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千面特工妃

更新时间:2021-04-07 09:34:35

千面特工妃 已完结

千面特工妃

来源:奇热 作者:踏雪寻梅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柳月珊,龙宸睿

精彩试读:“哦,也对,我可不要一条母狗的主人当姐姐,万一哪天兽性大发了,我可受不了!”柳月珊不屑的撇了撇嘴,心底暗道晦气,也暗暗为这本尊觉得世态炎凉,自己的亲姐姐都是这么对她的,更何况外人?柳月眉闻言立刻露出本性,凶恶的揪住柳月珊,扬起手就是一巴掌,下一秒却听到她的婢女捂着脸惨叫了一声,看着那被柳月珊当了挡箭牌的丫鬟,脸色沉了下去,那女人的脸红肿了大半,嘴角的血迹更是惨不忍睹,可见柳月眉的力道多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陷害-踏雪寻梅

“老奴见过怡侧妃!”

“嬷嬷,您怎么来了?”眼前的老嬷嬷可是王爷身边的红人,是王爷的半个奶娘,这夏怡寒当然要客气客气,亲自上前扶起老嬷嬷。

“老奴是来告诉怡侧妃一个好消息的!”

“好消息?”夏怡寒愣了愣,这刚刚听说了柳月珊的坏消息,又来一个好消息?勉强扯出一抹微笑,“嬷嬷请说,妾身倒是好奇了嬷嬷带来的消息?”

“老奴让柳月珊去了银安殿!”

“什么?银安殿?”一听到柳月珊去了银安殿,夏怡寒的脸色立刻就绿了,冷冷的撇了撇嘴,“嬷嬷,莫非这就是您的好消息吗?还是嬷嬷是故意前来笑话本妃的?”

夏怡寒的脸色很难看,若不是眼前的老嬷嬷是王爷的人,她定会狠狠的教训她,袖口下的拳头渐渐握紧,老嬷嬷又何尝看不出夏怡寒的想法,当下一笑,“怡侧妃误会了,莫非怡侧妃忘记了一点,银安殿,在晚上没有王爷的传召,私自进入可是会受到惩罚的,柳月珊本就是戴罪之身,如今若是被王爷发现的话?怡侧妃可有明白?”

老嬷嬷如此一说,夏怡寒的眼睛当下一亮,眼底的狠毒更加浓烈,“柳月珊,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夜深人静,柳月珊有些疑惑的蹙起眉头,这龙宸睿半夜传召自己,如今又不见人影,莫非这其中有诈?不行,这么呆下去可不是办法?

想起之前的嬷嬷,那身边的侍女好生面熟,仔细一想,那不就是夏怡寒身边的袭香吗?

当下,柳月珊毫不犹豫的离开了银安殿,与此同时,夏怡寒为了邀功,竟然唆使玉侧妃半夜扭着水蛇腰闯进银安殿,大老远的就开始喊,“王爷……王爷……”

寂静的银安殿里,因为玉侧妃的喊声,顿时变得灯火通明,龙三那冰冷的长剑指着玉侧妃的脖子,“说,是谁派你的?”

“王爷,妾身冤枉啊!妾身是看到柳月珊鬼鬼祟祟的进了银安殿,担心王爷才会闯进来的,王爷……”玉侧妃哭哭啼啼的模样让人好生怜悯,只可惜对于龙宸睿来说,只要是构成威胁的女人,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扼杀。

“柳月珊鬼鬼祟祟?不知爱妃大半夜的不就寝在做什么?本王记得你的玉竹园离本王的银安殿可是有些距离吧?”龙宸睿这么说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要说半刻钟以前就有人进入了银安殿,那么这玉侧妃岂不是应该在一刻钟以前就得出发到银安殿守着?

这摆明了是说谎?

“爱妃,今日若是爱妃不说实话,恐怕本王也只能执行家法了!”龙宸睿笑脸盈盈,一抹看起来极其心疼女人的模样,可是对于熟悉龙宸睿的龙三来说,这样的笑容往往才是王爷恐怖的时候。

玉侧妃在心里将夏怡寒骂了一通,该死的夏怡寒,竟然那她当枪使,当下身子一抖,颤巍巍的说道,“回王爷,妾身……妾身并没有亲眼看到柳月珊……”

柳月珊刚回到银安殿,就听到原本宁静的王府突然变得灯火通明,说有刺客潜入王爷的银安殿,还被玉侧妃亲眼所见,现在王爷大怒,正在银安殿进行审问?

一听到这里,柳月珊的拳头骤然紧握,该死的,要不是她跑得快,估计被抓住的就是她吧?

这招请君入瓮倒是不错,夏怡寒,我柳月珊本不想和你一个小女子计较,既然你处处和我作对,那么就怪不得我了。

我柳月珊一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还之!

谁说只有皇宫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我看这王府也是一样,难怪古人都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柳月珊倒是忘记了自己也是女子?

浑浑噩噩的睡到了天明,看着天空逐渐泛起的鱼肚白,柳月珊嘴角勾起笑容,拍了拍腿上的沙袋,道,“不错,看来这身子不再那么柔弱了。”

解下沙袋,便扛起斧头走到了后厨的地方劈柴,没办法,谁叫她是个下等的丫鬟呢?劈柴,洗衣,扫地,到最后还要去倒马粪?

哎!这苦命的日子何时才是头?算了,不就是推车马粪么?还能锻炼下臂力,正所谓有得才有失!

马粪?柳月珊推着装着两大车马粪的推车准备从后门出去,结果却迎面撞见了一抹绿衣女子,女子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手里拿着手帕,眉头蹙起,怕是闻到了马粪的味道,身旁还有两个丫头扶着她,看着有些生疏的面孔,柳月珊脑海忍不住冒出一个猜想。

“难不成又是那个男人的小妾不成?”

“大胆,该死的贱婢,见到我们家小姐竟然不下跪?莫非王府的人都这般无礼不成?”绿衣女子身旁的丫鬟趾高气扬的指着柳月珊大喝,柳月珊不耐烦的停住脚步。

冷冷的瞥了一眼,“下跪?除非你是死人!”柳月珊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气得那个丫鬟跳脚,本来以为是王府的侧妃小妾什么的,她还能勉为其难的行个礼,既然不是王府的人,那么这虚伪的礼仪也就免了吧。

“大胆,竟然敢咒骂本小姐是死人?一个王府的贱婢也敢如此放肆,翠儿,给我掌嘴!”

“是!”

柳月珊拳头一握,一巴掌扇了过去,“既然知道是王府,就给我安分点,都说打狗还要看主人,说实话,要不是看在小姐的面子上,这条狗奴婢就直接拿刀宰了,好给我家王爷补补身子,虽然这狗的营养旺了点,指不定会出现个大出血什么的,不过也不碍事,就怕我家王爷嫌弃你的狗。”

“你……你个贱人骂谁是狗?”

柳月珊懒洋洋的睨了一眼,掏了掏耳朵,“我说的是人话吧!你竟然听不懂?”转了转眼珠子,恍然大悟般的一巴掌拍在那婢女的身上,“哎呦呦,你看我这记性,狗肿么听得懂人话呢?对吧?这倒是我的过错了。狗姑娘别介意哈!”

狗姑娘?

那婢女气得快哭了一般,委屈的跪在自家小姐的面前,“小姐,你可要给奴婢做主……”

主仆上演感情戏码,她柳月珊没兴趣,推着马粪车直接走过,而绿衣女子却是笑吟吟的看着那抹背影,突然喊道,“柳——月——珊!”

简单的三个字让柳月珊的脚步突然停下,眉头蹙起,却并未回头,柳月眉见她停下,顿时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脸上却表现的好像很亲昵一般,跑过来揭开柳月珊头上的草帽,顿时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前。

“珊儿妹妹,真的是你啊?”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姐妹呢?只可惜柳月眉那虚情假意的神情根本瞒不住柳月珊,珊儿妹妹,莫非也是柳家的人?当下冷漠勾唇,“你是谁?”

“珊儿妹妹,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大姐柳月眉啊?”柳月眉笑吟吟的说着,不停的往旁边的丫鬟使眼色,当下那丫鬟上前拉住柳月珊,一副惊愕的模样,“哎哟,真的是三小姐,可是三小姐不是王爷的侧妃吗?小姐,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可是,这明明是三妹啊!哎哟,三妹,你不是皇上钦赐的妃子吗?怎么会干起倒马粪这么低下的活?是不是在王府受了欺负?”柳月眉一副亲近大姐的模样,显得倒是关切,若不是脸上那幸灾乐祸的模样太过明显,还以为是真的关心自己的妹妹呢?

柳月珊冷漠的推开柳月眉的手,“侧妃?我可不是什么侧妃,不过是府中的婢女罢了?知道这个答案姐姐可满意?”意外的,柳月眉并没有看到柳月珊耍泼刁蛮委屈的模样,反而显得无所谓,坦然?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感觉变了一个人似的,柳月眉蹙起眉头,柳月珊可没有拿闲工夫,将草帽一扣上,推着车就要走,却被柳月眉拉住,“三妹,你真的是丫鬟?”

柳月珊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前者立刻得意的笑了,甚至还厌恶的推开柳月珊,嘲讽的笑道,“原来是真的?原来紫宸王爷真的休了你?我就说嘛,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生的女儿怎么可能会是人上人?这不就灵验了,才短短月余的时间就变回那个不出众的丫鬟了,哟,忘记加一句,还是倒马粪的。哈哈……”

柳月眉的嘲讽柳月珊根本就不在乎,只是轻蔑的勾起一抹冷笑,“这才是你的目的吧?我的好姐姐……”

“哼,谁是你姐姐?”

“哦,也对,我可不要一条母狗的主人当姐姐,万一哪天兽性大发了,我可受不了!”柳月珊不屑的撇了撇嘴,心底暗道晦气,也暗暗为这本尊觉得世态炎凉,自己的亲姐姐都是这么对她的,更何况外人?

柳月眉闻言立刻露出本性,凶恶的揪住柳月珊,扬起手就是一巴掌,下一秒却听到她的婢女捂着脸惨叫了一声,看着那被柳月珊当了挡箭牌的丫鬟,脸色沉了下去,那女人的脸红肿了大半,嘴角的血迹更是惨不忍睹,可见柳月眉的力道多大。

这个女人可是个狠毒的角色!

“小姐……”

“滚开……”柳月眉狠狠的推开被打肿的婢女,眼底的狠毒更加浓烈,嘴角冷漠的笑容更甚,“柳月珊,你竟然敢躲开?”

“母狗咬人我还不躲,你当本姑娘是傻子不成?”柳月珊冷冷的哼道,一副淡漠的眼神彻底激怒了柳月眉,“小贱人,你骂谁是母狗?”

“难得这里还有第三条母狗吗?”

“你……”

柳月珊直接无视柳月眉的愤怒,反而走到柳月眉的面前,笑吟吟的,“忘记了,姐姐怎么会是母狗呢?看姐姐貌美如花的,要说是母狗可真是贬低了母狗的身份,说真的,这让我觉得好像在侮辱母狗似的,好歹狗还知道忠诚,可姐姐呢?”

柳月珊笑靥如花,那平凡的有些暗黄的脸蛋上竟然大放光彩似的,柳月眉恶狠狠的瞪着摇头晃脑的柳月珊,龇牙咧嘴的吼道,“柳月珊,你居然敢说骂我连狗都不如!”

连狗都不如?

“哎哟,姐姐竟然还有这自知之明的觉悟,真是孺子可教也!”话音一落,柳月珊扭头就走,嘴里碎碎念念的,“让开让开!好狗不挡路!”

一旁的翠儿看着一脸铁青的柳月眉,一时之间竟然害怕的退后一步。

凤凰再好,也是鸟人-踏雪寻梅

“翠儿,你离那么远干嘛?”

“小姐……”翠儿忍不住抖了抖,柳月眉气得跳脚,一把揪住翠儿的耳朵,“该死的,连你个奴婢也要嘲笑我对吗?”

“小姐息怒,奴婢……”

“回府!”柳月眉本是听说柳月珊被贬为丫鬟,才来王府嘲笑她的,不想目的没达成,反而被柳月珊倒打一耙,这口气说什么也咽不下去,阴毒的眼神狠狠的瞪着柳月珊的背影,袖口下的拳头渐渐紧握,龇牙咧嘴的喝道,“小贱人,你给我站住!”

整张脸,因为怒火而显得扭曲!

“还有事?”柳月珊淡然的转身,似笑非笑的看着柳月眉,后者狠狠的捏住拳头,硬是忍了下来,“柳月珊,你真的以为呆在王府就攀了高枝了吗?麻雀永远都是麻雀,再怎么蹦跶也变不了凤凰!”

柳月珊闻声立刻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姐姐很喜欢当凤凰?”

一旁的翠儿立刻喝道,“放肆,大小姐原本就是血统高贵的金枝玉叶,她若不是凤凰,难不成你还是吗?”

“也是!”柳月珊一副好笑的模样,挑眉笑道,“姐姐放心,妹妹我对那凤凰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我还是喜欢老老实实的做人比较好。”

“算你有自知之明!”柳月珊阴狠的瞪了一眼,刚仰起的笑脸还没有来得及舒展,就立刻沉了下去,只因柳月珊又补了一句。

“哎!这年头,有些人就是不好好做人,成天竟想着当鸟,凤凰也是鸟类的对吧?但是你说这人怎么能成鸟呢?加起来最多也就是鸟人?”柳月珊笑吟吟的说着,嘴角勾起的浅笑带着一抹嘲讽,小样,敢跟本姑娘斗嘴,姐出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躲在哪个娘胎里呢?啊!不对,是姐出世的时候,你早就挂了化成尘土烟消云散了。

鸟人?柳月眉的脸色变得铁青。

“该死的贱人,不就是个下堂妇吗?果然是那个贱女人的种,就算嫁给了王爷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被休了?”柳月眉阴毒的咒骂着,柳月珊却始终不为所动,反而将手里的推车放下,走了回来一步步的逼近柳月眉,眼底的冰冷几乎将周围的空气凝固,嘴角的笑容逐渐收敛。

狠狠的捏住柳月眉的手腕一扭,顿时就是骨头捏碎的声音,“啊……我的手!我的手~~~”

“你给我记住,就算我被休了又如何,至少我得到过,总比你什么都没有得到的好,好歹我还能吃王府的,住王府的,你呢?说到底,你还不是输给了我?”既然你得理不饶人,那么我柳月珊也懒得跟你客气。

她也知道,今天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不过她早晚会找他们算账,这个柳月眉竟然还自己送上门?

右相府,柳家,后院的房间里传来一阵阵女子破口叫骂的声音……

“哎呦呦,轻点轻点,该死的贱婢,你想废了本小姐吗?”

右相柳城和右相夫人芙蓉看着自己的女儿竟然被人扭断了手腕,都是阴沉着一张脸,柳月眉双眼含泪委屈的望着芙蓉夫人,“娘……你可要给女儿做主啊!呜呜……都是那个该死的贱人,不过就是一个丫鬟,凭什么这么对我,啊……好痛……”

右相柳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柳月眉,“你给我住口,如今珊儿怎么说也是皇帝御赐给紫宸王爷的侧妃,且不管她的出生如何,她的地位也比你高,你竟然给我跑去王府大闹?”

“侧妃?哼,有短短三天就被紫宸王贬为丫鬟的侧妃吗?爹爹,你未免也太看得起那个贱丫头了吧,你知道我今天去看到了什么吗?”柳月眉得意的挑了挑眉,完全无视柳城的眼色,一旁的夫人只得小心翼翼的拉了拉柳月眉的手。

这一碰立刻又大叫起来。

“啊啊啊……娘……我的手!娘,我告诉你,今天我竟然王府看到柳月珊那个贱人在倒马粪,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低贱的丫头就是低贱的丫头,哼!”

“够了!”柳城爆喝一声,阴冷的眸子狠狠的落在柳月眉的手腕上,“你再给我说一句,我就废了你的双手!今天在王府看到的一切,都不许跟外人提起,老夫若知道任何人泄露半句,全部杖毙!包括你,柳月眉!”

柳城阴狠狠的说着,芙蓉被吓了一跳,顿时就气得跳起来,“相公,媚儿可是你的女儿,你……”

“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若是坏了我的大事,就算是我的女儿,也不例外!”柳城气冲冲的爆喝一声,危险的眸子透着冷厉,柳月眉缩了缩脖子,今天的爹爹好可怕!

看着柳城的背影,柳月珊猛的扑进芙蓉的怀里,“哇哇……娘,爹爹竟然凶我?呜呜……为了那个该死的小贱人凶我?”

芙蓉轻轻的拍着柳月眉的后背,目光却一直看着那扇大开的门,柳城,你到底在计划些什么?重要到值得你要维护那个女人的孩子?

难道你还没有忘记她吗?

午时过后,柳月珊便独自盘膝坐在破旧的柴房里,今早那个龙宸睿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竟然给她换了就寝了地方,虽然不是很奢华,却可以遮风挡雨,不像这破柴房,只是柳月珊宁愿呆在这柴房里,因为这里偏僻,根本没什么人来。

要想恢复以前的身手,这个地方正好!

‘嗖……’的一声,一股凌厉的狠劲朝柳月珊迎面而来,后者的身子向后一仰,一枚系着红色带子的飞镖竟然钉在柱子上。

谨慎的扫视了几下,确认没有危险才取下了飞镖,打开钉在飞镖上的纸条,竟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字,“小心隐匿?”

四个字,小心?隐匿?,这是什么意思?

柳月珊眉头蹙起,作为特工的直觉,就是这张纸条不简单,更和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

脑海里的猜想让她有些瞠目结舌,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意味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只是这股监视她的人到底是谁?

小兰?还是另有其人?

这种感觉让柳月珊很不舒服,暗处时时刻刻都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柳月珊咬了咬唇,将手中的纸条烧掉,既然不知道对方是谁?

那么便只有静观其变,引蛇出洞!

系着红色丝带的飞刀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银光闪闪的小字,因为是古代的小篆体,柳月珊并不认识,只是

危险的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了几番这柄飞刀,若真是如此,那么这柄飞刀的主子就是隐匿在暗处监视她的细作,而这柄飞刀若是留下,将会后悔无穷!

“小姐……小姐……”几声急切的呼喊传入耳中,柳月珊急忙将手中的飞刀藏在袖口里,若无其事的走出柴房,远远的就看到一抹瘦小的身影飞奔而来。

“小姐……小姐……原来您真的在这里?”小兰气喘吁吁的扶着墙壁,脸上露出一抹欣喜,随即却又沉了下去。

“有事?”柳月珊淡漠的一撇,眸子微微眯起,“小兰……”

“小姐……王爷……王爷传您去银安殿侍寝!”小兰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看着柳月珊的脸色,见后者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才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

自从小姐醒来之后,哪怕是一个眼神她都不敢直视!有时候甚至冷静的像另外一个人,一个人失忆会有这么彻底吗?

连本性都变了?原本以为柳月珊听到这句话要么大怒,要么欣喜,可是出乎意料的柳月珊勾唇浅笑,甚至眼底满是浓浓的玩味,“侍寝?”大白天的侍什么寝?

“是!小姐,这次的机会您可要把握住,如果能够令王爷回心转意的话,恢复侧妃的身份,以后府里的人也不敢小看你,小兰……小兰也不会受到欺负了。”小兰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初的模样似乎很是雀跃,就好像侍寝的人是她自己一般?

柳月珊眯起眼睛,慵懒的睨了一眼小兰,“真的是这样吗?真的只是为了不受欺负?”还是另有目的?探视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小兰,让后者浑身颤抖发毛。

小兰眼神有些躲闪,不敢与柳月珊对视,只是这一眼,柳月珊便不再说话,只是淡漠的说,“走吧!若是王爷等急了,你的美梦可就飞了。”

看着柳月珊越过自己的背影,小兰眉宇间竟然有几分隐忍,又有几分忧郁,咬了咬发白的唇瓣,才跟了上去……

*****银安殿****

柳月珊一身丫鬟的青衫衣裙,穿着青色破旧的绣花鞋刚走进这里,就被两个侍卫给钳住,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被四个嬷嬷直接拉了下去。

“你们干什么?”柳月珊一声爆喝,要不是担心被人发现她会拳脚功夫,以她的脾气又怎会甘心屈人篱下,只是作为一个顶级特工,在羽翼未丰满之时,就得学会暂避锋芒。

待她回神之时,整个人已经被人扒了衣服,随即被扔进了浴桶里,红色的花瓣侵泡着她的肌肤,四个丫鬟开始替她擦身子,然后是换洗衣服,盘上云髻,再抹上胭脂,柳月珊被她们弄的七荤八素的,一个时辰之后,被强行关进一间屋子。

柳月珊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再摸了摸脸上的胭脂,顿时气得吐血,好不容易找到一面立体的古铜镜子,柳月珊这才看清自己的面目,不,是这具本尊原本的模样。

小说《千面特工妃》 第11章 陷害 试读结束。