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落跑妈咪:爸比送上门

更新时间:2021-03-30 10:35:20

落跑妈咪:爸比送上门 连载中

落跑妈咪:爸比送上门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莫向晚, 黑泽耀

精彩试读:“我虽然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生,但专业素质是有口皆碑的,经验丰——”就在莫向晚极力自我介绍的时候,她蓦然抬头,看见与自己几米之遥男人的那张脸,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丰什么?”男人嘴角噙着一丝玩味的笑,在莫向晚震惊的表情中,稳步逼近。莫向晚先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男人的脸,继而略微摇着头,不置信一般,死盯着男人的腿……“你……你的腿……”在莫向晚复杂的神色下,男人纵身欺了过来,用结实的臂膀将下意识后退的小女人捆缚在自己胸前,而后用有力的双腿,故意压住小女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落跑妈咪:爸比送上门第2章试读

愣神三秒之后,莫向晚终于受惊的收回了视线,她侧开身子,异常尴尬。

天啦!在她未来的雇主面前,她竟然一副女色狼的姿态、对人家垂涎欲滴!

“来啦?”男人低沉、慵懒的嗓音,淡淡响起在静谧的室内,却有一股令人不可忽视的力量。

莫向晚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唯恐自己的眼神再瞟向什么不该瞟的地方。

正当她为方才自己的行为深深羞愧的时候,余光中,男人却迈着矫健的步子,姿态轻盈慵懒的从她面前走了过去。

嘎?

她不禁略微张大了嘴巴,同时在心里怀疑,这位主人,可别是个暴露狂吧?

他那样姿态华丽的走过,她的视线,好巧不巧正对他的腰间——

莫向晚欲哭无泪的想,她真心不是故意看到的!

“那……那个……”纵使莫向晚平日再泼辣、彪悍,也禁不住陌生男人这般赤果果的刺激,她像个战败的小兵,耸肩站着,盯着自己的脚尖,“要是您今日不方便……我……”

她本来要说下次再来的,可总觉得这个庄园有哪里不大对头,便咬牙说,“我就先回去了!”

莫向晚默念着“非礼勿视”一路小碎步挪到门边,那抹冰冷低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一百万。”

莫向晚无比震惊的回头,“哈?”

声音的主人,此刻背对着莫向晚,身长玉立的站在衣柜前,拿出一件浴袍,慢条斯理的给自己系上。

莫向晚只怨自己大惊小怪,又看了人家赤裸的背部。

不过平心而论,男人的身材真不是盖的!

呃……莫向晚摇摇头,她现在要想的不是这个!

“那个……”莫向晚挤满一脸谄媚的笑,“请问您刚刚是说……酬劳有一百万吗?”

只是教教五岁的小孩子弹钢琴,就能拿到一百万的酬劳?

天啦!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莫向晚拨着小算盘想,谁不争取谁是傻子!

要真有一百万,她就不用去酒吧上班,弟弟也能住好一点的病房了。

“是!酬劳一百万!”男人沉稳酌定的答,同时回过身来。

“我虽然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生,但专业素质是有口皆碑的,经验丰——”就在莫向晚极力自我介绍的时候,她蓦然抬头,看见与自己几米之遥男人的那张脸,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丰什么?”男人嘴角噙着一丝玩味的笑,在莫向晚震惊的表情中,稳步逼近。

莫向晚先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男人的脸,继而略微摇着头,不置信一般,死盯着男人的腿……

“你……你的腿……”在莫向晚复杂的神色下,男人纵身欺了过来,用结实的臂膀将下意识后退的小女人捆缚在自己胸前,而后用有力的双腿,故意压住小女人。

“怎么?吃惊了?”男人缓缓俯下身子,原本玩味的笑容一点点冷掉,嘴角拉开一个残酷的弧度。

莫向晚瞪大眸子,神情恍惚的低头看向压住自己的男人结实的腿,摇着头,难以置信。

男人却被莫向晚这态度激怒了,他一手紧紧搂住她的腰,一手用力钳住她的下巴,“你是巴不得我永远残废,站不起来才好,是不是?”

落跑妈咪:爸比送上门第3章试读

莫向晚一愣,旋即飞速低下头去。

可当她被迫在男人的手指下抬起头来,心中的疑惑,被遮掩的一丝不剩。

男人像是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X光一般的眼神,来来回回的扫射,最终,湛黑的瞳中闪过显而易见的失望。

“缓缓……”男人看着莫向晚的脸,越看越出神,情不自禁抚摸小女儿的侧脸,呼唤出这二字。

蓦一开口,原本表情淡漠的男人却又焦躁起来,他盛怒的瞳孔盯着莫向晚,一字一句道,“我怎么就忘了,你根本不是夏缓缓,你是个骗子——”

黑泽耀几乎要咬牙切齿。

五年了!

这个女人逃离他已经五年了!

当初他是怎么说来着?

不要妄图通过任何方式离开他,否则……他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可她悄无声息消失了五年,连个纸片都未曾留下。

为了抓她,他吃尽了苦头,不仅要照顾那个嗷嗷待哺的讨债鬼,还要遵从医嘱,让自己的腿一天天好起来。

当年,他只在外人面前坐着轮椅进出,便深感生不如死,这五年,他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跟他初生的孩子一起,从头开始练习走路。

这份苦和怨,除了她,谁也偿还不起!

逮到她之后,如何惩罚她,就是支撑了他五年的精神支柱。

可莫向晚的态度,让一贯冷静自持的他,异常恼火。

除了最初看见他的震惊和知晓他腿已经康复的惊讶之外,面对他的控诉,她的态度简直冷静到淡漠的地步。

他要的不是她的默认,而是解释。

他宁愿相信她五年前是有难言之隐,才会抛下他一走了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好似他们只是萍水相逢的路人甲乙。

好,很好!黑泽耀就不信他撕不下小女人戴着的面具。

“你刚说你经验丰富?”黑泽耀意味深长地用食指勾起莫向晚的下巴。

莫向晚咬着下唇,看男人如黑夜般深不可测的眸中,闪出点点的火焰,便深感不妙,方伸手想推开气息可闻的男人,双手却忽地被人抓住,扣在上方,微微发颤的唇被人覆上,攫走了她所有的呼吸……

五年未见,黑泽耀的力气,比莫向晚所能想象的,何止大了百倍。

他轻轻松松便将她推在冰冷的墙面上,一手固定她的背,一手扣住她的后脑,狂肆扫荡着她唇内脆弱的肌肤,汲取着她的甜美。

“别……”莫向晚被眼前这状况弄得手足无措。

黑泽耀霸道封住莫向晚的红唇,好似胜券在握的猎人,戏弄着穷途末路的猎物一般的,又好似终于找到了宝贝的主人,戏谑中带着深深的满足。

令人激颤的电流自二人唇舌间蔓延,转瞬便遍布全身。

莫向晚, 黑泽耀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