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心理画像师

更新时间:2021-03-29 14:23:48

心理画像师 断更

心理画像师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陈西, 张涵

精彩试读:“就是在电梯里的女孩子,好像看到电梯的外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然后这个女孩横着走路,一点一点的消失在摄像头的镜头……”“没错,这个女孩最后在楼顶上的储水池里头被发现。很显然,应该是被别人催眠了……”“是啊,这也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这个被杀死的教授,他应该是被什么人给催眠了。然后在这种状态之下,他的表现就看上去非常的诡异,让人不安。因为,当时他们找到现场的目击证人,就发现这个教授跟平时的表现非常不一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心理画像师第4章试读

陈西对张涵的回答很是满意,或者说她对于自己的新身份很满意。

根据国家的法律,私人侦探所这类机构还没有放开,可是对于陈西这种人来说,完全可以通过一种另类的方式发挥作用。

很显然,张涵也注意到了陈西脸上的变化,他先是有点吃惊,不过很快就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陈西的脸上露出笑脸了。

他从公文包里掏出来一个东西,递给陈西,说道:“头,这是我们开给你的聘书。从此以后,你就是我们南都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刑警顾问了。您可以跟我们到所有地方去,其中也就包括那所监狱里的父亲那里。”

陈西接过聘书,翻开简单看了一看,就塞进车的储物柜里头,然后对他扬了扬手,“好了,现在出发。”

“头,我跟你说一件事情。”张涵手里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歪着脑袋,试探着对陈西说道。

“说吧什么事?!”

“最近我翻看了很多杀人的案例,你懂我的意思的。我想其中一个案例,可能对模仿杀人有一点启发……”

“我最近几年主要把精力放在调查小三和阿猫阿狗失踪的案件上。对于你所说的那些案子,已经不再那么敏感,也许对你的分析没有什么帮助。”

很显然,陈西用一种很委婉的方式拒绝给他提供心理画像。

“是这样的,我就跟你说一起案子吧。这是一起杀人食脑的恶性案件……发生的地点当然是在我们的国家。警察在进行初期调查时,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在案发的当晚,下起了一场大雨。”

“我觉得下大雨不算得上是一个原因,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你刚到刑警支队的时候,我曾经带你到乡下去处理过的一起案子。”

张涵点了点头,说道:“我当然记得记得那个时候是刚刚下过了一场雪,尽管冰雪现场没有融化,但是因为这一场大雪对于我们寻找有用的线索,造成了很大的阻碍。”

“是啊,我们还是从蛛丝马迹上面找到了有用的线索,从而实现了整个案件的突破。这样吧,我不再打扰你,你继续讲……”

也许陈希觉得有些无聊,因为现在距离方城监狱还有一段距离。

“好的,受害者是某大学教授,居住在某小区,生活非常单一。因为很热爱自己的工作和事业,常常早出晚归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在临死前的几个小时,他接到了一道神秘的电话,然后就离开自己的家。”

“你等一会儿,我不得不打断你,你刚才说那名死者接到了一道神秘的电话,那后来公安机关有没有调查出这电话是来自何方?!”

“电话地址一直没有办法锁定,因为拨通电话的那一方采取了防跟踪的措施,所以一直没有搞清楚究竟是来自哪个地方。”

“现在的科学技术水平越来越高,犯罪分子,尤其是那些高智商的犯罪分子,常常借助高科技进行犯罪活动,这一点我们以后可要吸取足够的教训。”

“没错,当时整个办案小组就因为这事陷入了瓶颈,一直没有办法找到突破口。”

“你这么一说,我还记起来了。办案小组曾经调取过一段监控录像,这段监控录像也是在他们小区的周围。当时这个人经过监控摄像头的时候,表现非常怪异,好像是表现出癫狂或者幻想的状态。”

“是的,我想你应该对国外发生的一起非常奇怪的谋杀案感兴趣。”

“就是在电梯里的女孩子,好像看到电梯的外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然后这个女孩横着走路,一点一点的消失在摄像头的镜头……”

“没错,这个女孩最后在楼顶上的储水池里头被发现。很显然,应该是被别人催眠了……”

“是啊,这也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这个被杀死的教授,他应该是被什么人给催眠了。然后在这种状态之下,他的表现就看上去非常的诡异,让人不安。因为,当时他们找到现场的目击证人,就发现这个教授跟平时的表现非常不一样。”

“一个看上去平时很稳重大方的人,一下子变得像个疯子一样,真的是让人很是不可思议。不过,如果把这种行为和受到催眠控制的话,这倒是可以理解的。”

“那问题就来了,我要问你的事,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催眠杀人这种事情发生?!”

陈西轻轻地拍了一下方向盘,“赶快停车……”

这个时候,他们的公务车前面突然出现了一辆自行车,一个浑身上下自行车赛车手打扮的人,差点和他们迎面相撞。

“喂,你这人是怎么搞的?”

暴跳如雷的张涵跳下车去之后,一把将那人的自行车方向盘给拽住,只差把他给揍一顿。

“老板,真的很对不起,我只是个送外卖的……”

打扮得像个自行车赛车手的青年人,很显然被他给吓坏了,就连忙支支吾吾的道了个歉,然后就离开了。

“你说现在的分工越来越细,犯罪分子作案的手段的花样也是越来越多,我最近看了一部电视连续剧,好像挺火的……”陈西说道。

张涵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你说的是哪一部,不就是白夜追凶吗?!那里面有一个情节,我非常感兴趣……”

“哪一个情节?!”

“就是那个变态杀手对了,和刚才那个送快递外卖的人……”

“这也是一种可能,不过就我所知,你刚才所说的这些案件,最后的凶手应该不是跟他们同一个行业的。”

“是的,是他的学生……”

“你确定没有记错?!”

张涵笑了笑,说道:“这个,我当然没有记错。在我这个年龄,如果记忆力出现了问题,那我就不能再干了……”

“是啊,干我们这一行的人,如果记性很差,肯定是干不长的,或者说很可能会被犯罪分子给收拾。”

“那么现在又回到了我刚才的那个问题。头,你到底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可以利用心理学的方法,比如说催眠区实施某种犯罪活动?!”

陈西想了一想,然后又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这个应该还是看人,人与人的区别的确是太大了,我是指人的整个的心理状况……”

“你这么一说,我可以理解,比如说有的人相信科学,有的人选择相信迷信。人有各种各样的选择,那么再通过催眠对他施加影响,最终所得到的反馈的效果,是绝对不一样的,你觉得呢?是不是头?!”

“是的,没想到这三年来,你的进步倒还是挺大的。我还是那句话,效果怎么样还是要看个人……”

“就拿我刚才想起的这些案例来说,他的学生被人催眠之后,对他实施了谋杀,然后将这个大学教授的脑给吃掉了。”

“这些案子我是知道一些的,就是那个学生在和他的老师在一起沟通研究项目的时候,好像项目的研究内容是涉及到灵长类动物的……”

“对了,就是涉及到猴子,就是猴子。”

“没错,因为咱们中国人有一种非常残忍的食物……猴脑。”

“这道菜是满汉大餐里面的一道名菜。”张涵随声附和道。

“这位教授的得意弟子突然提议……要做个现场的模仿。后面的情节听起来让人匪夷所思,但是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你还记得吗?!”陈西问道。

张涵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当然记得这个情节,我非常的清楚。就是处于催眠状态下的学生,先是提议进行现场模仿,然后这个学生就在他提前准备好的药剂,给他老师注射了一点……然后他的老师并没有处于昏迷状态,而是继续保持清醒。然后,他的学生就将一只金箍套在这个教授的头上。”

“看来你记得的确是很是清楚,而且观察的那么仔细。你想想看,如果套在那位教授的头上的不是金箍,而是铁箍或是其他什么很坚硬的东西……会有什么后果……”

张涵想了一想,说道:“那肯定是不干了,这还不简单的很。你想想看,咱们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喜欢穿金戴银,时间一长了对这种东西习惯了,感觉好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如果是把铁锅或者其他什么坚硬的东西套在脖子上,套着头上的话,很显然是很不舒服的。这在心理学上讲叫排异反应……”

“那个学生尽管是处于催眠状态之下,但是他的一举一动,始终是受到催眠者控制的。金箍套在他的老师头上之后,勒得越来越紧……”

张涵点了点头,说道:“他把老师的头盖骨掀了一个顶,然后就像打开盖子一样,轻轻的掀开,这样就露出了里面的大脑。”

“这种事情如果想多了,会做噩梦的……”

“是啊,但是如果不想的话,我现在可是案子缠身,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法搞定……”

“既然是这个学生,杀害了他的老师,尽管是处于催眠状态之下。那么,他肯定最后要受到法律的惩罚。我很想知道的是,那个催眠者……最后到底有没有落入法网。”

“经过和国际刑警组织的通力合作,这个教授涉及到国际上的一起知识产权纠纷,也就是说,他是一项非常隐秘的高科技的知情者,国外的合作者和他产生了矛盾,最后双方就是因为这些事情翻脸,最终引来了杀身之祸。”张涵说道。

“这么说来就可以理解了,这个教授的国外的合作者来到我们国家,然后在不知不觉之间将他的学生给催眠,并且通过某种方式,比如说网络……让他一直处于催眠状态,然后找了个合适的时机,实施杀人犯罪。”

“是啊,不过最后幕后的凶手并没有被判处极刑,至于具体的原因,你应该是知道的。”

陈西撇了撇嘴,说道:“依我看,国外的法律有的时候真的很操蛋。明明是一些十恶不赦的杀人凶手,最合适的地方就是十八层地狱。可是,却偏偏要把他们关在大牢里面,美其名曰让他们把牢底坐穿。我觉得这么做对于那些受害者来说是很不公平的。”

“是啊,按照我们中国人的说法,就是这些人应该下十八层地狱,上刀山下火海,让他们接受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折磨才行。”

心理画像师第5章试读

“对了,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头,你怎么会这么问,我怎么可能会相信鬼呢,再说如果真的相信鬼的话,谁敢干警察这一行?!再说如果真的有鬼的话,我们可是天天都在和鬼打交道……”

陈西瞥了他一眼,说道:“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就给我闭嘴,以后在我的面前不要给我提这个字。”

“好吧,我知道了,我就是打个比方。”

“三年前那些受害者的家属,我想找个时间去看看,你也得给我安排安排?!”

“好的,我知道了,到时候你有空了就随时通知我。”

张涵知道陈西的脾气,这种说一不二的风格一直保持到现在。

方城监狱位于南都市的郊区,总共关押了近八千名犯人,从惯偷到杀人犯,应有尽有。

当他们从监狱的停车场出来之后,很快就在监狱警察的引导之下,在三号审讯室等候。

一直以来,陈希都喜欢在这个审讯室和犯人见面,因为在白天可以刚好让户外的阳光照射进来,这样就可以让犯人感受得到自由的气息,对方的心态会更加放松,或者说是放松戒备。

只不过现在已经是半夜时分,即使没有阳光,但是她已经习惯成自然。

“头,你稍微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张涵站起身来,正要出去,却被陈西给拦住了,说道:“你还是这么毛毛糙糙的,坐在这里慢慢的等就行了。”

“我……我也就是想催催……”

陈西想了一想,说道:“也行,不过你得帮我捎一句话……”

当张涵知道她的想法之后,脸露惊讶之色。

不过,他很快就答应了,审讯室内只剩下陈西一个人在静静的等候。

陈西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钟,她长出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来,有些无聊的围绕着审讯桌转了一圈。

最近发生的模仿杀人案件,究竟和她的父亲有没有直接的关系,她其实在心里也没有什么底。

因为一直以来,她觉得父亲应该不是那种吃人不眨眼的食人狂魔。

这正是她在做刑警大队队长期间,感到很是困惑的地方。

然而铁的证据摆在眼前,就不由她不信了。

透过厚厚的观察玻璃,陈西意识到,也许有人正在偷偷的盯着他们。

而今,陈西也不再是警察,更不是刑警队长了。

她只是一个协助刑警队办案的刑侦顾问而已,就像一只木偶一般任人摆布,除了说出自己的建议和分析判断,没有任何主动权。

不过,她已经非常庆幸自己能够得到这个结果。

这至少可以说明,老局长还是相信她的,并没有把她和她的父亲混为一谈,这也是陈西愿意出山出来帮忙的原因之一。

门被打开了,两名警察一前一后夹着一名在押服刑犯走了进来。

只见陈富祥佝偻着身子,脸上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刮胡子了,一步一步之间,胡子在微微的颤抖。

张涵则远远的跟在了后边,他进来之后,又坐在陈希的旁边。

“头,现在可以开始了,不过大晚上的,他们的时间并不是太宽裕,顶多只给我们一个小时。”

看来张涵应该是误会了陈西的意思,他以为大晚上的过来,把她的父亲提出来,就是为了多争取一点时间。

“陈富祥,我们现在有问题要问你。”

摊开刑侦日志之后,张涵首先开口了,可是在场的所有的人都惊讶的发现,陈富祥呆呆的看着前方,好像是个木头人一般。

张涵和陈西对视一眼,还是张涵继续往下重复了一句。

可是,陈富祥仍然是呆呆着看到前方,整个身子一动不动的,像个木雕。

当张涵反复第三遍之后,声调很显然提高了七八度,陈富祥的目光这才转移到他们的身上。

当陈富祥的目光和陈西对视之后,陈富祥突然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浑浊的眼中泪光闪闪,他的嘴张了几张却又闭上了。

又恢复了刚才那种麻木而呆滞的眼神,只不过他这个时候的目光却是瞪着天花板。

“怎么办,他不肯开口?!”张涵有些着急了,问道。

陈西想了一想,说道:“要不你们都出去吧,给我们父女俩一点时间,我有些话要跟他说。”

陈西的要求很显然使得张涵有些为难了,因为按照公安部门的规定,在这种情况之下,至少要两人以上在场,否则的话,就算是违反相关规定,严重的要受到处分的。

这一点,陈西其实是很清楚的。

“这……头?!”

“你们都出去吧,出了事情有我自己来负责,再说这块巨大的玻璃窗的那边,不是有人在观察吗?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负责自己的安全的……”

看到陈西如此坚定,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张涵也只得点头答应。

随同前来的两名警察犹豫了一下,也都跟着张涵出去了。

“爸,我今天来看你,你为什么不说话?!”

陈西看到她的父亲一点反应都没有,只好继续往下面说道:“我今天只是单纯来探望你,没有其他任何目的……你在这里还好吧?!”

陈西哽咽了,她的脑子一团乱麻,这对于一个刑侦人员来说是非常致命的。

哪怕她现在已经不再是一名警察,只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会被解雇的刑侦顾问而已。

“好吧,你既然不肯开口,今天就由我陪你聊聊天,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应该很寂寞,没有人陪你好好的聊天吧。”

“这一年的生活费我已经打到你的卡上去了,不知道你身边的人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知道你喜欢看报纸,这些我都已经帮你订好了。”

“上个月是妈的忌日,我代替你前往公共墓地去祭奠了。”

“过几天应该就是你的生日了吧,我本来想过几天再过来看你的。可是,自从上一次见到你,到现在已经有很久了。所以,我就只好今天过来,而且是大晚上的过来看你。因为在这个时候来看你的话,时间会稍微长一些。”

“不是我……不是我……”

陈富祥突然开口了,只不过他还是那句话,不是我……

这句话后来他在法庭上宣判的时候,反反复复的说了不下上千遍。

“爸,那不是你又是谁呢?!”

陈西也问起了这句反反复复的话,她之前曾经问过他父亲很多次,可是她父亲却一直不肯开口。

这也是她每次前来方城监狱探望她父亲的时候,都会问起来的一句话。

“不是我……不是我。”

“我不管到底是不是你,不过不管是监控视频还是照片,都证明那些死者是直接死在你手里的,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吧?!”

“不是我,不是我……”

陈西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种重复干巴巴的对话,她已经感到极度厌倦了。

“好了,你现在在这里过得好好的,再陷在过去的记忆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希望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的接受改造,要好好的活下去,我一定会给你养老送终的……”

当陈西说到这里的时候,一下子落下泪来,不过她强忍着没有哭出声。

“是他……是他……”

陈富祥突然开口了,这让陈西感到很是意外,她明显感到父亲脸上露出惊恐之色,好像是想起了某个人,这个人对他来说应该是个恶魔般的存在。

陈西不敢打断她的父亲,因为她还想听到下文。

可是,陈富祥也就是这一句,却怎么也不肯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好吧,我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我现在回去了……”

就在陈西正准备站起身来,把在门外值班的警察叫进来的时候,却猛然发现的父亲有些异样。

只见陈富祥口眼歪斜,口吐白沫,身子直挺挺的躺在审讯椅上。

这是中风!

一个念头在陈西的脑海中闪过,连忙跨过几步,扶住她父亲的肩膀,同时对门外大喊道:“快来人啦!”

审讯室的门一下子被撞开了,冲进来几名持枪荷弹的警察。

“快……快点叫救护车!”

张涵最先反应了过来,就连忙跑了出去,其他的人也很快就意识过来,七手八脚的把她的父亲抬到了急救室,当这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完毕之后,天已经亮了。

“头,警方已经安排人手在医院照顾你的父亲。按照规定,你是不能够在医院停留的,我现在就送你回去吧,你一通宵没有休息,应该很累了。”

“不必了,我现在睡不着,你把我带到你们那里去。”

听她这么一说,张涵先是一惊,不过很快感到欣喜不已,也许刚才陈西在这里有了什么重要的发现,这才顾不上连夜的疲惫,一定要前往刑警大队。

一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到了南都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门口,在临下车之前,张涵轻轻地问道:“头,等一会儿,在同志们面前你对我可要说话客气一点,多多少少要留一点面子。”

听他这么一说,陈西先是一怔,然后撇了撇嘴说道:“好的,张大队长,你放心吧,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怎么可能还像以前那样呢?!”

小说《心理画像师》 第4章 . 杀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