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情字落墨悔认真

更新时间:2021-04-03 19:04:55

情字落墨悔认真 已完结

情字落墨悔认真

来源:奇热 作者:欧耶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顾凛,宣婼

精彩试读:见他这么迫切想知道,宣婼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报复的快感。“他啊,死了,早就死了。”死在宣家被判通敌叛国的那一夜。“你大胆……”脖子猛地被掐住,胸腔的空气迅速流走。宣婼脸色憋成紫红,但眼中浮上解脱之色。她怕什么?弟弟成了这样,日日对着,姐弟俩都生不如死。大不了一起去地下跟爹娘团聚。顾凛看穿她求死的念头,冷笑道:“想死?没那么容易。”感觉到他松了力道,宣婼倔强地继续激怒顾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情字落墨悔认真第5章试读

宣婼看着面前男人急切的眼,有些怔忪。

原来她曾就说过这话啊……

顾凛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加重,再次追问:“说啊!”

见他这么迫切想知道,宣婼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报复的快感。

“他啊,死了,早就死了。”死在宣家被判通敌叛国的那一夜。

“你大胆……”

脖子猛地被掐住,胸腔的空气迅速流走。

宣婼脸色憋成紫红,但眼中浮上解脱之色。

她怕什么?弟弟成了这样,日日对着,姐弟俩都生不如死。

大不了一起去地下跟爹娘团聚。

顾凛看穿她求死的念头,冷笑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感觉到他松了力道,宣婼倔强地继续激怒顾凛。

“是我指使人伤了大皇子,顾凛,废了我啊!赐死我啊!”

她的贴身女官磕头哭道:“娘娘您别这样,咏少爷需要您啊!”

“朕知道皇后现在什么都不怕了。”顾凛凑到宣婼耳边,薄唇残酷地一张一合,“就是不知道,你那个傻子弟弟,怕不怕痛?朕好奇得紧。”

宣婼瞪大眼,刚强的神色骤然软下来,身子也克制不住地发颤。

傻子还有痛觉吗?

死由来轻松,但死的过程……

“咚”的一声,是身子坠地发出的沉闷声音。

顾凛将宣婼甩到地上,并没有惜力,而她却木然无所觉,仿若木偶。

死气沉沉的眼,看了就止不住的烦躁。

“皇后御前失仪,禁足一个月。”

顾凛沉着脸离开,同时吩咐暗卫密切注意宣婼的动静,任何关于沐青的线索都不能放过。

宣婼瘫坐在地上,眼泪就这样默默的流。

几日后,大皇子受惊高烧不退的消息传遍后宫。

顾凛下朝过来,怒斥道:“废物!一个孩子也搞不定!”

太医们跪地请罪,又忍不住喊冤。

“皇上明鉴,大皇子喝不进药,无论是哄还是灌,最后都会呕出来。”

“臣等无能,可良药就是苦口啊!”

顾凛冷哼道:“你们这是怪大皇子不懂事吗?”

太医们吓得冷汗淋漓,其中一个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

“皇上,臣记得大皇子去年患天花的时候,也是这般不肯吃苦药,皇后娘娘不知用什么偏方给退的烧……”

“那还不快去!”

太监总管一溜烟儿的亲自跑去正阳宫。

半晌,他苦着脸回来。

“皇上,皇后娘娘不肯给偏方。”

顾凛气得腾地起身,真是反了她了!

正阳宫。

自从咏儿住进来后,这里就开始热闹起来。

这个傻孩子不认人了,连最简单的“姐姐”都不会喊,每天做得最多的就是手舞足蹈嚎叫着奔跑,不知疲累。

“咏儿,来姐姐这边,有你最喜欢的甜糕……”宣婼追在他身后,明知得不到回应,也不知疲累的哄着。

玩了一会儿,咏儿傻笑着朝门口跑去,差点撞上顾凛的腿,将口水糊到龙袍上。

宣婼忙将咏儿拉回来。

太监总管劝道:“皇后娘娘,您别倔了,大皇子再烧下去就要烧傻了……”

“那不是正好。”宣婼冷冷打断。

如果那时候大皇子因为天花不在了,是不是今天咏儿还是安好无恙的?

亲自救活的孩子,伤了她最重要的弟弟。

她自问不是圣人。

顾凛直接下令:“把那个傻子带过来。”

宣婼大惊,连忙抱紧咏儿。

“你想干什么?”

情字落墨悔认真第6章试读

两个侍卫上前,粗鲁的拉拽着咏儿。

咏儿被扯痛,大叫起来。

宣婼立马妥协道:“顾凛,偏方我这就给你,别动他!”

顾凛薄唇微弯,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

“朕不信你。”

咏儿被捆着丢到地上,一桶桶的井水兜头浇下,冻得他不停嚎哭,

“够了,够了!不要折磨他了!”宣婼心痛如绞,无能为力的嘶喊。

等到咏儿的脸色由青白变得发红,顾凛懒洋洋的摆手,这场酷刑才停下。

“皇后,熬药吧。”

宣婼被松开,跌跌撞撞的跑到宫墙下,将几棵随处可见的车前草拔了出来。

这是边境一位军医教她的快速退烧的偏方,洗净、切断、捣碎,用温水过滤出草汁,再加入点白糖。

是甜涩的味道,咏儿喝完还咂了咂嘴。

太监总管将盛药的罐子捧到手上,送去大皇子那里。

顾凛嗤道:“一开始就乖乖交出来,咏儿也不用受罪了。”

宣婼掩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心间恨意无边蔓延。

“是,臣妾不该忤逆皇上。”

顾凛乘胜追击,“如果你再乖乖的,告诉朕,沐青在哪,朕就再也不为难你们姐弟,如何?”

“臣妾需要时间考虑。”

“秋猎之后,给朕答案。”

正阳宫一个月的禁足飞逝而过,紧接着正好赶上今年最后一次的围猎。

咏儿头上的伤口已经结痂,拆下纱布乍一看跟以前一样,但大家都知道,他永远回不来了。

女官边整理着出行所需的衣物用品,边忍不住埋怨道:“这么多天了,大皇子连个道歉也没有。”

宣婼勉强笑了笑,胸腔里的心似乎已经麻木。

她没将咏儿带在身边,留了最信任的宫人照看。

猎场,行宫。

宣婼对打猎没什么兴致,纯属陪衬。

倒是身怀六甲的岚贵妃即使不能上场,也穿上了方便骑射的胡服凑热闹,还梳了男子发髻。

皇上特别喜欢这样的装扮,眼里不掩饰的流露出赞赏喜爱。

其他嫔妃也模仿岚贵妃穿起了男装,但顾凛反应平平,依然只对岚贵妃青眼有加。

宣婼将视线转开,不去看那些比美争宠的场面。

很快,这些跟她没关系了。

不,是从来都没关系。

一阵风吹拂过来,带着萧索的凉意。

要入冬了。

“沐青将军!”

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宣婼的失神。

转头看过去,她平淡的眼神蓦地睁大。

“邬冀,你什么时候回京城的?”

“月初!本还想着如何见到将军,这就见到了!”邬冀古铜色的面容泛着红,很是兴奋。

宣婼忙提醒道:“小点声,别让人听到了,‘将军’已经过去了。”

说到这里,她眼里闪过掩不住的怅惘。

“皇后娘娘……我真的很怀念边塞那段日子,您不该是笼中鸟的……下次见面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邬冀也低落下来,他驻守边关,难得回来一次。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得出,她很不快乐。

宣婼差点就习惯性的去捶他的肩,硬生生忍住,笑道:“好不容易见一面,开心点。”

远处的顾凛看到宣婼和一个侍卫在交谈,眉头皱起来。

索性他们也没聊多久,那男人就恭敬的告退了。

转过身露出正脸,顾凛不由愣了下,有些面熟,在哪里见过?

他素来多疑,吩咐道:“去,将那个侍卫叫过来问话。”

小说《情字落墨悔认真》 第5章 不告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