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暧昧迷局

更新时间:2021-03-29 16:43:54

暧昧迷局 已完结

暧昧迷局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刘子遥, 孙琳

精彩试读:得知刘父家里情况之后的刘母这才知道自己父亲在张罗自己的婚事,她很明显不满意刘父,那会刚分田到户不久,一时改不了在生产队上挣工分的概念,别看刘父有着浑身的农业技术,但身无几两肉,一看便知道不是干活的材料,不是挣工分的材料。而刘子遥外公的意见是刘父职业高中毕业,有文化底蕴,虽然现在还是个处于待业的身份,但是支潜力股。刘母除了一个未出嫁的妹妹之外,还有两个姐姐的婚事都由父亲作主,大姐夫之前是替生产大队开车的,分田到户之后在镇上的纺织厂做运输;二姐夫之前是白水镇的代课教师,这两年也被调往白水镇中学做公办教师。所以刘子遥外公认为自己这次的眼光也不会错,刘父一定是支潜力股,由不得刘母不同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了逃兵

刘父怕给刘母留下不健谈的印象,用馒头与油条打开话匣之后,开始问有关于刘母所在纸工厂的一些事情。刘父问什么刘母答什么。

末了刘父还买了两封冻米糖给刘母,说是让刘母带回去给刘母父母的。

刘母没有异议,用塑料袋子装着那两封冻米糖便一个人回家去了。

当天夜里,刘子遥外公随便问了些女儿关于刘父的事情,刘母把白天在镇上的所见所闻说了出来。差不多的时候,刘母收拾了一下明天去纸工厂上班要准备的东西便睡觉去了。

孰料第二天,刘子遥外公还不让刘母去上班,说是替她向厂里请了半个月假。

刘母一听急了,现在厂里在赶货,不能乱请假,况且昨日已请过一天假了。刘子遥外公说没关系,已经跟厂长打过招呼,没问题。

这一天媒人又春风满面的重新出现,刘子遥外公与刘母都分别见过刘父,这回轮到女方到一趟刘父家里的时候。

刘父在白水村知道刘母的家人以及媒人会上自己家里来,所以一大早便爬起来再做了一遍卫生。刘子遥爷爷也早早地起来在准备这一天的食材,其实也没什么食材可准备,自家的鸡还小,刘父的父亲到村口的黄家先借了一只,打算到过年之时再还给他们。

只有一只鸡一条鱼,鸡还是借来的,还有一斤肉,其它的大部分是蔬菜,不过这已经是当时农村的佳肴了。

刘子遥的奶奶前后包括刘父在内一共生过十二胎孩子,结果因为当时医疗条件差,只带活五个,这意味着其他七个已死亡。因为生孩子过量,这直接导致十二胎之后刘子遥奶奶精神不正常,经常疯疯癫癫的。

得知刘父家里情况之后的刘母这才知道自己父亲在张罗自己的婚事,她很明显不满意刘父,那会刚分田到户不久,一时改不了在生产队上挣工分的概念,别看刘父有着浑身的农业技术,但身无几两肉,一看便知道不是干活的材料,不是挣工分的材料。

而刘子遥外公的意见是刘父职业高中毕业,有文化底蕴,虽然现在还是个处于待业的身份,但是支潜力股。刘母除了一个未出嫁的妹妹之外,还有两个姐姐的婚事都由父亲作主,大姐夫之前是替生产大队开车的,分田到户之后在镇上的纺织厂做运输;二姐夫之前是白水镇的代课教师,这两年也被调往白水镇中学做公办教师。所以刘子遥外公认为自己这次的眼光也不会错,刘父一定是支潜力股,由不得刘母不同意。

刘子遥外公见过外面的大世面,他十几岁的时候便被当地军阀抓去做工。刘子遥外公十几岁之时没有大中国的概念,他脑海里也没有中国地图,只知道中国当时到处在打仗,还有日本军到处违非作歹。被当地军阀抓走后,刘子遥外公随着队伍颠沛流离,身上还扛着几十斤的弹药。一年以后,刘子遥外公听说日本军即将打到长沙,而日本军的先头部队必然经过自己的家乡白水镇,刘子遥外公再也按捺不住当了逃兵,逃回老家。

逃回老家之后,刘子遥外公只要一听到有外人进村,只要不是日本军他便躲进大山里,他怕当地军阀再抓自己回去。事实当时当地军阀已不再抓人当壮丁,他们正在四处联合准备打抗日战争。

刘子遥外公逃回老家几个月后的有一天,有外人闯进村子里叫乡亲们赶快撤离,家当都不要带了,日本军已打进县城,县城已失守。当时村里的情况像炸了锅一样,村民们只带着简单的生活用品躲进了山里。

日本军之所以选择永春县,是因为永春有通往长沙的小路,他们要占领长沙,所以分兵几路向长沙推进,用以实现他们占领整个中国的野心。

白水镇的崇山峻岭是小路进入长沙的最后屏障,为了阻止日本军进攻长沙,国军与日本军的先头部队在白水镇展开了厮杀。

那几天村里的人都躲进了大山里,他们不分白天与黑夜的只听见飞机轰炸的声音,飞机轰炸过后,是接连不断的枪声。

刘子遥外公当时的房子建在山里的半山腰上,四面有大片大片的毛竹覆盖,虽然不是深山野林里,但可以让日本军暂时找不到。刘子遥外公只想着出去帮忙,但之前进村的国军战士警告过他躲在山里不许出来,他在那几天晚上听着对面山上的枪声不断,时不时还可以看见由枪发出巨大威力的火蛇。刘子遥外公在队伍里呆过,自己作为一名军人的他却只有干着急的份。

激烈战斗持续几天几夜之后,有一天白天有两个满脸沾着鲜血的战士抬着一个重伤的国军战士躲进刘子遥外公家里。刘子遥外公刚开始吓了一大跳,随后发现对方是自己人,不是日本侵略者,他赶紧拿些草药以及纱布给那个伤者包扎。

当时那两个战士表示有一队日本兵在山下追上来了,他们很会杀到。这时的刘子遥外公早叫自己的儿子女儿以及父母躲进了山里,只留自己老婆在身边,见是日本人要杀上来,刘子遥外公赶紧叫老婆先往山上逃。

很快刘子遥外公便听到了日本人开枪的声音,刘子遥外公情急之下把受伤的战士放进了棺材里,那副棺材本来是给刘子遥外公的父亲用的,这也是他们那时的习惯,人还没死便要准备一副棺材,也不怕不吉利。不过那会正好派上了用场,日军人也觉得碰棺材不吉利,竟让那受伤的战士暂时逃过一劫。

国军与日本军激战了几天几夜,最后还是未能阻止日本军进攻长沙的脚步,国军面对不断有增援部队的日本军,只能且战且退,撤往长沙的方向,打算在长沙再决一死战。

等日本军离开后,村民们才从大山里出来,等他们回到村里的时候,才发现村里被破坏的不成样子。村里的菜地被毁,牲畜被杀光,内脏洒了一地村里村外到处都是,连村口那条小溪都被动物的内脏堵塞,肉当然被日本人吃光;回到家里发现房梁倒塌,油缸米缸被砸烂,锅碗瓢盆更是被摔个稀八烂,没有什么东西是还可以用的。

一半男一半女

所以刘子遥外公虽是个逃兵,却见过大风大浪,经历过生离死别,他挑选女婿有自己独特的一套方法,在女儿没见过刘父之前,他便与媒人见过刘父。认定刘父之后,刘子遥外公便私自作主把自己的三女儿嫁给了刘父。

刘父迎娶刘母之后变得勤勤恳恳,适逢国家行政部门整改,县里要在刘父所在的镇挑选四名人员加入林业局作统筹工作。刘父作为职业中学毕业有着丰富农、林业经验之人,经过一轮考试之后很快便被录取。

随后过了没多久,刘子遥便出生。

如今刘父的年龄都六十有一了,他去年从林业局退休下来,刘母的年龄也五十有五了,而刘子遥外公八年前便已仙去,当时刘母哭得死去活来,刘父心有感触,感觉老丈人就像一只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蜡烛。

老丈人仙去之后,刘父便有一种衍接继承老丈人精神的冲动,他已不图大富大贵,只求儿女平平安安。

本来刘子遥有南下到沿海城市的打算,但刘父挽留住了儿子,觉得根在山里田里,就得以大山为伍,与田野为伴,而不是那些灯红酒绿,朱门酒肉。

刘子遥也觉得不是朱门酒肉的那块料,于是选择留在了自己所在的永春县城,本来永春只是一个县城,但自从刘子遥加入顺天国际之后,命运之神把永春摇身变成了一个县级市。据有些专家的长远评估,以现在这种速度发展下去,永春用不了多久便还可以摆脱县级市这个束缚,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市。

刘父不想把自己的生日搞得大张旗鼓,早在一个月前便辞了十几拨客人,但有些被辞掉的客人还是提着生日礼物来了,除了刘父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刘父以往的几个同僚也赶到白水村替刘父贺寿。

三十年前与刘父同一批进入林业局的人当时都是年青人,朝气勃发,谈笑风生,如今退休闲置在家变得多走几步路都气喘嘘嘘,婆婆妈妈,也只有大伙围在一桌吃饭之时,他们才感觉到自己当年的年青气息。

除了刘子遥一个年青人,其他的都是刘父的同辈,众人当然都以刘父有刘子遥这么能干的儿子为荣,从见到刘子遥的第一刻起便忍不住对刘子遥投来夸赞。午饭开始十几分钟之后,有些人开始谈论起自己儿子女儿最近的状况。

听弦外之音,刘父当年的同僚现在的后代好像混得都不是很好,最严重的还有偷税漏税被查出来的,有一事无成的,有妻离子散的,总之一圈算下来,好像就数刘子遥混得是最好的,因为至少刘子遥到目前为止很孝顺,平平安安,不用刘父操任何心。

午饭快结束之时,众人心有感触表示现在的年青人越来越不懂得珍惜自己,不是毁在钱上,就是毁在女人上,想当年他们条件那么差,那么艰苦都熬过来了,想不到现在机关的条件那么好,很多年青人却管不住自己的手,管不住的下半身,结果以悲剧收场。

刘子遥从头到尾没说几句话,连向父亲说生日快乐的时间都没有,众人也没当刘子遥是一回事,只顾着谈古论今。所以一顿饭下来,刘子遥只听了一个多小时的大道理。

现在的社会是这样的,有时候大道理听多了,都不知道怎么活了,对于这个刘子遥心有体会,自从微信从神州大地上诞生,看着微信圈里别人转发的各类大道理大规则,这个东西不能吃,那个东西不能吃;做这个是错的,做那个也是错的;想这个是不对的,想那个也是不对的。

所以说清楚一点微信上转发的那些大道理大规则是叫人去做和尚尼姑,叫人无欲无求,最好是做行尸走肉,然后制作那些微信的家伙便左拥右抱,朱门酒肉。总之伪虚的一塌糊涂。

到了下午,刘父便要回城里去了。

刘父也没有挽留,儿子能回来他已知足,他昔日的同僚还得在村里住个三五日,这是每年刘父生日的习惯。刘父乡下的房子宽敞,每年都要招待几回昔日的同学以及同僚,这也是他到了这个年龄最为高兴的事,也只有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才会有这种友谊。

刘子遥这一代与同僚的关系便没那么融洽了,能和平共处已算难得,为了个什么名额可以明争暗斗,争得头破血流,毫无同根生的概念。对于这一点,刘父那一辈人特别看不起刘子遥这一代的年青人。

回到家里,已是下午五点多了。

听了一天的大道理,刘子遥并非毫无收获,本来昨夜与妻子激情之时好像毫无保留,但天亮之后妻子上班去了自己回乡下的路上,刘子遥又在想妻子的钱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个到目前为止妻子还没有对自己提及过。

等刘子遥下午从乡下回来,刘子遥突然想通了,他觉得刘父说得是对,作为一个男人,不要去抓那些小细节,否则很多事都会徒增伤感。

刘父中午说这话之时刘子遥还没有在意,他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颇有道理,妻子虽然没有向自己交待那些钱的来源,但用的地方却十分清楚,那就是用来给自己父亲垫医药费了;仅凭这一点,刘子遥就不该老是抓住妻子一些细节不放,妻子把自己最头痛的事解决了不是很好吗?

想通了这些,刘子遥的心情开始舒畅起来,感觉生活无限美好。

刘子遥在公司办公室的职位是副主任,除了韩梅,还有三个办公室人员,加韩梅在内两男两女,可能总部也考虑到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因素,刘子遥在的这些年,办公室里一直是一半男一半女。

以前刘子遥没做办公室副主任的时候,与现在的情况一样,两男两女,唯一与现在不一样的是人,之前是一个主任加两男两女四个办公室人员,现在除了刘子遥一人没变化之外,其余的都变成了生面孔,之前的办公室主任因为采购事宜吃了些回扣被总部纪律部门带走,另外三个办公室人员则感觉呆在办公室里看不到什么希望下海经商去了。

小说《暧昧迷局》 第6章 当了逃兵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