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一遇萧少误终身

更新时间:2021-04-05 18:27:28

一遇萧少误终身 已完结

一遇萧少误终身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魏颐萱, 萧昱川

精彩试读:在魏颐萱极力的劝说下,魏母终于渐渐的释然,关于林家这件事,她必须将事情的真相搞清楚,绝对不会任由他们林家污蔑自己的女儿。魏母又在医院内做了几项检查,确认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医生就让魏颐萱去办理出院手续。“妈,你在躺着休息一会儿。”魏颐萱扶着母亲躺了下来,随后转身走出了病房。她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在病房外看到了萧昱川伫立在走廊上的身影。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遇萧少误终身:不如你先回去吧

这……

魏颐萱下意识的想要拒绝,自己和萧昱川根本就不熟悉,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萧昱川却不容许魏颐萱拒绝的率先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傻站着做什么?不想去看你昏迷的母亲了?”

他的话,让魏颐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脚步匆匆的跟在萧昱川的身后,魏颐萱将心中的疑惑抛在了脑后。

现在正是高峰期,她也确实不好打车。

这样想着,魏颐萱的心里好受了一点。

当魏颐萱赶到医院的时候,魏母已经悠悠转醒,一想到林母的那一番话,她就气的脸色涨红。

“妈,你没事吧。”魏颐萱紧张的冲到病床前,着急的询问着。

魏母一看到魏颐萱的身影,神情严肃的询问着她:“你和林一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颐萱,你不要想瞒着我,我今天去林一帆的银行,他对我恶语相向也就算了,他妈妈居然跑来我们单位大闹,说你出卖身体,靠美色提升字的业绩,还说你被潜规则,劈腿林一帆。”

“真是气死我了,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们林家竟然是这样的德行,我自己的女儿什么样,难道我还不了解吗?颐萱,我告诉你,马上和林家解除婚约,这种极品的奇葩,你嫁过去只会让自己受委屈。”

魏母越说越气愤,一口气堵着差点再次背过去。

魏颐萱见状,赶紧慌忙为她顺着气,安抚着她的情绪:“妈,你别气,咱不生气,为了那样的人,气坏自己的身体不值得。”

其实,魏颐萱的心里也气愤,她真的没有想到,林家的人骚扰自己也就算了,现如今竟然将主意打到了自己家里人的身上。

“颐萱,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魏母脸色严肃,她今天必须将事情给弄清楚了,绝对不容许自己的女儿背着这些莫须有的罪名。

魏颐萱为难的看着母亲,发现事情在也隐瞒不下去了,这才讪讪的将在月泉山庄发生的事情,包括最近林家人不断上门打扰,还将事情挂在本地的论坛上,甚至林一帆还厚颜无耻的要自己赔偿五十万的精神损失费,一字不落的跟母亲坦白着。

魏母听着魏颐萱说到最后,更加的气愤,这林家哪里啊来的脸,竟然要他们家颐萱赔偿五十万的精神损失费。

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龌龊事情,不以为耻,反而厚颜无耻的侮辱和纠缠她的女儿。‘

魏母说什么都咽不下这口气。

“妈,这件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你不要担心了。”魏颐萱小声的劝说着。

她现在最害怕的就是母亲因为的事情有了什么好歹,她说什么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魏母怜惜的看着魏颐萱:“颐萱啊,委屈你了,是妈妈不好,有眼无珠,给你找了这么一家极品,是妈妈对不起你啊。”

说着,魏母忍不住红了眼眶。

自家的女儿,她又怎么不了解,虽然将事情的始末告诉自己了,可是在中间受了多少的委屈。

今天林母谩骂的话语有多么的难听,魏母算是有所体会了,魏颐萱呢?

她可怜的女儿,又是怎么被羞辱的?

魏颐萱抓住了魏母的手,摇着头,安慰着她:“妈,我这不是还没有嫁过去吗?现在知道了林家的为人,还来得及,至于林母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我相信身正不怕影子歪,清者自清。”

在魏颐萱极力的劝说下,魏母终于渐渐的释然,关于林家这件事,她必须将事情的真相搞清楚,绝对不会任由他们林家污蔑自己的女儿。

魏母又在医院内做了几项检查,确认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医生就让魏颐萱去办理出院手续。

“妈,你在躺着休息一会儿。”魏颐萱扶着母亲躺了下来,随后转身走出了病房。

她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在病房外看到了萧昱川伫立在走廊上的身影。

他……

萧昱川抬头看向了魏颐萱,神色冷峻:“好了吗?”

刚刚魏母和魏颐萱在病房里的谈话,萧昱川都听到了,他本来只是想要悄悄看一下魏母的情况,没想到,无意中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不自觉的站在了病房外。

魏颐萱回过神来,感激的看了萧昱川一眼:“医生说可以出院了,萧少,谢谢你送我来医院,我知道你忙,不如,你先回去吧。”

萧昱川微眯着双眼,凌厉的见着魏颐萱,她就这么不待见自己?

好歹他也出手相救了她好几次吗?

因着萧昱川那冷然的目光,魏颐萱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低着头,小声的说着:“萧少,你……”

“不是说要办理出院手续吗?我顺便送你们回去。”萧昱川冷冷的打断了魏颐萱的话。

魏颐萱一听,惊慌的抬头看着他,着急的拒绝了:“不用了,不用了,谢谢萧少的好意,真的不用了。”

苍天啊,萧昱川到底是抽了什么风?

萧昱川冷冷哼了一声:“怎么,我就那么见不得人?”

魏颐萱摇了摇头,说着:“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萧少,我很感激你几次的出手相助,我只是不想要我母亲误会,你也知道,我刚跟林一帆闹翻,你这个时候出现,我母亲她……医生说她不能够在受刺激了。”

说到最后,魏颐萱低着头,不敢对视萧昱川的目光。

她虽然不知道萧昱川为什么会帮助自己,却也有自知之明,他不可能是看上自己了,魏颐萱自认没有那么大的魅力。

唯一的解释,萧昱川应该只是顺手帮助自己。

魏颐萱只能找到这么一个合理的理由,但是那不代表魏母也会那样想,应该说,换做是其他人的话,只怕都不会如同自己这样想。

不管萧昱川出于什么目的,她都不想让别人误会了,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萧昱川来说,都不好。

萧昱川眼眸冷然,紧盯着魏颐萱不放,唇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弧度。

看样子,是自己多管闲事了。

难得冷心的他想要做一件好事,结果人家居然不领情。

冷哼了一声,萧昱川转身离开。

魏颐萱直到他的身影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才彻底的松了口气。

刚刚萧昱川的眼神,真是吓死她了!

一遇萧少误终身:将人留着

萧昱川离开医院之后,魏颐萱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来前台替母亲办理好了出院手续,这才带着母亲回到了家中。

“妈,有什么话,你就说吧。”魏颐萱看着母亲那欲言又止的神情,率先开口。

魏母眸光略微悲痛,轻声叹息着:“哎,我现在是后悔,要知道林一帆是那样的人,打死我都不会让你跟他……如今,竟然还害的你连工作都不安生。”

一想到魏颐萱跟自己诉说的一切,魏母心中那个后悔啊。

看着愧疚不已的母亲,魏颐萱缓缓的坐在她的身边,拉过她的手,轻声诉说着:“现在看清也不晚,总比我嫁过去了,再发现事情的真相来的早。”

“妈,你也不用太过自责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都知道的。”魏颐萱眼眶微微泛红。

这段时间林家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是真的恶心到了魏颐萱,之前不敢让父母知道自己和林一帆退婚的事情,很多情绪她都只能压抑在心里,无处诉说。

现在母亲既然已经知道了,魏颐萱的情绪也稍微的控制不住,却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强忍着。

魏母看着魏颐萱那泛红的眼眶,知道她不想让自己担心,轻声叹息着:“说的也是,对了,你之前在医院里说,是在什么山庄发现林一帆和林惜的奸情?”

她必须把事情弄清楚了,绝对不能看着林家的人那么过分的欺负着自家女儿,明明是他们林家做错了,却颠倒是非的抹黑他们家颐萱,这件事情,魏母说什么都不能忍耐。

魏颐萱不解的看着魏母,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还要再次询问起这件事情,却还是如实回答着:“月泉山庄。”

“这样啊。”魏母假装不在意的说了一声:“对了,你跟临林一帆的事情,我会跟你父亲说明的,我有点累了,你赶紧的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呢。”

魏家父母跟魏颐萱并没有住在一起,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不早了,魏母担心太晚了魏颐萱搭乘不到回去的车。

魏颐萱看着母亲那苍白的神色,摇了摇头,说着:“妈,我等下打个电话跟公司请假吧,您这样,我不放心,爸爸那边,我亲自去跟他解释。”

魏母摇头拒绝着:“颐萱,你能够有今天的成就不容易,林家现在四处造谣你,你不能就这样罢休了,你说你要是不去上班,林母那不讲理的又闹了过去,你的努力,你的声誉,通通都受到影响了怎么办?”

“妈,那些我都不在……”魏颐萱想告诉母亲自己并不在乎。

魏母却打断了她的话:“妈妈知道你不在乎,但那是你努力的成果,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名声,颐萱,妈妈这边真的没事,你爸爸晚上就回来了,有他陪着我,你不用太过担心,快回去吧,完了搭不上车。”

魏颐萱还想要说些什么,却在看到魏母那坚持的眼神,硬生生的止住了话头。

低着头,魏颐萱陷入了沉默。

最后,在魏母的劝说下,魏颐萱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她不想让父母因为自己的事情担心,也不想他们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承受众人的指点。

林家的做法,让魏颐萱十分的不耻,有一点,魏母说对了,她不能让林家人得逞。

回到居住的房子,魏颐萱精致的容颜上满是疲惫。

将自己的身躯狠狠的甩向了沙发背上,魏颐萱疲倦的闭上了双眼,眼前突然闪现了一张冷漠的脸庞。

魏颐萱慌乱的睁开了双眼,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萧昱川!

她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想到了萧昱川那张冷漠的脸庞。

疯了,绝对的疯了。

魏颐萱甩了甩头,借此甩掉了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萧昱川的人影,起身,她缓缓的起身朝着卧室走去,仰躺在大床上,眨了眨双眼,失神的望着天花板,陷入了沉思当中。

魏颐萱并不知道,第二天,魏母特意起了个大早,只身一个人来到了月泉山庄,她想要找山庄的人调取当天的监控视频。

林家人既然不知道廉耻的四处造谣,那么他们魏家也不用那么客气了。

魏母想要将视频公开,还魏颐萱一个清白。

当魏母说明来意的时候,大堂的人陷入了为难当中,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做,正好这时大堂经理到来,前台立刻将魏母的要求跟经理说明,询问着他意见。

经理看着魏母,联想到前段时间在大堂内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经理要魏母稍安勿躁,自己请示一下上面的人,在告诉决定是如何。

魏母一听,十分的感激,不吵也不闹,就站在大堂内静静的等待着。

经理率先给萧昱川打了一个电话:“萧总,是这样的,前不久在酒店大堂大闹的其中一名家属想要来调取当天的监控,她说她是魏小姐的母亲,您看……”

萧昱川正在主持一场会议,当听到经理的话,脑海里想到了魏颐萱昨天着急不已的身影,沉了沉脸色,对着助理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代替自己将狐疑主持下去,自己在众人错愕的视线下,缓缓的走出了会议室。

“将人留着,我现在马上过去。”说完,萧昱川就挂了电话,亲自到车库取车,朝着月泉山庄赶去。

萧昱川并没有发现,自己好像对于魏颐萱的事情太过上心了。

这样的举动,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身上,但是不知道为何,但凡牵扯到魏颐萱的事情,他好像都会留心多意,或许,是因为那天魏颐萱倔强不肯认输的眼神,让萧昱川忍不住对她刮目相看,自己却完全不自知。

萧辰玮双手插在裤兜里,高大的身躯倚靠在墙壁上,看着萧昱川那匆匆离去的背影,吹了吹口哨,看着身边自己的秘书,啧啧称奇:“我那弟弟不是正在主持会议吗?这么着急,是准备去哪里?”

秘书一阵汗颜,老大,你都不知道,我一个小小的秘书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久久没有得到秘书的回应,萧辰玮吩咐着:“去查查,到底是什么事情让我那向来冷静的弟弟竟然急匆匆的,我可是很好奇呢。”

秘书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最后听从萧辰玮的吩咐去调查。

萧辰玮的唇角勾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魏颐萱, 萧昱川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