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侯门宠妾

更新时间:2021-04-05 12:09:25

侯门宠妾 已完结

侯门宠妾

来源:掌中云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平芷君, 乔羽书

精彩试读:“我看她是活腻了,既然这样,那我也不会手下留情!”一连几日,府里没了动静。本以为一切都会消停下来,可这时候,平芷君的暖阁却出事了。一个丫鬟采食了假山下的药草,谁知当夜就死了。丫鬟死时全身发黑,并且七窍流血,一看就知道是中毒而死。死了倒也罢了,一个丫鬟而已。可偏偏死在了暖阁,况且有毒的药草也是在暖阁周围采的。平芷君的嫌疑最大。这一点是不争的事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8-动刑

“四夫人可千万别动怒,新婚当日,怎么能因为这种事生气呢?”

“奴婢想小玉是对自己有一些误会吧,所以才会这般针对。”

当着如意的面,平芷君总不能说她丫鬟的坏话吧,可她的话却是招来了小玉更狠毒的目光。

得了,反正她怎么做,这丫头都不待见她就是了。

“都是给她惯的。”

如意瞪了一眼小玉,没有再多说。

“言归正传,我希望你不要因为陈姨娘的事情多想,她这个人见不得别人好,所以,我也并不相信她刚才的胡言乱语。”

可如意的目光分明是时不时的略过平芷君,看来,她是想从自己的身上套出一些消息了。

“奴婢没有多想,只是那陈姨娘欺人太甚,一个女人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名誉,亏得今日清心阁的女眷都是府上的,若是哪个不长眼的传了出去,奴婢的脸倒是次要的,到时候让爷的面子往哪搁呀?”

“谁说不是呢?”

两人终不是交心的朋友,几句话之后便没有了继续能聊的话题。

“四夫人,奴婢就不打扰您休息了,这府里的事情还多着呢,还有三夫人那边,或许也在等您过去。”

按着规矩,后进门的如意的确要去请安。

不然,府里人会议论。

“好那你去吧。”

出了清心阁,平芷君的后脊背都湿了。

如坐针毡似的,偏偏她还要装的什么事情都没有。

“平姑娘,那个陈姨娘似乎存心针对你。”

“嗯,我知道,可眼下,我没有能力去对付陈姨娘,而且,爷对我的态度始终是不定的,我犯不着为了他去招惹府上的人。”

那些女人一旦结了仇,日后只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可是,我们也不能由着她们欺负我们吧。”

“傻丫头,在这府里生存,有些事情天生就是不公平的,你家姑娘我就是这么个身份,还想要做什么?”

“况且,我也没有那个心思,不值得,等过些日子,爷厌倦了,她就不会再针对我们了。”

平芷君倒是看得透彻,阿英见她不在意,也就不提了,只是心里还是担心。

......

陈姨娘拖着差点被打骨折的那条腿,脚步瞒珊的出现在三夫人面前时,三夫人的脸上立刻露出了诧异。

“怎么了这是,被谁打了?”

她是后院的主母,理应照顾后院的每个人。

“陈姨娘,你这灰头土脸的,是从哪里来的?”

这一问,像是打开了陈双双的泪阀,她的眼眶立刻就红了,豆大的泪珠,啪哒啪哒的滴落在三夫人的脚下。

“您可得给我做主啊!”

“奴婢方才去请安,谁知......”

“奴婢便把事情的经过,可那四夫人却是令人将奴婢轰了出来,那些婆子趁乱对奴婢又是踢打又是辱骂,奴婢身份再卑微,也不至于被这些个婆子揪着打吧!”

陈双双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即使董竹云知道她多一半是装的,可还是忍不住动了怒气。

倒不是因为可怜陈双双,而是气愤如意在她的后院撒野。

还有平氏那个贱人,这么有手段,新婚之夜能勾得爷去她那里,呵,一开始,她就不该小瞧了这个女人。

“你别哭,等着我给你做主。”

“我看她是活腻了,既然这样,那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一连几日,府里没了动静。

本以为一切都会消停下来,可这时候,平芷君的暖阁却出事了。

一个丫鬟采食了假山下的药草,谁知当夜就死了。

丫鬟死时全身发黑,并且七窍流血,一看就知道是中毒而死。

死了倒也罢了,一个丫鬟而已。

可偏偏死在了暖阁,况且有毒的药草也是在暖阁周围采的。

平芷君的嫌疑最大。

这一点是不争的事实。

出了事,最先出面的自然是三夫人,随后是四夫人。

又是一场审问,同样面对众人,平芷君跪在地上,可这次,她没有恐惧,也没有害怕。

她的内心很平静。

因为不是她做的,她为什么要害怕?

可府里的人就不这么想了。

“好一个心狠的贱人,谁知道下一个受害的会是谁?”

李妈妈与钱婆子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压根没把平芷君当作一回事。

此刻,大爷因为上朝不在府里,那么三夫人就是最大的管事人。

连着新账旧账,一起算了,董竹云嘴角咧着笑,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

“我以为你是个安分的,没想到,骨子里藏着杀心呢?”

董竹云一边摆弄着自己的指甲,一边恶狠狠地瞪着平芷君,那双眼里包含太多的东西了。

“三夫人,凡事要讲求证据,只是几句话就认定奴婢的罪名的话,那奴婢未免也太冤枉了。”

自打董竹云的算盘落空后,她与董竹云便成了仇人,说不好,如今的一切都是董竹云的计划。

她想要害自己,易如反掌。

“呵,又拿这招来搪塞我,人都死了,死无对证,你让我哪里去找证据?”

“而且,这暖阁是你在住着,我相信你最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三夫人,您这是诬陷!”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平芷君居然向董竹云顶嘴,或许是以前被压迫的久了,现在的她只想反抗。

可她话还没说完,那钱婆子就将她按倒在地上,“啪啪”的巴掌印子落在了平芷君白皙的脸上,立刻便出现了五个手指印。

“你敢打我,就不怕爷知道吗?”

“呵呵,我打了就打了,怎么着,现在爷不在府上,做主的人是我,你再闹腾,也没有人帮你。”

那钱婆子得了董竹云的吩咐后,越发的嚣张了,顺手取下头上的簪子,只听得“啊”的一声,平芷君的肩膀便开始冒血。

面对如此血腥的一幕,三夫人却是一点停止的意思都没有活脱脱要折磨平芷君。

那陈姨娘更是得意,恨不得平芷君死了才好。

“呵呵,这就是下场,活该啊,贱人,没想到你有今天的悲剧吧,哈哈哈哈哈!”

19-:及时到场

平芷君的肩膀已经被血水和汗水浸湿了,她喘着粗气,同样累的喘气的钱婆子也没了力气。

本以为在这番折磨之后,钱婆子会收手,谁知她竟是令其余几个婆子更加惨无人道的折磨平芷君。

可平芷君就是一声不吭,尽管那双唇已经被咬出了血迹,她还是强撑着。

“贱骨头,我看你撑到什么时候。”

“不过有一件事,我倒是很好奇,听说那一晚上,爷确实去了你屋子,那你们......”

这件事本来被大爷压了下去,可如今三夫人当着如意的面提起,安的是什么心,不言而喻。

果然,如意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那一夜的事是她至今不想提起的耻辱,她这么爱面子的一个人,被三夫人当着众人的面揭穿,心里岂能没点想法?

平芷君心叹糟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的体力已经耗费光了,若是由着三夫人这么折腾,迟早会被她搓磨死。

“平氏,你不该给四夫人一个解释吗,嗯?”

平芷君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如意的方向,那赤裸裸的杀气便扑面而来,不用说,现在如意一定更想废了她。

“三夫人,散布谣言,动用私刑,这就是您身为闽侯府主母应当做的事情吗?”

“那你的意思是,我所言都不是事实了?”

此刻,董竹云的一张脸因为狰狞而变了样,那双眼眸里藏着血腥还有狠毒,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去看,都与平时的她相差太大了。

“贱蹄子,看清楚自己的身份,再乱说话,婆子我撕烂你的嘴。”

有三夫人撑腰,钱婆子根本不怕,就像平日里教训那些丫鬟似的,钱婆子是一点也不留情。

“难道以下犯上,就是钱婆子嘴里的规矩?”

平芷君不肯服软,拼了命的挣扎,可也是笼中鸟,掀不起一点水花。

“三夫人,我看这丫头还是不知悔改,不如让婆子毁了她的脸,看她还怎么仗着大爷的恩宠嚣张!”

“好,就依着你的法子,呵呵,也算是替四夫人出了口气。”

“等等,那一夜大爷的确是来了我的暖阁,可,大爷他喝醉了,根本走不动路,也压根没有碰我,不仅如此,大爷的嘴里还一直念着四夫人的名字,想来,大爷一心想着的人只有四夫人啊!”

此刻她若是再不替自己辩解,由着三夫人与钱婆子一唱一和,还不知道会把真相扭曲成什么样。

黑的也能说成是白的。

“四夫人,我知道如今无论我说什么您都不会相信,可一开始的时候您是知道的,奴婢本就不敢和您争宠,否则,怎么会隐瞒至今。”

“就算是借奴婢天大的胆子,奴婢也不敢做出这等事来。”

平芷君弓着身体,头低着丝毫不敢表现出一丝的不情愿。

“猫哭耗子假慈悲,夫人,您不能相信她的话,谁知道她动了什么歪脑筋。”

如意还未开口,小玉倒是先把话接了去。

“闹够了没有,如今这府上还轮不到四夫人做主,我说平氏,你是求错了人了吧。”

在她的眼皮子地下投靠四夫人,呵,愚蠢。

自打进了府里,还没有人能违抗她的话,一来是因为她绸布庄之女的身份,为爷也是赚了不少银子,另一方面,爷对她的宠爱一直都未断过。

那些女人在爷的眼中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真正能留在爷心中女人只有她。

所以,董竹云一直嚣张惯了,一手遮天的事情也没少做。

“钱婆子,还愣着做什么,动手!”

随着董竹云一声命令,钱婆子发了狠,可就在此时,平芷君突然嚷了起来,“惩罚我没事,折磨我也没事,可爷最讨厌背地里擅作主张的人,就算今日奴婢被搓磨致死,那也是奴婢没那份被宠爱的福气,可若是因为令爷对四夫人产生了不好的想法,那可就不值当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曾开口的如意终于发话了。

“您看如今府上是三夫人与您共同管理,若是出了事,恐怕爷怪罪下来,四夫人的面子上也不太好说,何况今日府上才死了人,传出去难免会让外人以为咱们府上......”

后边的话平芷君没有再说下去,可如意却是明白了她的意思。

“死丫头,敢威胁我,真当我是吓大的?”

董竹云根本听不进去,可就在钱婆子动手的时候,一杯茶忽然从如意的手里泼了出去,正泼洒在钱婆子的身上。

“住手,钱婆子,你不想活了吗,若是我此时去向爷那里一五一十的将今日你做的事情告诉他,你觉得三夫人当真能护的住你吗?”

“这......”

如意的话起到了威胁,钱婆子手脚抽搐,跌坐在了地上。

虽然她是按照三夫人的吩咐,可毁容之事却是她自己决定的,三夫人是主子,再怎么样,爷也不会真的动怒,可她自己......

“如意,你要和我对着干,为了这个么死丫头?”

一声怒吼,将钱婆子吓了一个激灵,但她却是不敢轻易再动手了,甚至躲得远远地。

“三夫人,这事,我们还是等爷来了,再做决定吧。”

仔细一想,四夫人的话也有道理。

她们这些个做奴才的,贱命一条,虽然她的虽说已经到了,可为了家里人,她需要拖着这苟延残喘的身体。

“钱婆子,你,你......”

董竹云彻底被气到了,向身旁的李妈妈使眼色,“李妈妈,既然钱婆子不敢,那你去,有什么责任我担着。”

“我看谁敢!”

忽然,一声怒吼之后,大爷带着福海匆匆出现在平阁的院落内。

他那一身明黄的马褂服,此刻是格外的显眼,又因其高大壮硕的体格,更是显得气势十足。

“胡闹,爷不在,府里让你们搞的乌烟瘴气!”

当乔羽书的目光扫过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平芷君时,他的眉头本能的皱了起来,谁都没发现,就连乔羽书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的火气。

小说《侯门宠妾》 第18章 动刑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