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新婚罪妻宠不腻

更新时间:2021-04-08 12:00:55

新婚罪妻宠不腻 连载中

新婚罪妻宠不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博思雅, 祁域然

精彩试读:加载的照片,一张棺木的照片,旁边是一张黑白照,照片里笑的温柔似水的女人,是她的妈妈。三年不来探望她不怪,可为什么死了……三年,她什么都想过,想妈妈是不是也讨厌她,是不是觉得她是个污点,但唯独没有想过妈妈会不在了……三年的坚持,一瞬间都成了笑话。她不知道她还在坚持什么,王家没了,妈妈没了,什么都没了……坐在地上,她再一次回到三年前,回到当时刚被丢进监狱的时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新婚罪妻宠不腻第10章试读

打断他的问题,博思雅就像是怕他反悔一样夺走了手机。

低头摆弄手机,无声中下了逐客令。

沈凡也不是傻子,见她如此说了一句你好好休息离开。

关闭的门,博思雅着急的找寻王家消息。

当看到王家破产,独女在三年前死亡的消息后,她坐在地上。

加载的照片,一张棺木的照片,旁边是一张黑白照,照片里笑的温柔似水的女人,是她的妈妈。

三年不来探望她不怪,可为什么死了……

三年,她什么都想过,想妈妈是不是也讨厌她,是不是觉得她是个污点,但唯独没有想过妈妈会不在了……

三年的坚持,一瞬间都成了笑话。

她不知道她还在坚持什么,王家没了,妈妈没了,什么都没了……

坐在地上,她再一次回到三年前,回到当时刚被丢进监狱的时候。

她就像现在一样坐在地板上缩在角落,惶恐的看着周围人,最后默默的承受她们的‘善待’

一次接着一次,她几次死里逃生。

每一次她都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只要活着妈妈就会带人救她。

可当所有的希望破碎,她还在期待什么……

再也没有心思去看 下面的新闻,她呆呆的看着窗外。

看着窗外树叶被风从树上吹落,她也好想像那片树叶一样掉落。

“你在做什么?现在才想死是不是晚了。”

冷冽的声音拉回思绪,博思雅慢慢的回头,下一秒被人从上面拉了下来。

拖鞋因为冲击甩了出去,从二楼窗户的位子甩了出去。

也是那一瞬间她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她居然真了有了跳下去的念头,只是这高度,耐人寻味。

“博思雅你要是想死麻烦你找个高点的楼一了百了,别在我家上演苦情戏,二层楼跳下去最多歪脚而已,反正你已经瘸了,最多也就是瘫痪。“

“但是我家是个干净的地方,我可不想被你玷污,如果下一次你再想死,麻烦告诉管家让他送你死远点。”

掐着她的下巴,祁域然掐的指尖泛白。

阴毒的目光盯着还未回魂的人,真的是想要把她捏醒。

他刚回来就听到管家的汇报,说她一天都将自己关在房间,他为了宁儿来看她,却看到的是她站在窗户边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想死,别死在他家,他家这个女人不配污染。

“我没想死。”

“?”

“你们还没死,我怎么舍得去死。”

从他身边爬走,她就像是断线的娃娃坐在床上。

木乃的看着窗外,一如刚才一样。

有那么一瞬间她会想死,但也就是一瞬间而已,等过去了,她又怎么舍得去死。

她的妈妈可是被那对母女害死,她现在不但不能报仇还要给博宁输血,用她身体的热量养着她讨厌的人,她不是圣人,也没有这么伟大。

但即使这样,她也不会想要去死,因为她还有些事情没有做完,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他们。

“祁少不需要特意在这看着我,我说了我不会死就一定不会,你不就怕我突然死了,你的女人也跟着凉了。”

“你放心,我这人善良,如果我真的要死,绝对会提前告诉你,让你放足了血养着你的女人。”

“不让她跟我陪葬,毕竟就她那种恶心到骨子里生蛆的人,我还害怕她跟着我,脏了我轮回的路呢!”

祈域然眸色一冷,伸手扼住她的喉咙,“你敢!”

新婚罪妻宠不腻第11章试读

她轻笑,眉目中淡淡。

祁域然皱眉,紧锁的眉头严肃。

逼近她,目光紧闭:“你以为你是谁,还是当初的博家大小姐吗?博思雅,你是不是到现在还没认清楚自己身份。”

“我是什么身份我自己清楚,如果祁少觉得我的话侮辱了你爱的人,那么就请祁少不要总是出现在我面前,毕竟我也挺讨厌你的。”

“你……”

“下一次需要血的时候直接说一声我会乖乖配合,不用趁我情绪不定的时候抽,要知道我现在可是个神经病,如果因为我的血玷污了你的女神,我真怕我的小命不保。”

“祁少还是请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掀开的被子,她躺在床上。

闭上的眼睛,再不想多说一句。

祁域然第一次被人堵得气急败坏,所有怒气发泄门上,巨大的响声在别墅里回荡。

博思雅真的不一样了,对比三年前的兔子模样,她现在完全就是一个疯狗。

逮谁咬谁!

如果不是管家说她今天在房间一天,如果不是担心她不好好的吃药不好好养着一身血,他怎么会找晦气的来看这个女人。

沈凡当初跟他说这个方法的时候,他觉得就是天方夜谭。

抱着试试的态度他将博思雅弄了出来,没想到真的有效。

昨天从她身体抽出的血全部注入宁儿身体里,今天宁儿明显比昨天精神了许多。

虽然身体还是很薄弱,但至少不会再动不动的晕倒让他担心。

等国外找到治疗方法,他会送宁儿去国外继续治疗,在这之前只能靠这个办法续命。

他知道这样对博思雅很残忍,所以事后他会补偿。

只是这个女人,真的是不可理喻。

站在门外,就像是愤怒还没发泄完的踹上护栏,实木的护栏被他一觉踹的摇晃,他收脚的靠了上去。

不对!

这里是他家,凭什么博思雅说让他出去他就出去!

这里是他家,他要在哪里需要听她的?

真的是被气糊涂了,居然就这么出来了!

越想越气,气到失去理智,祁域然大步上前走到次卧,对着那扇刚被他甩上的门彭的一脚踹开。

“你以为你是谁居然敢命令我,这里是我家,我爱在哪里就在哪里,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对我命令。”

大步走到床边,掀开的被子一把将床上的人抓了起来。

逼近的脸,近的能感觉到彼此呼吸。

近在咫尺,能看到对方细致的毛孔。

博思雅就像是没有灵魂的娃娃任凭他抓在手里,眼神不聚焦的看着眼前男人,没有丝毫表情更没有一点反抗。

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四目相对。

手里的人就像是没有重量没有灵魂的破布娃娃,他一个手就能举起的重量,比博宁还要轻上许多。

双眼灰暗无神,这样的她却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看的他毛骨悚然又夹带着心疼。

明明一米六五的个子,浑身上下却没有半点肉的重量。

明明是个美人,却毁了容貌,脸上交错的两道伤口,狰狞的覆盖再她的左脸上。

这个女人,就这么的不在意自己,一张脸毁成这样,居然没有丝毫遮挡。

祁域然抓着她,许多的话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明明刚才满腔的怒火要将她粉碎,可就在对上她无聚焦的瞳孔后,全部压下。

博思雅, 祁域然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