。

“是你?”林半仙眼珠子一下子瞪得老大,“你的病好了?模样儿都变了?”说着不等陆锦丰回话,兀自抓起陆锦丰的手,搭腕把脉,神色越瞧越凝重。

这神棍不仅会算命,还会医术?貌似跟陆锦丰还很熟悉的样子?

陈沐沐瞧得有趣,目光不由得再在两人身上转一圈。

神棍之所以叫神棍,是因为他是以忽悠老百姓来讨生活的,居无定所,总是出现在人多的地方。而陆锦丰一个穷人家的小子,以前病怏怏的估计连镇上都走不到,两人是怎么熟悉的?

“小丰,你最近都有什么奇遇?”把脉了片刻,老神棍放下他的手腕,严肃问道。

“被一条蛇咬了。”陆锦丰也不瞒他,把那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果然是福大命大之人。”林半仙感慨着,目光若有所指瞟向陈沐沐,“这就是你的小媳妇了吧?”

“假的。”陆锦丰倒是爽快,直接把在别人面前都没说过的话吐出来,“我不过是暂时收留她,等她病好了,她就得回她家去,我们还没成亲。”

哟,说得好像她在倒贴他一样!

陈沐沐手一捏,林半仙却抢先把她的话说了:“开什么玩笑,你们竟然没成亲!你忘记我跟你说过的话了,这女子是你命中的贵人,说什么也得留下来!”

难道是因为这老神棍的指点,李氏才会花钱去把她买下?

陈沐沐眼珠子转动,哂然一笑:“道长,你还真是强人所难,不知道他穷得叮当响吗,哪里养得起一个我。”

陆锦丰本是要说点什么,听言又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林半仙瞪她一眼:“小姑娘家,你说这话害臊不,好歹他也救过你一命,这么冷嘲热讽的,良心疼不疼?”

“为什么疼,他救过我,难道我就没救过他?”陈沐沐不屑反击道。

林半仙说的救命之恩自是指原先陈沐沐被陆大全夫妇推下水高烧不醒一命呜呼事件,她能活过来,确实托了陆锦丰母子的福。不过她这人,最受不得别人恩情论要挟,林半仙这一说,心底便有了些反感。

要不是李氏母子,原先的陈沐沐会死吗?而且要不是她,陆锦丰早在被蛇咬的那天就挂了。

大家在一起,讲究的是互相尊重平等对待,林半仙这一说,她就矮人一等了,可她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哪里矮了。

林半仙一噎,转头看向陆锦丰:“她说真的,是她救了你?”

陆锦丰沉吟片刻,点点头:“她确实救了我,道长你就别为难她了。要是没有她,我也活不到现在。”

这还像话,终于有个明白人了。不过陆锦丰竟然没有帮别人怼她,有点小稀奇。

“也罢,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我也懒得折腾了。”林半仙叹口气,盯着陆锦丰的脸怔忪好一会儿,拍拍他的肩膀,“身子好了记得使用我给你的东西,对你以后有用处。”

“我明白。”陆锦丰应道。

“好了好了,陆锦丰你再不走,太阳就挂头顶了。”陈沐沐莫名有些不喜欢这老神棍,催着陆锦丰赶路,“别忘了我们到镇上来的目的,误事了你别跟我哭。”

这煞风景的女人!陆锦丰斜她一眼,倒也没反驳她的话,跟道士告辞,“道长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下次再找您详谈。”

林半仙目光若有所思往他们的背篓扫了一眼,和蔼可亲点点头:“忙完了可以去找我,我在老地方。”说着朝陈沐沐拱拱手,笑眯眯道,“小姑娘,听我一句话,这陆锦丰可是你目前的贵人,若是轻易撒手日后可是要后悔的。”

这老神棍管得还真多。

陈沐沐嗤了一声:“道长,你若是那么八卦,可以改行当媒人。”

媒人都不见得有他这么热情的,一张嘴扯天扯地还扯姻缘!

林半仙嘻嘻笑:“小姑娘说的是,我会考虑的。”说着顾自转身往前路去了。

这神棍。陈沐沐摇摇头,招呼陆锦丰上路。

一路上她没再说话,陆锦丰不时瞧着她脸色,良久讷讷开口:“你没什么想要问的?”

陈沐沐一边张望路两边的店铺,一边回道:“你想说自然会说。”那个林半仙古古怪怪的,对陆锦丰有种不同寻常的关心,肯定有猫腻在内。她现在和陆锦丰是合伙人,她自是不希望他藏有太多秘密,可他不说,她也不会强问。

陆锦丰沉默一会儿,“不是我不说,而是不知从何说起,我只见过他三次,对他的情况不甚了解。”

“可是看你们的样子,好像很熟?”陈沐沐不客气挑破了他话里的漏洞。

“他给我和我娘看过病,算过命,还教我一些知识,算是我半个老师。”陆锦丰眸光闪动,“他于我,是有恩情的。”

“不会你跟我的婚事,就是他指点的?”陈沐沐问。

闻言陆锦丰不知道想到什么,盯着路边一家当铺,脸色黑了下来,哼了一声:“亏了。”

亏你妹!不就多一张吃饭的嘴吗?小气成这模样,还是不是男人!

陈沐沐横他一眼,见他目光一瞬不瞬盯着那当铺的招牌,心思一动:“你要当物?”

孤城掩红妆第14章试读

陆锦丰自嘲:“就像你说的,我家里穷得饭都吃不上,哪来的值钱东西可当?”

“那你眼巴巴在人家店门口站着,是打算入室抢劫吗?”陈沐沐调侃道。

“正有此意。”陆锦丰说着,还真大摇大摆走进了当铺。

陈沐沐嘴角一勾,跟着上去,嘀咕道:“我倒要看你耍什么花样。”

她倒不担心陆锦丰入室抢劫被官兵抓了,就陆锦丰那瘦弱的小身板,随便一个男人都能把他掀飞,抢劫的工作不适合他。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陆锦丰瘦弱,他不会不清楚这点,身上又没钱,他进当铺是为了?

“客人,是要当物还是赎回?”当铺的伙计见有人进来,忙过来打招呼,原本的热情在看到陆锦丰那一身打满补丁的朴素衣着后,眼底掠过几分不屑,“客人,本店所当之物分为活当和死当,你是要死当还是活当?”

目光在他背后的篓子扫了一眼,眼底的讽意越发浓重,“东西呢?”

陆锦丰似乎经历过太多冷漠和白眼,对他恶劣的态度不以为然,两手一摊:“没有东西,我不是来当的。”

“不当东西,你来当铺做什么?”伙计的态度越发不友善,“我们这里可不是慈善堂,要讨钱到别地去。”

“怎么说话的你!”陈沐沐拧眉,还没发飙,陆锦丰已经怼上了,“开门做生意,来往都是客人,我衣着寒酸又如何,难道你们只做富贵人家的生意不成!别忘了,这忘忧镇不仅仅只有富贵人家!”

开门做生意,自该所有客人一视同仁的,看不起客人,那等于断了自己的生意门路,要知道自古以来,从来都是穷人都比富人多的。

“那你是来做生意的吗?”伙计睨他一眼,“如果你是来做买卖的,我当然欢迎,但你要当的东西在哪里?”

一眼瞧着就穷得叮当响,身上也没个放东西的地方,敢说进当铺做生意,简直笑死人了。

“谁说我要当东西?”陆锦丰将背篓放下,看一眼埋头在柜台装死的掌柜,“掌柜的,你们伙计这素质可不行啊,以貌取人太严重,今天怼我也就算了,万一哪天遇到个穿着布衣的王孙贵族呢?”

“王孙贵族怎么可能来我们这乡下?”伙计哂笑,目光不屑扫视着他的衣服,“有钱人都是高傲的,怎么可能跟你一样的穿着。”

“闭嘴!”被点到名的掌柜终于抬起眼,目光跟陆锦丰对了半秒,大步走出来,笑容可掬道,“这位客人,店里伙计有眼不识泰山,你别跟他一般计较,回头我一定会好好惩罚他的。”

掌柜客气的态度叫陆锦丰微微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点点头:“掌柜果然是个识大体的,难怪能做到掌柜这个位置上。”

陈沐沐嘴角一撇,不可置否笑了。

这陆锦丰原来不光只会怼人,随机应变也挺快,他脸变得正常后,便也会利用这小白脸来忽悠人。

掌柜见的世面自然比伙计多,伙计从衣着上看人,而掌柜,则从气质和神态来观人——毕竟哪个真正的穷人家,能养出陆锦丰这么水灵灵的一张白嫩脸蛋?

况且,伙计已经进行了第一步试探,若是真正的穷人,哪来的底气跟伙计对峙?

掌柜的微微一笑,礼貌客气问道:“客人不是来当物,可是看中什么物品,要来买赎?”

当东西的是穷人,可能从当铺买到东西的,却是非有钱人莫属。

被掌柜的误会,陆锦丰也不解释,顺着他的话问道:“五日前,杏雨村李寡妇曾到你这里当了一只祖传的木镯,可还在?”

“还在还在,那寡妇说是死当,可这东西,像您一样识货的人可不多。”掌柜的转身,进了里屋一趟,随后拿了个盒子出来。

陈沐沐瞄了一眼,这是一个纯粹古朴的镯子,非金非银,乃不知名树木雕琢而成,式样简约大方,上面仅纹着几个不知名的花纹和符号,乍一瞧,没看出什么特别地方,拿得近了,却闻得上面散发出一种浅浅如同茶香的味道。

会散发香味的镯子,也是奇特,难怪可以当出买她的价格。

陆锦丰见到这镯子,眼睛顿时就亮了,拿起镯子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了一遍,重新将它放回盒子里。

“多少钱?”

“三十两银子。”掌柜的一直在观察他的神色,闻言笑眯眯应道。

“三十两银子?”陆锦丰震惊,不可思议的神色溢言于表,“据说当这镯子的人,当初只当了三两银子,你这回头便翻了十倍,良心可过得去?”

“这做生意的,讲究的是你情我愿以及货品的成色。客人你可看清楚了,这镯子虽说非金非银,却是奇木所铸,还隐隐散发出清香。说是这世间独此一物,也不为过,我只收二十两银子,已经很公道了。”掌柜的不知道陆锦丰就是那杏雨村李寡妇的儿子,还在赞赏这镯子的品色。

陆锦丰听着,脸色越发难看。

如果镯子那么好,李氏拿来急当,这掌柜的却只给出三两银子,这不是黑心商户么?

他忍不住吐槽:“掌柜的,你这么个价格,根本是欺骗,就不怕李寡妇找你算账?”

“我还怕她一个寡妇不成!”掌柜冷笑一声,“当初当这镯子,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你情我愿,哪来的欺诈。本来买卖就不是公平的,她卖我这镯子三两银子,我能卖出多少,都是我自己的本事,就算说上官府,我也在理!”

掌柜越说越理直气壮,冷不丁瞅见陆锦丰越来越黑的脸,心里觉得不妙,将盒子盖上,哼了一声:“客人你究竟买还是不买,问那么多事情做什么?”

陆锦丰登时就笑了,面色古怪望着他:“你觉得我这样子,像是出得起三十两银子的富户?”

这话说的,掌柜眼睛霍地眯了起来:“这么说来,刚才你那一番话都是忽悠老夫来着,这镯子你根本买不起?”

“对啊。”陆锦丰回道,神色坦坦荡荡,没有哪里觉得不对。

“穷小子,活腻了你!”掌柜的将盒子往柜台上一拍,怒喝一声,“王七王八,把这不识好歹踢场的家伙抓起来,给我乱棍轰出门去!”

“是!”掌柜话音方落,当铺里屋便出来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手里拿着棍子,快步朝陆锦丰走来。

“还看什么,跑啊!”陆锦丰眼疾手快,一把捞起地上的背篓,拽过陈沐沐的手就往当铺外头跑去。

他反应太快,那当铺的打手怔愣间已经被他跑出门,只得扭头问:“掌柜的,这人还抓不抓?”

“这小兔崽子,算他命好了!”掌柜瞪着跑远的两人,咬牙切齿道,“你们几个都悠着点,下次再看到他们,直接给我打!老夫活了这大半辈子,还就没被人这么侮辱过!”

说着气哼哼抓起柜台上的盒子就要往里屋走,谁想还没迈开步子,便被一道脆生生的嗓音喊住了。

“掌柜且慢,你手上的盒子我要了。”

掌柜诧异回头,只见得一个美貌粉衣少女在丫鬟的搀扶下娉婷跨步走进门来,指着他手中的盒子誊定开口道。

“这盒子?”鉴于少女才刚刚进门,掌柜斟酌一番,好心提醒道,“姑娘可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银杏,给他三十两银子。”少女并不多话,吩咐身侧丫鬟道。

丫鬟从钱袋里拿出三十两银子放在柜台上,两手一伸,“盒子拿来。”

掌柜有些懵,眼珠子转了转,抓紧手中盒子:“姑娘,你是要盒子,还是要镯子?”

“有什么区别吗?”丫鬟冷笑看他,“刚才的谈话我们都听见了,这个物品别说三十两,就是五两银子都不值得。你别不识好歹,妄想把价拉升,我上官家的人可不是你随随便便就能忽悠的。”

“原来是上官小姐。”掌柜神色秒变,赶忙把盒子递了过去,“不知道小姐驾到,有失远迎,还望小姐恕罪。”

粉衣少女却没理他,拿了盒子领着丫鬟便出了门。

“掌柜的,难不成方才那镯子真是个宝贝?”先前没眼力的伙计凑过来,“我们三十两就卖了,会不会亏?”

“这个价,值了。”掌柜的若有所思望着门外,掂了掂手里的银块,拍了伙计脑袋一记,“记住,我们只是个做生意的,除了物品,其他事情都不必管。”

竟然连上官家都惊动了吗?掌柜眼底掠过一分淡淡的担忧。

陈沐沐被陆锦丰拉着出了当铺,两人跑好一会儿,直到跑得看不到那家当铺招牌了才停下来,看着陆锦丰那黑臭的脸,忍俊不禁道:“你不是去装逼的吗,还没装过瘾,怎么就跑了?”

“没钱,只能过过眼瘾。”陆锦丰也诚实,并不掩饰自己的心虚,睨她一眼,“这镯子是因为你才变卖的,虽说不要你还,但你能不能别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来?”

“不然呢,让我哭吗?”陈沐沐反问,想到方才看到的那镯子,唇边溢出一抹怪异的笑容,“不过你放心,会有人哭的。”

陈沐沐, 陆锦丰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