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云海中的风

更新时间:2021-03-27 16:11:36

云海中的风 已完结

云海中的风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苏瑶, 陆励成

精彩试读:妩媚猛地起身,快速向楼上走去!她就知道!有苏瑶在准没好事!听到苏瑶两个字,坐在她对面的女人眸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也起身跟了上去。她们赶到的时候,恰好看到面目狰狞扭曲的姗姗把苏瑶压在身下,巴掌不断的落在她脸上!“啪!啪!啪!……”接连响起的巴掌声听的人心惊肉跳。妩媚冷眼站在一旁,没有出声阻止。她心里憋着火,觉得这个苏瑶确实该好好教训一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海中的风:我不相信那件事情是你做的

完蛋了!毁容了!

姗姗浑身瘫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是靠脸吃饭的,毁容就像夺走她的命一样!

下一秒,她神色狰狞的扑向苏瑶:“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办公室里,妩媚把一本厚厚的财务报表推了过去,笑道:“今天财务请假了,还得劳烦您亲自过来跑一趟。”

对面的女人穿着精致得体的职业装,头发一丝不苟的高盘在脑后,一看就是个干练的职场女强人。

她拿起面前的财务报表,脸上露出职业化的笑容:“没关系,我恰好顺便路过。”

“媚姐!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一阵惊呼声传来,门猛地被撞开,一个卖酒女郎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您快去看看吧!”

面前坐着的可是老板的得力干将,妩媚顿时冷下脸,斥责道:“大呼小叫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苏瑶和姗姗打起来了!”

“什么?”

妩媚猛地起身,快速向楼上走去!

她就知道!有苏瑶在准没好事!

听到苏瑶两个字,坐在她对面的女人眸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也起身跟了上去。

她们赶到的时候,恰好看到面目狰狞扭曲的姗姗把苏瑶压在身下,巴掌不断的落在她脸上!

“啪!啪!啪!……”

接连响起的巴掌声听的人心惊肉跳。

妩媚冷眼站在一旁,没有出声阻止。

她心里憋着火,觉得这个苏瑶确实该好好教训一下!

长得不怎么样也就算了,竟然还嫌弃她千挑万选的客人!

要知道,她妩媚能在这行站住脚,少不了那些客人的支持,苏瑶竟然敢公开得罪金主!卸她的面子!

要不是还没有弄清楚她和老板的关系,她早就让苏瑶卷铺盖卷滚蛋了!

既然进了这一行,就要遵守这一行的规矩,胆敢不遵守规矩,自然会有人教训你!

Aaab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那个被人压在身下,狠狠扇着巴掌的人,是苏瑶?

虽然那张脸又肿又胀,还挂着丝丝血迹,但她还是一眼认出,那确实是苏瑶!

“住手!”Aaab怒吼一声,上前一把推开了姗姗。

“苏瑶?真的是你吗?你怎么样?”Aaab痛心的看着她肿胀的脸,一下没忍住,眼泪差点掉下来。

苏瑶勉强睁开一条眼缝,看到Aaab后,挤出一丝笑:“Aaab,好久不见。”

没想到苏瑶竟然连老板的私人助理都认识,妩媚急忙上前呵斥:“姗姗,你在干什么?”

“媚姐,这个贱人,她把我弄毁容了!”姗姗捂着脸哭诉:“没了这张脸,我以后还怎么活啊?”

姗姗满脸鲜血,看不出来哪里有伤口,只是整张脸看起来很恐怖。

妩媚摆摆手:“先去医院吧,看看到底伤了哪。”

说完让俩个人陪姗姗去了医院。

“苏瑶,你没事吧?”妩媚看清苏瑶的脸后,心里咯噔一跳!

没想到姗姗竟然下手那么狠,苏瑶整张脸高高肿起,脸皮薄的好似一张纸,下面布满了红色的血丝,仿佛随时都能渗透皮肤喷出来!

妩媚看的惨不忍睹,心里暗怪姗姗下手太重。

刚才妩媚的冷漠Aaab都看在眼里,她起身看向妩媚:“没想到天都的管理竟然这么混乱,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妩媚,这些我都会一五一十向老板禀报的。”

妩媚是夜场的老人精,自然知道Aaab这么说的用意。

“你放心Aaab,姗姗这次做的确实过分,我一定会好好教训她的。”

“这样最好,妩媚,你是天都的老人了,有些话我也只能点到为止。苏瑶跟老板是老相识,他们的关系不是我们可以揣测的,明白吗?”

留下一段意味深长的话,Aaab扶着苏瑶走了。

宿舍里。

看着简陋的四周,Aaab气极,骂道:“苏瑶,你不要命了吗?为什么不去医院?”

苏瑶想冲她笑笑,刚一动,嘴角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没事,我了解自己,过几天就好了,用不着去医院。”

苏瑶死死捏住被褥下的钱。

现在进一趟医院随随便便就是好几百,她舍不得去。

这些钱比她的命还要重要。

“你脸肿的那么厉害,搞不好会……”落疤的。

目光触及到她脖子上丑陋的长疤后,Aaab猛地住了口。

她轻叹口气,坐在床边。

“苏瑶,当年你托我去找你的父亲,我去了,”Aaab艰难开口:“我找了他三次,每次一提到你的名字他就拒绝交流,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所以……我很抱歉。”

这些苏瑶早就猜到了。

如果说第一年她还满怀期待,那么第二年的时候,苏瑶就彻底死心了。

她想要的真相,怕是等不来了。

她是他们的耻辱,是他们避之不及的东西。

躲得远远的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出面帮她作证?

虽然早就猜到了,但亲耳听到,心底还是忍不住隐隐发痛。

苏瑶苦笑一声:“没关系,Aaab,谢谢你这么帮我。”

“苏瑶,不管其他人怎么想,我只是觉得,那件事情不是你做的。”

苏瑶突然愣住了。

眼泪,毫无预兆的流出。

明明是很普通的一句话,却好似一缕阳光,倏地照进暗无天日的心房。

五年了,从出事到现在整整五年了,除了死去的晓晨,没有一个人说过相信她。

包括她的父母。

然而这个非亲非故的人,却说不相信是她做的。

眼泪好像止不住的水龙头,不停的往下流。

太多的感激涌到心口,多年来的沉默让苏瑶不知道该说什么,开口,只说出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

“Aaab,谢谢你。”

将她的样子看进眼里,Aaab忍不住唏嘘,谁能想到当年意气风发的苏瑶竟然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虽然我跟你不熟,也没有说过几句话,但是听过不少你的事情,你拒绝了那么多追求者,唯独对陆总情有独钟,你那么真挚的对待这份感情,像你这么骄傲的人,宁愿得不到也不会去亵渎这份感情。”

苏瑶再也忍不住,把头埋进被子里,痛哭出声!

感受了太多残酷的人,真的是一点温暖都受不了!

哪怕是一丝小小的温暖,都会让她感动的无以复加,痛哭流涕!

更何况,这份信任对她而言比天还重!比海还深!

云海中的风:更可怕的事还在后面

休息了一天后,苏瑶又爬起来去上班了。

这次妩媚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让她上了楼,丝毫没有提摔碎两瓶酒的事。

苏瑶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码放整齐的百元红钞,放到妩媚面前:“媚姐,这是两千块钱,剩下的四千,等我攒够了立马还你。”

妩媚怔了一下,她已经不打算追究了,没想到苏瑶还惦记着这事。

一瓶酒虽然标价三千,但进价也不过几百块钱而已,妩媚拿起钱,叹口气道:“算了,进价也没多少,剩下的钱不用给了,下次小心点就行。”

“谢谢您,谢谢……”苏瑶千恩万谢的道谢,转身上了楼。

还是昨天那间屋子,苏瑶进去的时候,气氛很怪异。

大家都用敢怒不敢言的眼神打量着她。

扫视了一圈,没有看见姗姗的身影,苏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妩媚不敢得罪Aaab,所以开除了姗姗。

这些人肯定以为她有什么了不起的背景,虽然看不惯她,却也不敢像昨天那样明目张胆的欺负她。

苏瑶低头去拿酒,欺不欺负对她来说不重要。

包括昨天那些巴掌,这些都不重要。

在监狱里,她早就习惯了。

只要不拿走她的钱,剩下的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你就是苏瑶?”一个声音响起,拦住了她的去路。

苏瑶抬头看去,顿时愣在了原地。

这个女人看起来很眼熟,眼熟的让她感觉……像是在照镜子!

苏瑶心里一惊,这个女人跟她长得也太像了吧!从五官到神韵几乎一模一样,如果不仔细看,几乎分辨不出来!

看清苏瑶的脸后,女人明显也愣了一下。

“怎么样珠珠,我就说了吧,这个丑女人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乔乔走到白珠珠身旁,刻薄的声音将苏瑶评判的一无是处:“她皮肤那么粗糙,身材干扁,脖子上还有一道难看的疤,跟你比起来差远了!最重要的是,听说这个丑女人还勾引陆总呢!”

白珠珠一直喜欢陆总,听见这句话简直要气炸了!

就凭她这副丑样子,也敢肖想陆总?

“我没有,”苏瑶一开口,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么久以来,这是她第一次开口反驳。

“我一点都不喜欢陆励成,一点都不。”

什么污蔑都可以,什么脏水都可以,唯独这句话不行。

她,苏瑶,永远都不会再喜欢陆励成!

她这辈子,不,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想再跟那个男人有一丁点关系!

抓紧手里的酒瓶,苏瑶抬脚走了出去,留下身后惊愕的众人。

苏瑶握紧手里的酒瓶,小心翼翼的推开一扇包间的门。

房间里乌烟瘴气,酒色弥漫,几个人在台上唱歌,沙发上坐着一群男女,旁若无人的搂在一起亲吻,她小心的分辨着脚下,才不至于被摔倒。

“哪来的丑女人?”一道粗狂的声音响起:“干什么的?”

苏瑶调整好面部表情,略带讨好的说:“先生,我是来送酒的,这是我们新上的人头马,酒品醇香,特别好喝,您要不要来两瓶?”

男人嫌恶的摆摆手:“不需要,出去出去!”

苏瑶拿起酒,失望的向门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门突然开了,白珠珠扭着身子走了进来。

看见彼此,俩人都愣了一下。

苏瑶暗道倒霉,刚才没注意看门牌号,没想到走进了白珠珠的包厢。

她侧身向门外走去,却被白珠珠叫住了。

白珠珠扭着纤细的腰肢走进去,凑到男人耳边低语:“刘哥,这个女人特别爱钱,为了钱什么都干,要不要找点乐趣?”

刘哥看了苏瑶一眼,皱眉:“那么丑的女人,能有什么乐趣?”

白珠珠笑了:“您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什么都缺,唯独不缺乐子!咱们这样……”

刘哥笑了,伸手在她的鼻头刮了一下,宠溺的说:“就你小心思多!不过听起来不错,挺有趣的!”

白珠珠娇嗔一声,“人家还不是为了让你们玩的尽兴!”

“好好好,我今天晚上一定好好补偿你,”刘哥色眯眯的在她胸前摸了一把,转身朝苏瑶招了招手,“过来!”

苏瑶站在门口,音乐声震耳欲聋,她没有听到俩人说了什么,只见男人招了招手,立马欣喜的走了进去。

“先生,您要酒吗?”

“我要一百瓶酒。”

苏瑶顿时一喜:“真的吗?我现在就给您去拿!”

“等等,”刘哥叫住她,从包里拿出几叠厚厚的钞票,拍在桌子上:“这是五万块钱,你要是能给我们表演个小节目,让我们玩的尽兴,剩下的酒钱我立马给你。”

小节目?

苏瑶扫了一眼旁边的白珠珠,满脸坏笑的看着她,明显不怀好意。

她也知道白珠珠一定会借着这个机会整她。

但一百瓶酒的诱惑实在是太大,苏瑶一咬牙,应下了,“只要能买我一百瓶酒,您让我做什么都行。”

“爽快!”

刘哥大喝一声,冲着众人嚷道:“你们几个,别唱了,这边有好戏看了,你、还有你,去把后备箱里的箱子拿过来。”

一听说有好戏看,众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立马有两个小伙子跑出去拿东西。

不到一分钟,东西就拿了进来。

是一节麻绳和一个透明的箱子。

看到绳子的时候,苏瑶的身子明显的抖了一下。

在监狱里的时候,那些人曾经把她捆了一夜,导致手腕上的骨头错位,以致后来她的手腕一直都使不上劲。

“你们俩个,利落点把她绑上。”

刘哥刚吩咐完,两个男人立马迫不及待的上前绑住了苏瑶的双手和双脚。

手脚猛地被束缚,苏瑶好似又回到了那个漆黑冰冷的夜里。

她穿着一层薄薄的单衣,手脚捆住,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在初冬的夜里呆了一整夜。

明明是初冬的天气,然而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却有蛇,直到现在,苏瑶的大腿上还有两个明显的洞印。

苏瑶以为自己会死在那个晚上,可她还是活了过来。

有时候苏瑶会想,如果她死在那个夜晚多好。

这样她就会跟自己的孩子死在一起,不用阴阳相隔了。

看到她浑身颤抖,双眼紧闭害怕的样子,白珠珠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苏瑶,才这么点小手段你就怕了?

让你怕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小说《云海中的风》 第19章 我不相信那件事情是你做的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