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医武龙婿

更新时间:2021-03-31 16:27:26

医武龙婿 连载中

医武龙婿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异能 主角:杜风, 白芊芊

精彩试读:白永胜今年七十岁。三十年前,也就是他四十岁的时候,他风流得很,人称临州风流小郎君。当年,他中了蒋家的美人计,上了蒋家的女人,却被蒋家人当场捉了现行。蒋家要求他割地作赔,否则就让他身败名裂,他被逼无奈,只能签下了一份无偿转让土地的合同,期限是三十年。这不,三十年的期限,马上就到了,但蒋家人根本没有归还那片地的意思。如今的蒋家,是临州四大家族之首,势力还在雷家之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生命进入倒计时!

就在车子起步的瞬间,杜风一步来到车前,双手按住了引擎盖。

“撞死他!加大油门,果断撞死!!!”

黄金龙恶狠狠地下了命令。

这废物,居然敢挡在自己车前,这真是往枪口上撞了,找死啊。

像这样的傻叉,撞死了就是白死,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老板,故意撞人……我……我不敢……”

“草拟马!你敢不听话,回头老子杀你全家!”

小王怕了,只能硬着头皮踩下油门。

却不料,车头居然沉了下去,车屁股渐渐翘了起来!

没错,在杜风双掌的按压下,车头下沉,车屁股高高翘起来了!

车子的两个后车轮,在半空中飞快地旋转着,可车子却愣是一动不动。

这辆宝马并不是四驱,而是后驱的。

只要车屁股离地,两个后轮空转,车子自然不会前进。

“尼玛!”

黄金龙惊得目瞪口呆,心里也后悔死了。

当时提这车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添点钱,上个四驱呢!

“翻!”

突然,杜风嘴里一声暴喝,手上的劲道猛的一翻!

轰!

宝马车落地后,果然四轮朝天,完全翻了过来。

“小子,你要敢动老子一下,老子两吨水,碎了你全家!”

黄金龙头下脚上,正难受得很。

看到杜风走来,他不但不求饶,反倒说狠话想吓住杜风。

杜风蹲下身子,一拳打破车窗。

大手一掏,把他肥胖的身子揪了出来。

此时,车子的两个后轮,仍在飞快地旋转着。

杜风的手,牢牢按住了黄金龙的脑袋。

看到面前这旋转的车轮,黄金龙终于怕了。

“小伙子,有话……有话好商量!我可以给你老婆道歉,可以赔你钱……”

“啊——不要!!!”

就在黄金龙惊恐的尖叫中。

他的整个脑袋,被杜风按向了旋转的车轮!

下一秒。

轮胎被磨出吱吱的声响。

一股皮肉烤焦的气味,弥漫开来。

几秒钟后,黄金龙的脑袋移开了车轮。

他的面部,一片血红,整个五官都被轮胎磨没了。

他这副惨相,比传说中的无脸人还要可怕。

嘭!

杜风一拳击向他的胸口。

寸劲爆发!

巨大的拳力,令他胸腔器官位移,动脉爆裂。

杜风一松手,黄金龙就像一滩泥一样软了下去,死得不能再死了。

“来一下西郊,尽快。”

杜风给宋英明打去电话。

宋英明好像就在不远处等候命令似的,这才三分钟不到,他就赶了过来。

看到这翻车的现场,特别是黄金龙那可怕的死状,宋英明惊得脸色微变。

“宋会长,这善后的事就交给你了,我不想闹出什么动静来,没问题吧?”

杜风低声问道。

“没问题!”宋英明立刻说道,“黄金龙死于一起严重的车祸。”

“很好。”

杜风满意地点点头,目光又看向了躺在地上的两位保镖,还有那刚从驾驶室里爬出来的司机小王。

“大哥,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加油门撞你,可我……我愿意被你开车撞一下,只求你饶我一命,我还要养家糊口啊!”

嘭!嘭!

小王跪在杜风面前,磕头磕得嘭嘭响。

“大哥,我们也是被逼无奈的,求你也饶我们一命啊!”

“大哥,黄金龙的死,我们一定会烂在肚子里的!”

那两位保镖小陈和小郑,也向杜风跪地求饶。

杜风看得出来,这两位保镖面相不善,心狠手辣,都是没少干坏事的主。

“宋会长,查查这俩人手上,有没有干过见不得光的事,该送进去的就送进去。”

“至于这位司机,给你三个小时的时间,离开临州,终生不得踏入临州半步!”

杜风一句话,就决定了面前这三个人的命运。

“杜先生,我会做好这些事的。”

宋英明说道,“新任商会会长的欢迎晚宴,您看什么时间举行呢?临州的四大家族,都在打听这件事呢。”

“明晚吧,晚宴的地点你看着安排,不要暴露我的身份就好。”

杜风说道,“对了,昨晚那八百万现金的事,你可以按我的意思,放出话去……”

宋英明点点头,明白了杜风的意思。

接下来,杜风前往临州的美食一条街,得看看老婆一家的小菜馆经营得怎么样。

在路上。

杜风又拨出一个看起来挺古怪的号码。

“风神,有何吩咐?”

电话那头,一个清丽的女声,恭敬地问道。

“魅影,现在在哪?”

“在中东的一个王子家里,帮王室调查王妃暴死的真相。”

“嗯,你还真是够忙的,忙完那边的事,来华夏一趟,我需要你帮我调查点事。”

“收到!马上动身,前往华夏!”

那头的魅影,语气中透着一股兴奋。

魅影,风神组织中的重要成员。

她就像暗夜的魅影一样,来去无踪,非常擅长收集情报。

杜风让她来这里帮忙,是想让她帮自己查两件事。

一是白家那个传家宝的下落。

二是三年前,把自己装进麻袋,扔进大江里的那两个人,到底藏在了什么地方。

这两件事,如果杜风亲自查的话,自然也能查得出来。

但杜风没这个时间,还是让组织里的高手魅影来干这件事比较好。

……

这时候。

雷家的豪宅里。

“爸,白永胜这老头子,托我求你办件事,想让你出个面,帮白家从蒋家手里要回西郊的那块地来,酬金是两千万。”

雷明坐在茶几前,看着老爸,“爸,这一票,咱能办么?”

“两千万?哼哼。”

雷旺达弹了弹烟灰,怪怪一笑。

“虽然,西郊的那块地皮本来就是白家的,但被蒋家握在手里三十年了,现在找蒋家要地皮,那就是在老虎嘴上拔毛,在狼嘴里抠肉!”

“要我雷家办这事儿,两个亿还差不多!”

“白家那块地皮,价值可是十几个亿的!”

听到老爸这番话,雷明心里就有数了。

白家这一票,根本办不成!

叮。

这时候,白富山的电话打了过来。

“阿明呀,我白家地皮的事儿,跟你爸说了嘛,情况怎么样呢?”

白富山笑着问。

“白大叔,放心吧,我爸说了,这事儿的操作空间很大,没问题。”

雷明睁眼说着瞎话,笑道,“不过,你白家可得先跟我表表诚意哦!”

白富山忙问,“阿明,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白芊芊,你懂的,嘿嘿。”雷明坏笑起来。

“哈哈,我懂我懂,我马上安排!”

白富山大喜。

这时候。

杜风来到了美食一条街,走进了白芊芊的小菜馆里。

“杜风,这一上午你跑哪去了,店里忙死了,赶紧来帮忙!”

一看到杜风进门,李梅香便吩咐起来。

菜里的头发!

杜风点点头,找了条围裙系在腰里,也忙活了起来。

白芊芊这家菜馆,名字就叫“小白家常菜”,店铺上下两层,不到一百平米。

像这种路边的家常菜馆,就算生意不错,想发财也是不可能的,也就只能养家糊口,手上有点结余而已。

杜风一边擦着桌子,心里十分感慨。

三年前,也就是自己还没有被人装进麻袋抛进江里的时候,那时的白芊芊,还是她一手创立的口口香快餐品牌的创始人。

当时的她,可真是风光无限,事业上的成功,可不是一般女强人能比的。

有人甚至预言,将来的白芊芊,能成为辣酱女皇老干娘那样的人物,甚至能将其超越!

可惜又可恨的是。

自己被人装进麻袋,抛进大江里后,白家那两位狗贼,拿自己失踪的事大做文章,把白芊芊的创始人身份给剥夺了。

老婆白芊芊,也就从餐饮界的新星,一下变成了普普通通的小菜馆老板。

“芊芊,我说过,最迟半个月内,我会让你重新拥有创始人的身份!”

看到白芊芊在后厨里忙碌的背影,杜风在心里暗暗说道。

叮叮叮!

就在这时,白芊芊的手机响了。

看到是大伯白富山的来电,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大伯,什么事?”

“芊芊啊,昨晚杜风把雷明暴打了一顿,雷家很是震怒啊!你也知道,你爷爷一直想从蒋家手里要回西郊那块地,这事儿,就靠着雷家从中帮忙呢,这雷家,咱不能得罪啊!”

电话那头,白富山的语气挺温和的,并不强硬。

“那又怎么样?”

“芊芊,雷家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杜风这个楞头青不清楚,你可该清楚啊!我的意思是,中午你抽个空,跟雷明一起吃个饭,你帮杜风向他道个歉,这事儿也就过去了,怎么样?”

“大伯,我没时间,也没心情跟这个人吃饭,你们另想办法吧!”

说完这话,白芊芊就挂了电话。

把白富山的意思跟杜风一说,杜风不禁微微冷笑。

看来,那个姓雷的小子,是看上自己的老婆了。

白家人,为了拿回西郊那块地,想把自己的老婆当成礼物,送给雷明这小子!

令杜风欣慰的是,老婆并不傻,没有中白家人的圈套。

至于白家西郊的那块地,四年前,杜风刚进白家的时候,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说起来,白家的当家人白永胜,他就是活该!

白永胜今年七十岁。

三十年前,也就是他四十岁的时候,他风流得很,人称临州风流小郎君。

当年,他中了蒋家的美人计,上了蒋家的女人,却被蒋家人当场捉了现行。

蒋家要求他割地作赔,否则就让他身败名裂,他被逼无奈,只能签下了一份无偿转让土地的合同,期限是三十年。

这不,三十年的期限,马上就到了,但蒋家人根本没有归还那片地的意思。

如今的蒋家,是临州四大家族之首,势力还在雷家之上。

对方要是不肯归还,找各种借口推辞的话,白家根本拿人家没办法。

“芊芊,这事儿你拒绝了,这就对了!”

李梅香说道,“白家那块地,根本不可能从蒋家手里要回来,就算你真能要回来,老爷子也不会对咱家另眼相看的!”

“没错。”

白芊芊点点头。

“三年前,他们把杜风装进麻袋,扔进江里,诬陷杜风偷了白家的传家宝跑路,趁机把矛头指向咱家,剥夺了我口口香创始人的身份,这一系列的黑心操作,已经伤透了我的心了!”

说完这话,她摇摇头,又进后厨忙活去了。

杜风寻思着,接下来,白家人可能会亲自来这里,请求白芊芊陪那个雷明吃饭。

真有这事儿的话,杜风可就要给白家人一点颜色瞧瞧了。

一个多小时后。

时间快到中午了。

来饭店里吃饭的顾客,渐渐多了起来。

后厨里,白芊芊负责掌勺。

白家的祖上就是宫廷御厨,她的厨艺传承祖上,炒起色香味俱全的家常小菜,简直跟玩一样简单。

杜风也没闲着,负责端菜传菜。

他这传菜的手法步法,那也是相当熟练的。

嘭!

就在这时,有位顾客猛的一拍餐桌,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老板呢!谁是老板,赶紧过来!”

这位顾客拍着桌子,大声叫嚷起来。

杜风立刻走了过来,问道,“两位,怎么了?”

在这张餐桌上吃饭的,一位寸头,一位黑脸,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但脸色却都是凶巴巴的。

“玛的,你自己看,这是什么?!”

寸头青年抄起筷子,在面前的番茄炒蛋里一挑,挑起了一根细长的发丝。

杜风目光一凝。

这显然是女人的头发。

“妈了个巴子!来这个小饭店吃饭,味道一般也就罢了,居然能吃出头发来,真尼玛恶心死了!”

那位黑脸青年,也大声叫嚷起来。

听到叫嚷声,白芊芊忙过来一看究竟。

“什么,菜里有长头发?不可能啊,我一直都是戴着帽子的啊!”

白芊芊一脸的不可思议。

一听她这话,寸头青年立马变脸了。

“嘿?你这是说的啥话!你戴着帽子,就不会把头发掉进菜里了?你不知道,戴着口罩的医生,还有被传染的呢!”

“就是!火车可是有铁轨的,不照样有出轨的时候!”

这两位青年,一人一句,把白芊芊问得哑口无言。

白芊芊还想争辩的,但又感觉,自己要是再争辩下去,让其他顾客们看了,还以为自己是在狡辩呢。

“芊芊,你去忙吧,这事儿交给我就好。”

杜风让她离开后,向两位青年说道,“不好意思,这顿饭,免单作为补偿,可以么?”

“免个单就完了?你看我们哥俩儿,差这一单的钱?”

黑脸男板着脸,喝道,“不装逼地说,哥几个来这儿,吃的不是饭,是心情!”

“你们一根头发,坏了哥几个的心情,你们罪过大了!”

看到两人不依不饶的样子,杜风问道,“那两位,想怎么样呢?”

寸头男道,“五千块,这事儿就这么过去!少一块,这事儿没完!”

“五千块么?”

杜风想了想,点头道,“好,可以,但不能在这里给,两位请跟我来。”

小说《医武龙婿》 第8章 生命进入倒计时!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