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透过光的间隙发现你

更新时间:2021-03-27 09:41:50

透过光的间隙发现你 已完结

透过光的间隙发现你

来源:掌中云 分类:短篇 主角:施澄, 韩临

精彩试读:施骆在韩临走后,猛地吐出一口血,手捂着的地方濡湿一片,是缝合的伤口撕裂,房间弥漫着血腥味,他几乎快要撑不住。他的情绪过于激动,心跳频率非常快,他知道自己有些不对劲,想要按床头的呼救铃,身体却痛的无法挪动。恍惚迷蒙间,他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他嗫嚅着开口,嘴里又喷出一口血来,气若游丝,“救……我……”女人只是站在门口看着床上的他垂死挣扎,没有移动身体。在看到病床上的人彻底晕过去后,她带上门转身离开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透过光的间隙发现你第4章试读

“韩临,对不起,你知道这是不可以的。”路熹微心里酸涩,痛苦的情绪压都压不住,她何尝不想离婚回到他身边?

韩临目光闪过嗜血的寒意,“那我就杀了他。”

路熹微心一惊,低声呵斥他,“韩临!不要做傻事!不要为了一个人渣害了自己!”

“他伤害你。”他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路熹微。

路熹微沉默下来,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手机铃声又一次响起,韩临目光不离路熹微,随手接听电话。

“总裁,施小姐的弟弟在手术中出事了。”助理依旧是通报,并等待着总裁的指示。

“为什么她的弟弟会去手术室?”

“施小姐的肾脏与肝脏受到损伤必须进行移植,所以施小姐的弟弟捐献了自己的器官。”

韩临此刻内心已经有些不稳,他没想到她会伤到这么重,更没想到已经到了施骆要同时捐两个器官的地步。

“在哪里,我现在过来。”

“中心医院九楼的手术室。”

路熹微早听清了电话的内容,知道韩临想要去施澄那后,瞬间心里非常憋闷,她不想让他去,凭什么要让他去关心的别的女人。

韩临在挂断电话后,打算安抚好路熹微,再去九楼看看情况。

但还未出声,腰部已经被一具温软的身体靠近,路熹微紧紧抱住了他。

“韩临,我害怕一个人,你不要走好不好?”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声音瓮声瓮气。

她早就知道怎样让一个男人为她心软,包括心硬如磐石的韩临,更何况她知道韩临爱她。

韩临沉默了,在去和留之间游移不定,但最终他选择留下来,眼前这个女人才是他一直以来爱的人不是么?她说害怕,他有什么理由不留下?

助理等到手术结束都没有等到自家总裁的出现,不免有些唏嘘,这个施小姐终究是一个不受关心的棋子而已。

幸运的是,姐弟两人在手术中度过了难关,手术做的都很成功,接下来只看术后恢复。

施澄已经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术后72小时没有产生异常反应,就能彻底脱离危险,施骆的及时捐赠救了她一命。

助理给总裁打过电话报平安后,按照他的吩咐助理为两人请了看护,将手术费和住院费都缴好。

施骆在麻醉过不久后,就已经清醒。

他能感觉到身体上明显的不适,并且非常虚弱,但仍无怨无悔,姐姐就是他的一切,哪怕要拿命去换姐姐一世平安,他也心甘情愿。

在捐赠两个器官后,他将要面对的生活是非常痛苦的,要进行很长一段时间的身体恢复。

“李助理,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捐赠器官的事,一定不能让姐姐知道,拜托你了。”他不想要姐姐知道后一辈子愧疚,这是他非常不愿意看到的。

李助理表示自己理解,会将这件事彻底保密,确保施澄不知情。

施骆让助理给自己办了转院,去了郊区的医院,这样可以避免未来的日子和姐姐相遇,不让施澄看到他虚弱的样子。

没想到,在转院之前,他又看到了那个逃婚,造成姐姐危险的罪魁祸首,顿时感到自己气血上涌。

“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还敢出现!”他气的脸色更加苍白,如同一张薄纸。

透过光的间隙发现你第5章试读

韩临没什么表情的说:“好好休养,不要轻易动怒。”

施骆怒道:“韩临,你离我姐远一点,你根本就不爱她!你配不上她!”

韩临嘴角勾起嘲讽的笑,他说:“施骆,你没法替你姐姐做决定,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强迫过要她和我在一起。”

“韩临,你还是人吗?我姐是因为你才出的车祸,她半死不残躺在地上绝望的时候,你又做了什么?如果你不逃婚,我姐不会跟出去,就不会出车祸!”

施骆气得缝合的伤口在剧烈的痛,他为自己的姐姐感到不值,为什么要看上这么一个冷血无情的混蛋,他根本不配姐姐对他的痴心爱意,他一直都在利用姐姐的爱而已!

“但她没有死,不是吗?”韩临说完,就转身离开病房。

他不愿意承认施骆的话确实刺到了他,他又怎么配不上她了?难道不是她巴巴贴上来的么?

施骆在韩临走后,猛地吐出一口血,手捂着的地方濡湿一片,是缝合的伤口撕裂,房间弥漫着血腥味,他几乎快要撑不住。

他的情绪过于激动,心跳频率非常快,他知道自己有些不对劲,想要按床头的呼救铃,身体却痛的无法挪动。

恍惚迷蒙间,他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

他嗫嚅着开口,嘴里又喷出一口血来,气若游丝,“救……我……”

女人只是站在门口看着床上的他垂死挣扎,没有移动身体。在看到病床上的人彻底晕过去后,她带上门转身离开了。

没有人注意到这个高级病房里,有病人悄然离逝。

昏迷几天后,施澄醒了,睁开眼是炫白的天花板,全身上下没有哪一处是舒服的,嗓子又干还无法发声。

有温热的水从嘴唇流入空中,有人用小勺子在喂她喝水,她多希望此刻这么温柔给她喂水的人是韩临,睁开眼却只看到一个陌生的护工。

“施小姐,你终于醒啦!”护工显得倒是很高兴,毕竟这家老板付的酬劳很高,她做起来也尽心尽力。

“韩临呢?我想见他。”她醒来第一件事便是问韩临,她的记忆还停留在韩临离开婚礼的那一天。

“施小姐,老板我也没见过啊,只有助理偶尔会来。”护工基本上是全天待在病房照看施澄,只见过助理来,便没有别人了。

施澄心里非常失落,韩临为什么都不来看她?他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出车祸?他是不是,还在路熹微那里?

越猜想,她的心里便越苦涩。

苦苦暗恋十年,他终于愿意回头看她一眼,原以为自己的满腔爱意能够得到回应,最后还是抵不过他的初恋。

但她可以等,等他彻底放下过去,等到爱上她的那一天。她已经等了十年,再等等又何妨呢?

她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非常可恨,以前只是默默守候韩临,她便能满足,但当真正和韩临在一起后,她便越来越想要这个男人完全属于自己,这样的自己实在是太贪心了,可是她控制不住啊。

胡思乱想之间,却没想到韩临过来了。

“感觉怎么样?”他是接到人醒过来的消息,才抽出时间过来看她。

“不舒服。”施澄委屈的看着他,希望这个人安慰安慰自己。

但却还是妄想。

施澄, 韩临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