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隐婚秘爱:总裁宠妻无度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2

隐婚秘爱:总裁宠妻无度 已完结

隐婚秘爱:总裁宠妻无度

来源:奇热 作者:兔斯基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叶擎,陆天爱

精彩试读:“遗忘过去,有这么容易吗?”他的嗓音有些低哑,脸逆着光,无法看得清他此刻的神情。“一点也不容易,很难。”她心头涌上些许酸楚,幽幽地说:“父亲死后,我差点得上抑郁症。”叶擎朝她走去,向来镇定冷淡的俊脸上,有着一抹极其复杂的表情,她的一字一句,居然溶解了他心中的坚冰。陆天爱的笑容坚韧而平和,望入那双涌动着万千情绪的黑眸,轻声说道。“身体会生病,心当然也会生病,叶先生,这是人之常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谁敢碰我的女人-兔斯基

闻到此处,男人身子一震,手无声落下,死死地盯牢她,满目错愕不及。

“我是谁?我不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叶先生?”

“不,你不是。”天爱看着他微微发白的脸色,更确定了自己所想。“叶先生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逼我走,而你,只不过是寄住在他体内的一个人格。”

只有不愿消失的人格,才会忌惮她心理医生的身份,一天也不想留她。

男人双拳紧握,眼神冰冷到了极点,狂嚣的气息犹如一场风暴,瞬间侵袭了她。

“女人,我就是叶擎,叶擎能做的,我都能做。他不能做不敢做的,我也能做。”他一手扼住她的下巴,挑衅一般地欣赏她脸上的风云变化。“你如果坚持要留下来,就要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

陆天爱的思绪飞快运转着,她从未处理过人格分裂的情况,这种病患往往会找更加资深的心理医生。

很显然,这个人格叛逆张狂,一旦激怒他,她担心会伤害到本尊。

“我没想过要驱赶你,不如我们到楼下喝杯酒谈谈?”她神色一柔,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主动握住他的手。

“女人,我不是三岁小孩,这种谎话骗不了我。”他不屑地甩开手,突然想到了什么,扬起俊眉,勾起邪气的笑。“我知道一个喝酒的好地方,你敢来吗?”

她仿佛在那一刻,看到叶擎的身后,张开了巨大的黑色羽翼。

但哪怕他真是恶魔,她也不能不去,那是她的职责。

“我跟你去。”

陆天爱换好了衣服,走下楼梯,见他已经坐在沙发等她。黑发抓乱了,一件黑色限量版棒球服,破洞牛仔裤,浑身透露出不羁狂放,就像是从画报中走出来的明星。

如果她不是见过叶擎,她一定无法分辨。脱下了西装的叶擎,倚靠原本就出众的五官和身材,这套衣服穿在身上也毫不违和。

“怎么去?”露天停车场停着几辆车,每辆都价值百万,却都不是浮夸的豪车,很像是叶擎行事的低调作风。

“当然不能开这些破车去。”他回头一笑,径自走向一间车库,自如地暗下遥控器。

一辆黄色兰博基尼,暴露在她的眼前,看样子刚买不久。

“女人,上车。”他一挥手,神色飞扬。

凌晨四点多的早上,天色晦暗不明,兰博基尼在像是一阵光,疾驰在空荡荡的马路上。驱车二十分钟,来到西城区的酒吧一条街。

“天堂口”,这家酒吧藏在小巷子最深处,墙面斑驳老旧,招牌上的彩色灯泡一闪一闪,从里头传来震耳欲聋的欢笑声和电子音乐。

他跨坐在吧台边的高脚凳上,跟调酒师打了个招呼。“两杯夏威夷风情。”

“你常常来这儿?”陆天爱环顾四周,酒吧里面别有洞天,中央有个舞台,几名身材火辣的舞者正在激情热舞,将气氛炒得火热。

舞台四周,人头攒动,男男女女,全部沉浸在这一场凌晨的狂欢中,贴着身体热舞,动作暧昧。

“来过一次。”他将一杯鸡尾酒推向她,酒水是半透明的蓝色,就像是清澈的海水,美的让人窒息。

“小医生,你一定没来过这种地方。”他好整以暇地看向她,她裹着大衣,跟舞池里那些吊带背心小热裤的女人们相比,简直就是活在两个季节。

“你不用小看我,我在美国也去过夜店。”她喝了一口酒,酒水有点甜,很好上口。

“好久没活动活动手脚了——”他脱了外套,对舞池跃跃欲试,嘴角的笑容暧昧勾人,上身只着一件黑色T恤,身材线条分明。

“去哪儿?”天爱眼尖,伸手抓住他。

“在这里等我,我跳完这支舞就过来。”他将外套丢向她,很快汇入人群之中,一眼找不到了。

她在闪瞎眼的炫耀灯光中搜寻了一番,终于再度见到了他。两个浓妆美女围着他贴身热舞,他舞姿流畅自如,眼神魅惑,就像是拥有强大的磁场,已然成为整个酒吧的焦点。

就在这时,一人搭上她的肩膀,是个二十来岁的男人,带着黑框眼镜,长相斯文。

“美女,一个人出来玩?我请你喝酒吧。”年轻男人温文一笑。

“不用了,我有酒了。”天爱笑着婉拒,端起手边的鸡尾酒,又喝了一口。

眼镜男笑了笑,听出了天爱的拒绝,不再多说,拿到自己的酒就离开了。

眼前热舞的人们,在她眼前突然有了重影,她闭了闭眼,一阵突如其来的晕眩,令她险些从高脚凳上跌落。

“阿超,来,搬人,好像是一个人来的。”

就在她迷迷糊糊的时候,耳畔有人在小声交谈,一左一右两个人扶着她,她双脚一着地,腿都软了。

不对劲。

她心中警铃大作,难道是酒水有问题?

“带去我家,这个女人不像是那些绿茶表,人漂亮,气质又好,这次运气不错——”另一个男人伸手摸了一把陆天爱的脸颊,猥琐地笑了两声。

“谁敢碰我的女人?”一个狂傲的声音,在天爱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钟,涌入她的耳朵。

之后,就是一堆杂乱的打斗声。

她没再挣扎,彻底陷入黑暗。

陆天爱猛地睁开眼,身体却像是灌了沉甸甸的铅块,脑海一片空白,花了好几分钟才认出来,这里是她的卧室。

昨晚……难道是她的一场梦吗?

“这是陈婶煮的醒酒茶,特别有用。”有人扶她起身,端来一杯茶水,嗓音低沉好听,足以安定人心。

她没料到自己的房间内有人,大惊失色,险些碰倒了温热的茶水,身边的男人眉眼之间一派清冷,眼尖手快地端住。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心有余悸,心里有些混乱。

“一个多小时了。”他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现在是下午一点半。”

陆天爱的脑海昏昏沉沉的,只剩下昨夜的几个片段,在眼前飞快一闪而过。

“你见到他了。”他面色冷峻,眼底宛若万丈深渊,一眼看不到底。

她放下喝了一半的醒酒茶,狐疑地开口:“你是叶擎?”

谁说她死了-兔斯基

“不然你以为是谁。”叶擎轻哼一声,态度一如既往的傲慢冷淡。“既然醒了,我们就好好谈谈,我在书房等你。”

陆天爱恍然大悟,匆匆洗漱过后,上了三楼。

与其说是书房,或者该说是家庭图书馆更加合适,两百平方的空间,挑高打造了三面书墙,让人大开眼界。

叶擎正坐在书桌前,低头翻阅着什么,看她来了,才合上文件。

“昨晚出事了。”他起身,穿着银色西装背心和西裤,淡淡瞥了她一眼,气质高冷,一身禁欲型男神的味道。

陆天爱开门见山地问。“他什么时候出现的?”

“具体时间我不清楚,第一次出现在两年前,第二次出现是半年前,第三次就就在昨晚——”叶擎面无表情,指节轻轻敲击着茶几,眼神冷然。“说说你的想法,陆医生。”

“时间越来越短了,不是好现象。”天爱直视着那张清冷的俊脸,不疾不徐地说。“一知道我来了,迫不及待现身了,可见他还是有所忌惮的。”

“每次都是在闯祸,他是个危险分子。”叶擎皱着眉,言语之中很是反感。

陆天爱若有所思,昨夜被困在他的身下,她从未跟男人那么亲近过……虽然有些狂狷邪气,但终究还是他救了自己。

这样的人,并不完全是个危险分子。

“陆医生。”他眉头紧锁,看得出她的分心,一脸不悦。“你有多大把握?”

鼻尖的咖啡香气久久不散,陆天爱重新细细打量眼前这个男人,他哪怕在家中,也是一丝不乱的形象,高高在上,难以亲近。

“我在史密斯教授手下,曾经见过精神分裂的病患,患病的原因有很多,因为幼年的阴影或者失败的人生经历,少的有两三种人格,多的则有十几种人格,有男有女,有老有幼。”陆天爱深思熟虑之后,才开了口。”叶先生事业如此成功,这两个原因都不可能,唯有……心理创伤导致人格产生的可能比较大。”

“心理创伤?“他抬起眼睫,眼底有一抹隐忍,置于膝盖上的手,缓缓紧握成拳。

“叶先生,你妹妹的死,对你伤害很大——”

“谁说她死了?!”他骤然沉下脸,黑眸森然,一拍桌案,瞬间书房的空气降至零点。

交谈,陷入了无法逾越的僵局。

“退一万步讲,如果你妹妹还活着,她也不希望你始终沉沦在过去。”陆天爱没被震慑住,站起身来,极为冷静,并无任何惧意。“我觉得你现在的情绪不适合聊天。”

她走了几步,突然停下来,回头看他。叶擎的背影紧绷着,双手交握着,看来孤寂而落寞。

“遗忘过去,有这么容易吗?”他的嗓音有些低哑,脸逆着光,无法看得清他此刻的神情。

“一点也不容易,很难。”她心头涌上些许酸楚,幽幽地说:“父亲死后,我差点得上抑郁症。”

叶擎朝她走去,向来镇定冷淡的俊脸上,有着一抹极其复杂的表情,她的一字一句,居然溶解了他心中的坚冰。

陆天爱的笑容坚韧而平和,望入那双涌动着万千情绪的黑眸,轻声说道。“身体会生病,心当然也会生病,叶先生,这是人之常情。”

叶擎心中的烦闷和压抑,渐渐平息下来,他下颚一点,抽出书桌抽屉中的协议,推到她的面前。

“保密协议,签了。”

她匆匆扫过一眼,只要签下自己的名字,每个月的收入,是她预想中的十倍。

数目虽然可观,但她迟迟没有动笔,最后抬起眼帘,看向他。“叶先生,老实说,我不具备治疗人格分裂症的能力,你应该找一个资历更深的医生。”

“去年,我找过一个德国医生,但在治疗的时候,他出现了,把医生揍得住进了医院,为了解决这个烂摊子,我花了不少力气。”他淡淡睇着她。

那个人格真是个不好惹的角色,这样一来,叶擎出再多的钱,也比不上命重要啊。

“我认为,他再粗暴,至少不会对女人动手。”他的目光探寻着她脸上的变化。

她笑着点头,叶擎的头脑果然是没的说。她是女人,手无缚鸡之力,看上去是缺点,反而是叶擎能利用的优点。

“还有别人见过他吗?”

“他常常深夜才出现,除了买了一辆车之外,应该没做别的事。”

她哭笑不得。“就是车库里那辆兰博基尼?”

“他带你出去了。”叶擎黑眸半眯,神情颇为耐人寻味。他本以为另一个自己跟陆天爱的关系是针尖对麦芒,事实却并非如此。

“他去了夜店,跳舞一流,擅长撩妹。”陆天爱浅浅一笑,“他还把我从别人手下救了出来,是个打架高手——“

叶擎眼波晦暗,目光锐利,无声冷笑。“他很抵触心理医生,但似乎不抵触你。”

她一怔,没回答,心中有种奇幻的情绪油然而生,面对着这张精致俊美的面孔,她却能够看到两个截然不同的男人。

“史密斯教授说,你从不轻言放弃。”他的视线锁住她的脸,目光坚定不移:“希望我没有选错人。”

她瞬间就做了决定,在乙方一栏下,利落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合作愉快。”她朝他伸出手,浅笑盈盈:“叶先生,希望你早日被治愈。”

叶擎轻轻握住她柔若无骨的手,默然不语,黑眸愈发深沉难测。心头掀起不小的波澜,陆天爱是个明眸皓齿的美人,但他不是没见过更美更艳的女人,但从来都是心如止水。

看到那双眼睛的时候……他总觉得似曾相识,就连她的眼神里的那股倔强,也像极了那个人。

明明是两张完全不同的面孔。

小说《隐婚秘爱:总裁宠妻无度》 第6章 谁敢碰我的女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