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风月如歌也如你

更新时间:2021-03-27 15:26:05

风月如歌也如你 已完结

风月如歌也如你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乔临晟, 苏言倾

精彩试读:方晚清没有说话,幽幽地望着女儿回房的背影,叹息了一声,才又埋头手上的动作。“滴滴……”脚刚跨入房门,苏倾言就听到自己的手机来了短信。走到床边,苏言倾悠悠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寥寥几字,本已调整平静的心再次激荡了起来。“来皇庭酒店,我想你。”美眸紧紧地盯了一会儿短信,苏言倾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为那个可恶的男人跳动,生气地把手机摔在床上,刚起床的美好心情瞬间消之怠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风月如歌也如你:陷入噩梦

轻轻地给儿子擦拭掉小脸上脏兮兮的汗水,苏言倾心底激荡起的小思绪很快又被她隐匿了下去。

轻挤小方巾,苏倾言担忧地看着不谙世事的儿子,纵使这次是个好心的叔叔给了一颗糖果,那下次她不敢想象。

“安安,以后不能再随便接受陌生人的糖果了,现在的坏人很多。”

“知道啦,妈咪。”乔安笙小奶音里带着丝丝不解,毕竟在他眼里帅叔叔是个好人,而且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帅叔叔。

“这才乖……”着手给儿子整理好小背心,苏倾言心里感慨万千,儿子从小就聪明伶俐,乖巧懂事,从来不给自己惹什么麻烦。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放在儿子身上的心思越来越少了。

夏天的傍晚晚霞依在空中很美,映的地表都如同晶红的糖块,微风吹过远处的绿化树,树叶摇摇摆摆撞在一起,飘荡出一曲低沉的乐曲。

乘着晚风,乔安笙坐在小板凳上,目光灼灼地盯着外婆,听着她讲奇怪的故事。

隔着推拉门,苏倾言望着阳台上依偎在一起的两个至亲,一大一小。小的才五岁大的孩子,脸上的稚气还未褪去,已经像个小男子汉了,苏倾言欣慰地笑了。

再看看母亲,虽然这次她和乔临晟离婚,母亲没有说什么,但她知道母亲只是不想拖累自己。

转念想想,父亲的去世,苏氏的破产,现在再加上乔氏,原来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

电视上在报道什么,苏倾言已经听不进去了,她只知道她想守护着眼前的两个人不再让他们受到伤害就行了。

夜色一片漆黑,笼罩着大地,像一张密不可分的网,世间的纷纷扰扰也在黑暗中落下了帷幕。

“不要……”

“不要……”

苏倾言半抱着儿子的身子不停地抽搐着,光洁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细汗,陷入梦境里的人仿佛在经历一场恶战,浑身颤抖着。

“妈咪……啊!”

被苏倾言收紧的动作给弄醒的安安,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耳边还冲刺着妈咪无意识的说话声,纵使平时很胆大的安安也被弄怕了。

乔安笙忍着心底的害怕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推了推身上的妈咪,边推边叫,“妈咪,醒醒……”

“妈咪……”

稚嫩的声音里透露着哭意,见苏倾言还不醒过来,吓的安安张嘴都要大哭。

“倾言?安安?”

听见外孙细小的呼喊声,一向浅眠的方晚清赶紧从房里出来走到女儿房门口,仔细一听,果然是安安再叫,心里一紧。

“倾言?开门……”

外孙的哭声不停,方晚清生怕里面出了什么事,用力地拍门。

“妈咪……”

听到外婆在外呼喊的声音,安安胆子也大了起来,小手推攘着苏倾言禁锢的手臂挣脱着要从她怀里出来。

“呜……”

沉浸在梦里的苏倾言,好像察觉到怀里有什么东西要抽离开一般,手臂不自觉地收紧。在下一秒意识有点清醒的苏倾言,好像听到耳边有儿子害怕的呼声,猛然惊醒了过来。

“安安,你没事吧?”被惊醒的苏倾言摸索着打开床头壁灯,担忧地望着儿子受惊了的小脸,一阵心疼。

“倾言?你没事吧?”听到女儿的声音,一直担忧等待在门口的方晚清就知道女儿已经清醒过来了。

闻声,苏倾言起身开门,让母亲进来。

“我的宝贝孙子,来让外婆看看是不是吓到了?”进了门,方晚清径直朝着呆坐在床上的小人走去,语气里满是关爱。

“宝贝乖,没事了。妈咪刚刚只是做了个噩梦,吓到宝贝了,妈咪跟你道歉好不好?”蹲在床边,苏倾言心疼地看着一言不发的儿子。

两个人你一句,她一句,大概哄了半个小时,乔安笙苍白的小脸微微缓和了点才开口说话。

可能是累了,小孩子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望了一眼墙上的表,时针才走到三的位置,苏倾言皱了皱眉头道:“妈,今晚让安安跟你睡吧!”

送走儿子,苏倾言一个人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在刚刚的噩梦里,她梦到了自己被厉风娶过去做了他的第四房姨太太,在新婚之夜还强行要了自己。

翻来覆去睡不着的苏倾言,想自己已经很久没做梦了,怎么突然梦到这样的画面,想到能力厉风那一副干瘦的身子要扑在自己身上都恶心。

梦里的场景很真实……

思来想去,苏倾言最终抵不住周公的邀请,沉沦了。

因为昨天的梦,方晚清瞥了一眼客厅的钟表,八点了见女儿还没有醒过来,她也没有叫。平日里,乔氏遭人陷害,倾言每天东奔西走,有时候连中午饭都没时间吃。

一觉睡到八点,没有工作,没有约束。微亮阳光透过天蓝的纱窗照在苏倾言脸上,刺得沉睡中的苏倾言眼睛微微刺痛,她缓缓才睁开眼。

习惯性地伸手摸摸儿子,手下一片空白。意识回笼,苏倾言这才想起昨晚的事。

“妈,安安呢?”快速地洗漱完,苏倾言走饭厅,见母亲正在洗碗问了一声。

“今天周日,安安去楼下找方爷爷玩了,说今天要去钓鱼。”方晚清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女儿担忧地脸,口气轻快地回答。

“这是给你留的早饭,快点吃吧!”清了清手,方晚清把手边的早饭给女儿端到了桌边。

“哦!”

从母亲的话里,她已经得知儿子没什么问题,便默默地坐了下来。脑海里不停地闪过那个让人恶心的梦,索然无味地喝着儿子最爱喝的玉米粒粥。

“妈,我去房里问问B市的房子装修的怎么样了。”想到昨晚儿子接过陌生人的棒波糖,自己做的梦,苏倾言想以最快的速度搬离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方晚清没有说话,幽幽地望着女儿回房的背影,叹息了一声,才又埋头手上的动作。

“滴滴……”

脚刚跨入房门,苏倾言就听到自己的手机来了短信。

风月如歌也如你:苏母生日

走到床边,苏言倾悠悠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寥寥几字,本已调整平静的心再次激荡了起来。

“来皇庭酒店,我想你。”

美眸紧紧地盯了一会儿短信,苏言倾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为那个可恶的男人跳动,生气地把手机摔在床上,刚起床的美好心情瞬间消之怠尽。

儿子不在身边,妈妈又不能吐泄心底的秘密。卧室里,苏言倾一个人坐在床边,清晨的微风吹乱了她还未搭理的发,白皙的脸上透露着点点愁容,似无奈,似烦躁。

索性不理会那条短信,苏言倾拨了一个电话给好友,等待着问一下B市的房子装修好没,最好能够在半个月之内住。

“喂……”

从传来一个很重的鼻音字,苏言倾已经猜测到对方还没有起来,“妍妍,你不用带孩子吗?”

平时,臣臣那小丫头黏好友黏的紧,苏言倾很好奇好友竟然还有时间睡懒觉。

“言倾啊!发生什么事了吗?”模模糊糊接通电话,黎妍妍这才听清是苏言倾的声音,脑袋瞬间清醒了过来。

察觉到好友被自己的电话吓到,苏言倾忍不住低低地笑出了声,惹得黎妍妍怔怔地坐在床上满头雾水。

笑意敛去,苏言倾嘴角勾出一抹苦涩的笑。想这几年来,真正能够帮上忙,能够信任的人只有黎妍妍一个人,忍住心中的苦涩滋味,才语气轻快地开口,“怎么?没事不能给你打个电话,聊聊天?”

“真没事?”自从知道苏言倾和乔临晟签订了离婚协议之后,黎妍妍不光是担心好友情绪不好,真是连苏言倾住的条件好坏都担忧住了。

“嗯,就是想问问那边的房子这个月底能装修好吗?我想尽快搬过去。”对知心知底的好友,苏言倾说话从不拐弯抹角,一次性把要问的话都说完了。

“这个啊?我听那个师傅说应该差不多……”

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苏言倾才依依不舍地挂断电话,放下手机的刹那间室内恢复了平静,仿佛刚刚的欢声笑语不曾存在过一般。

厨房里,方晚清洗好碗筷,又把灶台瓷砖擦拭的明丽如初才清了清手,拿着菜篮走出厨房,站在餐桌旁朝着苏言倾的卧室方向喊了一声,“言倾,妈妈出去买菜,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妈妈买点回来做给你吃。”

听到母亲的声音,苏言倾才从自己的意识里清醒过来,站起来推开门走了出去。

“妈,我和你一去吧!”顺手捋了捋飘在眼眶旁的碎发,苏言倾娇柔依偎在方晚清身边,如还未长大的小女孩,拉着妈妈的胳膊生怕会走丢般。

“好。”方晚清慈爱地扶了扶女儿的手,希望给她力量能够坚强地走下去。

回想起来五年前,苏母心里暗叹上天的不开眼,苏氏自创办以来从未与其他商人起过斗争,谁知厉风那个老色鬼突然上门提亲说要迎娶言倾做第四房太太,被丈夫脸红耳赤,愤怒的回拒后,本以为会躲避掉厉风那一档子事……

“妈,你怎么了?”望着一动不动的母亲,苏言倾担忧地问。

被女儿打断不堪的回忆,苏母摇了摇头,不自觉地眨了眨眼睛努力想保持平静,可望着苏言倾的眼眶还是抑制不住地红了。

“走吧!”担心女儿会追问,苏母收了收篮子,赶紧拉着苏言倾走了出去。

虽处在夏季,好在温度不是很高,微风吹动着小区里长势高大,满是绿叶的小乔木,郁郁葱葱的树叶随风舞动也很好看。

挽着妈妈的胳膊,两个人一步一随走在树荫里,苏言倾望着远处的路,突然想到妈妈在这个城市待了好几十年,要说现在离开,肯定会有很多舍不得吧!

“妈,你会舍不得这里吗?”蓦然开口,苏言倾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问,可心里又很想知道母亲会不会为父亲的墓还在这而感伤。

闻言,苏母顿了顿脚步停了下来,认真地看着女儿的脸回答,“舍不得,但以后我们想回来看看的时候,不是依旧能回来吗?”

是啊!想回来的时候依旧能回来……

听过母亲的话,苏言倾扯唇笑了笑,同时心底也舒了口气。

“言言,买点新鲜牛肉吧,晚上给安安做西湖牛肉粥喝,男孩子天天跑来跑去,要多补充钙,铁,这样身体才能长得结实。”方晚清心情不错地指着自己看上牛脊肉让服务员给割下来,一边笑眯眯地对着苏言倾说着为宝贝外孙的晚餐打算。

觉得母亲心情不错,苏言倾贴心地尾随在后,拎着五六样新鲜的蔬菜,一路上静静地听着母亲跟其他悠然地交流。

眼前舒心的景,苏言倾也放宽了心,只要自己离婚没母亲也没造成多大的伤害,她就心满意足了。

“欢迎下次再来……”

“谢谢……”

在服务员热情地招呼着下次再来,苏母微笑着点头扯着苏言倾离开时。苏言倾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声,“妈,今天是七月十四?”

七月十四?

苏母平时保养还不错的眉梢皱了一下,有点疑惑地点了点头。

“妈,今天是你的生日哎!”看母亲木然的神情,苏言倾就知道母亲肯定也忘了她自己的生日。

不过也是,这段时间忙的连自己都不记得日期了,别说母亲这种平时都不重视生日的人了。

“都半身入土的人了,还过啥生日。”相对苏言倾惊喜的表情,苏母则是满不在乎地说,推着女儿去收银台付钱。

整理好东西,苏言倾回头之间看到方晚清脚上那双穿了两年的鞋子,心里一狠,决定一会儿去三楼看看意大利手工品牌卡斯诺的老年鞋。

“言倾,你拉妈来这干嘛?东西这么贵,咱们还是快点下去吧!”被女儿拉到三楼,入目都是国外奢侈品牌,方晚清疑惑地望着苏言倾问。

“没事,看看,满足一下虚荣心啦!”苏言倾自然不敢让母亲知道自己目的,明亮的眸子扫视一遍,敷衍地回答,在挨着左侧的电梯旁看到了自己要找牌子。

乔临晟, 苏言倾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