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霍少妻子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1-03-29 18:45:33

霍少妻子不好惹 已完结

霍少妻子不好惹

来源:奇热 作者:无邪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冷清,霍权

精彩试读:“我从来不说笑。”冷清继续去说打脸阮凌音的话。霍权本无心注意阮凌音,但无奈冷清反应过激,他也没办法无视。其实,葱她第一天见到秦征和阮凌音站在一起一唱一和时的样子,他就知道他们两个是一路货色。“你去倒茶吧。”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相识一种解救,阮凌音又惊又喜,总觉得是自己今天大方的举止以及得体的笑容才帮她吸引住了霍权的眼球。“好好,我这就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霍少妻子不好惹第17章试读

在车上,霍权不说话,冷清也不说话,他们两个人都很熟悉这样的气氛,唯独韦平不习惯。他这个人喜动不喜静,冷不丁被置身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她还真是不习惯。

“二爷,咱们带上夫人做什么啊?这男人家行动起来比较方便,待会儿万一有个什么,别回头再伤了她。”

韦平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

“为什么我不能去?”

冷清不太喜欢韦平的“歧视”,他并不觉得自己在这里有什么不便。或者,本来就是他们觉得不便吧。

“夫人,你好歹是个姑娘家,你就应该安安稳稳地在家当少奶奶不是?何苦出来遭这份罪?”

韦平不知冷清已知道这趟行程的最终目的,为避免他心中至高无上的二爷感到难堪,所以她一心想要把冷清诓走。但他这样的举动被早已洞察一切的冷清看在眼里,只会觉得十分滑稽。

“我在来到霍家之前,过的也是这样的生活。你放心,这样的日子我已经习惯了,所以能够吃得消。”

“可是……”

韦平还想再做说客,但却被霍权打断。

“韦平,直接去秦征家。”

听到了霍权的吩咐,韦平终于不买挣扎。他想着二爷大概是打算让少夫人和那个秦征做一个了断,总比让少夫人每天都牵肠挂肚要好。这样猜测着,韦平自觉明白了霍权的意图,所以不再插嘴,最终将车子停在了秦征的公司面前。

“你不是心心念念想要见到他吗?走,我带你去见他。”

霍权语毕先行下车,冷清紧随其后,韦平将车停好,最后也跟了上去。

霍权恢复容貌且是拥有倾世容颜的事情已经被众人所熟知,所以从他走进秦征公司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迎来万众瞩目的目光。每个人只敢在他从自己身旁经过的时候才偷偷地瞟上一眼,其他时候压根不敢对上他的目光,生怕惹得他不高兴。

秦征那边已经在公司的监控录像中发现了霍权的到来,于是他赶忙冲出办公室迎接。他一边奔跑,一边还理一理领带,生怕自己身上的任何一个细节显得不敬。

“霍先生,您要来这里怎么也不提前知会我一声?让我有失远迎,实在是抱歉得很。”

秦征这人说话做事一向两面三刀,这么多年在商界摸爬滚打早已变得世故圆滑,所以绝不会轻易表达出对这个人的真实态度。

他尊敬霍权,爱戴霍权,甚至可以称得上对他百依百顺。就连跟随自己多年的冷清他都能够轻易送给霍权,为了攀权附势,他还能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呢?

“不必客套,我今天来不是来和你寒暄的。”

霍权不吃这一套,事实上,在了解秦征这个人的底细之后,霍权对他称得上是十分厌恶。

“那您是为了什么?”

秦征将视线移向冷清,只希望她能看在昔日的情分上给自己一些暗示,他也怕霍权此番来者不善,他可能会招架不住。

但冷清并没有看他,从始至终。

没错,一开始兴冲冲要跟过来的人是她,但到了这里之后一直僵直站立毫无作为的人也是她。她想过要帮秦征的,可使看到秦征站在霍权面前那副恭维的样子,冷清就觉得相见还不如不见,起码还能留些念想。

“你们看,我真是忙糊涂了,毕竟来者是客,我怎么你能让你们就这样站着呢?霍先生,请跟随我到会客厅再说吧。”

秦征怕霍权待会儿做出什么无法控制的举动,所以便留了个心眼,先行将他请到了会客厅。这样,待会儿若真是发生什么,情况也不会变得过分糟糕。

会客厅。

“丽萨,去给几位客人倒些茶过来。”

秦征叫来自己的秘书。

“是。”

丽萨应声,转而去做,十分顺从。

“霍先生,您此次前来到底是为何而来,请讲吧。”

秦征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韦平。”

霍权不愿和眼前这个假惺惺地人直接对话,于是让韦平代自己转述。

“是。”

韦平恭敬应了一声,然后去回答秦征的问题。

“秦总,二爷对你的公司和生活一向不感兴趣,只是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情导致他不得不走这一趟。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就问你一句话,上次的事件是不是你做的?”

韦平清楚地说明了来意,秦征听罢,脸色稍变,但还好及时掩饰,所以破绽不大。

“这怎么可能呢?这件事情我事后已经查明了,这并不是谁故意为之,只是一场意外而已。况且,那还是我的别墅,我怎么可能那么想不开,要烧掉这样一份家业?”

秦征早就想过会有今天,所以他也及早便想好了托辞。他说的理由合情合理,冷清也希望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别急着否认嘛,若只是凭空猜测,我们也不会白白跑这一趟。我们今天会来,当然是因为有十足的把握证明这件事情就是你做的。”

韦平洋洋得意,这件事情可是他着手去查的,个中原委没有人比他更了解。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得了失心疯,要自己害自己吗?你可别忘了,当时我也在房间里。这种纵火的事情,万一操控不好,可是会要人命的!”

秦征急于撇清,虽然找了借口但脸色却极其难看。

他现在最怕的居然不是霍权拆穿他,他最怕的其实是冷清了解到事情的真相。他已经伤害了冷清一次,如果再伤害她一次,他真怕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挽回冷清。于是,他偷偷地瞟了冷清一眼,却发现冷清正看着自己。

她的那副神情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比如,她已经开始怀疑秦征。

霍少妻子不好惹第18章试读

“原来你也知道这样会要人命。”

霍权淡淡开口,明明说着这样严重的一件事情,但他面不改色,好似事不关己。

那天险些葬身火海中的人除了冷清和秦征之外,还有霍权,他立事早,早已洞察人间百态,关于秦征心里盘算的那些事情,霍权早已看穿。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霍权虽能猜出个中缘由,但他更希望秦征能够当着冷清的面说出口,这样也好断了她的念想。勤政本非两人,实在是冷清之年太重。

“霍先生,到底要我怎么说,您才肯相信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呢?”

秦征正辩解着,阮凌音忽然从门外推门进来。她的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这可是他刚刚在洗手间特意补过的。她带着一脸巧笑嫣然一步三摇地走到霍权眼前,目的就是让他多看自己几眼。

阮凌音之前和霍权已经打过几次照面,但霍权从没把她看在眼里,更不会将她放在心上。阮凌音总结下来,都是自己表现得不够出众,总是刻意回避才造成的。所以,她今天特意好好打扮了一番,目的就是为了取悦霍权。

“霍先生来了,我都没有及时迎接,真是不好意思。”

阮凌音娇滴滴地声音听得冷气你头皮发麻,她自然是看不出阮凌音的目的,只觉得才士别三日,这阮凌音也不知怎么的,许是用力过猛,竟多了不少风尘气。

任阮凌音一个人在哪边扭扭捏捏地演着独角戏,霍权却压根看都没看它一眼。这可让一张自恃很高的阮凌音受了很大的委屈,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半晌都化不开。

“哎呀,怎么也不说给贵客倒杯茶?我这就去倒。”

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阮凌音随便找了个托辞就准备往门外走。关心则乱,人们往往在自己在乎的事实面前就会表现得很笨拙,就像此时的阮凌音。她以为自己这样的举动多少可以为霍权留下一些好感,然而霍权却完全忽视。

“不用了,你倒的茶我们也喝不下去。”

冷清没有隐藏,开口就是生怼。

“呵呵,霍夫人真是说笑了。”

阮凌音脸上的笑容十分尴尬,但碍于霍权在场,她也只能选择陪笑。

她看着冷清,认为冷清现在之所以可以耀武扬威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让步,自己的馈赠。霍权当初看上的人明明是她,而她却把这个无上荣光的机会给了冷清,所以才换来她今天呼风唤雨的地位。

“我从来不说笑。”

冷清继续去说打脸阮凌音的话。

霍权本无心注意阮凌音,但无奈冷清反应过激,他也没办法无视。其实,葱她第一天见到秦征和阮凌音站在一起一唱一和时的样子,他就知道他们两个是一路货色。

“你去倒茶吧。”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相识一种解救,阮凌音又惊又喜,总觉得是自己今天大方的举止以及得体的笑容才帮她吸引住了霍权的眼球。

“好好,我这就去。”

阮凌音抑制不住喜悦,连冷清刚刚的刻意真对她也可以眼圈抛在脑后。反正,霍权迟早会是她的,瞧,他根本没办法不去注意自己。

今天的阮凌音有点反常,好像有些过于殷勤了。秦征私下想写,但也没有表现出来,毕竟这都是家事,眼前的事情更为重要。而设,她也更愿意去相信阮凌音是在帮自己缓和聊天的气氛,所以才会这么做。

之前的谈话被阮凌音打断了,秦征便重新开口表明立场。

“霍先生,无论如何,我还是希望您能相信我。我和清儿相识多年了,我是什么样的人,她再清楚不过,你若是不相信,可以直接问她。”

秦征这句话一出,基本上是把希望都放在了冷清的身上。虽说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证明认为冷清一定会拉自己一把,只是他越解释越觉得自己的理由太过单薄站不住脚,只怕霍权此次来者不善不会吃这一套。

冷清冷冷地望着秦征,满眼的失望。

“是,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再清楚不过,你真的要我说吗?”

秦征听着,忽略情况不妙,总觉得是自己挖了一个坑,实在失算。

“你也觉得那场火是我放的吗?”

他下意识转移话题,霍权何等聪明,洞察一切自不必说,连韦平都看出了秦征的紧张。

“我不知道,最好不是你。”

但我知道,你到底是怎样的人。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说的难道不是你这种人吗?

“清儿,我没想到连你也不相信我,我们曾经……曾经那么……”

秦征一时忘情想谈过去,他甚至忘记了霍权还在这里,他也忘记了是自己亲手把冷清送给了霍权。而那一句,你替凌音嫁给霍权,冷清永远不会忘记。

“秦总,我希望你能注意自己的言行,清清现在是我霍权的夫人。”

霍权开口,秦征立刻察觉自己失态。

“是啊,清儿现在是霍夫人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是我的错。”

时间耽误的有点久,霍权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他本还想着若秦征能像个男人一样承认自己的罪行,事情也许回顺利一些,然而现下看来根本行不通。于是,他对着韦平使了个眼色,韦平跟随霍权多年,所以能够及时会意。

“秦总,我们二爷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既然你不肯承认,那我就直说好了。那天在别墅,你已经事先安排好了手下纵火,他听你的吩咐一直在门口待命,等你给他暗号便会执行。”

“手下?你说的是谁?我怎么听不懂?”

“阿华,你还记得吗?”

阿华两个字一出,秦征立刻傻了眼。他的嘴巴开合了两下,却找不到辩解的说辞。

“看秦总的样子,阿华你是记得了?”

“阿华是我的手下,我没想到他居然会背着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心里到底有什么样的怨气,为什么不能和我说呢?”

冷清,霍权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