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医绝狂涛

更新时间:2021-03-26 13:23:12

医绝狂涛 已完结

医绝狂涛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罗源

精彩试读:他猛的瞪向吴主任,恨不得把这家伙抽筋扒皮。庸医杀人。直到今天,他才总算深刻你接到这个成语的意思。可是,眼下救人要紧,他也顾不得搞清楚究竟谁是谁非,连忙向黄院长说道:“黄院长,还请务必想想办法,家父才六十二岁!”黄院长赶紧安慰道:“年老是这方面的专家,肺部呛水也不是疑难杂症,马总不要太担心。”他一边说着,有些担心地看了眼眉头紧锁的年青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问心无愧

“这个……”

院长哪儿知道罗源到底是谁,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一边的吴主任显然误会了苏梅的意思,立即跳出来朝过道里靠在椅子上的罗源呵斥道:

“胡闹!真是胡闹!罗源,你一个实习生,实习期都没满,怎么擅自作主对病人施救?!还好没出什么纰漏,要不你负得起责任吗?!现在,赶紧回去,给我写一份深刻的检讨回来。”

罗源浑身无力,也不想辩解,索性不加理会。

吴主任冷哼一声,转过头来,换上一副笑脸:“马总,虽然他是我的实习生,不过技术上还是差强人意的。还好我及时赶到,对他进行了指导,总算有惊无险,帮马老先生度过了一场危机。现在,马老先生暂时睡着了,为了安全起见,我看有必要继续观察几天。我们会安排最好的条件确保马老先生的健康。”

吴主任的话刚一说完,在场的众人皆是面色一变。

马公启眉头一挑,就要发作。

不过,毕竟是有头有脸的大企业家,他很快又压制住了心中的怒火,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问道:“黄院长,家父的病情到底怎么样?贵院怎么回事?这样紧急的病情,怎么会是一个实习医生做的抢救?难道贵院经费不足,无法配备足够的医疗力量?如果是这样,我会考虑让投资部重新拟定一下今年对贵院的支援计划!”

黄院长哪儿听不出马公启这是话里有话,心道坏了。

长天集团对医院的支持力度很大,每年几百上千万的设备支持,绝不能等闲视之。

罗源!

黄院长同时又狠狠地瞪了一眼吴主任。

后者却神情淡然,显得有恃无恐。

黄院长这才猛地意识到,吴主任之所以敢说这话,全是因为他背后的靠山。

黄院长虽然心中怒火中烧,但也不可能在他身上撒气。

罗源是吧!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毛头小子,如此不知道天高地厚。

就算你有一百分把握,也轮不到你一个实习医生来进行急救!

几乎是一瞬间,黄院长就在心里将罗源判了死刑。

倒是年老在一边冷眼旁观,大概知道究竟会怎么一回事,适时岔开话题:“王护士长,病人检查结果呢?也许病情不是那么严重。”

吴主任可不敢在年青云这样的首席专家面前造次,他身后的靠山再厉害,也要尊称年老一声老先生或者老师。

于是,他连忙从护士长手里将检查结果拿了过来。

看着大大小小的十余张检查结果,年老越看脸色越难看。

检查结果显示,马老爷子的病情极重,就算是他,也必须立即手术才行。

而且即便是他,也只有两成把握。

而这个叫做罗源的实习医生也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竟然阴差阳错之下救了马老爷子一命。

“年老,家父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马公启也知道年青云的根底,知道不能得罪,不失恭敬地问道。

年青云稍稍犹豫一下,沉吟道:“马总,令尊的病情比较复杂,恐怕得再做仔细检查,不排除还需要手术的可能。”

他心里也很纳闷,这种危病人怎么可能不做手术就能复苏的?

一听这话,马公启的面色立时沉了下来。

苏梅一看丈夫的反应,立即意识到他这是不高兴了,但也不好对年青云发作,转过头朝院长问道:“黄院长,那您就费一下心,尽快安排手术吧!若年老能够抽出时间,还请务必安排时间救救我家公公!若是缺什么仪器设备的,我们如果能帮上忙,也请尽管开口!”

苏梅的话听起来像是在商量,但是谁都听得出来,这话里面是带着命令的。

就在这时,罗源的声音响了起来:“病人已经没有大碍,根本不需要做什么手术。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建议继续住院调理半个月。”

唰!

所有人都望向了罗源,立即想起吴主任刚才的话。

眼前这位,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竟然敢下这样的断语。

倒是马公启修养不错,只是冷冷的扫了罗源一眼,便大步走进急救室。

一群人立即跟上。

吴主任与罗源擦身而过的时候,又沉声呵斥道:“罗源,谁给你的权利让你给病人急救的?!这马老先生身份非同小可,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你负责的起吗?!哼,你一个人死活没有关系,但不要连累了医院。一会儿注意你的言辞!”

罗源当然知道吴主任的言外之意,这是要让自己闭嘴,然后方便他摘桃子!

只是,现在的他,更有底气,哪儿会让这家伙如愿。

他冷声说道:“病人已经没事了,如果有问题我自己担着便是,就不劳你吴主任费心了!”

吴主任脸颊抽出一下,冷笑地看着罗源:“没事?!病人的情况,即便是年老出手都不见得能救得过来,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不过是运气好,让病人暂时醒了过来。还说什么住院半个月就能恢复?哼!我倒要问问你,这脑梗死的情况怎么根治?!”

丢下这话,吴主任便步入了急救室。

走在最后的黄院长不悦地扫了眼吴主任消失的背影,又看了眼罗源,冷声道:“罗源,不管你后台是谁,马上收拾东西滚蛋!”

罗源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冷冷一笑,取下挂在胸口的工作牌,然后松手。

啪!

塑封的工作牌落在地上,罗源语气平淡地说道:“黄院长,医者仁心!我罗源行医救人,不求有功,但求问心无愧!你让我走,我走便是!”

丢下这话,罗源大步离开。

“你……”

黄院长直气得混身哆嗦。

急救室中,鸦雀无声。

看着仪器上显示各项指标稳定的马老爷子,年青云也是一阵目瞪口呆。

病人的呼吸平稳,面色红润,各项指标都已经趋于稳定。

“怎么样了?”

见年老一言不发,而病床上的父亲双目紧闭,马公启心中一紧。

年老说道:“病人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应该已经没有大碍了。刚才那个叫做罗源实习医生,不简单!真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若不是他,恐怕马老先生性命堪虞!”

马公启这才松了一口气:“终归还是多亏了贵院,否则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苏梅连忙问道:“那我们家老爷子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刚才那位医生说要住院观察半个月对吧!不知道还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没有?”

年老沉吟一下,说道:“各项指标十分正常,若不是看到之前那些检查结果,真的很难相信马老先生脑梗塞并发急性肺气肿。不过现在,肺气肿已经得到了妥善的治疗,而脑梗塞的迹象也逐步消失,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了。”

“应该……”苏梅的神色一沉,皱眉道,“年老,难道连您这样的大国手都无法给我们比较确切的答案吗?”

年老显然很理解别人家属的心情,对于苏梅的话并不介意,他语气温和地说道:马老先生病情太重,年龄又摆在那里,脑梗塞这种心脑血管疾病的病情又是千变万化,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下结论。”

苏梅刚要再说点什么,马老爷子突然呻吟一下,睁开眼睛,一把扯开氧气罩:“我没事了,公启,我没事了!刚才那位小神医呢?怎么不在了?”

“小医生?你是说那位叫做罗源的实习医生吧?”吴主任连忙说道,“我已经教训过他了。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竟敢贸然出手,好在我及时赶到,而老爷子您又吉人天相,总算转危为安!”

马老爷子不满地看了吴主任一眼:“你是谁?”

“我是吴勇,是一医院的主任医师,负责您的病情。”吴主任赶紧报上姓名,一脸谄媚地说道。

刚才马老爷子昏迷的时候,他避之唯恐不及,现在转危为安,他当然要想方设法结个善缘。

岂料马老爷子却是个明白人。

他冷笑地看了眼吴主任,转过头来朝一边的马公启吩咐道:“公启啊!你要好好谢谢刚才那位小医生。哎,这几年,喉咙里这口老痰可折腾死我了。现在真是浑身舒泰,好不爽快!对了,我要约他……不,要请他给我做后续治疗!这位医生的医术实在是太高明了。就这么一按我的肩膀,我就睡了过去!”

吴主任一听,顿时脸色一僵,不再说话。

“爸,您放心,我马上让黄院长给您安排罗源医生为您治疗。您先好好休息,我这就去给您安排。”马公启是个孝子,对马老爷子极其恭顺,忙不迭地说道。

虽然遭受马老爷子的无视,但是吴主任却不愿意放过这个结交权贵的机会,等将马老爷子安排到堪称豪华的特护病房,又装模作样地朝护士小芸吩咐道:“小芸,一会儿给老爷子喂点营养液。”

一边的护士长王姐眉头一皱,有些犹豫的说道:“可是罗源特别嘱咐,马老先生今晚一定不能喝水。”

吴主任看到马公启夫妇径直走出了急诊室大门,登时有些不悦地瞪一眼护士长,厉声道:“罗源,又是罗源!到底他是主任还是我是主任?!王敏,这是命令!”

护士长登时怒了。

可惜,很快她又将这股火气强行压制下去。

吴主任背景深厚,在医院颇有话语权,而且睚眦必报,不少冲撞过他的人都倒了霉。

权衡一下,她觉得一直营养液似乎问题不大。

当下咬牙,让护士小芸将一针营养液推入马老爷子口中,然后吩咐几句便离开了。

同学聚会

吴主任看着护士长的背影,冷哼一声。

在医院里,即便是黄院长也不敢藐视他,何况区区一个护士长!

这马老爷子看起来问题不大,只需要观察一阵就可以安排出院。

这么好的一个抱大腿的机会,自己说什么也不能错过了。

然而,吴主任还没笑出声,就听病床的仪器上发出一阵刺耳的警报声。

吴主任吃了一惊,连忙转身去看。

立即,他只觉得头皮一炸,身子一晃,险些栽倒在地。

仪器上原本正常的数据猛然有了异变。

心跳加速,血压飙升,而且马老爷子的呼吸有鸣音,嘴里甚至冒出了血水!

“快,快去请年老……快去!”

吴主任颤抖着声音,直接朝同样手足无措的小护士小芸吼了出来。

杨小芸忙不迭地点头,然后将还未走远的马公启夫妇和年老等人又请了回来。

年老看了一下马老爷子,喝道:“怎么回事?!怎么就突然肺部呛水了?!谁,究竟是谁给病人喝了水!乱弹琴,立即抢救!”

一旁黄院长很少看年性格儒雅,极有修养的青云发这样的怒火,知道情况紧急,当即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吴主任原本想要蒙混过关,没想到黄院长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知道今天恐怕是躲不过去,只得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护士长让她给马老先生喂了一只营养液……”

“胡闹!”年青云骂道,“病人情况虽然稍微稳定,但毕竟是急性肺气肿,完全治愈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就算要补水,也完全可以选择静脉注射。王护士长怎么可能这样做?!”

“不知道,可能是她判断失误吧!”吴主任战战兢兢的说道,然后冷冷地看了眼欲言又止的小芸。

就在这时,护士长王姐及时赶到。

吴主任的话她全都听在耳朵里,连忙上前解释道:“年老,您别听吴主任的,这是他命令我让小芸喂的!”

年老冷哼一声,直接开始指挥抢救。

看着眼前这一幕,马公启几乎杀人的心都有了。

他猛的瞪向吴主任,恨不得把这家伙抽筋扒皮。

庸医杀人。

直到今天,他才总算深刻你接到这个成语的意思。

可是,眼下救人要紧,他也顾不得搞清楚究竟谁是谁非,连忙向黄院长说道:“黄院长,还请务必想想办法,家父才六十二岁!”

黄院长赶紧安慰道:“年老是这方面的专家,肺部呛水也不是疑难杂症,马总不要太担心。”

他一边说着,有些担心地看了眼眉头紧锁的年青云。

其实,他心里也没有底。

只是年青云既然肯出手,终归还是有机会的。

不多时,年老总算停下,马公启第一个走上前去。

年青云取下口罩,叹了口气道:“马总,令尊肺部呛水,暂时度过危险期。不过,他再次陷入昏迷,若进行手术,把握不大,恕我无能为力。你们去找找刚才那位叫做罗源实习医生,也许他有办法。”

马公启面色一沉,点点头道,转过头对黄院长说道:“就麻烦黄院长安排一下,立即请罗医生过来一趟。”

“要抓紧时间,马老先生情况危急,恐怕撑不了多久!”年青云立即又补充一句。

黄院长身体一僵,脸色发紫,犹豫着没有说话。

马公启就算修养再好,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苏梅也是面色一冷,问道:“黄院长,到底怎么回事?有什么为难吗?”

“刚刚……刚刚他被开除了!”黄院长结结巴巴地说道。

吴主任先是一愣,旋即眼中露出一丝窃喜,连忙说道:“黄院长,小罗就算有些不守规矩,但业务还是很强的。我原本还说这个月考核结束,就签字让他转正。哎,可惜了,可惜了!”

马公启站定身形,冷冷的扫了一眼面容扭曲的黄院长,沉声道:“黄院长,家父要是因此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回家养老去吧!”

说罢,立即吩咐手下去找罗源。

黄院长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吴主任的眼里,全是怨毒。

罗源回到办公室,脱下白大褂,穿上一身便服径直出了医院。

回到那个逼仄但还算幽静的小宿舍里,罗源默默地看着外头的雪还在没完没了地飘,下意识地握紧拳头。

倒是夹着雪花的寒风让他逐渐冷静下来。

今天因为医生崇高的职业信念,被开除了,成为一个出色的主刀医生的目标已是渐行渐远。

罗源家里很穷,有三个弟弟,两个姐姐。

老家位于华南地区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公路还是去年上半年才修通的。

三米五的乡村公路,两辆小车错车都困难。

他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家里人耗费所有能力,才将他这个长子送到城里读书。

罗源实在不想辜负全家老小的热诚盼望。

可是现在,他竟然被黄院长亲口开除了!

我想要飞得更高……

突然,兜里传来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

罗源将那老旧的诺基亚掏了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不由地微微一愣。

怎么是她……

才一接起,就听电话那头柔媚的声音传来:“罗源,我是江倩,你下班了么?”

“江倩,有什么事吗?”罗源问。

江倩是罗源的大学同学,长得还算有点姿色,曾在大学时追求过罗源。

那时候罗源也算风光一阵,是学校的尖子生,天之骄子一般的存在。

否则,也不会被教授直接推荐到第一人民医院实习。

只是毕业以来,罗源第十一次十分明确的拒绝了她,她就没有再联系过罗源。

至今还单身的罗源之所以对江倩如此不感冒。

不为别的,主要是因为江倩在学校名声实在不怎么好。

一个学期能换六个男朋友,罗源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对江倩,罗源从来都是抱着敬而远之的心态。

对于这种遍地开花的角色,他是真的不想跟她有任何交接。

自己一个小山村里出来的穷学生,和这样爱慕虚荣且生活放荡的女人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罗源,怎么样,最近还好吧?”江倩笑吟吟的问。

罗源不由地皱了皱眉。

他现在的情况实在有些难以启齿。

也不知道江倩打电话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他敷衍道:“还是老样子,瞎混呗!”

“咱们毕业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聚了,怎么样,有没有空,出来吃个饭?地点距离你那儿不远,就在东海大酒店。”

罗源苦笑了一下,忙拒绝道:“还是算了吧,以后有机会……”

可话还没有说完,江倩就打断了他。

“你误会了吧,我是说,今天是我们毕业第一次聚会,来的同学挺齐的,你也来凑凑热闹吧!”

不容罗源拒绝,江倩就好似遇到了什么人似的,说是一会将具体的地址发短信给他,直接就挂了电话。

同学聚会对于罗源来说,可有可无。

不过,既然江倩都这么说了,罗源也没法不去。

尽管明知道这种同学会往往都是一两个主角,兴致勃勃在一大群配角勉强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闹剧。

说起来,他也有些时候没看到这些老同学了。

去看看也好。

总还有一两个能够聊得上天的。

或许他要离开这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了。

换上了一身还算得体的行头,套上羽绒服后,罗源带上钱包,装上两个月的工资直接出门了。

由于是晚高峰,再加上接连几日的大雪,交通堵塞,罗源也没有搭车的打算。

反正约定的地点就在东海大酒店,距离这里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索性选择步行,权当散散心。

满是阴霾的天空中还在飘着雪,拍打在脸上阵阵生疼。

来到了约定好的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四十多分。

罗源按照江倩发来的短信,罗源很快找到了聚会的包间,站在外头轻轻地呼了口气,才轻轻地敲门进去。

出乎罗源预料的是,这一次的同学聚会来的人可真是不少,几乎所有人都到场了。

包厢内一片热火朝天,众人的兴致很高,推杯换盏,滔滔不绝。

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发现罗源走进了包厢内。

“罗源,你怎么才来啊,来来来,迟到的,罚酒三杯。”

直到他寻了一个位置坐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可是循声望去,罗源一下子愣住了。

这是江倩?!

原本,江倩在学校里的妆容打扮就已经够夸张了,可与眼下这幅尊容相比,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因为江倩这一声招呼,众人也纷纷将目光落在了罗源的身上。

罗源有些尴尬的一抱拳:“抱歉了各位,一会儿自饮三杯,就当作赔罪了!”

众人见罗源如此,都有些发愣。

要知道,罗源在这些同学们的眼中,像个读书将脑子读坏了的木头人一样,缺乏必要的招呼应酬,像眼前这样主动喝酒赔罪的事情,绝不像是他的作风。

罗源大概知道大家在想什么,也不多说,端起酒瓶,一连喝下三杯。

三杯喝下之后,腹中滚烫,一阵燥热。

不过很快,这股酒意便随着一股清凉的气息掠过,消失无踪。

罗源虽然感到有些惊异,但完全不动声色。

就听有一人一边鼓掌,一边问道:“罗源,看你的样子,最近混得不错啊!这酒量感情是练出来了,三杯酒下肚,面不改色,好样的!”

“那是当然!”不等罗源开口,有人已经抢口道,“罗源毕业之后,直接就被欧阳教授推荐到东海第一人民医院去做实习生。怎么样,罗源,看来你小子已经成功转正了,工资加奖金一个月能拿这个数吧?”

说话的是隔壁寝室的同学王磊,他伸出两根指头,意思是问罗源时不时能够拿到两万块。

尽管罗源早就有所准备,但还是有点猝不及防。

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这问题。

总不能说自己其实一直没有转正,每个月只拿死工资三千五,然后在两个小时前刚刚被院长亲自开除吧!

小说《医绝狂涛》 第4章 问心无愧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