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爱你不知深情启

更新时间:2021-03-26 11:50:46

爱你不知深情启 已完结

爱你不知深情启

来源:奇热 作者:飒飒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秦苏苏,杜谭

精彩试读:“额……”有关她的腿,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禁忌。虽然当年的车祸后,恢复极好,但还是走路时略微有些跛,仔细分辨时,还是可以看出来的。“我的腿没事了,早就恢复好了!”她偷偷的瞧了一眼旁边沉默不语的杜谭,冷肃的眉宇,俊朗的宛如神袛,沉稳的气质,波澜不惊。无法想象,当年车祸的事情,他也都告诉了梁雨涵,那可是他们之间的秘密啊!餐点上的极快,秦苏苏却看着自己面前的牛排,隐隐皱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爱你不知深情启:赶紧滚吧!

高档的西餐厅,刚坐下,梁雨涵就问了句,“苏苏,你的腿怎么样了?”

“额……”

有关她的腿,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禁忌。

虽然当年的车祸后,恢复极好,但还是走路时略微有些跛,仔细分辨时,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我的腿没事了,早就恢复好了!”她偷偷的瞧了一眼旁边沉默不语的杜谭,冷肃的眉宇,俊朗的宛如神袛,沉稳的气质,波澜不惊。

无法想象,当年车祸的事情,他也都告诉了梁雨涵,那可是他们之间的秘密啊!

餐点上的极快,秦苏苏却看着自己面前的牛排,隐隐皱眉。

他自然的抬眸,询问了句,“怎么了?”

嗓音轻柔,如一股暖流,划过心田。

“我不吃香菜的。”她说。

男人微微一愣,抬手要唤服务生,却被秦苏苏拦下,“算了,没事的!”

他想了想,便拿了双餐筷,将她餐盘里上的香菜一根根的挑出,放在一旁,然后再自然的将牛排切成小块,再重新递送到她面前。

倏然,她心底的暖流,交汇成河。

却没有注意到梁雨涵的脸色,阴沉至极,下意识的抬手,挽住了男人的手臂,嗓音娇滴滴的道,“老公,你不是答应陪人家吃素了吗?”

杜谭愣了下,随之点点头,让服务生更换了两人的牛排。

“谭哥哥和我结婚以后,为了配合我的饮食习惯,改吃素了呢!”梁雨涵抬眸,皎洁的眸光看向秦苏苏。

故意亲昵的挽着杜谭的手臂,拿餐叉夹了块蔬菜沙拉,喂到了他嘴中,眼里满含宠溺,展露出甜美的笑颜,祈求他的爱抚。

他也顺势抬手,晶莹如玉的手指拂过她的脸颊,眼里的深意融化为阳光的笑容,迷一样的深邃。

落入秦苏苏的眼中,刺痛了心。

她垂着眸,吃的满怀心事。

一顿饭吃的零七八落,他忘了她平日里的餐饮喜好,却对梁雨涵的记忆犹新,各种照顾,温柔体贴。

秦苏苏心痛如刀绞,好不容易结束了,看着因工作,匆忙离去的男人挺拔的背影,落寞的想抽身离开,却不想上天偏偏不予成全。

“秦苏苏?”

下意识的回眸,却看到昔日的大学同学,一身名牌西装,目光惊喜的盯着她,又看向了对面的梁雨涵,随意的问,“还真是你,好巧啊!这位是……”

秦苏苏一怔,该怎么介绍?

她最爱男人的妻子,还是梁氏集团的副总?

没办法解释,只好选择沉默。

但老道的同学似是看出了端倪,刚想开口,又被梁雨涵抢了先,公然的自我介绍,还不忘附加一句,“我是杜谭的妻子。”

男同学马上说,“哦?就是杜氏集团的总裁?那不是秦苏苏的男朋友吗?”

梁雨涵轻言浅笑,笑声咯咯的,满含了讥讽,“什么男朋友,不过是好心替朋友养了个妹妹罢了!”

“这样啊,那我有机会追求苏苏吗?”男同学马上表态,惺忪的态度,充满了调侃,“我可是早就对你倾心已久了呢!”

梁雨涵表示惊讶,忙笑着回应,“当然可以了!你能不嫌弃苏苏,我和阿潭还高兴呢!”

她像一件橱窗里的展示品,任由梁雨涵的推销,直到男同学离开,她才敛去了一切表情,厌恶的视线直逼秦苏苏。

原形毕露的梁雨涵突然端起面前的果汁,猝不及防的朝着秦苏苏泼了下去。

“还真是个小贱货!这么多男人都被你狐媚迷惑,真不知道到底哪里迷人!”

秦苏苏蓦地闭上眼睛,抹去脸上的水渍,没说话,抓着手包站起了身。

还没等离去,身后又传来女人恶毒的讥笑——

“就算再不要脸,也该看得出来,阿潭爱的人是我,对你不过是可怜而已,就像路边捡的小猫小狗,玩玩罢了!”

冷笑如寒风刺骨,秦苏苏不自然的攥紧了双拳。

“你连做小三的资格都没有,识趣的,就赶紧滚!别等到阿潭亲口对你说时,连最后的脸面都不要了!”

梁雨涵冷笑着,豁地起身,临走时,还狠撞了她肩膀一下,趾高气扬的架势,俨然正室的嚣张跋扈。

但多么可笑,十六年的感情,到头来,竟落得个这样的结果!

爱你不知深情启:你舍得离开我吗?

秦苏苏迈着虚弱的步子走在街上,漫无目的时,杜谭的车已经在路边停下等她。

清隽的身影打开了车门,嗓音低醇且霸道,“上车!”

她愕然的抬眸,触及他温柔的眼眸,心悸怦然怔住。

加快脚步从旁走过,却被强大的力道桎梏,男人的声音铿锵的不容置疑,“别闹了,先上车!”

手臂被冷冷的拂下,她回眸望着他,“我们彻底分手吧!毕竟,你已经有妻子了!”

每说一个字,都如同尖刀在心上狠划,痛苦的决定,但理智上,逼着她必须这么做!

纤细的腰肢被男人一把搂过,两具身体紧紧地贴合。

他棱角分明的俊脸,星眸迥然,“你真的舍得离开我吗?”

不等她回答什么,他凉薄的唇倏然袭下,前段猛烈,后面又变的柔情蜜意,慢慢的,像在怜惜着一件宝贵的珍品,唇那么的柔,那么的烫。

秦苏苏痛苦的心口剧烈,泪珠汨汨滑下,坠在他的手上,灼烫的温度,让他放开了手。

却执着她的双肩,凤眸幽深的他,薄唇轻启,“分开的话,不会后悔?”

秦苏苏心脏不停的发颤,痛苦的眼瞳泛了红,贝齿强忍着啃咬着下唇,很想脱口一句‘不会’但简单的两字,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她的双腿突然离地,被男人长臂一把抱住,箍着身体直接上了车。

那样的霸道,暧昧的气息,却让她怎么都挣脱不出。

关上车门,男人绕过去,上了驾驶位,径直发动车子,开车就在下个路口往北走,秦苏苏扫了一眼,就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回家!”

低醇的嗓音,感觉不到丝毫的蕴怒。

她却不禁一愣,“回家的方向不是走这边,应该往南……”

话刚落,杜谭就在主车道上打了个急转弯,调转方向往南行驶,却在下个路口转弯处,继续向南,秦苏苏皱了皱眉,感觉到了异样,“杜谭,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这个路口应该向北的。”

他没有说话,只是漠然的打着方向盘,下个路口换了方向,然后打开了车载导航。

一直到回了别墅,他才拉着她下车,进了卧房,一把将她紧紧地拥在怀中,俯下身下巴轻轻的倚着她的头顶,温柔的亦如从前。

秦苏苏难耐的压下心中的百感,复杂的抬眸望着他,“你到底是怎么了?”

轻柔的大手在她头上一揉,“乖,只要你不再提离开的事,我就没事!”

心像被重鼓敲击,发出沉闷的雷鸣轰击着大脑,若是他没结婚,她又怎会提议分开?

纵使再爱他,但她也无法做到和其他女人共享。

漫漶的氤氲在眸中横冲直撞,茕茕的柔荑环着他结实的腰腹,蹁跹的轻谧叹息,却蓦然的闭上了眼睛,贪婪的允吸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

将他独特的气息铭记在心。

一分钟,两分钟……

眷恋的温度,弥漫着疼痛的苦涩,理智和情感都在纠缠撕扯,最终,还是选择了放手!

他在这里陪了她一个下午,离开时,还对保姆特别吩咐,又交代了保镖,限制了她的自由。

却浑然不知,夜半三更时,利用逃生装置,通过飘窗的阳台,她轻易的逃离了这栋豪宅。

走在夜深人静的路上,心痛的像在滴血,秦苏苏也失控的冷笑出声。

笑着笑着,笑到了泪流满面。

蹲在路边,抱着自己恸哭的泣不成声。

秦苏苏,杜谭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