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予你一场清欢情

更新时间:2021-04-09 10:24:26

予你一场清欢情 已完结

予你一场清欢情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霍成御, 徐向暖

精彩试读:徐向暖还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伺候过,从洗漱到化妆,现在还要帮她更衣?她可是在受不了这样的待遇。“夫人可别为难我们了。”一旁正埋头给她修指甲的女孩惴惴的说道:“方秘书说了,今天要是不把您打扮好了,先生回来可得罚我们呢。徐向暖满脸黑线,她就知道,一定又是他。“那你们继续吧。”那个男人一定是故意的,故意折腾自己。3点刚过,一辆银色法拉利准时的停在别墅的门口,一个身着西装的男子从驾驶座的位置上走了出来,徐向暖抬眼探去,来人并不是霍成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予你一场清欢情:晨间

“方秘书看的这样仔细,可觉得我的夫人有何不妥?”

阴冷的声音从身边响起,方秘书猝不及防抬头一看,便见身边的总裁大人正眯着眼睛盯着自己,一幅维护自己所有物的模样,心里暗叫不好。

“呵呵……”

方秘书终于回过神来,瞥了一眼花园的方向,“boss真会开玩笑,那什么,我还是先把夫人的礼服送到屋里吧!”

跟了霍成御那么久,方秘书可谓最是明白自家BOSS的心意了。

他的东西,一定会时刻圈在自己的周围,谁敢靠近,都得格杀勿论。

刚才那一幕,要不是自己手脚利索的撤离了案发现场,就凭他刚才那双桃花眼眯成缝的动作,估计想要将他撕成碎片的心都有了吧。

太可怕了,他以后一定得和夫人保持好距离。

这边花园里,霍成御向那个招人眼球的女人走去,微风轻轻拂起她的裙角,她伸手去挡,低头时,披肩又顺着圆润的肩头滑落至胳膊,总之,在霍成御的眼里,她的夫人此时十分的不得体。

“干什么呢?”霍成御现在的心情显然十分的不悦。

徐向暖并没有料到身后有人,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责问吓住了,想要转身,却一个踉跄,身体差点摔倒在地上。

徐向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突然腰间一紧,一只健硕的臂膀搂住了她的纤腰。冰冷的手掌搭在她的腹部,一个用力,将她捞了起身。

她的后背紧紧的贴着身后之人的胸口,他好像没有一丝要放手的意思。骨骼分明的大手,如此迅速敏捷的反应,还有如此熟悉的胸膛和气息,除了霍成御还能有谁?

“你……你怎么回来了?”

徐向暖连头也没有回,就问出了声。

徐向暖快被自己蠢哭了。有什么好问的,这里可是他的别墅,他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哪里还轮到她来管。

看着吧,他肯定又要开始嘲讽、贬低她了。

“你怎么就知道是我呢?”

霍成御加重了锁在她腰间的力道,低头将脸埋在她的颈窝,贪婪的呼吸着她身上的味道。

“这几日我不在,你是不是逍遥坏了?腰都变得粗了不少。”

他伏在她的颈间,言语并不清晰的调笑着她,一声声地,挠的她像是被数只蚂蚁撕咬一般的酥.痒。

徐向暖被他逗得羞愧难当,心想着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便就这么站在那,默不作声。

霍成御这次倒是出奇的没有为难她,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她的眼睛,眼里有些她看不懂的神色。

“回房间去。”

他霸道的拿过徐向暖手里的书,顺手丢在一旁的石凳上,拉着她的手就要向屋内走去。

“一大早的,穿的这么凉快,你很热吗?”

徐向暖真是觉得莫名其妙,她穿的怎么就凉快了?这都已经是5月的天气了,难不成出门还得套着羽绒服不成?

一进客厅,就看见方秘书正立在窗边远远地迎接着他们。

“那……那个,你吃早饭了吗?要不要通知厨房给你准备?”

徐向暖瞅着身旁这个伟岸的男人,想要转移话题,好把自己的手腕从他手里抽出来,好痛。

霍成御一眼便看出了她的心思,自然地放开了对她手腕的桎梏,强壮有力的长臂一展,转而搭上她的肩膀。

“等你准备好早饭,我恐怕早就饿死了。”

说着,便不由分说的横抱起身旁的女人,直径走向二楼的房间。

徐向暖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以为这一大早,他又要逼自己跟他行所谓的夫妻义务。

上一次被剥皮拆骨的阴影还深深烙在她的心里,她的身体才刚恢复了几天,她真的不想再受一次那样的折磨了。

一进门,霍成御便将怀里胡思乱想的女人抛到了床.上,力道之重,毫无一点怜香惜玉。

徐向暖惊恐的望着他,不自觉的攥着身下的蚕丝被,向角落里躲去。

霍成御看了一眼眼前这只受惊的羔羊,转身走向桌边,拿起桌上包装精美的盒子,正是方才方秘书手里的送上来的。

“啪——”的一声,礼盒被这个男人随意丢到了床.上。

“换上它,再让佣人好好给你收拾一下。”霍成御一脸嫌弃的瞟了她一眼,“我可不想今天游艇上的人都说我霍成御没有眼光。”

“什么游艇?”徐向暖看着面前已经被摔开的盒子,疑惑的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霍成御一幅不耐烦的样子。

“我不去。”

徐向暖想着八成又是像上次酒吧里所谓的聚会一样,整场都混乱不堪,说不定她还得帮他应付那群难缠的夫人小姐。

她们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站在他的身边,免不了被她们在背后奚落。

“你说你不去?”

霍成御转身,眯着眼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尾音上扬,一阵危险气氛在房间里蔓延开来。

“你的女伴这么多,又不是非我不可。”

徐向暖觉得气氛不对,不由的讨好“我怕给你丢脸。”

说的那么真诚,一幅为他着想的模样。

徐向暖话才说完,霍成御已经倾身上前,一只手拽过她的的脚踝,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连带着被子,一把拖到了身边。

他低下头,用力的抵上她额头,又是一声不容拒绝的回应:“因为你是我霍成御的太太,所以必须得去,你没得选择!”

徐向暖知道自己的身份。

的确,她现在可不是那个能随心所欲的徐向暖,而是他的妻子,王氏的大小姐——王千语,根本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来拒绝他。

“你放手。”

她的双手死死地抵在他近在咫尺的胸口上,拼命的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我去还不行吗。”

真怕他发起怒来又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霍成御还是没有放开她。倾身覆上了她的唇,舌尖放肆的在她的口腔里横冲直撞,忽而又勾起她的舌头,轻轻一咬。

予你一场清欢情:做他的女伴

“嘶——”徐向暖被这突如其来的刺疼唤醒,奋力推开身上的男人。

霍成御并没有生气,轻柔的摸了摸她的长发,就像是逗弄自家的小狗一样,慵懒道:“下一次,不要让我再解释那么多,恩?”

他支起了身子,整了整稍有褶皱的袖口,“下午过来接你,我可不喜欢等人。”

说完,便头也不回,丢下床.上红唇肿胀的人儿,一脸舒畅的走出了房间。

徐向暖看向床边的衣帽镜。镜子中的自己,嘴唇被刚才的男人吮的通红,舌尖也咬破了皮。

满腔都是霍成御的味道,还夹杂着点点的血腥气,霍成御,真是个嗜血的男人。

刚吃完午饭,徐向暖就被女佣人们拥到了房间,被安置在椅子上,任由她们七手八脚的摆弄着。

头发梳了一遍又一遍,脸上抹了无数层不知道是什么的护肤和化妆品,就连十只手指甲,也被那些人摆弄了半天。

“你们随便弄下就行了。”

徐向暖还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伺候过,从洗漱到化妆,现在还要帮她更衣?她可是在受不了这样的待遇。

“夫人可别为难我们了。”

一旁正埋头给她修指甲的女孩惴惴的说道:“方秘书说了,今天要是不把您打扮好了,先生回来可得罚我们呢。

徐向暖满脸黑线,她就知道,一定又是他。

“那你们继续吧。”

那个男人一定是故意的,故意折腾自己。

3点刚过,一辆银色法拉利准时的停在别墅的门口,一个身着西装的男子从驾驶座的位置上走了出来,徐向暖抬眼探去,来人并不是霍成御。

车旁的男子有礼的站在门边,抬手打开了后座的车门,面向着正门的方向,原来是方秘书。

徐向暖松了一口气,想来是霍成御让他来接自己的。霍成御除了喝酒之后,很少让别让帮他开车,这么看来,他并不在车里。

很好,只要没有他的地方,她就自在多了。

她提着裙子缓缓地走下楼梯,由于并不常穿高跟鞋的原因,还不是很适应,如今脚下这双15公分的水晶酒杯跟实在让她迅速不起来,不过,这缓慢的步伐倒更让此时的徐向暖显得更加优雅了几分。

“不好意思方秘书,让你久等了。”

徐向暖径直走到车门旁,客气的跟门边的男子打着招呼。

面前的男人自从她走出门口就一直低着头,一幅怕见到自己的模样,难道是自己的这身装扮有什么问题?

徐向暖心里大觉后悔,就不应该让那些小丫头在自己的身上胡乱装饰来着,她什么时候穿过这样的裙子,戴过这样的首饰?

要是被霍成御见了,一定又会笑话她。

“我这样的打扮,是不是很奇怪?”

徐向暖底气不足地询问着方秘书的意见,一点要上车的意思都没有。

“咳——咳”

方秘书轻咳了一声,没想到面前的女人会这样问,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惴惴的瞄了一眼车内另一个男人阴沉的侧脸,又不敢说一毫夸奖的话。

“那个……”他迟疑了两秒,“夫人快上车吧,总裁正等着您呢。”

徐向暖被他的迟疑打击的信心全无,以为他说的是霍成御在那里等着她过去会面,蔫蔫的提起长裙,准备上车。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她以为是霍成御打电话过来催促了,不得不急急忙忙地放下裙摆,掏出手机。

屏幕上是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但她那一串熟悉的数字提示着她事情的紧急。

徐向暖脸色大变,疾步走到一边,终于接起了电话。

“向暖,我是妈妈!”

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响起,还夹着一阵呜咽声,“你爸爸被那群放高利贷的抓走了,怎么办呀!你快想想办法啊!他们一定会杀了他的!你爸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个人可怎么活啊。”

“什么?”

徐向暖心中一紧,“妈,您先别着急,告诉他们,我很快就会筹到钱还清爸爸的债。”

“夫人,先生在催了。”方秘书看到车内那人一脸烦躁的眼神,朝着她提醒着。

“妈,我正在筹钱,您一定要让他们等着我。”

徐向暖不敢有所耽搁,匆匆交代了几句,便在母亲的呜咽声中挂了电话。

方秘书又一次开了车门。徐向暖双手攥着手机,头也不抬地钻进了车里,突然觉得车内气氛不对,阴冷的气息不断的向自己倾来,她抬头一看,身边竟然还坐着另一个男人!

“霍……霍成御?你怎么在车里?”

徐向暖惊讶的呼出了声,他在车里,方秘书竟然没有告诉她。

“有谁告诉你,我不在车里么?”

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冽,“大概是你刚才方秘书聊得太开心了,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丈夫原来就在一边,是吧?”

徐向暖此时可没心情应付他,心里只要一想到爸爸正在那群流氓的手里,就不寒而栗,谁知道他们会对他怎么样?

她现在只想今晚快点结束,明天一早就去找王千语借钱。

车,在宽阔的马路上急速的行驶着。

霍成御饶有兴趣的看着身边一身华服的女人,一张标志的瓜子脸,明眉皓目,唇红齿白,还有那包裹在礼服之下玲珑有致的身材……

知道她长的并不难看,但却不曾想过稍加打扮竟然如此出彩。

她方才一踏出大门,便吸引了他所有的视线,谁知道她居然将自己晾在一边,跟方秘书聊得如此愉快。

徐向暖眉头深锁,双手依旧紧紧的攥着那只手机。她眉宇之间透着无比的担心,活脱脱一幅要上刑场的表情。

“这是怎么了?”霍成御轻笑的用手背拍拍她的小脸。

“不过就是个派对,也能让你紧张成这个样子?真是没见过世面。”

徐向暖并没有搭理他,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心里想着怎么还没有到,她要立马给王千语打电话才行。

霍成御撇过头来不再看她,闭目养起了神来。

终于下了车,徐向暖一下车就要去洗手间。

霍成御, 徐向暖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