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午夜清冷的风

更新时间:2021-03-26 16:26:41

午夜清冷的风 已完结

午夜清冷的风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杜悦, 屈润泽

精彩试读:“公交车总是被人上上下下,脏乱叫人恶心,所以我不喜欢。”沈家琪端着茶壶到客厅,杜悦赶紧从沙发上起身。“悦悦说约了人见面,急着走,三儿,你送送她吧。”沈佩玉快步赶上来,抢口:“小陆不是在吗?叫他送就成了。”沈家琪放下茶壶,淡淡扫了沈佩玉一眼,接过杜悦手里的包包。“我带你出去。”杜悦颔首,礼貌地同众人告别后,跟着他出去。直到呼吸到室外自然的空气,杜悦才得以放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9-很温柔

杜悦顿了顿,迟疑着开口:“围巾选好了,那我是否……”

“杜悦。”沈家琪没有回头,却叫着她的名字。

“啊?”

待到杜悦应声抬头,沈家琪已经在她面前站定,而他手里,是一条米色的围巾。

“先生真会挑,这是店里销量版围巾,颜色很适合你太太。”

杜悦瞄了眼,标价上一连串的零让她眼晕,甚至比那条嫩黄色的还贵上许多。

确实,只有这样名贵的围巾,才配得上恍若天人的刘雨欣。

“过来。”

杜悦听罢,没动,沈家琪却却主动地靠过来,然后她脖子上是柔软温暖的触感。

杜悦抬眸,讶然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沈家琪。

他俯首,鼻息间柠檬香气挑拨杜悦的嗅觉,她脸一热,赶紧别开。

沈家琪修长的手在围巾上来回穿梭,片刻后,松了口气,唇角复又浮现笑意,侧头跟服务员说话:“这样好看吗?”

服务员连连点头:“先生手法娴熟,看来平时经常帮太太围围巾呀。”

“以前从没有过。”

沈家琪淡淡丢下一句话,舒展着眉头去收银台结帐。

“太太,你真幸福,老公又帅又体贴。”

杜悦将脖子上的围巾解开,送到服务员手上:“你误会了,我跟他不是夫妻。”

沈家琪拿着小票回来,瞧见杜悦脖子上空空如也,而服务员正神色尴尬地整理那条米色围巾:“干嘛不戴了?”

“太……这位小姐说不想要了。”服务员低声解释。

“钱都付了……装起来吧。”

从店里出来后,杜悦落后在台阶上:“我得回家了。”

午后空气有些潮湿,湿腻腻地贴在脸上。

沈家琪听罢站定,提着两个精品盒子折身,来到她的面前。

“这里是禁出租的,公交站也离得很远。”

“没事,我可以走过去,当是散步。”

她刚说完,就感觉脖子一暖,原本挂在沈家琪身上的围巾,兜住她冻红的脖子。

杜悦愣怔在原地,只呆呆看着沈家琪完美的五官和英俊的侧脸。

他点头,笑容温润没半分杂质:“临时想到送你的,感谢你今天腾出时间陪我。”

阳光刺眼,杜悦忘了做任何反应。

沈家琪抿唇,牵扯出一抹克制的笑容,绅士有礼。

他上翘的眉眼,在传递愉悦的信息。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虽然名分上我是长辈,但实际,我就大你几岁而已……”

杜悦脱口道:“我二十五。”

沈家琪眉峰微挑,掏出车钥匙:“再晚要堵车了,我送你一程。”

……

车子,并没有如杜悦所想驶向宜家别苑或是屈氏大楼。

看着面前严肃站岗的两个兵哥哥,杜悦太阳穴突突跳着,不是要送她回去吗?怎么来这里了?

“我手机关机了,怕家里人担心,回来打声招呼,你不赶时间吧?”

沈家琪双手搭在方向盘上,一双深邃幽闪的眸子看着他,侧脸被阳光照得梦幻。

杜悦摇头,都已经到军区门口,她就是想介意也来不及了。

门禁过后,车再次开动,道路两边是一簇簇的低矮灌木树。

尽头,是一栋四层半的欧式洋楼。

“我就在车上等你好吗?”

杜悦转头恳切地对沈家琪道,她同沈家非亲非故,贸然上门似乎不太妥当。

沈家琪笑了笑,就真的将车靠边停下。

“我怕太迟了。”

“您这是什么意思?”杜悦反问,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接着,她的余光瞥见一个中年妇女,急忙忙迎出来的身影。

“三少爷回来了,还带了客人呢?刚好今天吃饭迟,你赶上了,快点进去吧。”

那位中年妇女拉开车门,热情地将杜悦迎下去。

“呀,这位姑娘没见过,长得可真标志呢。”

杜悦脸皮薄,显得有些尴尬,求助地看着倚在车边上的沈家琪。

“林婶,她是杜悦,我在机场遇到她,就带回来了。”

林婶听了眼睛笑眯成一条线,握紧杜悦的手,扯着她往别墅里走。

“碰到了肯定要请人家来吃饭啦,三少爷啊,你都多久没请朋友上家里了?”

“给您添麻烦了。”

杜悦被扯着往台阶上爬,林婶开门时,她回头,横了沈家琪一眼。

沈家琪原本低头拿行李箱,但似有察觉顺着看过来,刚好对上她略带幽怨的眸光。

杜悦顿时窘迫不已。

“杜小姐是不是太热了,脸这么红?”林婶想家里空调温度估计太高了。

杜悦干笑两声:“嗯,是有一点。”

“家里温度还行啊。”

门对面的楼梯口处,站着一个身穿军装的英姿女人。

杜悦一眼注意到她和沈家琪颇为相似的眉眼,从年龄上判断,她应该是沈家琪的母亲。

沈家和刘家联姻的事,有段时间在镇南市成为美谈,虽然不去刻意打听,杜悦也多多少少了解到,眼前这位女人是某军区文工团的团长,身居大校的陈鸿。

“三儿,你带朋友回来啊?”陈鸿看到杜悦,似是随口一问。

沈家琪上前和杜悦并肩:“嗯,在机场遇到,我有点累,是她帮忙送我回来。”

杜悦露出得体恭敬的笑容:“您好,我是杜悦,抱歉打扰了。”

“去里面吧,都是等着你回来吃饭呢。”

陈鸿不冷不热地点头,说完后率先朝餐厅走去。

杜悦暗自吐气,第一次拜访这种家庭她到底有些紧张,好在没受到刁难。

可是直到此刻她还是很犹豫,感觉她的出现不伦不类,有想要转身离开的冲动。

“怎么了?”

沈家琪见杜悦没跟上,又折回来,关切的话语出口,惹得餐厅内众人侧目。

杜悦扫了一眼,发现沈家人员众多,其中女性更是占了大半边天。

很快,就有打扮典雅又不失身份的中年妇女好奇上前。

“三儿带朋友回来吃饭呐,快进去吧。”

中年妇女笑容和善,抓过杜悦的手:“我是他二婶。”

“你好。”杜悦微笑颔首:“我叫杜悦。”

“呀,那还真是巧了呢!”中年妇女眉开眼笑:“我们还是本家呢,我叫杜兰惜。”

“兰惜啊,你就别装了,那么跟人家套近乎,无非就是想拉着她打牌。”

餐厅有人出声调侃,惹得众人呵呵直笑。

杜兰惜干干笑着:“悦悦,你不要听他们瞎掰,我就是瞧你对眼缘。”

“二婶,杜悦第一次来家里,你可别吓跑她了。”

沈家琪的行李箱被佣人接走,他脱了外套,穿着烟灰色毛衣,下 身是一条白色休闲裤,身姿伟岸又挺拔,脸上始终挂着温润的笑意,步态优雅地走近。

“我带你去洗漱下,马上就要吃饭了。”

杜悦正觉尴尬,听了如获大赦地跟他转身,悄悄松口气。

杜悦在洗手间擦干手后出来,一眼瞧见等在门口的沈家琪。

他惬意地倚靠在圆柱上,眸中带着淡淡的歉意:“我好像,让你为难了。”

杜悦将他的体谅看在眼里,轻轻摇头:“还好,她们都很热情。”

沈家琪眉头一松,笑意更深,跨步到杜悦身前,手礼貌地搭在她肩膀上。

“那就好,吃了饭我送你回去。”

杜悦笑笑,这样温润有礼兼又帅气的男人,实在叫她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餐桌上一律是女眷,看座位排列,主位上的陈鸿辈份应该最大。

饭后,杜悦是被杜兰惜拽着起身,按在牌桌上的。

“悦悦,今天你不许走,难得有小美女来陪我打牌,不用面对那群皱脸婆。”

皱脸婆?

杜悦扫了眼四周,虽然都是长辈,可都是保养得当,气质优雅的,比她都不得差。

杜悦不自在扯了扯嘴:“我没有打过呢……”

她只有大学时候玩过些单机游戏,棋牌类一窍不通。

“怕什么,让三儿教你,输了算他的。”

沈家三媳妇王雪芮满脸笑意地挨着杜悦坐下:“今天非要讹他一笔不可。”

杜悦眨了眨眼,她是真不会,不是客套话,这样想着,不由转头看向沈家琪。

他坐在不远处的茶几边上,正跟陈鸿聊天。

沈家琪单手撑在沙发上,很少开口,更多的是倾听点头,唇边笑意漫不经心。

那一瞬间,他竟也回头,看到杜悦传递的求助眼神后,起身,走过来。

“二婶,你们打算怎么玩,可不能欺负我朋友。”

杜兰惜啧啧调侃:“瞧你这话说的,你那牌技,平时可没少赢我们钱,今天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报仇,二婶我哪能轻易放弃。你要是不放心,就在后面看着她呗。”

“二嫂,你甭找借口啦,分明就是手痒了。”

旁边,传来另一个女人打趣的声音,是沈家琪的姑姑沈佩玉。

牌桌上闹哄哄,她们的热情叫杜悦招架不住。

杜悦突然有些后悔,在军区门口她就该离开的,也不会有这会儿的尴尬。

虽然她跟沈家琪并没逾越的举动,但毕竟身份摆在那里,她今天贸然上门,若是闹出太大动静来,日后难免会遭人话柄。

杜悦正打腹稿,想着告辞的借口,沈家琪却已经站到她后面。

“会玩诈金花吗?”

杜悦脸一烫,慌忙摇头否认。

杜兰惜踢着旁边的椅子,示意沈家琪坐下:“废话少说,开始吧,三儿负责教悦悦。”

“二婶,你这是赶鸭子上架呢。”

沈家琪悠悠然站在那里,双手随意插兜。

20-干脆叫三个算了

那头,陈鸿提着军绿色大衣到门口,突然想起要跟沈家琪交代事情。

“三儿,我去趟队里,难得回来一次,晚上就睡家里吧。”

说完,她推门离开了。

杜兰惜瞥了杜悦一眼,笑道:“我大嫂就那性子,冷冰冰的,也就对三儿温和些。”

杜悦不好意思地笑笑,她倒没怎么在意陈鸿的淡漠。

何况以后,她跟对方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没必要去刻意讨好。

“我说三儿,来不来啊?不来我打电话叫小李了。”王雪芮性子急,催促着。

小李是隔壁李将军的独子,二十出头的帅气青年。

沈家琪眉头一挑,挽起衣袖:“教,三婶别急着送钱啊。”

见众人兴致勃勃,杜悦实在不好推脱扫兴,只能硬着头皮上。

杜兰惜发好牌,杜悦显得手忙脚乱,牌都抓不牢。

“悦悦是个实诚姑娘啊,看这样子,第一次打牌吧?”

王雪芮笑笑,嘴上喊着筹码。

杜悦见轮到自己了,被人干巴巴看着颇为尴尬,脑门一热,随手抓了张牌就要丢。

一只修长的手阻止了她,沈家琪将她手中的牌放回,耐心解释:“炸金花不出牌,只翻牌和喊码,你这个牌,考虑跟几手。”

杜悦喉咙滚动两下,身体微微僵直,不动声色地前倾拉开距离。

沈家琪一只手撑住椅背,另一只帮杜悦翻看底牌,他们俩的姿势,倒像是杜悦被他拥在怀中。

杜悦的思绪开始混乱模糊,若有若无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让她难以集中精力。

“悦悦,你跟牌不?”

杜悦心一惊,手又不由自主想要出牌。

“你可以尝试继续跟,底牌千万不能提前让对方看到。”

沈家琪温热的手心覆盖住杜悦的手背,他嗓音缓慢地指导着:“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虽然两人之间还隔着点距离,但是沈家琪潮湿的鼻息却打在她侧脸,酥酥麻麻,混杂着浅淡的男性香水味,挑拨她的心神。

杜悦随意地点头,感觉室内的温度似乎越来越高,热得她出了一身薄汗。

王雪芮喝口茶,见沈家琪还站着,好心提醒:“三儿,你干嘛不坐下?”

“怕二婶以为我趁机偷看她的底牌。”

沈家琪眼眸幽深,嘴角是笑容,伸手轻触杜悦后背:“这是最后一次跟牌机会了。”

杜悦犹豫了下,还是开口建议:“要不我在旁边看就好,实在不会……”

“那怎么行,每次跟三儿打都吃亏,谁乐意啊。”邻座的杜兰惜立马反对。

杜悦回头看向沈家琪,有一缕发丝不意扫过他的薄唇。

从这个角度看,沈家琪的五官完美无可挑剔,嘴唇的弧度尤其性感。

沈家琪温和地鼓励她:“认真点,我身上现金不多。”

“可是我真的不会……”杜悦还想垂死挣扎。

“刚学交点学费很正常的,你就别为三儿心疼钱了。”杜兰惜挤眉弄眼地打趣。

王雪芮笑吟吟地翻开底牌,加上牌面有三个K:“三儿赚那么多钱没人帮着花,你就当做好事了。”

几轮下来,王雪芮和沈佩玉赢了不少。

杜兰惜的牌运也蛮差,横了沈家琪一眼:“三儿,你这什么烂牌也跟,白拿了我的大王。”

“所以这牌有救。”沈家琪晃悠悠道,碰了下杜悦的手指:“你有三个2,虽然牌小,但是可以翻倍。”

杜悦僵硬地听他指挥,感觉短短一个小时无比漫长。

“悦悦哪一年出生的?”沈佩玉洗牌时随口问道。

“我二十五岁了。”

“话说,三儿今年三十三了吧?”王雪芮跟着搭话。

沈家琪没接腔,视线始终不离杜悦手中的牌:“这个牌,不用跟了。”

杜悦听话地把底牌掀掉。

这场牌局下来,天色已是渐晚,杜兰惜输得眼红,不免埋怨沈家琪。

“三儿,你今天太失水准!稀烂的牌也跟,净害我。”

杜悦尴尬地解释:“是我悟性太差,怪不得沈……三少。”

她将脱口而出的沈先生咽回去,两人在众人面前以朋友相称,若是言语间太生疏未免惹人起疑,想着之前高雄总三哥前三哥后地叫着,她喊他三少总不至于有错。

“这么客套干嘛,在家里跟我一样,叫他三儿就行了。”

杜兰惜大大咧咧地要她改口。

杜悦只笑笑,不敢真的照做,毕竟沈家琪是自己名义上的姨夫。

王雪芮笑吟吟地纠正:“悦悦比三儿年轻,干脆叫三哥算了。”

三哥?

室内明亮的灯光叫杜悦忍不住昏旋,竟是骑虎难下了。

王雪芮见杜悦没吱声,转头睨了沈家琪一眼:“三儿,你没意见吧?”

沈家琪勾了勾嘴角,不置可否。

杜兰惜大手一挥,颇有下定主意的气势:“叫三哥好,我就看不得人见外。”

然后,牌桌上三双殷勤的眼睛整齐地落到杜悦身上,而身侧的沈家琪,低头整理扑克牌,脸上神情丝毫未变,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悦悦,你甭不好意思,整个军区大院,凡是比他小的都管他叫三哥。”

杜悦太阳穴突突跳着,晕头转向,真的回过脸叫沈家琪:"三哥。"

然后,她撞进沈家琪幽深如夜色的眸光中。

"咳咳……”

沈佩玉突然干咳两声,捅着沈家琪:“三儿,我口渴了,你去倒点茶过来。”

沈家琪刚进厨房,沈佩玉就紧随而至,堵住他。

“三儿,你告诉姑姑,到底怎么回事?”

沈佩玉扫了眼四周,这才小心翼翼问道,话语里似有责备之感。

沈家琪剑眉蹙起,不解:“您这是什么意思?”

“别跟我打马虎眼。“沈佩玉白了他一眼:“真当你二婶、三婶是傻子啊?就算她们没看出来,我可是摸得到你那点心思。”

沈家琪拧了开水泡茶:“杜悦是屈润泽的媳妇。”

“不会吧?”沈佩玉唬了一跳:“刘家那个外孙?那你不是人家姨夫,三儿,你没事吧?”

沈家琪淡淡一笑,没有接腔。

沈佩玉头疼地扶着额头,咬牙道:“你没事带外甥媳妇回家干啥子,还好雨欣不在家里,不然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事来。而且……三儿啊,我们这样的家庭,做事总要多思虑些,这要是叫你爷爷知道……”

沈家琪侧脸,抬起黑眸看着客厅中和杜兰惜、王雪芮聊天的杜悦。

“姑姑,我可什么都没做呢。”

“要是你真做了什么,我在这苦口婆心也迟了!”

沈家琪瞥了眼神色担忧的沈佩玉:“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沈佩玉拦住欲离去的沈家琪:“前几天我听到雨欣跟朋友打电话,埋怨你没把她放心上,三儿,跟姑姑说实话,你到底怎么想的,结婚这么久还不冷不热的?”

她实在不明白,刘雨欣不论长相、举止,都是一等一的,当初结婚也经过沈家琪首肯,如今美人在怀,怎么反而按捺地住了?

沈佩玉叨絮中抬头,顺着沈家琪的目光瞧去,看见僵硬坐在那里的杜悦。

杜悦清隽动人,但是比之刘雨欣,还是差了一个档次。

沈佩玉有些琢磨不透沈家琪,越想越揪心。

不管出于哪方面考虑,她都希望沈家琪和杜悦保持距离。

“三儿……”

“姑姑,你坐公交车吗?”

“……”沈佩玉愣怔,而后不解道:“我们谈的事跟公交车有什么干系?”

“公交车总是被人上上下下,脏乱叫人恶心,所以我不喜欢。”

沈家琪端着茶壶到客厅,杜悦赶紧从沙发上起身。

“悦悦说约了人见面,急着走,三儿,你送送她吧。”

沈佩玉快步赶上来,抢口:“小陆不是在吗?叫他送就成了。”

沈家琪放下茶壶,淡淡扫了沈佩玉一眼,接过杜悦手里的包包。

“我带你出去。”

杜悦颔首,礼貌地同众人告别后,跟着他出去。

直到呼吸到室外自然的空气,杜悦才得以放松。

她跟沈家琪并肩而立,他脚步节奏缓慢,影子被太阳拉得好长。

“家里长辈喜欢热闹,她们没让你觉得为难吧?”

杜悦摆手:“不会,她们都很热情,是我不会牌扫兴了。”

“这有什么要紧,以后多学学,熟能生巧。”

杜悦勾嘴一笑,不远处,军绿色的吉普车边,站着个年轻的司机。

“今天打扰了,我走了,再见。”

“等等。”

杜悦止步,疑惑地看着沈家琪。

沈家琪笑容温和,递过手中的包:“回到家里,记得电话或短信报平安。”

杜悦觉得没多大必要,回去走城中心大道,又是军车送的,不会有问题的。

“对了,我们最好互留手机号。”沈家琪却已经掏出手机解锁,抬头看她:“你的是?”

杜悦犹豫了下,还是如实相告。

沈家琪手指快速敲了数字,然后打出。

杜悦从包里拿出嗡嗡作响的手机,沈家琪手机数字很吉利。

“我的号码,存了没?”

杜悦乖乖点头,忽闪的眼眸在他俊朗的脸上扫过:“存了。”

沈家琪好似不太放心,挨过去确认后,才满意地点头。

“回去吧,小心点。”

杜悦上了副驾,手机屏幕还停留在通讯录的界面,从后视镜看出去,沈家琪站立不动,自有一股俊逸绝尘的气派,然后,渐渐消失在视野内。

杜悦, 屈润泽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