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慕少,你前妻又被求婚了

更新时间:2021-03-26 17:04:14

慕少,你前妻又被求婚了 连载中

慕少,你前妻又被求婚了

来源:奇热 作者:素年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沈倾,慕归程

精彩试读:慕归程手中拿着那张鉴定报告,他一张俊脸直接绿了,平整的纸,在他的手中,一点点生出褶皱,最终,化作了面目全非的纸团,狠狠砸在了沈倾的脸上。“沈倾,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沈倾麻木地抬起脸,她的脸,比砸在她脸上的纸团还要惨白。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对于一个,不管她说什么话他都不信的人,她无话可说。沉默了许久许久之后,沈倾才嘴唇打着颤、如同梦呓一般开口,“小九,不是说过爱我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你那么恶劣

听到这道声音,沈倾瘆得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这声音,她死都忘不了,这是沈雪瑶的情夫,江临的声音。

再也没有了半分的睡意,沈倾猛地睁开眼睛,就想挣开他的钳制。

江临却完全不给她挣开的机会,他狞笑一声,就顺势欺到了她身上。

“沈倾,就你这垂死之躯,还想跟瑶瑶争,你凭什么呢!”

“滚开!江临,你给我滚开!你别碰我!别碰我……”

唇,被江临狠狠封住,房间的灯,忽地被按开,慕归程长身玉立在门口,他的那张脸,一如既往的好看,只是,他的周身,覆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寒,凛凛不可亲近。

“倾倾,你别着急,我这就给你!我知道你想我了,今天晚上,我一定会把你喂得饱饱的!”江临仿佛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他身上的动作,愈加的放肆。

“沈倾,你可真厉害啊!”

慕归程一张俊脸黑沉如墨,听到他的声音,江临连忙将沈倾拥入了怀中,“慕二少,我知道你权势倾天,但我和倾倾是真心相爱,求求你,成全我们吧!”

“还有小川……小川是我的亲骨肉,求求你把小川还给我,让我带他和倾倾离开好不好?!”

“江临,你有病!”沈倾恨得一巴掌狠狠甩在江临脸上,她这辈子,只有过慕归程一个男人,小川怎么可能是他的!

“慕二少,你别听他胡说,我真的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你,小川不是别人的,他是你的亲骨肉!”

“亲骨肉?呵!”慕归程凉笑如刀,“沈倾,你也对大哥说过,小川是他的亲骨肉!你那么脏,只怕,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小川究竟是谁的种吧?!”

“倾倾,我知道你舍不得慕二少的钱,但我真的受不了你为了钱,留在别的男人身边了!倾倾,我会努力赚钱,给你和小川过好日子,我们现在就带小川离开好不好?”

说完这话之后,江临又连忙转过脸,对着慕归程开口,“慕二少,你若是不信,你可以让人给我和小川做亲子鉴定!小川真的是我江临的种!我和倾倾,早就已经在一起了!”

“江临,你给我闭嘴!”沈倾急得真想一巴掌拍死江临,可惜,她现在这具身体,打他一巴掌,他不疼,倒是她骨节都疼得发颤。

“对,我的确应该给你和小川做亲子鉴定!”慕归程看向沈倾的眸光愈加的冷凛,他正要吩咐助理去给他们做亲子鉴定,沈雪瑶就自己推着轮椅走了进来。

“归程,我不相信姐姐会做出这种事!她那么爱你,她绝对不会背着你勾三搭四!”沈雪瑶一副良善纯真的模样,“姐姐,你放心,亲子鉴定去爸开的医院做,我们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

沈倾的心口,更凉了一些,去别的地方,或许,还能还她一个清白,但去沈家开的私人医院做,她只能是一身污浊!

她当然不愿意让沈雪瑶得逞,可不管她怎么向慕归程哀求、解释,他依旧让人带江临和小川去沈家的私立医院做了亲子鉴定。

结果可想而知,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小川和江临,是亲父子。

慕归程手中拿着那张鉴定报告,他一张俊脸直接绿了,平整的纸,在他的手中,一点点生出褶皱,最终,化作了面目全非的纸团,狠狠砸在了沈倾的脸上。

“沈倾,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沈倾麻木地抬起脸,她的脸,比砸在她脸上的纸团还要惨白。

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对于一个,不管她说什么话他都不信的人,她无话可说。

沉默了许久许久之后,沈倾才嘴唇打着颤、如同梦呓一般开口,“小九,不是说过爱我么?”

“说过爱我,为什么,就是不愿意信我呢!”

慕归程心口钝疼了下,转瞬之间,他又恢复了那副心冷如铁的模样。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沈倾,如同在看一团令人作呕的烂泥,“沈倾,信你,你配么?”

原来,又是不配啊!

沈倾低低地,自嘲地笑,她还没有从这场无奈与心伤中回神,厚厚的一摞纸,就砸在了她脸上。

“沈倾,签字!”

离婚……协议。

6-离婚

不能签字的!

她签了字,沈雪瑶的目的就得逞了,她这一生,所有的悲剧,都是拜沈雪瑶所赐,她凭什么要让她得偿所愿!

沈倾如同触电一般,慌忙将那两份离婚协议甩开,“我不签字!慕二少,我不会签字!我说过,沈雪瑶想做慕太太,除非我死!”

“沈倾,你当然可以不签字。”

慕归程的声音很轻,甚至,还带着几分笑意,但沈倾就是无端觉得冷,一直冷到了心底。

“不过,你和江临生的那个野种,我不保证,他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沈倾身子猛然一僵,仿佛一把冰刀,将她的心口,刺了个对穿,她用力扶着一旁的墙壁,却依旧颓然地滑落在了地上。

小九,我不要给你生小娃娃,有了小娃娃,你肯定就只爱他,不爱我了!我才不要给你生小娃娃呢!

傻倾倾,我最爱的,只有你,就算是有了孩子,你依旧是我心中唯一!

那你要是不爱我们的小娃娃,他是不是会很伤心呀?我不嘛,小九,你要爱我生的小娃娃!

好!那我把我自己给倾倾,我把世上最好的东西,给我们的小娃娃,好不好?

沈倾的眼眶,一瞬间泛湿,他说过的,要把世上最好的东西,给他们的小娃娃。

可现在,他要他们的小娃娃,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沈倾知道,他不是在逗她玩儿,他是真的有可能对小川下手。

之前,他对小川尚且不错,只是因为,他以为,小川是他最敬爱的大哥的儿子,他恨她的背叛,却做不到恨他大哥所谓的骨肉。

而现在,在他眼中,小川是切切实实的野种,他容不下小川的。

“我……签!”

沈倾颤抖着伸出手,那么简单的一个名字,她写过无数遍的名字,签在纸上,却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看着她一笔一划在离婚协议上签下她的名字,慕归程不由自主拧眉,那种心口闷痛的感觉,又一瞬间将他席卷。

但想到她对他的背叛,想到她手上沾满的血,想到沈雪瑶为了救他,做了五年的植物人,他按了下心口,强迫自己,不去将她拥进怀中。

接过她签好的离婚协议,慕归程的表情,看上去愈加的薄凉冷酷,“沈倾,既然我们已经离婚,你现在,可以滚了!瑶瑶不会喜欢,我和她的家里,还住着一只鸡!”

说完这话,慕归程拿着那两份离婚协议,就携带着一身冷气离开。

沈倾怔怔地坐在原地,凝视着慕归程的背影,她的眸光,一点点由木然,变成了锥心的疼。

他和沈雪瑶的家……

倾城居,倾倾与归程。

倾倾,从今而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沈倾不停地告诉自己,她不能哭的,哭了,就代表软弱,代表她真的输得一塌糊涂了,可一想到,从今而后,这里,再也不是倾倾和归程的家了,她的眼泪,还是一瞬间泛滥成灾。

倾倾,我会给你一个家,不用多大,但却会有最温暖的烟火。

小九,你给我的家呢?

我找不到我的家了……

我也找不到,我的小九了。

想到她还没有确定小川的安全,沈倾慌忙抓过手机,就想要给慕归程打电话,让他把小川还给她。

她最近眼花的毛病越来越厉害,她摸索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她的手机,她正想去床边摸索一下,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就狠狠地踩在了她的手背上。

视线朦胧,沈倾能够隐约看到,沈雪瑶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连衣裙站在她面前,她骤一用力,几乎要将她那多次在监狱中被踩断过的手,再次踩断。

做了五年的植物人,才刚醒,就不用坐轮椅了?这植物人,假的吧!

“姐姐,你怎么还不死呢!”

沈雪瑶那张精致美艳的小脸上,带着扭曲的恶毒,“哦,我差点儿忘了,姐姐,你得了血癌晚期,你早晚会死的!”

“沈雪瑶,你在得意什么呢?!人在做,天在看,你害死了大哥,还害死了祁云汐,就算是我死了,你做的好事,早晚有一天,也会暴露在阳光下!”

“到那个时候,慕家,祁家,都不会放过你,你只会比我更惨!”

“是啊,我在慕淮南车上做了手脚,你给他发的那条暧昧短信,也是我偷偷用你的手机发的。慕淮南和祁家的那个短命鬼,都是被我害死的,但,你又能如何呢?!”

“归程不信你,全世界的人都不信你,他们只相信,你,红杏出墙,醉酒后在车上跟慕淮南激战,撞死了祁家那个短命鬼,也害死了他!”

“沈倾,你死,都死不干净呢!”

“瑶瑶,你说什么?!”慕归程的母亲,秦芷,忽而声音颤抖着开口,“你说,小南的死,跟沈倾无关,是你害死了小南,还冤枉了沈倾?!”

沈倾,慕归程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